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前事(上)

    扶着黛玉拐过假山,紫鹃(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停下步子,长舒了口气,道:“姑娘,可松了口气,刚才怎么会碰到他,我还以为永远都不会见到他了,没想到…。(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的网址姑娘,你不紧张吗。”

    轻轻看了紫鹃一眼,黛玉道:“既然碰上了,紧张也没用,再说已经过去了那么长时间,不也是没事吗。”

    叹了口气,黛玉好似自我安慰似的道:“但愿对于他们来说,那件东西或许已经无足轻重了。”

    紫鹃道:“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我们也可以安心了。”拍拍(胸xiōng)口,紫鹃道:“菩萨保佑,但愿如此。”

    幽幽的望着不远处的一片林子,想起刚才水溶最后那句意味深长的话,黛玉的心却怎么也不如话中那样平静,轻轻叹了口气,道:“不过看他如今(胸xiōng)有成竹,模棱两可的那些话,紫鹃,我担心他会不会知道些什么。”

    紫鹃惊道:“姑娘,你可别吓紫鹃,不会的,若是知道了,以他那年的样子,说不定早就问…。请记住我们的网址读看看小说网)”黛玉轻轻的摇摇头,苦笑道:“你哪摸透他们那些人的心思,算了,顺其自然吧,但愿如我们想的,走吧,郡主她们也好回来了。”

    轿子走出南安王府不远,就见随(身shēn)的侍从后面疾步赶了上来,对水溶道:“王爷,已经探听清楚了,她是原扬州巡盐御史林海的独女,如今借居在荣国府。”

    “林海”水溶手中的纸卷一下掉到了地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水溶如玉的面上淡淡一笑,掩饰的接过小厮捡起的纸卷,道:“原来是故人,好了,你下去吧,本王知道了。”

    吩咐侍从放下轿帘,里面的水溶深深的舒了口气,本来紧绷的面色松弛了下来,缓缓倚到靠背上。

    闭上眼,水溶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

    幽深的小院厢房一角,云集已是遍体鳞伤,截断的手臂依然有淡淡的鲜血渗出,凌乱的枯草映衬着他苍白无色的脸,闪着一丝诡异。

    水溶缓缓地踱进来,面无表(情qíng)的看了一眼蜷缩在一角的云集,冷冷的道:“这下你想好了吧,那件东西你到底放在哪儿。”

    云集缓缓地支起支离破碎的胳膊,道:“王爷即使把我打死也无济于事,我根本不知道王爷想要的东西。”

    水溶冷冷一笑,道:“在本王面前说瞎话,你还不够格,侍剑,告诉他这几(日rì)的行踪。”

    侍剑走上前来,清晰地道:“初七晚上三更时分,潜入盐政司档室,直到凌晨才离开,随后又去了一家医馆,半个时辰后出来;初九夜里下着细雨,潜入已故御史林海府上,在书房呆了两个时辰,在前厅呆了半个时辰;两天后,再次潜入盐政档室,直到黎明才离开,当天夜里,盐政司档室被一把火化为灰烬,连带着附近多间民房。”

    没有做声,水溶犀利的目光盯着云集有些慌乱的神色,轻轻拈起修长的手指,弹掉了袖上无意沾上的一根枯草。

    过了一会儿,水溶才道:“刚才的这些没错吧,若你没有找到林海手中的那份密件,又怎敢毁档灭迹,我相信以忠顺的精细,一定是要见真章才能放心,你不会不知吧。”

    抬起头,水溶依然不紧不慢的道:“这几天本王的人一直跟着你,你没有和别人接触,所以东西不在你(身shēn)上,就一定被你藏在某个地方。”

    云集轻蔑的一笑,露出被打得快要脱落的牙齿,道:“不错,东西是在我手上,不过你就死心吧,我放在一个你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我知道这件东西的重要(性xìng),对你或许是转机,但对我们王爷来说却是祸害,所以我不会让你找到的,只要你找不到,王爷也就可以高枕无忧。”

    水溶轻轻一笑,道:“想不到你倒是个忠心的奴才,只是不知你听没听说,本王曾掌管刑狱三个月,撬开了不知多少紧闭的嘴,你不会是想见识一下吧。”

    云集把眼一闭,缓慢的道:“请便。”

    ------题外话------

    累了别(挺tǐng)着,休息休息,烦了别闷着,联系联系,馋了别忍着,米西米西,乐了别揣着,同喜同喜,祝大家国庆天天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9章、前事(上)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