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一吻完毕,江直树抱着艾新语平复心。抱着艾新语一起靠在墙上,江直树觉得心里无限满足,又想起来之前艾新语误会的那些事,解释道:“我答应帮助袁湘琴补课是因为那是妈妈交代的,我不好拒绝。至于之后帮F班的大补课,并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是因为袁湘琴的原因答应的。我会答应他们是为了能有机会和你多相处一会儿,是为了能够多见见你!”

    艾新语从江直树的怀抱里抬头,不敢置信的眨眨眼说:“你说,你帮那么多人补课是为了我?”边说还边用右手指着自己。

    江直树宠溺的抓下她的右手,说:“是的,就是因为你。为了能和你多相处一下。”

    艾新语是真的不敢相信江直树的理由,因为这个理由那么的牵强。“我们一周七天,有五天基本上都是从早到晚的在一起。偶尔周末还会出来一起见个面,或者晚上去你家吃饭。现在你跟我说,你是因为想多见见我,才答应补课的。你让我怎么相信嘛!”

    江直树有点不好意思,把头撇到一边,不看艾新语,“咳咳,那几天,你不是老是回家吃饭吗,都没到我家来吃饭了。所以回家看到F班的人来,要我帮他们补课的时候,我就在想这样自己就可以去找你了,所以才答应的。”

    艾新语看着江直树耳根处渐渐泛红,有点好笑。明明就是那么冷静的一个人,居然会脸红。艾新语刹那间觉得心里很温暖,她紧紧地环住江直树的腰,埋头在他的膛说:“直树,你真的很傻诶……不过,我很开心。”

    两个人就在小巷里继续温存了下,说了一会儿话,就手牵手的回到吃饭的地方。

    A班的人一看两人手牵手进来,就一起起哄,一个个的都在那里要和他们两一起喝酒。江直树本着男人要保护女人的原则,把要艾新语喝的酒挡了,他一个人来面对全班同学的敬酒攻势。

    A班的同学一看江直树的姿态就兴奋了。难得有机会能够和江大天才喝酒,大家都闹了起来。这个时候,大家才真正的放松了下来。

    艾新语看着江直树一杯接一杯的喝酒,本来还有些担心他不住会喝醉的,谁知道被班上的人敬了一圈,他居然还能矗立不倒。人不晃,眼不花,手不抖,真是佩服啊!后来,艾新语也就放任了他和别人拼酒。自己坐在一边欣赏他的男子气概。

    等到大家都不和江直树敬酒以后,江直树才能坐下来靠着艾新语休息一下。

    艾新语调侃的说:“没想到你这个大天才在酒量上也是个难得的天才啊!”

    江直树闭着眼睛环抱着艾新语,寻找一个好的依靠的姿势,说:“也许吧,这是我第一次喝这么多的酒,居然没有醉。也许真的像你说的,我在喝酒上也是‘天才’啊!”说完自己就先低低地笑出了声。

    艾新语说:“你还这是不害臊啊,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啊!说不定下一杯喝完你就会醉了的!”

    江直树说:“我也许已经醉了。因为我居然能光明正大的抱着你,闻着你上的香味,亲吻着你的唇。”

    艾新语被江直树着突然冒出来的话惊得有些不知所措,呐呐不语。两人只是这么无声的拥抱着,体会着刚刚确定下来的感。等到最后,谢师宴终于在多名同学的醉倒之下完满结束。住的近的同学,各自结伴回家。

    江直树理由当然的先送艾新语回家去,等到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他开心的笑了。他开心的笑容刺得一路跟着他们回家的袁湘琴眼睛疼。

    明明这个笑容应该是为自己绽放的,可是现在这个笑容有了主人,却不是自己。刚刚江直树和艾新语两个人在小巷子里的亲吻和说话,袁湘琴都看到都听到。在两个人互诉感的时候,袁湘琴在巷子口流泪。

    她暗恋了三年的初恋,终于在高中的最后一天失恋了。自己喜欢的人有了心上人,而且还是在各个方面都比自己好的女孩子。袁湘琴都不知道该怎么鼓励自己继续坚持下去的心了,江直树已经和艾新语在一起了,而且两个人的感还很好,两个人还很相配。

    不像当初,学校的同学知道自己给江直树写了书以后,大家的激烈反应。每个人都说自己怎么敢去肖想江直树,你怎么会配得起直树。可是到了艾新语和直树在一起的时候,大家都不会这么说。

    之前在聚会的时候江直树和艾新语两个人一起手牵手走进去的时候,F班的同学也都看到了。不过大家都不是很惊奇,毕竟之前他们就看到江直树和艾新语两个人之间感很好的样子,留浓和纯美也在自己边上劝自己死心。自己心头茫然,想要死心却有点不甘心。现在又看到江直树这么开心的笑容,简直就是往自己有伤的心上撒了一把盐,让自己痛彻心扉。

    就这样,江直树在前面开心的笑着,袁湘琴在后面捂着自己的心口处跟着,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回家。阿利嫂开第二次门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袁湘琴有些苍白的脸色,要她赶紧回房间休息下。

    第二天,几乎失眠了一个晚上的袁湘琴起来吃早餐,却发现餐桌上没有江直树的影,她迟疑的问:“伯母,直树呢,还没起吗?”

    阿利嫂边喂裕树吃早餐边回答:“哥哥啊,一大早就出去了,好像是去找新语了吧。说起来,新语已经很久没有来我们家玩了呢!等下打个电话问下哥哥,中午回不回来吃饭。”

    袁湘琴并没有听到阿利嫂后面说的什么,她只听到一句:江直树去找艾新语了。袁湘琴自嘲一笑,是啊,人家都已经是男女朋友了,直树不去找他的女朋友难道会找自己吗?

    餐桌上,阿利嫂催促着裕树:“裕树,快点啦,你再不走就要迟到了哦!”

    “好啦好啦,妈妈再见,爸爸再见!”裕树急急忙忙的背着书包出门了。

    袁湘琴还在那里心不在焉的吃着早餐,伸出手去拿酱油瓶的手一下没有抓稳,撒到桌子上都是酱油渍。

    袁湘琴手忙脚乱的扶起酱油瓶,说:“伯母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阿利嫂在一边要阿利那纸巾盒过来,一边对袁湘琴说:“没事啦湘琴,擦一下就好了。”两个人手忙脚乱的擦着桌子,袁湘琴突然看到沾上酱油渍的本子,问道:“伯母这是什么啊?”

    阿利嫂看了下说:“可能是裕树的图画本,等下要爸爸顺路帮弟弟送过去。”

    袁湘琴真的很不好意思,现在还弄脏了裕树的图画本,她拿起本子对阿利嫂和阿利说:“不用了不用了,反正我今天没事,我等下给裕树送过去好了。”

    阿利嫂说:“哎呀湘琴不用麻烦你啦,爸爸等下顺路过去的。”

    袁湘琴拿着图画本起,说道:“没事啦,我现在就帮裕树送过去。”说完就直接往玄关走去,准备换鞋出门。

    却说江直树一大早兴奋的起来,草草的吃了早点就去新语家等她了,他们两个昨晚分手的时候越好几天出门约会的。不过江直树很早就来到艾新语的家门口等着了。等艾新语按时出门的时候,就看到依靠在她家对面路边的墙上,带着迷死人的笑容看着自己。

    她小跑到江直树的边,挽住他的手臂说:“等很久了吗?我们今天去哪里玩?”

    江直树宠溺的摸摸她的头,说:“不知道,我们就这样去逛逛好了。等下累了,我们就回家吃饭去!”

    艾新语皱皱鼻子,不满江直树的敷衍,“直树,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你居然这么的不重视!就这样随便逛逛!”

    江直树拉下艾新语挽着她的手,顺势在她眼前和她十指紧扣,“我们就这样手牵着手的逛街啊,压马路。让我们两个人能好好的体会一下在一起的感觉是什么。新语,难道你不觉得和自己的男朋友十指紧扣的走路,是很幸福的事吗!”

    艾新语红着脸,点点头。默默的让江直树带他到处闲逛。

    两个人逛过一条一条的街。看到卖衣服的艾新语也拖着江直树进去看看,看到卖饰品的也来着他进去,看到卖玩偶娃娃的也要去看看,拿着里面可的娃娃向江直树比划,说江直树和娃娃很像。

    两个人逛了一上午,很是有些累了,江直树就提议中午去他家吃饭,下午就在他们家休息好了。艾新语想了想点点头,答应下来。

    阿利嫂开门的时候看到艾新语很是高兴,再看到两个人手牵着手就笑的更开心了。艾新语被阿利嫂的目光看的不好意思,毕竟以前来江家都是顶着江直树好朋友的边,这次她是以女朋友的份来的,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她进门口乖巧的和阿利嫂打招呼:“伯母好。”

    阿利嫂笑笑的说:“还叫伯母啊,你应该和哥哥一样叫我妈妈吧!”

    艾新语傻眼了,江伯母是不是太超前了啊?江直树感觉到有点尴尬,虽然他是很希望新语能改口这么叫啊,可是新语摆明不能接受啊!“妈,你在乱说什么啊!”

    阿利嫂摆着无辜的脸色说:“难道我说错了吗!哥哥和新语不是已经谈恋了吗,那新语不是就可以叫我妈妈了啊!”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我又更新晚了,不好意思啊……那啥,今天中午起来家里就没有网了,弄到下午五点多才弄好……于是……乃们继续留言哈~~~~

重要声明:小说《一吻定情(恶作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