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南府(二)

    探(春chūn)继续道:“若依我的(身shēn)份,说不定连二姐姐也比不上,既是这样,那还不如搏一下,赢了或许扬眉吐气,输了那也是我命该如此,更何况如今府里的(日rì)子已是捉襟见肘,宫里纵有娘娘照应着,但大哥哥他们不争气,府里的(日rì)子以后还不知会走到哪一步,再说能攀上南安王府这棵大树,对府里,老爷他们或许能多了一条门路。(更新最快读看看小说网)。”

    轻轻扶着探(春chūn)的香肩,黛玉低低的道:“三妹妹,苦了你了,你虽(身shēn)为女子,但这份魄力却是连男儿也不如。”

    探(春chūn)道:“林姐姐,看素(日rì)老太太的口风,你也不用担心,二哥哥虽然不喜欢读书入仕,但对人却是知冷知(热rè),何况有老太太护着,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好好养着(身shēn)子,等着做我的二嫂子吧。”

    黛玉羞得不由粉面绯红,扭头嗔道:“好好地你扯到我(身shēn)上,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说完作势就要上前。

    探(春chūn)忙笑着讨饶道:“林姐姐,探丫头不敢了…。”两人正闹着,却听外面一个爽利的声音道:“房里真(热rè)闹啊。”

    说着,帘子被轻轻掀了开来,南安王妃笑眯眯的走了进来,(身shēn)旁跟着一个女孩,看样子比惜(春chūn)还要小些,一张俏脸含着浓浓的笑意,一双明眸闪着灵活的光芒。

    探(春chūn)忙拉着黛玉上前见礼,黛玉这才知女孩乃是最受宠的九公主,嫌宫里住的闷了,昨(日rì)便找了个因由,缠着南安王妃来王府玩。

    毕竟是皇家人,宜公主落落大方的走上来,毫不避嫌的端详着黛玉,随后过去拉起黛玉的手,转头对南安王妃道:“四姐,这个姐姐是我见到最好看的人,就像我房里挂的那幅画上的人一样。(更新最快读看看小说网)”

    南安王妃一笑,道:“画上的人怎能和真人比呢,九妹,你这话说的有点不对了。”望着黛玉,南安王妃道:“林姑娘别介意,本宫这个妹妹口直心快,并没有别的意思。”

    黛玉本就是个伶俐人,话自然来的快,也笑着道:“王妃多虑了,公主(性xìng)子直爽,黛玉喜欢还来不及呢。”

    宜公主一听笑着道:“是吗,四姐,那我就在这玩了。”探(春chūn)毫不犹豫的道:“只要公主喜欢,我们自是没有异议。”

    宜公主道:“太好了,这里没有嬷嬷烦人的规矩,先生迂腐的酸文,却有两个清爽的姐姐陪着我玩,四姐,你先回房吧。”

    南安王妃笑着道:“听听,过河拆桥。”转头对探(春chūn)道:“妹妹,九妹在宫里(娇jiāo)惯的久了,说话做事有什么不当的地方,你们别介意就是了。”

    探(春chūn)道:“王嫂说哪里话,公主(娇jiāo)俏可(爱ài),我们很喜欢呢。”南安王妃道:“这就好,林姑娘,本宫已经派人去收拾青竹园了,那里隔着这里也近,等一会儿姑娘过去看看可还满意。”

    黛玉忙道谢道:“多谢王妃费心,黛玉谢过了。”探(春chūn)道:“王嫂,就让林姐姐和妹妹住在一处就行了,何况我这里也宽敞。”

    南安王妃有些犹豫的道:“那林姑娘的意思呢。”黛玉忙道:“黛玉也有此意,王妃事忙,黛玉也不想再添麻烦。”

    南安王妃笑道:“那就这样,本宫先回房了,有什么事你们派人说一声就行了。”

    送走了南安王妃,宜公主恢复了活泼的本(性xìng),不停地问起平(日rì)里探(春chūn)黛玉都做什么,时不时的抱怨宫里的嬷嬷管的太严,皇家里的规矩太多,惹得黛玉和探(春chūn)不时的陪着笑一下,气氛竟是难得的融洽。

    直到天晚了,宜公主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临走时还信誓旦旦的道:“明天我还来。”黛玉和探(春chūn)无奈的相视一笑。

    摇着头,探(春chūn)道:“若是云妹妹在就好了,我相信两人一定会很投缘。”黛玉笑着道:“恐怕两人不但投缘,还会意合,那还不得把你的屋子闹个天翻地覆。”

    探(春chūn)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忽的想起当年刘姥姥游大观园时的(情qíng)景了…。”黛玉指着探(春chūn),笑的说不出话来,慢慢的才道:“携蝗大嚼图,亏得你想起来。”

    探(春chūn)也笑了,道:“真林姐姐你这张嘴,还是老样子,我那里是这个意思。”黛玉不容辩驳的道:“不是这个意思难道你还有别的意思不成,别告诉我你明(日rì)也要带着我去游园,我可不想去。”想起上次在园子里无意碰到水溶的事,黛玉就心有余悸,生怕旧戏再演。

    探(春chūn)道:“我知道你懒得动,那明(日rì)我们还陪着公主高谈论阔就是了。”想起今(日rì)的事,黛玉不由叹了口气,(娇jiāo)憨的道:“罢了,罢了,明(日rì)再说吧。”

    悠悠的风从半开的雕花窗里透了进来,吹起黛玉散落在鬓角的几缕散发,更添了一份随意和妩媚,纤长的手指轻轻的拨弄着细细的琴弦,娴静而又熟练。

    宜公主坐在一边,托着圆润的下巴,一声不吭的看着,午后的一缕阳光照在两人的脚下,映出一份温馨。

    探(春chūn)去陪太妃说话去了,宜公主非拉着黛玉来这里弹琴,一曲不尽兴,黛玉只得耐下(性xìng)子又弹了起来。

    有些幽怨的琴声余音袅袅,宜公主道:“往常琴师教我这支曲子时,我总是弹不好,琴师说琴由心生,我心不在意,自然琴不达声。”

    黛玉幽幽的道:“公主自小生在皇宫,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有体会到亲人离别,孤苦无助时的那份心(情qíng),所以体会不到曲子里的那种悲凉无依的感觉,弹出来的琴音就只是形似神不似了。”

    宜公主歪着头道:“林姐姐,难道你能体会出来。”苦笑了一下,黛玉不由有些黯然道:“琴由心生,我自然能体会呢。”

    停了一下,黛玉道:“公主乃是金枝玉叶,这声姐姐民女受不起,还请公主见谅。”宜公主笑着道:“我才不管呢,我就喜欢,何况有你这么个神仙似的姐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无奈的笑一下,黛玉道:“那就随公主的意,不过这是我们只在私下叫,可好。”宜公主笑着道:“好。”歪着头,宜公主道:“林姐姐,刚才听你说起亲人离别,孤苦无依…。”

    黛玉缓缓地低头叹道:“我的父母皆逝,又无兄弟姐妹,所以刚才我才会说…。”

    见黛玉的神(情qíng)有些暗淡,宜公主忽的也有些忧郁起来,本来清澈的眼睛不觉少了平常的开朗,轻轻的道:“其实生在皇宫也并不是事事如意,兄弟姐妹们倒很多,可又有几个能真心相待的,许多事更是(身shēn)不由己,还有,林姐姐你不知道,虽然你看我们皇子公主表面风风光光的,可连自己的自由都没有,更何况婚姻大事,四姐还算幸运,嫁了自己喜欢的表哥,大姐五姐就惨了,临出嫁时连驸马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一嫁还是那么远,几年难得回来次,大哥们娶得也多是政治联姻的王妃,都羡慕我们是天之骄子,可谁又能知道其中的无奈。”

    说完这些,宜公主脸上带着的是不相适宜的沉重,(身shēn)处皇宫,耳熏目染的,宜公主虽然年纪不大,但那份心思却也是深有感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20章、南府(二)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