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留浓他们一行五人就这样跟着袁湘琴回家了,等到袁湘琴进去以后,他们来到湘琴现在寄住的地方观看。

    留浓看着眼前气派的小二层说:“哇,没想到湘琴寄住的地方这么好呢!”

    阿金第一时间就去看门牌,上面写着江家。他不敢置信的指着那个牌子,绝望的说:“我的湘琴真的要被抢走了啊!她和那个江直树都住到一起了啊!”

    还在感叹的留浓和纯美都被阿金的话吸引过来了,留浓说:“什么什么,这里真的是江家啊?”

    阿金指着写有江家两个字的牌子说:“你看啊,都写了是江家了啊!而且刚刚出来迎接湘琴的人也不是湘琴的妈妈吧,那个人一定是江直树的妈妈才对!”

    纯美:“你又没有见过你怎么能这么肯定是江直树的妈妈啊!而且,湘琴也没有说她现在就是寄住在江直树家里的啊,这些都是我们猜的,又没有被证实。万一只是湘琴寄住的家正好也是姓江怎么办?”

    留浓也赞同:“纯美说的对,我们现在也不能就证明这是江直树的家啊!”

    “你们在干什么?干嘛围在我家门口?”五人后穿来别的声音,吓了他们一跳。

    裕树看着在自己家门口奇怪的人类,可是这些人没有一个人来解答他的疑问,他们五个人在裕树的问题之后瞬间装的若无其事的样子,想表明他们只是偶然的在江家的门口。

    裕树看这些奇怪的人那掩饰的样子觉得自己在这里和他们浪费时间很无谓,于是推开他们进去了。

    阿金在他开门的时候还很傻的说:“喂,你在干嘛呢!”

    裕树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说:“这里是我家!”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进去,并且顺手把门给关了,不然他们有一丝能够窥探的机会。

    站在外面的纯美说:“你们看吧,我就说吧湘琴不一定是和江直树住在一起的。”

    留浓也对自己之前的推断有些怀疑了,毕竟湘琴也没说她是和江直树坐在一起啊!“纯美说的对,既然这里不是江直树的家,那么我们要不要进去和湘琴打个招呼啊?”

    阿金对于留浓的这个提议百分百的赞同,“好啊好啊,湘琴搬家以后就再没去她的新居看一下了,我们现在进去吧!”说着就准备伸手去按门铃。

    还是纯美眼疾手快的阻止了阿金的行为,“喂拜托你们有点脑子好不好!我们这次是没经过湘琴同意跟踪过来的诶!现在你们按门铃进去,不就是告诉湘琴我们在跟踪她吗?想来下次找机会和湘琴说,然后让她带我们过来好了。”

    阿金想到湘琴要是知道他们是跟踪过来的,肯定是会不开心。“啊,那好吧,那我们还是下次来拜访好了!”

    当他们无人准备转离开的时候,却看到正前方江直树和艾新语一起向这边走来。

    艾新语碰碰江直树的胳膊,“那个人不是上次让你捐钱的人吗?他们是袁湘琴的朋友吧,怎么站在你们家门口啊?”

    江直树斜看了眼艾新语,心里腹议:怎么记这么好,而且那些无关的人事记得那么清楚干什么啊!“谁知道啊,也许他们是到这附近来玩的。”说完就无视他们直接走到自己门后掏钥匙出来看门。

    艾新语看江直树这个当事人都没什么惊讶的,那么自己这个无关的人就更应该淡定了。于是,艾新语也很淡然的跟在江直树的边。

    阿金他们看到江直树的直接来到湘琴寄住的这户人家的门口,都惊呆了。看到江直树掏出钥匙来,阿金更是条件反的问:“江直树,你怎么会有钥匙?”

    艾新语听到阿金的问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江直树横了她一眼,看到她捂着嘴保证不笑的,眼神才转到阿金的上。

    他在阿金的面前举着手中的钥匙,漫不经心一笑,说道:“我为什么会有钥匙啊!那是因为,”突然凑近到阿金的门前,对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因为,这,是,我,家,啊!”

    阿金像是听到了什么很打击的话一样,不停地摇着头说:“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这是湘琴住的地方,湘琴怎么能跟江直树你住在一起呢!”

    边上的留浓纯美他们也很吃惊,好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的样子。艾新语在一旁打趣的说道:“喂,直树,你说是不是你长得太奇怪了,所以吓到他们了啊!”说完自己倒是先笑了起来。

    江直树倒是没觉得艾新语的话有什么不正常,反倒是接口说道:“大概真的是我长得太奇怪了吧!”说完还很宠溺的看了艾新语一眼。

    留浓和纯美看到这两人间甜腻的互动,互相对视一眼,心里都有个想法:江直树真的和艾新语在一起了?

    冲动的留浓脱口而出自己心中的想法,说:“江直树这里是你的家,那艾新语干嘛和你一起回来啊,你们是不在谈恋啊?”

    江直树打开门,准备进去了,听到留浓的问题,嘴角上扬,回头说道:“也许吧~”说完就拉着准备说不是的艾新语进去了。进去之前还说:“你们是来这里找袁湘琴的吧,我会帮你们转告她的,也许你们可以在外面等一会!”

    阿金听到江直树的话,在外面急的团团转,嘴里不住的念叨:“如果转告湘琴的话,那不是告诉湘琴我们在跟踪她了吗?不行,不行,我们还是先走吧,这样湘琴出来看不到人,我们就可以抵死不认了!”

    相比较阿金的担心,留浓和纯美倒是对江直树和艾新语两个人之间的恋比较感兴趣。就这样,五个人还真的就在外面等待起来。

    被江直树拉进去的艾新语很无奈啊,明明她和江直树之间没有什么,为什么那两个不清楚况的女生会有那种想法呢!还有江直树,她转头气愤的看着江直树,质问道:“喂,你刚刚干嘛不让我说话啊!而且我们之间明明就只是关系好而已啊,你干嘛要混淆她们,让她们以为我们之间有点什么啊?”

    江直树理由当然的牵着艾新语的手,拉着不愿的她进到客厅里,对于她的问题,一点都没有想回答的想法。阿利嫂看到直树把新语带来了,很开心,的拉着艾新语说话,都让艾新语没有机会去找江直树算账。

    刚刚回到家的袁湘琴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着茶,看到江直树和艾新语手牵手进来的时候,眼神有一瞬的暗淡,不过之后又抬起头来,眼神里燃烧着火焰的看着江直树,心里不断的对自己的打气。当江直树看过来的时候,她傻掉了。

    江直树对着袁湘琴走过去,脸上还有一丝笑意的说:“你的好朋友们在门口等着你呢,不用去招待一下吗?”

    袁湘琴无法理解他的话,她的朋友们?在门口等着她?突然袁湘琴灵光一现,说道:“不会是留浓纯美她们吧?”

    江直树转坐到艾新语的边,说道:“那就不知道了呢,反正是上次见到的你的朋友们。话说,你真的不用出去看看吗?她们应该在门口等着你呢!”

    袁湘琴急忙起,向门口走去。阿利嫂在她后说:“湘琴,要是你的朋友,就请她们进来玩一下吧,等下还可以一起吃饭。”

    袁湘琴根本就不希望她们进来,她总觉得如果让留浓和纯美进来了话,大概是件很危险的事

    可是事的发展并不是她能控制的。她在门口苦劝留浓纯美她们无果,后来江直树又出现带来阿利嫂的话,说要袁湘琴把她的朋友们请进去玩一下。阿金他们得到了江家女主人的首肯,更加的不愿意像湘琴劝说的那样离去,而且每个人心里都抱着各种不一样的目的,想要进去证实一下。结果,袁湘琴实在是拗不过他们,只能把他们带进去。

    进去之后阿利嫂很的招待了他们,并且极力的挽留他们一起吃晚饭。阿金他们自然是没有意见的,袁湘琴想反对也反对不了,最奇怪的是江直树的态度。

    袁湘琴还记得从江家去上学的第一天,江直树就警告过自己不能说跟他住在同一个地方的事,怎么现在对于留浓他们知道这个事实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不快,相反他的嘴角还挂着若有似无的笑。

    袁湘琴真的是弄不懂这个天才到的想法。而且他们现在八个人一起坐在客厅里说话也是件很奇怪的事吧。

    艾新语突然站起,对一旁很悠闲的,好像对现在客厅里尴尬气氛一无所觉的江直树:“直树,我去你房间看会儿书,等下伯母开饭了就叫我一下就好了。”

    江直树也站起,说:“我和你一起上去好了,让他们几个好朋友能在这里好好的讲话。”

    艾新语转头给了她一记白眼,原来他也知道客厅里的气氛很尴尬啊!而且,她还有帐没和他算呢,跟着自己一起回房间,真是个算账的好机会呢!艾新语眯了眯眼,之后和江直树一前一后的回到他的房间。

    等他们的影一消失,留浓和纯美就开始向袁湘琴供,袁湘琴没有办法只能把自己怎么住到江家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他们了,并且再三的和他们说不要把这件事在学校里说。无人都表示知道。不过,现在留浓和纯美更加在意江直树和艾新语之间的关系呢!

重要声明:小说《一吻定情(恶作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