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袁湘琴离开江家的事,江直树是晚上送完艾新语回家以后才知道的。

    一进门就发现家里的气氛有点不一样。平时一直很有活力的妈妈,居然没有精气神的坐在沙发上发呆。正巧一直在楼上乖乖做功课的裕树下楼来倒水喝,江直树拉住裕树,询问道:“妈妈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啊?”

    裕树一边倒水一边说:“那是因为白痴湘琴搬走了啊,妈妈舍不得她,所以就成这样了啊?”

    江直树心里有点小惊讶,他本来以为袁湘琴还会住一段时间才走的,甚至都觉得袁湘琴会不会一直住在他们家一直到她出嫁的时候。不过现在看来是不会了,“怎么没有消息的就搬家了啊?”知道他妈妈的反常只是因为舍不得袁湘琴以后,江直树放松下来,他也倒了杯水喝了起来。

    裕树扁扁嘴,“我怎么会知道啊!就是晚上你和新语姐姐两个正好出去玩的时候,阿才叔就和袁湘琴一起回家来,然后就宣布了要搬家的事啊!”

    江直树喝完了水,摸摸裕树的头说:“嗯,你现在可以搬回你自己的房间住了,开心吧!”

    听到江直树这么说,裕树一把抱住江直树的腰,委屈的说道:“哥哥,为什么我觉得笨蛋湘琴走了以后,我会觉得有点难过啊?”

    江直树抱了抱裕树,说:“那是因为她都和我们住了一年的时间了啊,当然会有点感啦!”

    裕树仰头看着江直树,问:“那哥哥呢,你也会舍不得袁湘琴吗?”

    江直树笑着说:“嗯,还好吧,没到舍不得的地步。不过,我却是觉得松了口气的感觉。”确实是松了口气,没有袁湘琴在旁边好心办坏事。不过,裕树说道舍不得这个话就让江直树想到白天的时候,艾新语说的那番话了……

    裕树看江直树确实比袁湘琴在的时候,表的轻松的样子,也觉得大概哥哥说的也对。“嗯,确实啊。笨蛋湘琴老是会帮些倒忙。不过有她在的时候真的很好玩啊!”

    江直树不想再在这里和裕树多讨论袁湘琴的事,毕竟现在人都已经搬走了,以后的交集会越来越少。“好了裕树,你要是真的舍不得她,你就跟妈妈说说,说不定妈妈就会打电话给她要她过来做客呢!不过,现在,”推开裕树,转过他的子,面对楼梯的方向,“你应该喝完水继续上去完成你的作业去。”

    裕树不不愿的被江直树推着上楼回房间去了。江直树自己也回房间休息了,毕竟今天出去玩了一下午加一晚上啊!

    袁湘琴就这样淡出了江直树的视野,也没有像阿利和阿利嫂说的那样经常回来看看。江家恢复了往的平静,不过偶尔艾新语会上门来做客。

    暑假就在艾新语偶尔来串门,江直树偶尔去串门的时间中流过,再偶尔出去逛街吃饭看电影,两人之间的感倒是在暑假升温不少。

    转瞬就到了开学的子了,艾新语和江直树同一所大学,不同的专业。江直树学医,艾新语学文。

    大学部有很多都是斗南高中直升上来的同学,所以很多人都认识江直树和艾新语,尤其是两个人一开学就以侣之姿面对众人。

    “直树,我今天是早上一二节的课,你呢?”艾新语看着课表对边的男朋友说。

    江直树牵着艾新语的手,送她到上课的地点,“我今天一早上的课。所以你下课以后找个地方玩一下,等中午我们一起吃饭。”亲了艾新语的额头一下,就松开手让艾新语进去了。

    艾新语眼睛亮晶晶的说:“那我去图书馆看去,你下课了以后给我打电话啊!”

    江直树点头,朝她挥挥手。

    艾新语满意的转进教学楼了。今天是第一天上课呢,还不知道老师怎么样!

    江直树也转朝自己要上课的地方走去。

    上课的时候,老师要求两人一组作为搭档完成作业。正好江直树旁边坐着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主动要求和江直树一起组队。江直树侧头看了看那个女孩子,没有什么印象,想着反正老师要求组队,那就组队吧!就点头答应了。

    江直树边的裴子瑜高兴死了。她之前知道江直树没有考上台大以后,她也放弃旅了台大入学资格。现在看来她的决定是对的了,自己又和江直树同班了,而且这次还有机会和直树讲话!

    裴子瑜虽然很高兴,不过她没有忘记江直树不喜欢没有脑筋的女人。所以她一直在克制自己过于兴奋的状态。保持清醒的头脑,专业的水准,高要求的完成了老师的作业。

    江直树很满意自己这个搭档。本来他还以为这个女孩子会稍稍的搞砸的,却没想到她能那么完美的完成作业。

    江直树高兴的说:“你做的真不错啊!”这才仔细的看了看眼前的女孩子。材高挑,皮肤白皙,眼睛大大的,鼻梁的,是个美人。再看打扮,就知道这女孩子的家境不差,江直树默默的在心里点点头。

    裴子瑜很开心江直树的夸奖,笑的眼睛弯弯的说:“谢谢夸奖。”突然想起来,还没有告诉江直树自己的名字,“对了,我叫裴子瑜。我们高中是同班的!”她希望能勾起直树高中的记忆。

    听到对方说是自己的同班同学,江直树细细的打量她想了想,“哦,你那时候和杜建中走的近的。对了建中最近怎么样了?”

    裴子瑜有种吐血的冲动!为什么直树会把她和杜建中牵在一起啊!为什么她现在要问起那个人啊!她真么知道那个杜建中考了那里啊!

    不过这些都只是裴子瑜内心的呐喊,她表面上还是装成一片温柔的说:“杜建中啊,我也不清楚呢。高中的时候也没和他走的很近的,你不要乱说啦!”

    江直树有点闹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只是提了提两个人走的近的,她就说自己是乱说啊!本来之前,裴子瑜如果不说她和他是一个班的,他还想不起她来的。高中那时候,他基本上对女生都是无视的状态,除了艾新语,所以他真的是压根就不记得她。不过她后来提到两个人是一个班的,他就好像记起来,好像有一回和杜建中走在一起的时候,边上还有个女孩子,貌似就是叫裴子瑜的,这才想起来的。

    江直树一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看看手表。今天早上老师讲课就讲了一早上,之后又完成这个作业花了点时间,现在都已经到了该吃饭的时候了。“呃,裴同学我先走了啊!”

    裴子瑜一看江直树的架势,真的是要离开,她也站起,说:“正好,我也要去吃饭了。直树,你是去吃饭的吧?”

    江直树冷冷的点点头,率先离开了实验室。

    裴子瑜:“我和你一起走吧!”就拿着包跟在江直树的边。

    一路上裴子瑜都在那里说些高中同学的事,江直树偶尔搭腔,手中拿着手机不停的按着。

    现在江直树有点烦躁,他可不想被新语误会啊!

    江直树停住脚步,说:“那个裴同学,我现在要先去图书馆接我女朋友,你也要跟着一起去吗?”

    裴子瑜脸上一僵。女朋友……江直树有女朋友了?难道是艾新语?

    裴子瑜脸上僵着笑容问:“是艾新语吗?”

    江直树点点头。记得谢师宴那时候,大家看到他们两个手牵手走进去的时候,还一起起哄了的。所以,以前A班的同学是都知道他们在一起的。

    裴子瑜心里一凉,自己这样千方百计的接近江直树到底是为了什么啊!他现在都和艾新语在一起了,而且还要去图书馆接她一起去吃饭,自己……

    裴子瑜强撑着笑容说:“既然你是去接女朋友,那我就先走了。再见。”说完,就在分叉口和江直树告别,一个人去餐厅了。

    江直树利落转朝图书馆走去,接了艾新语,两个人一起向学校的餐厅走去。

    一进餐厅,看着拍着的长队,江直树就要艾新语先去找位子坐着,他去排队买饭。“你要吃餐?”

    艾新语看着墙上的菜单说:“来个A餐好了,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

    江直树把怀里抱着的书递给她,就让她去找位子了。艾新语找到一个四人座坐下,从远处看正在安心排队的江直树,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

    排在江直树后的女孩子,不停和边的好友说着话,艾新语一看就知道这两人是在讨论江直树。但是江直树愣是不皱眉,好像一点都没听到后女生的议论一样。她突然发觉,自己暑假的那番言论会不会是多此一举。

    江直树平时对女孩子就是冷冷的帅哥类型,绝对不会有乱放电,乱招女孩的举动。边连女朋友都没有,倒是男生朋友比较多。

    那现在看来,自己的这个男朋友真的是不可多得啊!帅气高大聪明,不花心,对自己也很体贴和专一,自己真的是该满足了。

    江直树回头寻找艾新语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女朋友对着正在排队的自己发呆。江直树笑了。

    他这一笑,对他和艾新语两人都不打紧,可是对于那些正在哈他的女生来说,那可是致命的一击啊!

    “天啊,他笑起来好好看啊!”“对啊对啊,我的心跳就加快了呢!”“这个大帅哥是哪个院的啊,我要去追他啊!”……

    诸如此类的言论,此起彼伏的在餐厅里出现。江直树皱皱眉头,收了笑容。

    远处的艾新语还是在发呆,根本就不知道自家的男朋友无意间招惹了一群女孩子。

    终于轮到江直树点餐了,他要了两个A餐。结果这两个A餐和别人的分量差太多,他直接问服务员,“为什么我的两份A餐和别人的差那么多?”

    帮忙收银的服务员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却见一个人从厨房出来,倚在墙边说:“那是因为我是主厨!”

    作者有话要说:那啥,终于到大学生活了~~~撒花~~~~~嗷嗷嗷,社团君~~~~我们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吻定情(恶作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