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旖旎(下)

    黛玉的脸色一下红了起来,忍不住柳眉轻竖,但权衡了一下,前面是龙潭,后面是虎(穴xué),真是进退两难的境地。(读看看小说网)。

    恼羞之下黛玉不由狠狠的掐住一旁圈过来的手臂,想起刚才戏谑的话,更是似乎要将今(日rì)这种尴尬境地的羞愧,都发泄在上面,本来长长的指甲毫不留(情qíng)的嵌进了广袖下(裸luǒ)露出的手臂上。

    (身shēn)后虽然传来压抑的吸气声,可圈过来手臂却丝毫不为所动,依然固执的扶在(身shēn)旁,(情qíng)急羞怒之下,黛玉的(身shēn)子(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晃了一下,脚下的石阶发出一声轻微的动静。

    两人不约而同的松了下来,黛玉也放开了手,只听到(身shēn)后怦怦的心跳似乎比之刚才更急了,一阵夜风拂过,掀起一阵心悸的动静,随后又是死一般的寂静,连那边也没了声音。

    正在这静得让人不安的时候,黛玉却感觉到(身shēn)后的人轻轻吸了口气,一个低的只有黛玉才能听到声音挪揄道:“想不到你一出手比我还狠。”

    黛玉还没反应过来,那边的话却适时的传了过来:“王爷这样,就不怕王妃看到,王爷可别忘了,你的王妃还在院里呢。”

    “本王的事她还管不着…。”含糊的话后是一阵沉默,随后是那人冷静的声音:“好了,出来这么长时候了,你也该回去了,当心让人怀疑。”

    或许还没从刚才的甜言蜜语中醒悟过来,月菱低低的(娇jiāo)嗔了一声,不想却听到那人平静无波的道:“快回去吧,本王还有事。(读看看小说网)”

    听着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越来越远,黛玉不由自主的缓缓地松了口气,一阵轻轻的夜风拂过,发出沙沙的声响,就在黛玉想要退开时,却不想耳边一阵熟悉的温(热rè):“等我们离开后,你速到亭子里去,宜安口无遮拦,当心她无意说出去,连累了你。”

    黛玉正觉得有些疑惑,却听那边传来一个冷冽的声音道:“既然等了了这么长时候了,那何不过来一叙呢。”

    反应过来,黛玉这才明白刚才的话,(情qíng)不自(禁jìn)的转头看着那张夜色下绝美的俊颜,似水的清眸里隐隐含着一丝难以言明的神色。

    水溶浅浅的一笑,随后俯(身shēn)低声道:“记住,你又欠了我一次人(情qíng)。”接着又戏谑的低低道:“噬臂为盟。”

    说完,深深地看了黛玉一眼,别有用意的指了指刚刚黛玉掐住的手臂,直起(身shēn)来,轻轻地抚了抚广袖,缓缓地走出掩(身shēn)的假山,清朗的道:“一涵没有打扰三皇兄的雅兴吧。”

    一声敷衍的笑声听在黛玉的耳里不觉有些虚伪,只听水靖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只是想不到我们堂堂的北王爷何时竟有了如此癖好。”

    水溶淡淡的笑道:“三皇兄误会了,一涵本来是出来醒酒的,不想无意竟碰到皇兄与美人有约,不忍拂了皇兄的雅兴,一涵迫不得只得吹了好一阵的冷风,三皇兄的艳福真是让人羡慕。”

    呵呵一笑,水靖道:“自家兄弟,既然一涵都知道了,那皇兄也不说两家话,你我明白即可。”水溶附和的笑道:“三皇兄放心,一涵在太后那里酒喝得有些过量,恐怕有些话记不起来,还请皇兄见谅。”

    听着两人敷衍的说笑,黛玉的眼前(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想起那次在南安王府里碰到水溶和那个眉头有痣的丫头的(情qíng)景,和如今的水靖如出一辙,想起刚才的事,更是又羞又恼,脑海里不由清晰的浮上四个字“沆瀣一气”。

    脚步声渐渐淡去,黛玉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想起刚才水溶的话,脚下竟有些犹豫,随后想了一下,便急步向亭子走去。

    等宜公主和紫鹃过来时,黛玉正倚在亭栏上,悠闲地看着远处的那一盏琉璃灯,如画的眉目下,一片平静。

    灯下,服侍着黛玉洗漱完了,紫鹃正要离开,却听黛玉淡淡的道:“紫鹃,今(日rì)在慈宁宫前等公主时,你有没有碰到人。”

    紫鹃想了一下,随后道:“来往的人不多,想是主子们都在里面,不过姑娘我看到那个北王爷过去过,他还朝我这边看了一眼,其余的紫鹃倒没注意。”

    轻轻叹了一声,黛玉低低的道:“回去歇着吧,没事了,这宫里一步不慎,就是龙潭虎(穴xué)。”蓦的想起前不久的事,黛玉的脸色不由微微又红了。

    一大早,宜公主急急忙忙的去了太子宫,临走时还不死心的过来磨了一会儿,见黛玉意志坚决,只得唤过嬷嬷,吩咐她们带黛玉到探(春chūn)那里,走出门又不忘回来再问一声,惹得黛玉哭笑不得。

    齐秀宫里静悄悄的,教习嬷嬷正在督促着探(春chūn)学习藩国的习俗风(情qíng),只有听说了是宜公主吩咐的,这才作罢。

    拭了拭额上微微渗出的香汗,探(春chūn)道:“林姐姐,想不到他们那里的规矩真繁琐。”黛玉奇道:“我怎么听公主说那里民风淳朴,礼教疏松呢。”

    探(春chūn)道:“那只是民间,宫里的规矩一点不比我朝少。”抿嘴一笑,黛玉打趣道:“谁让你是去做王妃呢,若是做个平民百姓不就简单了。”

    苦笑一下,探(春chūn)道:“若要做个百姓我又何必嫁那么老远。”黛玉微微一怔,随后掩饰道:“我也是随口说说,三妹妹,你离府时听没听说,老爷他们几时动(身shēn)。”

    看着黛玉,探(春chūn)挪揄道:“林姐姐,你是在问二哥哥什么时候上路吧。”黛玉背过(身shēn),(娇jiāo)嗔的道:“你不说就算了。”

    探(春chūn)素知黛玉的(性xìng)子,忙道:“我说,我说。”看了一眼四下的侍女,探(春chūn)拉着黛玉,道:“林姐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和我的秋爽斋有异曲同工之妙,闲时我常过去坐坐。”

    带着黛玉从角门出去,(殿diàn)后平坦宽豁,两边飞楼插空,隐于山坳树丛之间,假山处有一亭,白玉为栏,取名“翼然亭”。

    拾阶而上,黛玉轻笑着道:“看来此亭是取自欧阳公的《醉翁亭记》里的‘有亭翼然’。”探(春chūn)笑道:“比不得大观园里的‘沁芳’二字。”

    想起宝玉跟自己说过题匾额时的(情qíng)景,黛玉薄薄的嘴角不由扬起一丝微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52章、旖旎(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