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防抽章)

    自从上次艾新语提议江直树去打篮球失败了以后,艾新语和江直树就再也没有就这件事谈过了。不过两人之间的感到是随着聊天的次数也有所加深。

    课间的时候,艾新语会和江直树讨论数学题,毕竟现在他们的份还是学生,学习才是本分,所以,艾新语还是很认真地对待学习的。

    每次遇到棘手点的题目时,她都会去请教江直树。江直树一般都能解答她的难题,所以,艾新语对于江直树在学习上的天分越加崇拜。

    江直树虽然每次都能解决艾新语的难题,可是他也发现,艾新语拿的题目不是他们高中生地程度,好像是奥数的题目。艾新语虽然会来请教江直树问题,却不是艾新语不及江直树。只是有些题目,艾新语没能一下子想到关键上,只要江直树跟她指出来她就能很快的反应过来,而且很会举一反三。

    所以江直树给艾新语讲解题目的时候不会不耐烦,有时两人也会有争执,都认为自己的方法简单。争完以后又会发现,对方的法子也有可取之处,又会相视一笑,共同相处第三个解法。

    江直树最近反倒是喜欢上和艾新语讨论题目。和她讨论的时候,不会像以前那样觉得无趣。她总是会从江直树想不到的那一方面着手解决问题,让江直树有种思维碰撞之感,也让他更喜欢思考一个题目的多种解法。

    有时候江直树回家会比较晚,可是他的心会很好,嘴角带笑。对于裕树缠着他指导作业也不会不耐烦。相反还会很有耐心,让裕树直呼更喜欢现在的哥哥。

    对于裕树的话,江直树总是好心的揉揉他的头发。这举动使得裕树更加的喜欢黏在直树的边。

    阿利对于江直树的变化也很欣慰,尤其是江直树的成绩并没有往下掉,就让阿利更加满意了。

    阿利嫂却是发现自家儿子上的转变,变的比以前更有人气了,会有高兴和不高兴的时候,让她对改变自家儿子的人很好奇。

    阿利嫂晚上出来喝水,看到江直树的房间里还透出一丝光线。阿利嫂看了看客厅的挂钟,发现都十点半了,以前这个时候,哥哥一定是在睡觉的。

    她上楼推开江直树的房门,看到江直树还在书桌前,有些心疼的说道:“哥哥啊,今天早点睡吧,你明天不是有考试吗?”

    江直树看了眼站在门口的阿利嫂,说道:“恩,没事,我马上就去睡觉了。”

    阿利嫂点点头,转带上他的房门。心里满怀欣慰:哥哥也在努力呢!

    江直树继续看着手中的漫画,这是艾新语给他推荐的漫画。他本想着拿来打发下时间的,却没有想到他一下看进去了,时间一晃就过了十点钟。如果不是阿利嫂进来提醒他要睡觉,他大概要到看完这本书才发现时间。

    江直树揉揉眼睛,想到:很久没有在十点以后睡觉了呢。刚刚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却感觉到眼睛涩涩的,脑袋也有些困了。

    可是看着手中还剩一点点的书,江直树决定看完了再睡觉,反正也不差这点时间。于是他又埋首于书中,体会着故事中的道理。

    考试的时候,江直树止不住的打呵欠,等他终于做完试卷以后,他安心的趴在桌子上睡觉了。和他同样动作的是他前排的艾新语。

    艾新语睡觉的原因不是因为昨晚睡晚了而是她的习惯。她每次考试的时候,只要把卷子做完了,她都会睡觉。多的时间又不能提前离场,也不能画画,那就只能拿来补眠了。

    所以,监考老师看到的画面就是,年级的一二名都趴在桌子上睡觉。他有心想教这两个藐视考场的人起来,可是看到他们的卷子时就默许了他们的行为。

    好吧,谁让这两个人的成绩好呢。

    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惊醒了熟睡的两人。艾新语和江直树同时支起子,揉揉还有些困倦的眼睛,茫然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才想起来他们是在考试。而这时,考试已经结束了。他们利落的收拾东西离开。

    江直树用手肘碰碰边的艾新语说道:“喂,艾新语。我昨天晚上把你介绍的漫画书都看完了。没想到我们这里还有这么好看的本土漫画。一点也不逊于那些本漫画啊!”

    艾新语语气颇为自豪的说道:“那是啊,其实我们本土的漫画也不差啊。朱德庸的漫画和本漫画差很多,可是可看也很强。不过,昨天你借了好几本回去呢,这么快就看完了啊?”

    江直树说道:“恩,所以今天很困啊!”说着,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艾新语说:“呵呵,你昨天看到很晚啊?你考试的时候没有睡觉吗?”

    江直树说:“我有睡啊。不睡的话我估计我现在都不能清楚的和你讲话呢。”

    艾新语不相信的说道:“不就是睡晚了点,你至于这么困吗?你以前都不会熬夜温书吗?”

    江直树摇摇头说道:“我每天必须睡足九个小时才行。不然,精神就会很差。”

    艾新语说道:“好吧,我终于承认你是真正的天才了。我之前还只是以为你脑筋好,还是会有些付出的。可是听你刚刚的话,我算是发现,你压根就没怎么花心思在学习上啊。!想当年,我也算是聪明了,可是还是有温书温到很晚的时候啊。”

    江直树不耐烦说这些有的没的,直接转移话题:“你今天考的怎么样啊?”

    艾新语顺从的转移话题,耸耸肩说道:“还不就是那样。放心,我不会超越你的,也超不过你啊!”

    江直树说:“听你的意思,你好像不怎么在意自己的成绩啊。按理说你如果想考满分,应该是很容易的吧!”江直树其实一直都很好奇。平时和艾新语讨论题目的时候就知道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子,而且是自己从小到大遇到的人唯一一个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一个。可是,她的成绩为什么会在自己之后,而且还是有些差距的,虽然她每次都是第二名。

    艾新语随意的说道:“这有什么好在意的。我知道自己的实力,没必要为了那个分数要死要活的。最重要的是学校的成绩并不能算什么,我只要保持第二名就好了,当第一名一点都不好。”顿了顿,继续说道:“第二名多好啊,成绩好,但是不用被老师惦记着。有你这个天才第一名在前面挡着,老师们都不会怎么注意到我,我就可以进行我喜欢的事啊。”

    江直树说道:“那我就是你的挡箭牌罗!”

    艾新语嘿嘿的笑着,也不说话。江直树也没准备追根到底。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适应,江直树已经能自己在书店里找到自己喜欢看的书了,和艾新语一起去书店的子,也变得不是那么难熬了。

    艾新语看着手中的书突发奇想:“喂,你有想过去写书吗?”

    江直树问道:“写书?是写小说吗?”

    艾新语放下手中的书,手臂交叠扑在翻开的书上,拉近和江直树的距离说道:“不止是写小说啊。你可以写影评写专栏什么的。我觉得你平时看那么多的书,对很多事都有你自己独特的见解,可以去试试写东西啊。不过,写小说也很好啊,你都可以试试。”

    江直树所有所思的说:“专栏?小说?”

    “是啊,你可以去试试啊。”

    江直树璀然一笑,说道:“确实可以去试试呢。”心很好的继续。

    坐在他对面的艾新语却被他的笑容闪到了。

    自己以前一直是知道江直树是帅气的,可是,没有人知道,当他笑起来的时候有种夺人心魄的美。

    低下头的江直树,心甚好的勾起嘴角,心里想着:原来自己还是有吸引力的啊!

    就这样,江直树专注的看着手中的书,艾新语却是专注的看着对面的人度过了这段时间。等到到时间回家的时候,艾新语才回过神来。

    艾新语窘迫的低下自己的头,一路上都不敢看旁边的江直树一眼。她在心里懊恼的想:艾新语你怎么这么没用啊,不就是笑得好看了点嘛,你怎么会看的忘了时间呢!丢脸死了丢脸死了。

    低下头懊恼的艾新语却是错过了江直树脸上难得的笑容。他在看到艾新语红红的脸蛋的时候,心更好了,好到直到回到江家,他的脸上还带着明显的笑容。

    江家的客厅里,阿利嫂频频回头张望在餐厅吃饭的江直树。她拉拉旁边阿利的休息,小声的说道:“爸爸啊,你看到哥哥的笑容没,到现在都没消诶!你说,他是碰到什么好事了,才笑成这样啊?”

    阿利看着报纸心不在焉的说道:“儿子心好不好吗,你不要这样大惊小怪啦。”

    “爸爸,你怎么能这样不关心哥哥啊。哥哥以前从来不会笑的这么久的诶,而且在这之前,哥哥每次都是板着一张脸进进出出的。如果不是我抵抗力好,早就被哥哥冻死掉了好吗!”

    “我哪有不关心哥哥啊。只是哥哥变成现在这样不是你所期望的吗?”

    “这是我希望的啊。我一直希望能有人能够唤起哥哥心中的啊!”

    阿利说:“那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说着又拿起报纸继续看起来。

    阿利嫂回答道:“哥哥现在是很好,可是我更好奇改变哥哥的人是谁啊!”

    “这种事哥哥想说就会说的啦。”后一句,阿利小声的嘟囔道:“我到希望是男孩子。”

重要声明:小说《一吻定情(恶作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