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艾新语走之前拍了拍裕树,无声的安慰他。裕树也知道她在这个时候提出离开,是为了帮自己转移注意力,所以他朝新语感激一笑。新语摸了摸他的脑袋就和江直树一起离开了。

    袁湘琴看着他们两人相携而出的背影,感觉心里涩涩的,有新房子住的好心也被打乱了。

    她按住自己有些痛的心口,低着头在那里想江直树对待自己和对待艾新语的区别。她看见江直树总是会对艾新语笑,而且都是很温柔的笑,可是对别人都是冷面的形象。

    如果没有艾新语的对比,自己还会觉得自己有可能去感化,去感动他,让他能喜欢上自己。可是现在,自己应该是没有机会了吧……

    旁边的阿利他们也很感激艾新语突然的岔开话题,避免了他们这些人陷入尴尬。

    阿利嫂突然想到还没给湘琴看自己给她准备的额房间,她对湘琴的说:“来来来,湘琴啊我们一起去看看你的房间!”

    在客厅里的众人也选择的遗忘了刚刚那个尴尬的话题。阿利也跟阿才说:“是啊是啊,让湘琴上去看看她的房间,阿才啊,我也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好了。”说着两人就哥俩好的向客房走去。

    阿利嫂也拉起还在那里想心事的袁湘琴一起去看她用心布置的房间。

    袁湘琴和阿利嫂一起到原来裕树的房间,阿利嫂帮她打开房门,说道:“当当当~湘琴喜不喜欢?”

    袁湘琴进屋就觉得入目都是粉红色,上都有粉红色的蕾丝边,上还有很多公仔毛茸茸的娃娃……

    袁湘琴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到了一个公主的房间,她觉得很梦幻,都忘记刚刚心痛的感觉了。

    袁湘琴小心翼翼的坐在上,摸摸单,不可思议的说:“这真的是我的房间?好像公主住的地方哦~”

    阿利嫂一股坐在袁湘琴的边,环顾这个自己用心布置的房间说:“其实啊,伯母一直很希望能有个女儿。能够帮女儿准备漂亮的衣服,漂亮的房间。可以带着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女儿一起去逛街……可是,伯母生的都是儿子,于是这个梦想就搁浅了。”

    阿利嫂转头看着边的袁湘琴,眼神亮晶晶的说:“不过,现在啊,我终于可以把房间打扮的美美的,把你打扮的美美,可以和你一起去逛街买衣服。想想就觉得很开心呢!湘琴啊,一定要在我家住的久久的哦~和哥哥还有弟弟们好好的相处吧~”

    袁湘琴听着阿利嫂的话,心里关于江直树的影又慢慢的浮现出来了。

    袁湘琴环顾这个梦幻的漂亮的房间,看了看边笑的幸福的阿利嫂,她突然觉得,自己和江直树的距离也不是那么遥远。想想,他们现在就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而且伯母很喜欢自己……

    袁湘琴这边在想着自己的感,那边她感中的男猪脚却在关心艾新语。

    江直树还是对下午出现在校门外的男生很介意:“新语,下午……”

    艾新语本来在江家看戏很开心的心都被江直树的话破坏了,她一想到下午看到的许愿若就很烦!

    “下午的事你能不能不要问,我不想说。”

    江直树看新语貌似心不好的样子只好制止了自己的好奇心,他恩了一声,之后两人一直沉默以对。

    艾新语不想江直树的注意力一直在许愿若的上,她转移注意力的说道:“直树,你家今天搬来的这个新同居人很有趣哦~”

    艾新语又想到了刚刚在江家看到的事,那个袁湘琴很有趣啊,想法啥的……

    江直树一想到以后要和袁湘琴同住一个屋檐下就觉得各种不爽:“喂,有你这样的好朋友吗!明眼看都知道和她住在一起只会被她气死,你哪只眼睛看到会觉得有趣啊?”

    艾新语笑呵呵的说:“你在家里可以看到那个袁湘琴很有趣的表现啊。还有,我看裕树和她之间的战争还没结束呢,你就慢慢的看戏吧,哈哈。”

    江直树想到刚刚自己弟弟那样直白的说,也觉得好笑,尤其是袁湘琴的那个所谓的万能造句法啊!

    艾新语看江直树也在那里笑就知道,他肯定是也想到了刚刚的画面。她接着说道:“还有那个阿才叔啊,也是个搞笑的人呢!不过他那句‘百万钱财不如一技在’说的还真是实在呢!”

    江直树想了想也觉得是这样:“对啊,阿才叔是个脚踏实地的人,不过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女儿就不像他。”

    艾新语不赞同的说道:“你怎么就知道那个袁湘琴不是脚踏实地的人啊。直树,看人不要太片面,也不要太快的下决定,也许袁湘琴是个很执着的人呢!说不定她和你住在同一屋檐下了,会对你更加喜欢的呢!”说完看着江直树那张黑了的脸,艾新语就觉得好笑,她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

    江直树很气闷啊!他突然想到自家的那个妈妈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指不定的准备啥等自己跳呢!

    他快走几步追上前面的艾新语,大打友牌说:“喂,艾新语你可不准不厚道的看我的好戏啊,好歹我们是朋友,你可不能在外面围观也不帮我拍拖那个袁湘琴啊!”

    艾新语目不斜视的说:“我为什么要帮你啊?要是你以后突然喜欢上了那个袁湘琴,那我还组织你们来弄个在一起,那你不是要恨死我的啊!”

    江直树快速的说道:“不会的,我不可能喜欢上那个笨笨的袁湘琴的。我都说过了我不喜欢没脑筋的女人,所以你刚刚说的那个况是不可能的。”

    艾新语漫不经心的说道:“直树同学,万事皆有可能哦,说话不要说的太绝对,除非……”她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江直树:“除非……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江直树跟着艾新语停下脚步,听到她说的喜欢的人……他很迷惑。

    自己能够这么肯定的说自己不会喜欢袁湘琴是因为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他盯着眼前的艾新语看,神色有些迷茫的问:“喜欢的人?新语,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艾新语想了想,说:“喜欢啊,应该就是见到这个人会心跳加速,会脸红。不见到这个人,你心里会心心念念的。可是你要是突然见到他你也许会很羞涩,不敢跟他讲话。”

    江直树皱眉:“这么矛盾?”

    艾新语不理会直树的疑问,继续说道:“还有啊,如果你看到你喜欢的人和别的异在一起,你会感到不舒服,心里总觉得很憋屈。”

    江直树突然觉得艾新语说的喜欢是件很麻烦的事。他说道:“新语,听你说的这么透彻,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江直树的心里其实对自己的这个猜测是很不舒服的,可是看到艾新语因为自己的这个问题,眼神变得很虚无,开始后悔自己问这个问题了。他止不住的想,难道自己的猜测是真的,艾新语真的有喜欢的人?

    江直树对于这项认真很排斥!他一想到艾新语会和别的男孩子在一起,一起亲密的说话做事,他就止不住的不爽,非常的不爽……

    江直树神突然一震,看着艾新语的眼神变得不可思议。可是艾新语还在想刚刚江直树问的那个问题,所以她没有看到江直树现在看她的眼神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她在想,之前和许愿若那段一起学习的子算不算呢?那段时间,自己确实是很想要每天都见到他。可是见到他以后却不会像自己刚刚讲的那样羞涩的不敢同他讲话。不过,那时候自己确实有的时候会心跳加速,脸红什么的。尤其是看到许愿若那温柔的笑容的时候,自己总是会迷失在他的笑容里面……

    可是!艾新语的眼神陡然清明,男生的所有表现都可以是骗人的!他可以一边给你他好像喜欢你的错觉,一边却能跟别的女生一起说自己清高骄傲虚假!所以,好看的男生是不能信任的,尤其是那些聪明的男生!

    艾新语回答江直树刚刚的问题:“可能曾经差一点点会喜欢上那个人,不过,后来现实告诉自己那个人是不值得自己喜欢的,所以我没有喜欢的男生。”

    江直树刚刚在艾新语回忆的那段时间,想通了一些事。他都已经做好,就算艾新语有喜欢的男生,自己也会把她抢过来的打算了。却没想到艾新语会给他一个惊喜,原来她没有喜欢上那个人,那自己不是更加的有机会了吗!

    江直树勾起嘴角,说道:“那很好啊!没有喜欢上那个不值得的男生,没有浪费你的感,是件好事呢!”

    艾新语喃喃自语的说:“对啊,是件好事呢……”

    不知不觉的就这么送艾新语到家了,江直树离开的时候摸摸她的脑袋说:“新语,你值得很好的男生与你相配,所以,好好休息吧!”

    艾新语点点头。虽然觉得江直树摸自己脑袋的动作有点小亲密,可是她也不会觉得不舒服什么的。不过对于江直树最后的那番话,她还是很感动的。

    自己是优秀的,所以值得更好的男生与自己相配!

重要声明:小说《一吻定情(恶作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