第67章、心思(下)

    北静王府后院的翼然轩里,水溶静静地坐在那里,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随手拨着案上的琴弦,眼前却浮现起那一晚的月色,也如这般清谧。(读看看小说网)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如水的月色下,那一个浅浅的笑容,如昙花般短暂,如露珠般惊艳,就那样无由的深深刻在了自己的心间,每个夜不成眠的晚上,每次勾心斗角过后,水溶都会想起那一个如水般清澈的笑容,“旋拂轻容写洛神,须知浅笑是深颦”。

    闭上眼,水溶的耳旁好像依然想着黛玉矜持的声音:“这与王爷无关”“我不想欠别人的人(情qíng)。”“我已经知道了。”

    一丝淡淡的冷笑涌上水溶在月色下俊美的面庞,抬起头,水溶自嘲的自言自语道:“有没有关,这恐怕由不得你。”

    低下头,一曲《十面埋伏》应声而起,带着一种难以抗拒的自信和霸气。

    琴声缓缓的停了下来,水溶还没回过神来,就听一个清柔的声音道:“表哥的琴大气磅礴,听的人(热rè)血沸腾,(身shēn)临其境。”

    抬起头,水溶见紫烟缓缓地走进来,道:“没事出来转转,不想听到表哥正在弹琴,不觉就走了过来,紫烟没有打扰表哥的雅兴吧。”

    立起(身shēn)来,水溶道:“没事,反正闲着无趣。”看了紫烟一眼,水溶道:“这些(日rì)子旧疾可有复发。”

    低下头,紫烟道:“多谢表哥记挂,还好。”叹了口气,水溶道:“一年多了,想不到还是这样子,竟连胡太医都束手无策。”

    紫烟低低的道:“表哥不要内疚,能这样紫烟已经很满足了。百度搜索读看看)”轻轻抬起头,紫烟偷偷瞄了瞄水溶清隽的侧面,接着道:“紫烟还没给表哥道喜呢,皇上亲自赐婚,表哥一定很高兴吧。”

    紧紧盯着水溶的表(情qíng),紫烟觉得心有一瞬好像竟蹦了出来,却见水溶负手望着东边的圆月,有些模糊的俊颜上并没有寻常人那样的沾沾自喜,紫烟紧绷的心(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松了口气。

    转回头来,水溶答所非问的道:“表妹,若是有人拆散了你念念所想的姻缘,你会如何。”看了水溶一眼,紫烟想了一下,低声道:“不怕表哥笑话,紫烟会痛不(欲yù)生,或许会……即使活着,也如同行尸走(肉ròu)般。”

    (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打了个冷战,水溶的心猛地一凛,随后淡淡的道:“若是让你面对拆散你们的人,你又能怎样。”

    紫烟疑惑的看了水溶一眼,轻轻的道:“表哥今(日rì)的话怎么这么奇怪,难道表哥对皇上的赐婚…。”

    没有问下去,紫烟含羞的低着头,一抹笑意噙在她薄薄的嘴角。

    水溶掩饰的一笑,道:“没有,不过一时想起来,随便问问,看来是表哥有些唐突了。”有些失望的抬起头,紫烟看着水溶紧皱的眉头,冷静的面容,不觉又涌上一丝希望,道:“其实紫烟也不知道会怎么做,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紫烟一定会恨他入骨,至死不忘。”

    “恨他入骨,至死不忘”,默会着这两句,水溶只觉得心里涌起一阵阵的寒气,没有做声,只是不由自主的轻轻的叹了口气。

    紫烟默默的的看着水溶英(挺tǐng)的背影,不觉有些出神,忽听的水溶唤道:“表妹。”缓过神来,紫烟掩饰的道:“紫烟在想,到底什么样的人才配得起做表哥的王妃。”

    淡淡的一笑,水溶道:“表妹多想了,表哥也只是个凡人,有些事也是心不由己,夜凉了,表妹还是早些回去吧。”

    看着紫烟缓缓地拐过花丛,水溶不由自主的想起刚才紫烟的话“我会痛不(欲yù)生,或许会…。”眼前浮现出那一(日rì)黛玉恍惚的神(情qíng),呆滞的眼神,水溶(情qíng)不自(禁jìn)的一寒,眉色紧皱,低声唤道:“阿九,你去把如霜唤来,本王有事要吩咐。”

    闪闪的灯花映着房里紫烟柔美的脸庞,带着一种淡淡的朦胧,桌案上,一方手绢平平的摊在那里,几点嫣红格外的显眼。

    英儿悄悄地走过来,挑了挑灯花,低声道:“姑娘,又在看这个了,夜有些深了,歇着吧。”紫烟没有理会英儿的话,自言自语的道:“为什么每次皇上赐婚,他都是不开心,英儿,你不见自始至终,表哥的眉头都是皱着。”

    英儿道:“那是因为皇上选的王妃不合王爷的意,其实王爷对姑娘多好,请了那么多太医来给姑娘看病,可惜的是姑娘…。若是太妃在就好了,一定会给姑娘做主的,也轮不到她们。”

    轻轻呵斥了一句,紫烟道:“别乱说,这些话也是你说的。”英儿忙道:“姑娘别生气,英儿是个直心的人,其实姑娘也不用担心,王爷娶王妃只是碍着皇上的面子,就像以前那个…。等过个年半载的,王爷再纳了姑娘,只要王爷对姑娘好,即使她是王妃也不过成了摆设。”

    紫烟微微一皱眉,(娇jiāo)嗔的低声道:“就喜欢自己瞎猜,你怎知表哥的心思。”英儿抿嘴一笑,道:“英儿自来笨,当然不知道王爷的心思,可看王爷对姑娘的照顾,特别是太妃去世以后,王爷待姑娘比四郡主都好,英儿也不知道这是不是…。”

    故意住口不说,英儿瞧着紫烟道:“姑娘是个聪明人,难道会不明白。”叹了一声,紫烟却幽幽的道:“表哥是因为…。”没有说下去,紫烟低声道:“其实你是不明白其中的缘由的,就是我也摸不透他的心思,这么多年了,他始终没有提。”

    英儿笑眯眯的道:“英儿却知道姑娘的心思,这几年来姑娘对王爷可是一心一意,就冲着姑娘为王爷做的那些事…。”

    “英儿”紫烟生气地道:“你混说什么。”英儿连忙掩住嘴,低声道:“英儿不说了,姑娘,收拾收拾歇着吧。”

    立起(身shēn)来,紫烟道:“好吧,就是不知这个王妃又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收拾着(床chuáng)铺,英儿忽的道:“姑娘,英儿觉得姑娘这几天睡的安稳了。”

    紫烟点点头道:“或许是真的管用了,我也觉得这几天再没有做那样的梦了。”英儿松了口气,轻松的道:“看来我母亲教的这个法子还真有用。”想了一下,英儿又道:“姑娘,那些药…。”

    紫烟习以为常的道:“倒掉吧,我不想喝。”犹豫了一下,英儿为难的道:“姑娘,你总这样下去会把(身shēn)子弄坏的,再说她已经没有一年了,何苦再糟蹋自己呢,听英儿的一句话,按时服药吧。”

    自管自的上了(床chuáng),紫烟缓缓地躺了下去,接着传来她低低的声音:“你不会明白的。”

    ------题外话------

    由于工作原因,若兰以后会在中午更文,请大家留意,谢谢大家对文文的评论,若兰一定努力写出一个让大家能记住的水黛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67章、心思(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