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晚餐时艾新语还真没有去厨房帮江直树做晚饭,她就很悠哉的在客厅里看着自己带来的书。后来裕树回来以后就在客厅里做作业,顺便要艾新语指导他做作业。

    艾新语都已经习惯了帮裕树指导作业的了。虽然每次裕树都对艾新语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好感,甚至有时候都是冷冷的。可是,他心里还是喜欢艾新语这个人的,所以他很愿意向她去请教问题。

    艾新语和裕树在客厅里忙着各自的事,有时裕树会拿自己不会的问题问艾新语,她都会放下手中的书,认真地为裕树解答问题。

    江直树从厨房里端着乎乎的菜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温馨的一幕。他唇角微扬,对客厅里的两人说道:“好了,过来吃饭吧。”

    艾新语和裕树两人同时抬头看向江直树,江直树举举手中的盘子向他们示意。艾新语拉着裕树一起来到餐桌前坐下,乘着江直树去厨房拿碗筷的间隙凑近裕树问道:“裕树,你确定你哥哥会做饭?”

    裕树也小声的回答道:“哥哥没有在家里做过饭啦,不过我相信哥哥。”昂起的小脸上满是对哥哥的自信。

    艾新语被裕树的自信所感染,摸摸他的头说:“恩,你哥哥是天才嘛,所以他做的饭应该不难吃的。”

    裕树用力的点点头,接着就坐在位子上期待的等着江直树就坐开饭。

    江直树忙忙碌碌的终于把饭菜什么的都弄好了,说道:“好了,吃吧。”

    艾新语还是有些迟疑,她咬着筷子,迟迟不动。只是盯着全心全意相信哥哥的裕树和对自己自信无比的江直树。

    裕树在他哥哥一说可以吃的时候他就很给面子的夹了一筷子的菜放到自己的碗里,埋头苦吃。

    江直树很满意自家弟弟的表现,他满意的端起碗享受起自己的劳动成果。可是他却没看到旁边的艾新语。

    艾新语在一旁很是认真地观察着兄弟两人的吃相,确定江直树初次做的饭菜尚能入口。她夹了一筷子青菜,品尝了下。

    艾新语突然说道:“喂,直树你做的菜不差嘛!”

    江直树和江裕树都被艾新语的突然发话有些吓到,本以为她是有什么事要说,去没想到……

    裕树抢在直树说话之前很不屑的说道:“我哥哥做的菜能差嘛!”说完还给艾新语一记白眼。

    艾新语都不计较裕树不礼貌的行为,她摸摸裕树的头,讨好的说道:“是是是,你哥哥是个大天才,做什么都是最棒的!”

    裕树一抬头,自豪的说道:“那是!”

    艾新语看着裕树那得意的小样,哈哈大笑起来,一旁的江直树也跟着她笑了起来。

    两个人笑的裕树有些恼羞成怒,大声的说道:“喂,你们两个不准笑!不准笑。”

    艾新语捂着有些痛得肚子,说道:“好好好,我们不笑你了,不笑你了……”说完,江直树倒是收了笑,艾新语却还在那里时不时的笑出了声。

    裕树狠狠的瞪着艾新语,可惜艾新语还是很自我的一个人在那里笑的开怀。艾新语笑着笑着居然开始打嗝起来,裕树本来有些不爽的心,又被她现在搞笑的模样逗笑了。

    只见艾新语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嘴,明明都笑的打嗝了却还是停不下来。江直树体贴的递了杯水给她,说道:“你喝点水。”

    艾新语结果水杯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一杯水喝完了,打嗝好像也止住了。江直树看她没有什么事了就招呼裕树继续吃饭。

    江直树边吃边向艾新语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第一次做饭特别的没有保证啊?”

    艾新语终于平静下来,说道:“对啊,一般来说第一次做饭的人都不可能会做的很好吃的,就算你在这方面再有天分。可是,江直树,”艾新语眼带疑惑的看着江直树说:“你真的是个天才啊,你第一次做饭居然都能达到好吃的地步。唉,你都是怎么做的啊?”

    艾新语真的很好奇啊!对于江直树说的他是第一次做饭的事实,艾新语是相信的。可是,她对于江直树第一次就能做出这么美味的饭菜,却是有些不能相信啊,这简直就是不真实的世界啊!虽然知道江直树是个天才,可是要不要如此360度无死角的天才啊,简直就像没有他不能做的事,没有他做不好的事

    江直树并不知道艾新语的心里活动,所以他一脸理所当然的表说:“我是对着食谱做的啊,喂,新语,我突然发现啊原来做饭也不是件很难的事呢,你看我第一次做的饭菜还不错吧!”说完,就一脸“快夸奖我”的表看着艾新语。

    艾新语对着他一脸要夸奖的表,咬牙切齿的说:“是的,你第一次做的饭菜很好吃。”说完,还给了他一个咬牙切齿的笑容。

    江直树看到艾新语如此扭曲的表,突然悟到:“你第一次做饭的时候不是和我这样一次成功吗?”

    艾新语戳戳碗里的饭,说道:“你当谁都是和你一样这么天才啊!”

    江直树说:“新语也是很聪明的啊,而且,新语做的饭菜也很好吃呢!”

    裕树插嘴问道:“哥哥,这个女人做的菜很好吃?”

    江直树笑的温柔的说:“是啊,新语做的菜很好吃的,下次你可以要新语做给你吃啊。”

    裕树迫不及待的对艾新语要求道:“艾新语,你下次做饭给我吃吧!”

    艾新语瞟了眼旁边的江裕树,答不理的说:“为什么啊!而且你要叫我姐姐。”虽然被江裕树打岔了话题,可是艾新语还是不免被江直树的天才给打击到了。不过……就算江直树到底是不是全面的天才和自己有很大的关系吗?如果他真的是全才的话,那自己和他做朋友不是很轻松!边有个朋友什么都会,自己有不会的都可以问呢!

    艾新语这样一想就觉得开心起来了。她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真的很小气呢,怎么能因为自己边的朋友比自己优秀就不开心呢!

    所以,她很快的就开导自己。

    艾新语心好了,就开始逗耍裕树:“喂,如果你好好的叫我声新语姐姐,也许……”后面的话大家都能领会的。

    江直树看着又变回活泼开心的艾新语,心里有点点奇怪,不过他更加在乎结果。

    裕树在心里衡量了下,决定委曲求全,反正叫姐姐又不会让自己掉块:“新语姐姐,你下次做饭给我吃吧!”说着,还转过来,双手抓着艾新语的手。

    艾新语对于裕树虔诚的双眼,笑的灿烂的说道:“乖裕树啊~不过我只是说的也许,所以,你还是等我什么时候有心了再给你做饭吃啊~”说着,还摸摸裕树的头。

    “哇,你这个坏女人,你骗我呢!”裕树转向直树说道:“哥哥,你看啊,她欺负我!”

    艾新语很不满裕树居然叫自己坏女人,她直接扳过裕树的脸,说道:“江裕树,你怎么这么没礼貌!而且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啊,我之前根本就没有答应你,我只是说也许会。是你自己以为我会用你的一声姐姐来换晚饭的。”说着,放开江裕树的脸,语气骄傲的说:“你想要吃我做的饭,你就要好好的对待我,礼貌的叫我姐姐。否则你休想能吃到我做的饭。你想想好吃的可乐鸡翅,还有好喝的皮蛋黄瓜汤,绿豆排骨汤。想想就流口水啊!”

    江裕树被艾新语说的菜所吸引,好像妈妈都没有做过这些菜给自己吃呢!

    江直树想起上回喝的那个皮蛋黄瓜汤,确实是很好喝的汤,有一股很清新的味道。

    裕树果断的说:“新语姐姐,你是好人。”还很狗腿的笑笑。

    艾新语满足的笑了,她心好的说:“裕树啊,你记得你现在说的话啊,等什么时候我心好了,我就给你做好吃的饭吃。”

    裕树乖巧的点点头。

    晚餐大家都吃的很饱很满足,他们三人坐在沙发上喝着直树冲得茶。

    艾新语满足的叹了口气,说道:“江直树你做饭的水平还真是不错呢!”

    裕树坐在艾新语的边,接着她的话说:“是啊,哥哥你做的饭还真好吃呢,和妈妈做的差不了多少呢!”

    “哥哥,弟弟,我们回来啦!”三人还在客厅里闲聊的时候,阿利嫂和阿利刚刚从外面回来。

    阿利嫂刚刚进门就迫不及待的告诉江直树和江裕树:“哥哥弟弟啊,明天啊,爸爸和妈妈的好朋友要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了,妈妈的那个好朋友啊还有个女儿要一起来,你们要和她和睦相处啊!”

    江直树和江裕树在客厅里听着的时候一起皱了皱眉头,艾新语心里想:真不愧是亲兄弟啊,这种小动作都是一致的。

    阿利嫂一路絮絮叨叨的进到客厅,看到艾新语才想起来今天自己要直树邀请新语来自己家做客的。

    阿利嫂不好意思的对艾新语说道:“新语啊,不好意思啊,伯母今天爽约了。不过啊,伯母是有原因的。伯母今天在电视上看到自己多年未见的好朋友了,他们的房子塌了,所以伯母就和你伯父慌慌张张的去找他们了,你不要介意啊!”

    艾新语笑着对阿利嫂说:“伯母没事啦,其实应该不好意思的人是我啦,老是来你们家蹭饭吃。”

    阿利嫂说:“没事没事,新语你不介意就好了啊。对了,那你明天放学了和直树一起过来吧,伯母明天做大餐给你们吃。”

重要声明:小说《一吻定情(恶作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