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再逢(下)

    水溶微微一怔,接着反应过来,紧抿的嘴角微微一翘,俊美的脸上浮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qíng),意味深长的道:“看来姑娘真是个记仇的人,三年了,对那件事还一直耿耿于怀。(百度搜索读看看

    黛玉没有理会他的戏虐,依旧是那副淡淡的神(情qíng),道:“民女不敢,不过如今能站在这里,民女对那次王爷的相助一直心存感激,且不管王爷是有心还是无意,归根到底民女是承了王爷的人(情qíng),上次走的匆忙,是民女失礼,故今(日rì)民女在这谢过王爷的相助之(情qíng)。”说完,微微的施了一礼。

    看着黛玉似水的清眸清冷淡然,肤若凝脂的面上清傲冷漠,那一副漠然于衷的神(情qíng)使得她即使说着道谢也带着一股似(情qíng)非愿的神色,令的自来受尽仰慕的水溶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谪仙般的脸上露出一丝转瞬即逝的狡黠之色。

    缓缓地上前一步,水溶依然是刚才云淡风轻的神色,狭长的凤目微微一眯,看着黛玉,轻描淡写的道:“姑娘的道谢让人觉得似乎有些言不由衷,不过也难怪,上次之事若不是姑娘随机应变,本王也不会这样轻而易举,说不得是你我二人之力,怪不得姑娘的道谢这样勉强呢。”

    黛玉冷声道:“王爷误会了,不管怎样,民女是承了王爷的人(情qíng),刚才的道谢民女也是诚心的。”

    “是吗”没容黛玉反应过来,水溶优雅的负手而立,得意的道:“既是这样,那不管那次本王是险出奇招还是无意救人,反正这个人(情qíng)可是做定了,姑娘是这个意思吧。”

    黛玉柳眉微微一蹙,不想自己一不留心竟陷入了他故意的相激中,冷眼瞥了一下对面那个优雅如玉的人,此时正似笑非笑的看过来,绝美的脸上带着一丝不加掩饰的得意。请记住我们的网址读看看小说网)

    黛玉顾盼流波的眸子闪过一丝毫不掩饰的愠色,随后冷冷的道:“想不到权倾位重的王爷也会协恩图报,这倒是让民女意外,民女虽是一弱女子,但也懂得知恩图报,不过…。”

    黛玉轻轻一顿,接着道:“若是王爷不怕担负这个协恩图报的美名,那民女也无话可说,还请王爷明意。”

    水溶没有做声,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这个与众不同,看似柔弱实则锋利的女子,深邃的双翦微微眯下,浓密的蝶翼遮住了眸中闪过的难以掩饰的惊艳。

    暗自吸了口气,睁开双眸,水溶又恢复了那份平淡无澜的神色,不紧不慢的调侃道:“协恩图报倒还不至于,只不过想请姑娘记住,本王这个人有个脾气,做每一件事都不是无缘无故的。”说完,水溶薄薄的嘴角得意的微微一提。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黛玉一愣,心里却(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想起那个三年前的蜡囊,本来镇静的心竟不觉有些紧张。

    不容黛玉开口,水溶又意味深长的道:“何况刚才的事……”黛玉暗忖了一下,轻声道:“刚才民女无意,王爷放心,民女…。”

    黛玉的话还没说完,却听后面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一涵,我到处找你,却想不到你在这里私会…。”没有说完,那人留下意味深长的一笑。

    水溶淡淡一笑,轻描淡写的道:“王爷误会了,一涵昨(日rì)因公出城,没来得及给太妃贺寿,如今刚刚去给太妃请过安,正要去前厅呢。”

    南安王爷走上前来,打量了黛玉一眼,道:“这位姑娘很是面生,一定是今(日rì)的宴客,不知怎么在这里。”

    黛玉刚要回答,却听一边的水溶淡淡的道:“王爷,这就是你的不是了,谁让你把院子修的这么大,害得这位姑娘迷了路,若不是凑巧碰到一涵,岂不怠慢了王府的客人,也让王爷面上无光。”

    南安王爷呵呵一笑,对水溶道:“那我还要承你的(情qíng)。”转过(身shēn)来,南安王爷对黛玉道:“姑娘勿急,本王这就派人送姑娘过去。”

    南安王爷回头对(身shēn)后的随从道:“清竹,你把这位姑娘送到太妃那里。”

    黛玉淡淡的烟眉不由皱了起来,不满的瞥了一眼前面若无其事的水溶,只得上前轻轻的道:“民女谢过王爷,不过民女已经和瑶郡主约好在北面的祈风阁等她,如今民女已经知道路径,不敢劳烦两位王爷。”

    南安王爷一笑道:“既是这样,那清竹你送这位姑娘到祈风阁,我家三妹做事丢三落四,粗枝大叶的,姑娘不要在意才是。”

    黛玉抬起头,清澈的眸子淡淡然然,柔柔的语调清清爽爽,道:“王爷多虑了,这不关郡主的事,只因民女贪恋美景,一不小心竟走错了地方,还扰了这位王爷的兴致,使得王爷意兴阑珊,民女告罪了。祈风阁路途不远,民女不劳烦王爷了。”

    说完,轻轻施了个礼,便带着紫鹃转(身shēn)离开。

    看着主仆两人缓缓地转过假山,南安王爷转头对水溶道:“一涵,你认识这位姑娘。”水溶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嶙峋起凹的假山,不加思索的道:“不识。”

    南安王爷向前走了一步道:“这就奇怪了,我怎么觉得她的话里似乎另有深意,莫不是你刚才又冷着脸惊到了人家。”

    水溶(情qíng)不自(禁jìn)的浅浅一笑,道:“王爷多虑了,惊到她…。”微微一顿,水溶有些自言自语的道:“恐怕一涵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南安王爷笑着道:“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冷清。”笑了一下,南安王爷故意挪揄道:“莫不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一涵,难道过去的事你还放不下。”

    水溶英俊的玉面上扯出一丝轻轻的冷笑,随后淡淡地道:“难为王爷还能记挂着这些,对一涵来说,有些事从没放在心上。”

    南安王爷道:“是吗,那你后院虚空,却是为何。”水溶缓缓地转过头,看着南安王爷依旧俊朗的面容道:“(身shēn)在南府,心在北番,王爷却又是为何。”

    南安王爷的脸色顿时一寒,有些愠怒的转过(身shēn),起步就走,水溶没有慌乱,依然风轻云淡的随在(身shēn)后。

    猛的一下停下步子,南安王爷回过头来,低沉的道:“这不关你的事。”

    水溶没有做声,只是轻轻叹了口气,有些萧然的叹道:“三年了,我们谁也没有放下。”

    一阵凉凉的清风拂过,吹着两人的衣角飞扬,水溶看着眼前的这一树碧叶,想起当年的那一番离别,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狠鸷。

    不远处传来一阵欢快的笑声,南安王爷叹了口气,道:“走吧,前厅里还有很多宾客等着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一水溶玉梦红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8章、再逢(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