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江直树偏过头有些难为的说:“喂,你……”

    艾新语了然的看着江直树。碰到这种事,女孩子也会觉得不好意思,何况是个男人!艾新语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说:“我刚刚帮你报仇了,你就别伤心了。那个变态真是恶心啊,你说他摸女孩子的股就算了,他居然喜欢摸男人。你说他是不是还是同啊!”

    江直树,听到她的第一句的时候,他还很感激她帮忙教训了那个变态。可是,她说那一句就够了啊,为什么还要说后面这些。江直树恨不得想找的地缝钻进去。他都能感到,边上乘客都在偷偷的扫视自己和艾新语了。

    艾新语还在那里滔滔不绝的述说她对那个变态的感想,可是,江直树一点都不想听,他现在无比的希望快点到站,自己能够快点下车。他不想再和这个脱险的女生站在一起啦!

    可是老天爷没有听到江直树的心声。平时十五分钟就能到的路程,今天硬是堵了半个多小时。使得江直树一直被围观到下车。

    到站以后,车子还没停稳,江直树就急急的下车了,也不管后面的艾新语跟上没跟上。

    艾新语在江直树后面安安稳稳的下车,一点都不在意她的急切。在她看来,江直树现在的不好意思是正常的。那个男的能在自己被一个猥琐大叔色了以后还能淡定以对,所以艾新语很能体谅江直树的心

    江直树心不好却不是像艾新语想的那样,他是在恼怒艾新语的神经大条。本来她是在帮自己的忙,自己应该感激她的,可是,艾新语后来在公交车上神经大条的和自己感叹那个变态真的很变态的时候,江直树就很想缝上她的嘴巴……

    江直树气呼呼的走到自己家门前以后,就转对还在后面慢悠悠走着的艾新语说道:“喂,我到家了,你把书包给我就可以回去了。”

    艾新语小跑上前,把书包递给江直树以后就准备走了。却没想到……

    “哎呀,哥哥回来了啊,怎么今天这么早!”正好碰上准备出门买菜的阿利嫂。

    江直树一看她妈妈出门来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哎呀,这是哥哥的同学吗,长的好可哦!”阿利嫂突然发现哥哥的后还站着个女生,她兴奋了。

    直接越过江直树拉着艾新语的手,笑的灿烂的说:“哥哥的同学叫什么名字啊?今天是来我们家玩的吗?”

    艾新语被阿利嫂的吓到了,有些愣神的说:“呃……我是江直树的同学,我叫艾新语。”说完就挣开阿利嫂的手,来了个九十度的大鞠躬。

    这么正式的表现让阿利嫂和江直树都愣住了。弯下腰的艾新语也无语了。

    她在心里暗暗说道:艾新语,你这个大笨蛋。怎么一紧张就来了个大鞠躬啊。

    她不好意思的直起,对阿利嫂和江直树笑笑。

    阿利嫂捂着嘴笑了出来,就连原本气闷的江直树都被艾新语搞笑的动作逗笑了。

    阿利嫂很喜欢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子,而且,她能感觉到哥哥对这个艾新语是不同的。说不定最近让哥哥改变的就是这个女生呢!

    阿利嫂笑着拉住艾新语的手说:“既然是哥哥的同学,那就吃了晚饭再走吧,哥哥很难得的会带同学回家呢。”边说还拉着艾新语的手进江家。

    一进去,就对在客厅里看电视的裕树说:“来来来,弟弟,哥哥带了同学回家哦,快过来打个招呼。”

    裕树撇撇嘴,不愿的走到艾新语面前打招呼:“你好,我是哥哥的弟弟,江裕树。”

    艾新语看到裕树小正太,亲的捏捏他的脸说:“你好啊,我是你哥哥的同学,我叫艾新语,幸会呢。”

    江裕树很讨厌别人捏他的脸,尤其讨厌现在正在捏他脸的艾新语:“喂,你不要捏我啦!”

    艾新语说:“呵呵,好啦好啦。我只是看你可这才忍不住的嘛,裕树不要生气哦。”

    裕树逃离魔爪,捂着被艾新语捏的位置离得远远的。

    艾新语不好意思的看看江直树,他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用嘴形说道:没事。艾新语点点头,表示自己懂了。

    把艾新语拉进来以后,阿利嫂就对他们说:“好了,新语就在我们家和哥哥玩一下,我先出去买菜哦,新语今天就在我们家吃饭好了。”说完突然想到什么迟疑的问道:“呃,你应该可以在我们吃饭吧?”

    艾新语对上阿利嫂期待的眼神,有些不忍拒绝,可是,她还是不怎么想在江家吃饭,总觉得如果在他们家吃饭了以后会和江直树的关系越来越近……

    她张口拒绝的说道:“我不……”

    江直树打断她的话说道:“没事,妈你去买菜吧,艾新语回家也是自己一个人吃饭呢。”

    艾新语还想继续说道:“不……”可是江直树好像是存心不让她拒绝一样,直接推着她的妈妈出门去,说道:“好了,妈你赶快去买菜吧,再不去那些新鲜的菜就没了的。”

    被江直树一直推出门外的阿利嫂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江家的门就在她面前关上了。

    阿利嫂自言自语的说道:“额,你们要好好招待好新语哦。哥哥什么时候这么急切过啊,看来这艾新语真的和别的女生有所不同啊。”

    在江家的艾新语对江直树说道:“喂,你刚刚干嘛打断我的话啊,我自己回家吃饭就好了,你干嘛不让我说出来啊!”

    江直树拎过艾新语手中的两个书包,上楼去自己房间:“在我家吃饭不好吗,一个人在家吃饭有什么意思啊,而且还要自己做。我跟你说啊,我妈妈的饭做得很好吃的,你吃了第一遍就会想吃第二遍的。

    艾新语因为书包在江直树手上,不好直接离开,只得跟着他上楼:“喂,那你要不要老是打断我说话啊。”

    “我要是不打断你,你肯定要拒绝的。那还不如我直接不让你把拒绝的话说出口呢。”

    “诶,你怎么能这样……”

    江裕树在楼下傻眼的看着在上楼的两人,他不可置信的揉揉眼睛,说道:“这真的是哥哥?我从来没有见过说这么多话的哥哥。而且还帮女孩子拎书包啊!”

    江裕树直接坐在沙发上发呆,感慨他哥哥的不同。

    楼上的艾新语却跟着江直树进了他的房间。艾新语进去后很是感叹。天才就是天才啊,看的书真是多啊!

    江直树的房间里有个大大的书柜,上面满满的都是书。

    艾新语直接扑上去翻看,问道:“这上面的书你都看过?”

    江直树把两个书包放在椅子上,说道:“是啊,每天都不用怎么学习,只好用书来打发时间啊!”

    “你还是什么书都看呢!”艾新语看着书柜上各种各样书说道。

    江直树说:“是啊,没什么很喜欢的,所以什么类型都看啊!你要喝什么,水还是可乐,红茶?”江直树拉开房门,准备下楼去。

    艾新语说:“不用那么麻烦了,白开水就好。”

    江直树说:“恩,你在上面自便吧,想看什么书就拿着看吧。”

    艾新语说:“恩,我知道了。”

    艾新语从书柜中抽出本小说,坐在椅子上看。等江直树从下面拿水上来以后就看到艾新语坐在他房间的椅子上。他突然觉得,如果自己房间里多出艾新语来,也是件很不错的事呢!

    江直树微笑着递给艾新语水:“喏,你的白开水。”

    艾新语说:“哦哦,谢谢哦。”接过来喝了一口就放在桌子上。

    江直树很庆幸自己房间的书桌够大,坐下两个人毫不拥挤。江直树翻开昨天还没看完的书继续看。

    两个人就在房间里享受着属于他们的静谧时光。直到阿利嫂回家做好饭。

    阿利嫂朝着楼上喊:“哥哥,新语,下来吃饭了哦。”

    楼上的江直树答应道:“哦,来了。”他拍拍还在看的艾新语说:“好了,我们下去吃饭吧,你要是喜欢看,你等下就拿回去看吧,看完后记得还我就可以了。”

    艾新语恋恋不舍的合上书,跟着江直树下楼去,边下楼边说道:“真的啊!那我等下就拿回去看了哦,我会记得还你的。”

    “恩。现在好好去尝尝我妈妈的手艺吧。”

    “好。”

    江家饭桌上,迎来了第一个外来人员。饭桌上其余人都已经坐好了,就连直树的爸爸阿利都回来了。

    “新语啊,这是爸爸。爸爸这是哥哥的同学艾新语。”阿利嫂一看到直树和艾新语一起走下来就赶忙给阿利和艾新语互相做着介绍。

    阿利和蔼的对艾新语点点头说道:“艾同学好,多谢你对我家哥哥的关照了。”

    艾新语有些汗颜,连忙说道:“呵呵,伯父好,我是艾新语。我谈不上对江直树有关照啦,有时候反倒是他比较照顾我啦。”

    阿利嫂直接对艾新语说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互相关照就好了。来新语快坐下,尝尝我做的法式烤翅好不好吃。爸爸也吃。”

    都到了这个时候,艾新语如果还拒绝扭扭捏捏的话,那就真的太矫,太不是她的格了。所以她很大方的坐下来,尝尝阿利嫂重点推荐的法式烤翅。

    咬了一口,艾新语连忙说道:“伯母,你的做的烤翅真的很好吃呢,哇塞,唇齿留香啊!”

    阿利嫂听到艾新语这么不吝啬的夸奖自己的厨艺,开心的说道:“真的吗,那你要多吃点哦,不要客气。”

重要声明:小说《一吻定情(恶作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