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昨天晚上袁湘琴的酒后之语,大家都只字不提就此略过。倒是早上酒醒了的袁湘琴,帮阿利嫂一起准备早餐的时候,问阿利嫂她自己昨晚有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因为她对昨晚还有些模模糊糊的影响,好像自己有说过自己喜欢江直树的事

    她的心里其实和希望江直树是真的有听到自己昨晚的告白,这样也许自己还会有机会。不过阿利嫂的答案让她失望了:“没有什么啦,你昨天醉酒以后就是在那里睡觉,没有什么出格的事啦。”

    袁湘琴的垂头“哦”了一声,然后就默默的在那边帮阿利嫂一起准备大家的早餐。阿利还有直树裕树,都来到餐厅吃早餐。阿利嫂帮直树倒了杯酸,早餐也是面包鸡蛋,务求营养,能够有充足的体力应付早上的考试。

    江直树默默的吃着早餐,餐桌上就是沉默的。不一会儿,江直树就吃完了,他背起包就跟大家告别了。袁湘琴看他吃完了也急急忙忙的起,跟着他一起走了。阿利嫂趁袁湘琴刚刚起的时候就拽住她问道:“湘琴,你干嘛去啊?”

    袁湘琴挣开阿利嫂的手说道:“伯母,我想送直树去考场,我想看着他进去。”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一路小跑着追上直树。

    江直树对于追上来的袁湘琴很不解,问道:“你跟上来干嘛?”

    袁湘琴无辜的望着他说道:“我就是想送你去考场。”

    江直树皱眉,想要把她打发掉,可是看她那样子,貌似也是不好打发的。“你想跟着就跟着吧!”说完就不理会后的袁湘琴是否能跟上了。在路上的时候他还想起艾新语今天早上还没跟他通电话呢,所以打了个电话给艾新语。

    电话那边传来艾新语困极了的声音:“喂?”

    “是我,还没睡醒吗?我今天要去参加台大的考试了,你都没打算过来送我一下啊?”语气有点撒。一直跟在他后的袁湘琴,心里很落寞。他从来不会这样跟自己讲话的,他每次讲话都是很严厉的。

    那边传来艾新语的咕哝声:“嗯,不好意思啦,那你现在好好去考试,我在这里提前祝你考试顺利!”

    江直树听到艾新语的这句祝福才觉得心舒畅了,没打电话之前总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

    “好了,那你继续睡吧,我考完了再给你打电话好了,么么,拜!”

    “嗯,考完再联系啊,么么,拜拜,咳咳……”艾新语就挂了电话。

    江直树听着电话挂断之前那声咳嗽声,觉得有点不对劲,可是也不知道哪里有不对。只好挂断电话,继续走了。又走了一会儿,江直树越想那声咳嗽声就越发的不安,他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他拿出手机又给艾新语打了个电话,这次电话很久都没人接听。江直树很急,明明刚刚艾新语还接了他的电话的,这才几分钟过去了啊,就不能接电话了!难道新语出什么事了?

    江直树心急了,他接着又拔了个电话给艾新语,同时调转脚步,往新语家的方向走去。跟在他后的袁湘琴发现不对劲了,这根本就不是去公交车站的路啊?

    “直树,你这是要去哪里啊?”袁湘琴小跑几步和江直树并肩走,问道。

    江直树抿着唇不答袁湘琴的话,只是一个劲的拨打艾新语的手机,好不容易接通了,他迫不及待的问出声:“新语,我是直树,你怎么样了啊?你是不是体不舒服啊?”

    听筒那边的人好像根本就没听到江直树说的什么,只是一个劲的说:“……好啊……妈妈……爸爸……宝宝不舒服……妈妈……爸爸……”

    江直树一听到艾新语那明显不清醒的话语,心慌的不得了。“新语,新语,我是直树啊,我现在马上过来找你啊,你别怕,别怕啊!”江直树一边不挂断电话的安慰着艾新语,同时注意着艾新语那头的状况,一边对边上的袁湘琴说:“袁湘琴,你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顺便告诉他们要来个会开锁的人。”

    跟在边上的袁湘琴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傻傻的反问:“为什么要叫救护车啊?而且还要带个会开锁的人?”

    江直树现在急的没有时间跟她解释那么多,直接伸出手说道:“把你手机拿出来,借我用。”

    袁湘琴本来还想脱口而出,你不是有手机吗,干嘛还要借我的?可是看着江直树那可怕的脸色,她决定什么都不说,直接照他的话做。乖乖的从书包里找出手机递给他。

    江直树接过手机按下叫救护的号码,说道:“你好,我们现在是在xx路150号艾宅,怀疑我女朋友发高烧了,需要你们派人过来。然后他们家好像没人,所以还需要一个能开锁的人。好的,谢谢你们,我先去那里等你们,希望你们能快点。”挂断电话,换给袁湘琴。又去注意艾新语在电话说了话没。

    袁湘琴一路跟着江直树走去,她很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着直树脸色很难看的样子,又不敢问,只能默默的跟着他。

    两个人走了好久,终于走到了艾新语的家,江直树一到就赶紧冲到门口按门铃,顺带拍门。“新语,新语,家里有没有人啊?”江直树很着急,大声的冲门里喊叫着。

    隔壁家的老人出来,有些生气的对江直树:“小伙子,你在这里这么大声干什么啊?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样会打扰到别人啊?”

    江直树看人家有个老人家也不能大声的吼回去,只好放低声音解释说:“不好意思啊老爷爷,只是我女朋友好像在家里生病了,可是他们家现在没人,我也不能打开门进去。”

    那个老爷爷看着江直树,上下打量,好像在确认他刚刚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一样。江直树急切的说:“老爷爷,你相信我,我女朋友真的生病了……”

    “那你打电话叫救护车没啊?”

    “打了电话的,不过那些人还没来。”江直树看看手机。老人家看江直树那么心急的样子,说道:“好了好了,你也不要着急,还是等救护人员来了再说吧。”

    “嗯,谢谢您。”说完就转盯着艾家的房子看,看看能不能有别的办法能够进去。旁边的袁湘琴知道江直树现在很心急艾新语的状况,可是……她看了看时间,离台大考试的时间就剩半个小时了。

    袁湘琴有点迟疑的走到江直树的旁边说:“直树,我看你还是先去考试吧!我在这里等救护车过来,你就先去考试好了。等你考完试以后我就跟你打电话,告诉你艾新语的状况,好不好?”说到后来都有点祈求的意味在里面。

    江直树本来就很心烦,后来又听到袁湘琴要自己先去考试,就更加的憋不住火。“袁湘琴我不放心,我不放心新语!我如果现在听你的去考试,我也不会考的安心的。所以你不要管我了。我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等救护车过来送新语去医院。你愿意在这呆就呆,不愿意你就回家跟我爸妈说我要带新语去医院,不去考试了。”说完就不再理会一旁的袁湘琴。

    袁湘琴站在边上很委屈,自己刚刚说的那番话也是为了直树好啊!

    没等多久,救护车就过来了,江直树激动的跟过来的医护人员说着自己知道的状况。因为之前江直树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就有说要带一个开锁的人来,所以这次是准备充足的。一来,就先解决大门的问题。门一打开,江直树就当先冲了进去,一路奔向二楼艾新语的房间。

    江直树进去就看到艾新语满脸通红的睡在上,满头的汗,头发都汗湿了黏在额头脸颊上。他心慌的扑到边,小心翼翼的拍打艾新语的脸,叫唤她的名字。后面跟着上来的医护人员,一个人上前来看看艾新语的状况,就把边的江直树支开。

    江直树就看着那些人手脚麻利的把艾新语搬上救护车,他理所当然的坐了上去,一直跟在他后的袁湘琴被他撇在了艾家。

    袁湘琴看了看艾家大门,又看了看江直树离开的方向,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想了一会儿,她还是回江家了。

    江直树都没去考试,自己还有什么好送的呢!只是回去了以后该怎么和伯父伯母说啊!袁湘琴很苦恼。

    跟去医院的江直树却没想这么多,他现在的一颗心都悬在了艾新语的上。明明昨天还很好的,怎么今天早上就变成这样!江直树摸摸艾新语烧的通红的脸,心里一阵后怕。要是自己真的没有察觉出什么去考试了,那新语会变的怎么样啊?他都不敢想象了!

    他从荷包里拿出新语的手机,想了想还是从通讯录里找到了她爸爸妈妈的电话打了过去,可是没有人接……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大家不要再在负分的留言上盖楼了,我们要用正分的留言把那些神逻辑的留言压下去~~~~大家留言吧~~~~

重要声明:小说《一吻定情(恶作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