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艾新语已经听到了阿利嫂刚刚说的话了,都已经知道了他们家明天会有客人来,怎么还好意思继续叨扰他们啊。艾新语对于阿利嫂的邀请说道:“伯母,你们家明天有客人要来,我就不跟过来凑闹了。”

    阿利嫂挥挥手说道:“没事啦,那个人是我们一个很好的朋友了,他是不会介意的啦,而且啊,他的那个女儿啊好像还是和你们是一个学校的呢,说不定你们都认识呢!新语,不要拒绝伯母哦!”

    坐在阿利嫂旁边的阿利,皱了皱眉头。明天是阿才过来的子,老婆怎么让哥哥的同学跟着过来掺和呢?

    他不解的拉了拉他老婆的衣袖,可是阿利嫂根本就无视了自己老公的不赞同,甩开阿利拉着衣袖的手,坚定的望着艾新语。

    艾新语看着阿利嫂坚定的目光只好点点头。

    阿利嫂满意了,接着和江直树江裕树说着明天的事:“明天啊,哥哥和弟弟就不要很晚回来哦,尤其是哥哥。你阿才叔他们是要搬家到我们家来住的,所以,你明天还要来帮他们帮行李哦。”

    江直树说:“哦,我知道啦。”虽然,明天有人要来自己家住让自己有些小不爽,可是妈妈的话是不能违背的。

    阿利嫂看到自家儿子爽快的答应下来很满意,继续说道:“裕树啊,因为家里没有多余的房间了,所以你今天搬到哥哥的房间里和哥哥一起睡,把你的房间让出来。”

    这下裕树不高兴了,嘟着嘴巴说:“妈妈,为什么啊?而且我和哥哥一起住哥哥的房间不是很挤吗?妈妈不要啦,你不要让他们搬来我家住啦,不要让那个人住我的房间啦!”

    阿利嫂收起笑脸,教训裕树说道:“裕树,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妈妈的好朋友现在没有房子住了,妈妈让他们住我们家一段时间怎么了,你怎么可以这么任呢!”

    裕树摄于阿利嫂的气势,瑟缩一下说道:“哦,知道了。”心里却还是不满。

    艾新语在一旁看他们家的谈话,有点无聊。她很想离开,这里都没她的什么事了,不过看江伯母说的这么兴起的样子,她实在是不好打断啊!

    艾新语趁江直树看过来的时候对他指指楼上,示意她先去他的房间待会儿,等他们讨论完了,她就会回家去的。

    江直树了解的点点头。艾新语就悄悄的站起向楼上直树的房间走去。

    人吃饱了以后就很容易困觉的,所以艾新语在江直树的房间里坐了没多久就觉得困意来袭。瞧了瞧房间中的那张大,艾新语实在是扛不住了。

    “我就去躺一会儿,等下江直树回来了我就起来,然后回家……”边碎碎念边走向江直树的,扑到上面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就去会周公去了。

    江直树在楼下心不在焉的听着她妈妈的交代,心里却对这对将要搬过来和他们同住的父女不以为然,甚至是有些不爽的。尤其是裕树的房间被那个没有见过面的女人给霸占了。

    不然,我搬出去住好了……江直树的心里想着。这个念头一开始就没有那么容易消散。

    虽然他知道他的爸妈是不会放自己出去住的,尤其是现在是考大学的紧要时候,可是他还是止不住的有了这个念头。他很想自己出去独立下,看自己这个被称为“天才”的人,在没有家里的支撑时,自己能混成什么样子!

    他很想证明自己,尤其是在艾新语的刺激下。

    等到阿利嫂交代完,大家就都各自回房间了。尤其是裕树,他还要会房间清下自己的东西,然后搬到直树的房间里去。而阿利嫂呢,却是很兴奋的帮裕树一起清东西,在那期间还不停的在裕树旁边说:“啊,我要把这个房间装成粉红色,阿才的女儿一定会喜欢的。”

    裕树无语的说:“妈妈不是吧,你真的要把我的房间装成粉红色?”

    阿利嫂说:“恩呢,而且我还要弄很多的蕾丝过来,我要把你的变成公主。”

    裕树已经被她妈妈的话语所打败,他在心里默默的为自己的还有房间所哀悼,尤其更为自己哀悼。

    这种没有自己房间的子到底要过多久啊!

    江直树不知道裕树房间里发生的事。他回到房间以后就看到艾新语在他的上睡的像个孩子一样。

    安静的睡颜,放松的姿态,让江直树的心里泛起一阵温柔。他嘴角带笑的走到边,坐下来,看着艾新语的睡颜。

    她的黑眼圈变严重了,是因为最近在画漫画的缘故吗?新语都很努力的向自己的目标前行了,那自己可不能落人之后啊!

    上的艾新语翻了个,露出了本在被子下的半个子。江直树在旁边好笑的看着艾新语的动作,主动帮她盖好被子,起回到书桌前。

    还是不要叫醒她好了,她一定是因为最近太劳累才会睡在自己房间的……

    艾新语觉得自己一觉睡的香甜,睁开眼看到淡蓝色的被子,脑子里有一瞬间的模糊——这不是自己的房间,这是在哪里?

    艾新语在上躺了一会儿,转看到白色的天花板,才慢慢的想起来自己这是在江直树家,自己好像是在江直树的上睡着了。

    “你醒了。”旁边传来一道男声。

    艾新语起才看到坐在椅子上的江直树,她转头看了看窗外,天都黑了。

    “唉,现在几点了?”艾新语觉得时间太晚了,都没时间去尴尬自己占了别人的睡了大半天的事实了。她赶紧找到边的鞋子穿上。

    江直树看见艾新语急急忙忙的样子,赶紧说道:“九点了,你别急啊,我等下送你回家。”

    艾新语头也不抬,继续自己手中的活,说道:“都这么晚了我能不急吗,我爸妈这时候都要回家了啊,要是没看到我在家里肯定要着急的。”她突然抬起头,问道:“你回房间以后干嘛不叫我起来啊?”

    江直树看着艾新语的眼睛说:“我看你睡得那么香,不忍心叫你起来。”

    艾新语受不了江直树的眼神,她觉得江直树现在的眼神太诚挚太深,里面有她害怕的东西,所以她在江直树说话的时候撇过头去,不看他的眼睛。“那你也该把我叫起来啊!”

    艾新语虽然躲开了他的眼神却躲不开他话里的关心,只能尴尬的重复着这句话。

    江直树说:“你不是说晚了吗,你快点穿好鞋,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艾新语一直低着头穿鞋,收拾自己的书包,江直树就一直看着她。江直树的眼神让艾新语倍感尴尬。

    本来她就在为她睡了江直树的而倍感尴尬,结果江直树还老盯着她,这就让她更加的感到尴尬了,所以艾新语加快手中的动作。

    没一会儿艾新语就和江直树一起出了江家的门。路上,因为艾新语还在为之前的事感到尴尬,所以两人之间很沉默的回到艾新语的家。

    “好了,我到家了,你走吧。”艾新语说完就转回家去了,都没像以前那样等着江直树告别。

    “恩,我走了。”江直树对着艾新语的背影小声的说道。

    第二天到学校以后,大家都看到昨天晚上的新闻了。说是昨晚全台湾就有一栋民居被地震震塌了。后来发现是这户民居居然是他们学校F班的袁湘琴的家。

    江直树一来到学校就被学校路中间的人群挡住了去路。

    他看了看,原来是昨天拦住他不让他走的那几个男人在组织捐款的活动。

    “同学们,你们现在只是做个举手之劳就能帮到别人,何乐而不为呢……”阿金站在路中间的台阶上大声的说道。

    江直树被人群堵住走不动,还是围在那里的人看到了他给他让出一条路来。他冷冷的走过别人让出来的路,走下台阶。

    却没想到刚刚在一旁围攻别人的阿金,听到江直树的名字就走到他的面前,拦住他。

    阿金前挂着个自制的黄色募款箱,和他的两个好朋友阿红,蟑螂一起堵在江直树的面前,抬抬前的募款箱说道:“喂直树,我们正在为湘琴□心捐款,你就捐点钱吧。”

    阿红和蟑螂也抬起募款箱向直树示意。

    江直树不想和这些人纠缠,冷冷的说:“借过……”就往前走去。

    才走了两步,蟑螂就伸出手拦住江直树,不再让他往前走。阿金语气不好的说:“喂江直树,你这什么态度啊?你以为是谁害湘琴变这个样子啊?”

    江直树无法理解阿金的脑回路,大家在他的宣传之下都知道袁湘琴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地震害的。江直树说道:“二级地震害的。”

    阿金被江直树的答案说的哑口无言,可是这又不是他想说的:“我不是说这个啦,要不是你害湘琴那么难过,湘琴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江直树真的是被阿金的理论击败了,他说道:“地震不是我叫来的。”

    阿金三人听着直树的话也觉得是对的,可是,阿金就觉得湘琴现在这样江直树也是要负责人的,他强撑的说道:“我不管啦,反正……捐钱就是了。”说着还举起募款箱。

    阿金还继续说道:“捐一下又不会怎样!”

    江直树实在是不想和阿金在大家的目光下被围观,他妥协的从口袋里拿钱出来,说道:“好啊,我捐钱就是了。”拿出一张一百的,给阿金他们看看,准备丢进募款箱。

    “你少瞧不起人了!”旁边传来一个女声。

重要声明:小说《一吻定情(恶作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