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艾新语追上江直树说道:“直树,我的书包我自己拿就好了,你还给我吧!”

    江直树挡住艾新语的手说道:“没事,我帮你拿是一样的。”

    艾新语还想说什么的,可是看江直树那架势应该是不会同意的吧,所以她选择闭嘴。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教室,让那些还留在教室里的人傻眼了。

    天啊,那是他们认识的江直树吗?

    杜建中走到裴子瑜旁边,看着艾新语和江直树的背影,摸摸鼻子感慨的说道:“直树对这个艾新语还真是有够特别的啊,你说是不是啊子瑜?”

    裴子瑜攥紧自己衣角,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稳的说道:“对啊,是很特别啊!”她突然很讨厌杜建中。这个人实在是有够不能察言观色的啊!

    虽然自己平时没有表现出对于江直树的势在必得,可是她每回都回从杜建中那边旁敲侧击的了解江直树的事。结果,事就变成现在这样——每次对江直树有什么感慨,就都会在自己的边说,而且还要自己给他回应,天知道自己是多么不想和他一起讨论江直树的八卦啊!

    裴子瑜盯着艾新语的影暗恨。明明自己才是那个和直树并肩的人,为什么这个女的老是抢先一步!抢先一步认识江直树,抢先一步成为江直树特别对待的人!她现在已经知道江直树不喜欢没有脑筋的女人,自己明明很有优势的。可是,这个艾新语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直树的边,每天和他一起放学走……自己呢,自己就只能隔着杜建中注视江直树。除了那天偶遇江直树和他一起走过一回儿路以后,她再也没有和江直树有过进一步的交流了。

    杜建中还在那里一个人感慨。班上留下的人也是,尤其是那些女孩子!

    “不是吧,直树不会是和艾新语在一起了吧?”

    “我希望不是……不过……以前还真没见过直树对那个女生这么好过,说他们俩之间没有什么我自己都不相信啊!”

    一个女孩子扑到旁边女孩子的上,无力的说:“不要啊,我们的直树君怎么能只属于一个人呢,他应该是属于我们大家的啊!”

    “对啊对啊,那个艾新语什么的好讨厌啊,她抢走了我们的直树君!”一个女孩子干嚎。

    另外一个女孩子想了一会儿说道:“艾新语同学破坏规矩,我们应该给她点惩罚,让她知道直树君不是这么好拥有的!”

    其他女孩子顿时振奋起精神围住那个女孩子问:“怎么惩罚?”

    “我们都不跟她讲话吧!”

    “可是……你们觉得这是惩罚吗?艾新语平时好像也不怎么跟我们说话吧!”

    “对哦,要不是直树对艾新语太特别的话,艾新语在我心中的印象也大概是成绩很好的女生而已。要说到讲话,好像还真没有过!”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要去老师那里告状吗,说艾新语早恋?”

    “你傻啊,你这样不是把直树也害了吗?而且重要的是艾新语成绩那么好,老师应该也会对她的一些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女孩子们在那里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却一直没有讨论出什么方法来,貌似他们都没能找到惩罚艾新语的方法。

    快要走出校门的艾新语和江直树两个人却一直没有讲话了。艾新语是觉得今天的江直树怎么那么奇怪,江直树却是在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害羞。

    话说他长到这么大以来是第一次自己主动去为别人做事,而且对象是女孩子。虽然他自我感觉还不错,不过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些害羞的。他特别怕艾新语张嘴说他奇怪,或者是不要自己帮她拿书包!

    两个人之间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直等在校门外的许愿若打断了。

    “新语,我们谈一谈吧。”许愿若一看到艾新语出来就迎了上来。有了心里准备的许愿若,这次看到江直树拿着艾新语的书包也没有变脸。他展现出他常有的温柔的微笑,注视着艾新语。

    艾新语还以为有了昨天的事,他是不会再来的,没想到他今天还是来了。艾新语实在是不想和他再有什么交集:“许愿若,我想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你可以走了,我也要回家了。”

    艾新语想要越过许愿若离开,可是许愿若不让,固执的拦在艾新语的面前。虽然他的表笑的温柔,可是他的行动确实强势的。

    江直树站到艾新语的前面代替她与许愿对峙,说道:“新语已经说了,你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了,现在我们要一起回家。请你,不要挡着我们的路。”

    许愿若本来就对江直树很不爽,现在他还掺杂在他和艾新语两个人中间,代替艾新语讲话,他凭的是什么啊!许愿若理都不理会江直树,越过他看着艾新语温柔的说:“新语,我觉得我们之间很有必要谈一下的,你跟我走吧!”说着还想伸手抓艾新语的手。

    江直树挥开他的手,上前一步近他一字一顿的说道:“她说了,她没什么和你谈的了。”

    许愿若怒了,对江直树说道:“你又是谁,我在和新语讲话,哪里轮的到你插嘴啊!”

    江直树冷静的说:“我是谁不用你管,反正新语是不会和你讲话的。”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请你这个不相关的人不要插手。”

    江直树冷冷一笑说:“嗤,你怎么就知道我是不相关的人呢,我啊,”伸手把在他后的艾新语捞到边,揽着她的肩膀说:“我是新语的男朋友,你说我是不相关的人吗?”

    艾新语惊讶江直树话里的内容,侧头惊讶的看着揽着自己的江直树,眼睛里满满都是惊讶。

    许愿若已经被江直树的话刺激到了,所以他也没看到艾新语不对的反应。他脸上温柔的表龟裂,他冷着一张脸说:“我根本就不相信。新语不可能会忘记我的,她怎么会有男朋友呢!”

    江直树若有所思,看来这个叫许愿若的应该就是艾新语的过去了吧。不过……江直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这个许愿若大概就皮相还不错吧,看他说话做事的样子,一点都配不上艾新语。幸好艾新语以前没有和这个男的在一起,不然还真是掉价的说!

    许愿若被江直树打量的眼神看的很不舒服,好像自己是个死物一样,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他愤怒的说道:“你看什么看,请你离开,不要打扰我和新语的叙旧。”

    江直树什么也不说,直接拥着艾新语离开。

    他突然觉得自己和这个男的在路上讲话傻死了,看新语的态度,这男的对自己完全没有威胁嘛,而且,就这样和他在路边争论实在是太没面子了。

    许愿若看他们要离开,急了,冲上去,一把拉开江直树揽着艾新语的手,一拳回想江直树。

    江直树一看,自己都快要被打到了,准备反击的时候,许愿若的手被艾新语抓住。

    艾新语冷冷的看着许愿若说:“许愿若你有完没完啊,你还有没有风度啊,当街打架很帅气吗?”

    许愿若顺势抓住艾新语的手,紧紧的抓住,说:“新语,新语你就跟我去说说话吧,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讲!”就想拉着艾新语去旁边的冷饮店。

    江直树抓住艾新语的另一只手,站稳子说道:“新语不想去,请你放开我女朋友的手。”

    许愿若不理会江直树只是哀求的看着艾新语,艾新语看着眼前变成这样的许愿若,心里很不是滋味。

    以前的许愿若总是微笑着,对人都是淡淡的,温柔的。可是眼前的许愿若呢!虽然还是同一个长相,气质却完全没有了。他居然会哀求的看着自己,他居然会被直树几句话气的风度全无,他居然会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胳膊,连自己的胳膊变红了都不知道。以前的许愿若不是这样的,那个自己差点喜欢上的许愿若不是这样的!

    三个人就站在路边对峙,斗南中学的学生都路过他们还指指点点。

    艾新语觉得这样对峙不是办法,而且确实还要和许愿若两个人解决下以前的事。她转头看向江直树,对他说道:“直树,我跟他去讲一会儿话,你把我的书包给我,你就先回去吧!”

    江直树皱皱眉,但是还是尊重艾新语的选择,不过,他对艾新语说道:“你去和他聊一会儿吧,不过我跟你们一起去,我是不会丢下你先回家的。”

    边上的许愿若不愿意了:“不行。”江直树也不理,只是坚定的望着艾新语。

    艾新语和江直树无声的对峙,最后还是艾新语妥协了,说道:“好吧,不过你不能听到我们的讲话,你去别的店等我好了。”

    江直树不愿意,他指着路边一家咖啡厅说:“那你们去那边说话,我一个人坐一桌这样就听不到你们的谈话了。反正我是不会扔下你一个人的。”

    艾新语看了看,觉得那家店还不错,而且每一桌之间隔得有点距离,自己和许愿若的话应该不会被江直树听到。她点点头说:“恩,就去那家店吧。许愿若,怎么样?”说完,还很温柔很温柔的望着他,但是眼神很冷,好像许愿若不答应她就离开一样。

    许愿若看他们两人就这么决定了,一点都没有在乎自己的意见,而且新语的眼神也不对头,只好点头。

    就这样,三人结束了在街边的丢人现眼,转战咖啡厅。

重要声明:小说《一吻定情(恶作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