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却说那天晚上裕树在新语家吃的很满足。哥哥没有骗他,新语姐姐的手艺还是很不错的。

    在江家,袁湘琴晚饭的时候被阿利嫂说的事刺激了一下,她觉得如果自己变成脑筋好的,学习好的女孩,像艾新语那样的直树是不是多看自己一眼?晚上她回房间以后,决定要好好学习,争取成绩能够进入百名榜,缩短和江直树之间的距离。

    江直树晚上带裕树回家以后,还被八卦的阿利嫂问一番,看看自家儿子和新语之间有没有什么进展。谁知道他那个不可的儿子,居然对妈妈还守口如瓶,什么都问不出来,只知道他们明天又要一起出去。

    在儿子这里没能找到存在感的阿利嫂,转而去关心借住在他们家的袁湘琴。

    “湘琴啊,这么晚还在念书啊,来来来,我给你做了好吃的,你吃了以后再学习吧!”阿利嫂端着牛和蛋糕进去湘琴的房间。看见湘琴的桌子上堆满了书,湘琴却是一脸的疲惫。

    湘琴在屋子里用功,可是那些教科书还是看不懂,湘琴心里有点小小的泄气:自己怎么能追上江直树的脚步啊!却没想到江伯母这么晚了会给她送吃的。

    “谢谢伯母啊!”

    “湘琴啊,其实伯母也要谢谢你啊。伯母其实一直想要晚上给很用功的孩子做宵夜吃,可是哥哥根本就不需要在学习上怎么用功,害的伯母都没机会做宵夜。”阿利嫂看着湘琴吃自己准备的东西很感慨。

    湘琴嘴里塞满了吃的,听到阿利嫂的话,说:“什么,伯母晚上都没给直树准备过宵夜?”

    阿利嫂点点头,说:“是啊,现在哥哥一定是上睡觉了。我跟你说啊,哥哥从来都不会温书到很晚的,他每天十点钟就会上睡觉了,所以我都没机会啊!”说着还摊了摊手。

    湘琴捧着杯子说:“十点啊,”转头看房间里的钟,“现在就已经睡了呢!”

    阿利嫂本来想去拿家庭相册和湘琴一起分享下的,后来又想到,哥哥还想喜欢新语,还是把这个秘密留着和新语一起分享好了。她看了看正在喝牛的湘琴,说道:“对啊,好了,湘琴你慢慢吃啊,吃完以后看就早点睡吧。上课没有精神可不行呢!”

    湘琴点头,说:“我知道了伯母,我再看一会儿书就会去睡了。”

    阿利嫂出去的时候帮忙带上房门,最后看了一眼湘琴叹息的离开。

    其实湘琴也是好女孩呢,只是没有早一点和哥哥遇到。哥哥现在好像很喜欢新语的样子,湘琴看是没有机会了……

    回到房间阿利躺在上,看到阿利嫂进来,对她说:“你听喜欢湘琴这孩子的啊?”

    阿利嫂坐在梳妆镜前梳理着头发,回答说:“恩,是啊。湘琴是个很可的女孩子呢,我可是把她当女儿的在疼呢!”

    阿利说:“女儿吗……我还以为是儿媳妇呢?”

    阿利嫂说:“说真的,如果是湘琴做我的儿媳妇的话我也不会反对的,不过,哥哥应该不会同意吧。”

    阿利差点从上跌了下来,他摸摸自己的头,说道:“你还真有这想法啊?我就是这么一猜啊……”

    阿利嫂整理好了,掀开被子上躺到阿利的边,说道:“其实吧,我是觉得湘琴应该能感化哥哥的,让哥哥变的有血有一点。不过,湘琴是来晚了,哥哥已经被新语给感化了。他现在应该是一颗心都在新语的上吧,都看不见其他的女孩子了。”

    阿利觉得自家老婆好像对新语不是很满意的样子,“你之前不是喜欢那个艾新语的吗?”

    阿利嫂想着艾新语说:“我是很喜欢新语那孩子啊。懂礼貌,聪明,漂亮,而且家教很好。可是,如果哥哥是和艾新语在一起,应该是哥哥比较累的吧!现在就是哥哥在追着新语跑啊,她的心里有没有哥哥都还不确定呢!湘琴就不一样了啊!”阿利嫂翻面对阿利,说道:“湘琴的心思很好猜,而且对生活很有。湘琴喜欢哥哥的话,湘琴应该是会主动去追哥哥的。”

    阿利想了想说道:“我看啊,你还是别这个心了。我觉得哥哥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也会做出行动的。而且主动的男人多有魅力啊!”

    阿利嫂想起那时候追自己的阿利,笑着说道:“那也是。好了,我不心了。我现在就把湘琴当女儿疼吧。”

    “恩,这样就对嘛,小一辈的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

    第二天,江直树提早了十五分钟到艾新语的家,他按了按门铃。果然没一会儿就开门了。

    开门的是上次见过的男人,是艾新语的爸爸。江直树礼貌的说:“伯父好,我是新语的同学江直树。”

    艾之秦点点头,笑着说道:“是来等宝宝的吧,先进来吧,宝宝已经起来了。”

    江直树在玄关处换了拖鞋,坐在沙发上乖乖的等艾新语下来。

    艾之秦穿着睡袍,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去厨房里给江直树倒了杯水,递给他说:“宝宝这段时间麻烦你照顾了。”

    江直树双手接过水杯,对于艾之秦话里的感激不敢受,“没有没有。我和新语也算是互相照顾吧。”

    艾之秦笑着说:“互相照顾也好……其实我跟宝宝的妈妈每天都很忙,幸好宝宝从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都没让我们过心。不过我和她妈妈其实也对她忽视多的,不过宝宝从来都不会怪我们。就来拿她初三的事我们也是过了很久才知道。现在有了你帮我们陪着她,我们都很放心。”

    新语的爸爸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看出来我喜欢新语了?

    “我会好好照顾新语的,不会再让她受委屈。”江直树坚定的说道。

    艾之秦拍拍江直树的肩膀,“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啊!以后可不能欺负我们家新语。”

    江直树勾起嘴角说道:“恩,我知道。”

    艾新语从楼上下楼来,就看到自家老爸和江直树两个人做在沙发上互相凝视。自己是错过什么了吗?“爸,你们在干嘛?”

    艾之秦起走向艾新语,温柔的摸摸她的头说道:“我在警告那小子,不要欺负你。”

    艾新语一把抱住艾之秦,对江直树说道:“直树,我可是有靠山的人哦,你不准欺负我。”

    江直树看着艾新语笑的很温柔的说道:“我哪里会欺负你啊,我保护你还来不及呢!”说完还用那种很宠溺的眼神看着她。

    艾新语被江直树看的浑都不自在了。她松开抱着艾之秦的怀抱,拿起昨天晚上就准备好的包,对江直树说:“好了,我们快走吧,不然就要来不及了。”她看也不看江直树,直接跑到玄关那里换鞋子。

    江直树起,对艾之秦点点头,说:“伯父,那我告辞了。”

    艾之秦说:“恩,去吧。记得早点回来啊!”

    艾新语在玄关说道:“知道了,我会早点回来的啦。”

    两个人就离开艾家,向杂志社出发。

    艾之秦回房间抱着新语的妈妈一起回周公去了。临睡之前,对怀里的羽晴说:“宝贝,我们家宝宝找到守护她的人了……”

    艾新语一路沉默,她都不敢去看江直树,总觉得他的眼神太过了,里面好像有自己不知道的感在……

    江直树一直保持着好心。今天去新语家,也算是有意外的收获吧。

    “新语,你觉得你这次投稿能中吗?”江直树还是忍不住的找话题了,不然两个人一直沉默很奇怪啊!

    说到这个新语就觉得很忐忑。这是自己第一次画漫画,虽然自己觉得还是不错的,不过看过那么多漫画的专业编辑应该会说些不足吧!

    “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希望我这次的短篇能上。”

    “对自己没信心吗?”江直树有些调侃的说道。

    艾新语说:“不算是没信心吧,毕竟自己是第一次画,肯定会有不足的地方啊!”

    江直树摸摸她的脑袋,拉住她停下脚步,弯下腰,和她额头对额头,眼对眼,一字一顿的说:“新语,你,是,最,棒,的。”

    艾新语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心跳变得异样。她被江直树这样认真的眼神盯着,觉得脸上的温度在攀升,心跳也越来越快。不过她很喜欢江直树的这个眼神,让她觉得自己是被相信的,是被支持的。所以她没有逃开,说道:“恩,我知道。”

    两个人之间本来是温馨的气氛,渐渐的转向暧昧。两个人一起呼吸,互相能感受到对方温的呼吸喷吐到自己的脸上。艾新语的脸白里透红,看的江直树想轻抚。艾新语的嘴唇粉嘟嘟的,小嘴微张,好像在对江直树做着无声的邀请。

    江直树的眼里慢慢的迷醉,只看见新语的唇……

重要声明:小说《一吻定情(恶作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