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艾新语和江直树都被阿利嫂的惊呆了。

    搬到江家来住?江直树虽然知道她妈妈的这个提议有些不好,可是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些的窃喜,不过看到艾新语皱着的眉头,江直树喜悦的心稍稍平复。

    江直树说道:“妈,你这个提议一点都不好,艾新语的爸爸妈妈又不是不回家,只是回的比较晚而已。而且艾新语有家不住住在我们家算什么事啊!”

    艾新语听到江直树帮自己拒绝了,心里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幸好不用她开口去拒绝江伯母,不然她还真怕自己会一不小心被江伯母劝动,一时动摇的答应下来。要是真的答应江伯母的住到他们家,那他家的两个活宝肯定要在家里闹得天翻地覆的,还会说什么自己不他们之类的话呢!

    阿利嫂看看自己儿子,又看看艾新语,知道他们都不赞同自己的这个美好提议,只好自己小声的说:“唉唉,住我们家怎么不行了啊,而且新语一个女孩子,晚上一个人在家也是很危险的事啊。”

    不过,这话说得很小声,所以江直树和艾新语都没有听到。

    江直树说:“好了,妈,新语今天会在我们家待到吃晚饭的时候,你就多做点好吃的好好养养她吧。我们先回房间了啊,你做好午饭叫我们吧。”

    听到直树不再叫新语的全名了,阿利嫂很兴奋,不过她压抑住自己对直树说:“好,你们回房间好好交流吧。”

    江直树旁边的艾新语却被他的称呼惊起了一的鸡皮疙瘩,有点缓不过神来。她看着江直树出神的想到:今天的江直树是怎么了,是抽了吗?

    江直树其实一直都想试着叫叫新语,可是却一直不敢试。但是今天的牵手给了他勇气:艾新语没有甩开他的手!

    所以江直树这样叫了以后就不敢看艾新语了,怕她问他或者说:我们还没熟到这种程度吧……

    不过,幸好,艾新语只是觉得江直树今天是不是抽了,所以干了些不一样的事,不过对于这些事她并没有反感的绪。

    发了一会儿呆以后她就转回江直树的房间了。

    她和江直树在房间里各自干着自己的事——。看了一会儿,艾新语觉得房间里德气氛实在是太干了,于是她问道:“裕树怎么不在家啊?”

    江直树听到艾新语说话有种如释负重的感觉,他轻呼口气,说道:“裕树在暑假的时候在外面上补习班补课呢。”

    艾新语吃惊的说道:“诶,裕树还是小学诶,居然就要上补习班?难道你小时候也上补习班吗?”

    江直树说:“我还用上补习班吗!裕树和我不一样,而且现在的小孩竞争压力比我们那时候大多了,裕树他们班很多同学放假都在外面上补习班呢。”

    艾新语凑近江直树问道:“上补习班不是很辛苦吗,伯母难道舍得?”

    江直树有些不适应艾新语的突然靠近,拉开点距离说道:“这是裕树自己提出来的。而且我妈妈也没有你想的那么溺孩子,她其实和普通的望子成龙的父母都是一样的,只是我是个特例。我的学习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心,所以我妈妈才会关注我别的方面。”

    艾新语捂嘴偷笑:江妈妈真的是个很有趣的人呢。

    江直树看着她笑,自己也笑,说道:“妈妈对裕树的学习抓得还是很紧的。你不要以为我妈妈就是像对我这样不靠谱的妈妈呢。”

    艾新语说道:“我没有觉得伯母不靠谱啊,反倒觉得你有这样的妈妈很幸福呢,都会提早帮儿子想到他没想到的事。”

    “喂,新语如果你不笑成这样的话,你的话还可信一点啊!”

    艾新语索趴到桌子上笑出声来,边笑边说道:“江直树……你……你妈妈……真的很靠谱的……我是……真心地觉得的。”

    江直树有点不爽她还是叫自己全名,明明自己都叫她新语了:“喂,你是觉得我们多不熟,所以你还叫我全名!就连班上的同学都会叫我直树的,你怎么就不这样呢!”

    艾新语被江直树问倒了,说道:“怎么话题一下子就转到这个上面了。而且我叫你江直树不好吗?”

    江直树说:“不好,你老是叫我江直树会让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心很远。”

    艾新语不能理解称呼和距离之间的关系:“我叫你名字和我们之间关系的远近有什么关系啊?”

    江直树觉得自己和她就这个问题说不通,所以决定换个方式:“好了好了,你也不用管着中间到底有没有关系,反正你以后就叫我直树就可以了,我就叫你新语就好了。”

    “江直树,你”艾新语看到江直树一个眼刀飞过来识时务的改了称呼说:“好吧,直树。我说你是为什么在这里纠结这个问题啊!”

    江直树满意艾新语的改口,提醒的说道:“不纠结了,你以后记得叫我直树就好了,不准再叫江直树哦!”

    艾新语都叫过一次了,所以也无所谓了:“好,我知道了啦。真是奇怪的要求。”

    江直树心好的摸摸她的头笑着说道:“真是乖呢~”手感真是不错,江直树都不想放手了。不过江直树还是恋恋不舍的收了手。

    艾新语并没有感到江直树的动作有何不可,她只是奇怪今天的江直树怎么和平时的那么不同:“江……直树,你今天是吃不吃了什么怪东西,或者被别的人附了,变的这么……”艾新语一时也想不出该怎么形容。

    江直树问道:“我今天怎么奇怪了。”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和平时有什么不同啊。

    “呃……你今天居然会跟我纠结叫你什么的这种小问题啊,这还不奇怪啊!”

    江直树黑线了,不想回答她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其实是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哦,好吧。”艾新语乖乖的不追问。继续去看她的书。

    江直树看了一会儿书,突然想到艾新语这个暑假都很努力的在创作她的漫画,关心的问道:“新语,你的漫画画的怎么样了?”

    艾新语想到自己那一点都不好的漫画绪低落的说:“我还在构思画什么故事呢。而且突然发现自己的画画的还真是不怎么样。”

    江直树安慰她说道:“故事慢慢构思就好了吗,画功什么的慢慢加强就好了,反正你现在也不急呢!”

    艾新语说:“是不急啊,可是我还是很想快点创作出属于自己的漫画的呢,毕竟我画了两年的画了。”

    江直树说道:“你平时不是老是跟我说,画画是件急不来的事,画漫画尤甚。怎么你现在自己反倒急起来了?”

    艾新语说:“我也不知道啊。在家里关着画了一个暑假,我都觉得我自己越来越暴躁了,所以我今天才来你家串串门,转换下心。”

    江直树说:“那你今天就不要想那些事了,好好在我家放松放松吧。”

    艾新语点点头:“恩,顺便蹭蹭你家的书。”

    江直树大方的笑笑,两人又重归宁静。

    艾新语在江家一直消磨到晚饭以后,期间裕树在下午五点的回家来,艾新语照例的上去捏了捏他的脸。

    江裕树已经习惯了和艾新语见面的时候,她第一件事就是捏自己的脸这件事。开始的几次他还会很气愤的警告,她每次都会答应的好好的,可是下一次的时候还是会这样,所以江裕树妥协了。

    吃完饭以后,艾新语还拉着江裕树聊了会天,调戏了一下小正太。

    “裕树啊,你在上补习班上的开心吗?”

    裕树小大人的说:“没什么开心不开心的,上了补习班就是为了学习进步而已,没什么开心不开心的。”

    艾新语继续说道:“那在补习班上有女孩子喜欢裕树吗?”

    裕树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对于艾新语的大喇喇还是会不好意思的。他脸上飘上可疑的红晕说道:“喂,艾新语你在说什么呢!”

    艾新语也不介意裕树直接叫她的名字,继续说道:“裕树是不是害羞了啊,其实没什么的啦。小孩子也是会有喜欢和不喜欢的嘛,裕树不要想的太复杂了。”说完,还在旁边不厚道的笑了。

    江裕树觉得自己和艾新语再聊下去,自己会被她气得吐血的。所以果断的起,对客厅里的爸爸妈妈还有哥哥说:“我上去做作业了。”说完,好像还怕艾新语拉着他不让他走一样,飞快的跑上楼上去。

    坐在沙发上的阿利嫂和江直树都不客气的笑了。艾新语很无辜的看着他们,好像在问他们:是自己把裕树吓到了吗?

    阿利嫂说道:“新语问得也没错呢,其实伯母也是很好奇的呢。”

    艾新语像找到了知音的说:“真的吗,我就得我问得问题很普通嘛,不就是问问有没有女孩子喜欢他啊,他至于像我要吃了他一样,跑上去。小学的孩子都已经知道喜欢或者讨厌一个人了,很普通的问题嘛。”

    阿利嫂问道:“那新语也有喜欢的男孩子罗?”

    艾新语很无谓的说道:“恩,我就很喜欢直树啊,。”艾新语顿了顿。

    听到这里江直树心中一动,可是她接下来的话给他破了盆凉水。

    艾新语板着手指继续说道:“啊,还有之前才认识的孔恰恰和陆子名呢。”

    江直树就知道不能指望艾新语说出什么好话来,就连阿利嫂都被艾新语的话噎了一下。她只好尴尬的笑笑。

    艾新语看了看手机,发现八点半了,她说:“啊,伯父伯母今天谢谢您们的招待了,我该回家了。”说着就起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

    阿利嫂赶紧说:“让哥哥送你回去。”江直树早在艾新语说要回家的时候就起等着送她回家了。

    艾新语出门前还跟阿利和阿利嫂说再见。

    江直树和艾新语在路上走着。江直树问道:“新语,还有几天就开学了,你的暑假作业搞定没啊?”

    艾新语说道:“安心啦,暑假作业早在刚刚放假的几天我就做完了。是不是后天我们就要开学了啊?”

    江直树说道:“是啊,后天就开学了,我们就要高三了。”

    艾新语低着头轻轻的“恩”了一声。夜色下两人拉长的影,伴随着他们一起走着。

重要声明:小说《一吻定情(恶作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