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风波(一)

    坐了下来,大有登高望远的意味,探(春chūn)俯视着假山石径,翠潭幽树,幽幽的道:“转眼重阳节已过去十多天了,还记得那天和宝姐姐、云妹妹、四妹妹一起登高赏菊,大家还惋惜你这菊花诗仙不在,要不又会有多少好诗呢。(读看看小说网)。‘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今年少的是你,以后或许是我常常念叨的一句诗了。”

    想起不久后探(春chūn)的远嫁,宝玉的离京,黛玉也不由叹了口气,低低的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yīn)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强然一笑,探(春chūn)道:“林姐姐,你叹的什么气,你如今念的应该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那次听老太太说,恐怕二哥哥的亲事已经和娘娘说了,就等着娘娘下旨了,有老太太做主,你还担心什么。”

    黛玉羞涩的嗔道:“你这个三丫头,真不成话,我和你好好说话,你这是扯到那里了,你再这样,我就不和你说了,我要回去了。”

    探(春chūn)忙道:“好了,林姐姐,我不说了,在宫里难得可以这样轻松随意,和你在一起说说话,我好像觉得又回到了大观园。”

    顿了一下,探(春chūn)道:“那次听老爷说,好像要等工部的讯息,估计得过了初一吧。”暗暗松了口气,黛玉清灵的脸上不由自主的浮上一丝轻松,低低的道:“阿弥陀佛,还来得及。”

    看着黛玉,探(春chūn)忍不住笑道:“林姐姐几时也信起佛来。(读看看小说网)”黛玉甩了甩帕子,低声道:“都要做王妃了,还是这样。”

    两人又说了几句,便缓缓地走下亭子,侍书和紫鹃在后面远远的跟着,探(春chūn)一一指点着走过的景色,道:“林姐姐,往后是冷宫…。”探(春chūn)的话还没说完,却听得不远处有人喊着:“来人呐,有人落水了。”

    相视一望,黛玉道:“三妹妹,这是哪边的声音。”探(春chūn)道:“估计是那边的,林姐姐,我们过去看看。”

    黛玉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看看我们能不能帮上忙。”唤着紫鹃和侍书,四人循着声音疾步走去。

    转过一道篱笆屏障,但见眼前一片碧潭,不远处,一个不大的小宫女吓得蹲坐在地上,只会大声的喊着,潭里,一道道水纹缓缓溢出。

    对视一眼,黛玉和探(春chūn)同声道:“紫鹃(侍书)快去找根长杆。”走到小宫女(身shēn)旁,探(春chūn)刚要问,却听左边传来了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黛玉和探(春chūn)还没看清,就见一个(身shēn)影跃入潭中。

    待到黛玉看清后面的人时,不由大惊失色,轻轻碰了探(春chūn)一眼,示意正低头的探(春chūn)道:“三妹妹,你看。”

    紧随而来的几人中,肤色黝黑,魁梧健壮,引人注目的是他们的装扮,比起轻袍缓带的宫里人,他们的装扮委实怪异了些,不用问,黛玉就知道这一定是宜公主今(日rì)特意去看的藩使,而且冲着(身shēn)后侍从的神色,前头的那个一定是藩王子。

    探(春chūn)的脸色一红,随后低下头,见众人正盯着水里,两人正要悄悄离开,谁知紫鹃和侍书好容易找到长杆,(禁jìn)不住兴奋的从林旁跑过来,喊道:“姑娘,找到了。”

    一瞬间,几道目光望了过来,众人这才注意到黛玉和探(春chūn)她们,多亏救人的侍从正把人救了出来,引得众人去看,这才解了黛玉和探(春chūn)的围。

    又一阵急促整齐的脚步声踏踵而来,这次却是宫中的侍卫装扮,一个官员模样的人跑到藩王子跟前,战战兢兢的道:“王子(殿diàn)下,闯大祸了。”

    藩王子眉头一皱,自有一番威严,用有些生硬的话道:“本(殿diàn)下救人要紧,不过是借了一处便道,何来的大祸。”

    官员惶恐的道:“可这是宫中的(禁jìn)地,没有皇上的明令,谁也不能靠近,何况(殿diàn)下一行人都…。”

    其中的一个好像文史的道:“大人不是说此路最近,这时又说是(禁jìn)地了。”官员着急地道:“你们还没听本官说完就走了,本官拦也拦不住呀。”

    藩王子把手一挥,看了看周边的侍卫,镇定自若的道:“事已至此,本王子是你们天朝的客人,有什么话就明说,别在这吞吞吐吐的。”

    官员为难的看了看四下的侍卫,才刚要说,却见众侍卫一下跪在地上,齐声道:“参见靖王爷。”

    想起那晚的事,黛玉的(身shēn)子(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晃了一下,手中的帕子缓缓地掉在了地上,脸上不由自主的飞起一片红晕。

    水靖神色匆匆的走过来,本来威严的脸上此时更是凝重,和藩王子简单的打了声招呼,转头厉声喝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官员战战兢兢的道:“王爷,下官奉太子(殿diàn)下之命陪王子(殿diàn)下去太子宫喝酒,走到程乾(殿diàn)门前时,听到有人落水喊救命,王子(殿diàn)下救人心切,竟率人闯过程乾(殿diàn)的(禁jìn)地,请王爷恕罪。”

    浓浓的剑眉一皱,水靖忽觉得事(情qíng)棘手起来,自己主管内宫一切,按律私闯(禁jìn)地死罪难饶,不过触律的却是正与交好的南藩,而且以救人为名,理直气壮,若是闭眼不管,天朝的皇威顿失殆尽,稍有不慎,或许就会干戈再起,一时间倒让水靖沉了下来。

    早有侍从将落水的人抬走,恍然一瞥眼间,水靖忽见一众跪着的人群中有个熟悉的背影,再一看,精密的心不由一转,道:“原来南平郡主也在,这可真巧了。”

    探(春chūn)忙道:“南平也是听到有人呼救,恰巧路过,王爷明鉴。”水靖淡淡一笑,转头对着藩王子道:“(殿diàn)下,御花园这么大,(殿diàn)下和未来的王妃竟会在一处,是缘分还是别的,让本王有些好奇。”

    一句话,水靖将藩王子私闯(禁jìn)地的理由转了因头,使得本来为难的局面微微有了一丝转机,若是因私闯宫,即使对南藩不能治罪,但最少让水靖可以推卸内宫失职的责罚,抓住这点,水靖的脸色微微一松。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53章、风波(一)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