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那天杨芸的事过去以后,阿才叔请江直树一家人一起去他的小饭馆吃饭,顺便预祝江直树明天的指定考顺利。

    艾新语很自觉的没有参合到两家的饭局里去,提前离开了江家。这几天因为和江直树刚刚在一起,所以艾新语也没有很多的时间赶稿子,所以她都是每天和江直树约会完了以后,再去画画的。几天正好提早和江直树告别,她能有更多的时间的去画画了。所以,她还算开心的离开江家,倒是江直树有点不愿。而且他是准备今天晚上找时间跟他爸爸谈谈,关于自己以后上大学以及接手公司的事

    现在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了,今天晚上的这餐饭,大概是没有机会能跟爸爸谈谈了。

    阿才把小店关门,只招待江家的人,他和湘琴还有江家四人围着圆桌坐了个圈。阿才和阿利坐在一起,阿才很是感慨的对阿利说:“阿利啊,这大年的时间,谢谢你们照顾了啊!”

    阿利挥挥手,不客气的说:“阿才,我们之间还说这个啊!”

    阿才笑笑接着说:“嗯,今天我们就不说这个了!湘琴,去帮爸爸拿酒来,爸爸要和你阿利叔喝一杯!”

    阿利笑着拍阿才的肩膀说:“这才对嘛,我们今天好好喝一喝。”

    袁湘琴听话的去拿酒过来,准备帮她爸爸还有阿利叔倒酒的时候,江直树把酒杯伸到她的眼前。

    袁湘琴犹豫不动,说:“你明天还要考试,还是不要喝酒比较好吧!”

    阿才看到江直树很执着的举着酒杯,说:“湘琴就给直树到一点点吧,我们一起为他庆祝,明天考试顺利。”袁湘琴听话的往江直树的小酒杯里倒了一点点酒,然后就帮自己爸爸和阿利叔满上。

    阿才举杯,说道:“直树,我们干杯,祝你明天的考试顺利。”

    江直树举起自己的酒杯和阿才的碰了一下,说:“谢谢阿才叔。”然后两个人一起干了这杯。喝完酒的江直树,吐吐舌头,原来白酒是这个味啊,有点辣。

    阿才随即和阿利两个人喝起酒来。阿利隔着阿才的位子,对湘琴说:“湘琴,来来来,你也喝一杯嘛。”

    袁湘琴看了看阿利叔,再看看酒壶,她决定试试。于是很听话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阿才还在跟阿利说:“我们家湘琴她不会喝酒的。”

    袁湘琴对着阿利举杯,然后一口喝干了酒。等到阿才回头来的时候,就只看见袁湘琴一杯白酒下肚了,他急忙对袁湘琴说:“你怎么一下喝完了啊,你就喝一口就好了啊!”

    袁湘琴说:“不是伯父说要干杯吗!”那边的阿利也看到湘琴一口喝干了酒,他接着举杯,要袁湘琴继续一起喝酒。阿才又在阿利面前说,“我们家湘琴不能喝酒啊!不能喝酒的……”

    袁湘琴砸吧砸吧嘴,觉得这酒的味道还不错,看着面前的酒壶和酒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向江直树举杯,说:“直树,我祝你明天考试顺利!”

    江直树也很给面子的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袁湘琴又是一口喝干了,她觉得这酒的味道还真是不错呢!不由自主的就自己一边倒酒一边一个人喝了起来,没有几杯袁湘琴就好像醉了。她半眯着眼,看着自己旁边的江伯母,又看看旁边的裕树,还有对面的直树。人就迷糊了起来,看着直树的样子,就一个劲的笑,嘴里还说着一些话,不过没人听得清。

    等阿才和阿利拼了几轮酒以后,才发现自家女儿已经醉了。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对直树说:“直树,你,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说着还想直接往直树那里走去,结果被中间的桌子拦住了,走不动了,然后一个没站稳,摔了下去。

    阿才赶紧起去扶袁湘琴,一边对阿利他们说:“不好意思,湘琴喝醉了,我扶她到隔壁桌坐一下,你们继续吃啊!”说完就叫来在店里帮工的丸子帮忙,一起架住湘琴坐到旁边的桌子去。

    袁湘琴被人扶着,嘴里还不停地说着,喜欢江直树的话。让扶着她的阿才听得很心酸。你说,他好好养大一个女儿,结果就这么死心塌地的喜欢上了江直树。喜欢就喜欢吧,可是江直树都已经有女朋友了啊,而且平时好像也不是很喜欢自己女儿的样子。要是当初自己没有答应阿利他们住到他们家,大概湘琴也不会陷得这么深了吧!

    阿才小声的在湘琴的耳边安抚的说道:“湘琴,我们以后去找比江直树更好的人啊,听话。我们不要江直树了,我们换个更优秀的人……”

    袁湘琴虽然醉了,可是心里一直固执的记着自己喜欢江直树这件事。所以当阿才在她耳边说不要江直树的时候,她直觉的很伤心,留着眼泪说道:“为什么不能喜欢江直树呢?我就是喜欢他啊……爸爸,我喜欢江直树怎么办?爸爸……爸爸……”她被阿才扶着坐了下来,趴在桌子上喃喃自语。

    阿才怕她乱动,一直陪着她坐在一边,偶尔和那边的阿利说说话。

    “师傅,怎么今天关门了啊!”阿金掀开门帘走了进来,一进来就看到坐在一边的江直树,紧接着就看到坐在另外一桌的袁湘琴。“湘琴,湘琴你这是怎么了啊?”阿金看到袁湘琴了以后就马上走过去关心她。

    袁湘琴模糊的神智还记得阿金在样子,她指着阿金笑着说:“阿金,居然是阿金!阿金,你怎么在这里啊?”

    阿金看到湘琴好像是醉了的样子很是关心,对于她的问题也是有问必答:“湘琴,我来这里学厨艺啊!湘琴,我以后学好了就可以出师,然后就可以继承师傅的饭馆养你了,你说好不好啊?”

    一直照顾着女儿的阿才听到阿金这样拐自己女儿的话,很生气,说:“你还想娶湘琴,你先把厨艺学好再说吧!”

    阿金兴奋的站起来说:“是的,爸爸,我会努力的!”

    阿才本来想说那你快去练习刀工啊,后来又发现不对,“你叫我什么!我不是你爸爸,叫我师傅!”

    阿金也不在意,顺从的说道:“哦,好的,师傅。”

    阿才不想和阿金纠结,就直接叫阿金去厨房自己练习去。阿金走到江直树的边的时候,忍不住的呛声说道:“江直树我是不会把湘琴让给你的!我毕业以后就来这里学习厨艺,我会继承爸爸的饭馆,然后和湘琴结婚的。”说完就雄纠纠气昂昂的往厨房走去。

    外面的江直树只是觉得好笑,他从来没有表示自己会和阿金争湘琴的意思,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看出来自己喜欢袁湘琴的!

    那边的阿才呢,就更生气了。阿金这小子,不光说要继承自己的饭馆,还说要娶自己的宝贝女儿。虽然自己的饭馆是很想给女婿继承啦,可是他也没说一定要啊!

    边上的阿利嫂倒是打趣的说道:“阿才啊,你还真的可以找个女婿帮你照顾湘琴啊!”

    阿才颇有感触的说:“那也要我们家丫头有人喜欢才成啊!”

    阿利嫂笑着说:“其实你们家湘琴还是很可的呢,刚刚的那个年轻人也不错啊,好像对湘琴感很深的样子。”

    阿才苦笑的说:“那个小子啊!光会说,手上功夫才是入门呢!等他照顾湘琴,还不如我自己照顾湘琴比较好呢!”

    阿利嫂呵呵笑了一声,就没说别的了。然后大家就揭过这茬,继续吃饭喝酒聊天。整个晚上正如江直树之前预料的那样,完全没有什么好的时机跟他爸爸提不考台大的事。倒是袁湘琴喝醉了,让大家好一阵的忙碌。

    回程的时候,阿利嫂开车,裕树直树还有湘琴都坐在后座,阿利坐在副座。

    袁湘琴一直在车上昏睡着,突然抱着裕树说:“直树,你知不知道我很喜欢你,真的真的很喜欢你。我知道你嫌我笨,嫌我脑筋不好,嫌我老是给你惹麻烦。可是,那都是因为我喜欢你啊!我喜欢你,所以我才想要靠近你,接近你!可是我晚了一步,你的边已经有了艾新语了。艾新语和你站在一起很配,学习成绩又好,难怪你会喜欢她不喜欢我呢!”

    江直树一直躺倒边上假寐,现在听到酒醉后的湘琴的告白,也没有什么回音。他不知道该回应她什么,而且他怕他如果回应了她什么会被她误会,所以他宁愿不给她一丝的希望,也不喜欢拖累着她,让她觉得有希望。

    袁湘琴听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我什么都不会,可是我愿意为了你去学啊,我真的愿意啊,你能不能喜欢我呢……就喜欢我一下下……”

    前排的阿利嫂听着湘琴后来那么卑微的话心里有一丝丝的动容,可是这是哥哥的幸福,都要哥哥去选择。而且感的事不是因为卑微就能得到的,它是需要双方的共同需要的。如果一方的感太过卑微,会让两个人都累。

    袁湘琴还在那里呢喃:“直树,我喜欢你……你回头看我一眼吧……我追的你好累……直树,我喜欢你,很喜欢呢……”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我今天乖乖的两更,补上昨天的那一更。

    这章主要是说的湘琴的表白,大概还有几章就会没有她的戏份了吧,于是,大家果断留言~~~~鼓励下小七啊~~~~~

重要声明:小说《一吻定情(恶作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