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防抽章)

    江直树的表还是淡淡的,好像被指着说跟踪的人不是他一样,慢慢的开口说:“这条路是你家开的吗,我走这路就是跟着你了啊?”

    艾新语被他的诡辩气的说不出话来,指着他“你”了半天,都没能说出什么话来。新语烦躁的跺了跺脚,转就走,也不理会她后的直树是不是真的跟了上来。

    可恶的江直树!哼,管你是真的走这条路还是无聊跟踪我,我去书店去,有本事你也去!

    艾新语不再理会在后面亦步亦趋的江直树了。走路的速度恢复了之前的匀速,慢慢悠悠的在路边闲逛,看到什么可的东西都会去店里看看摸摸。

    江直树也不急,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跟着她。在她进那些小店的时候,他就在外面看着她,观察她。

    直到这次,直树才发现原来街边有这么多各种各样的小店,有各种各样的小玩意,不过最神奇的就是他跟着的那个女生。好像对什么都抱有好奇一样,东摸摸西看看。真不知道那些东西有什么好看的,不过,江直树还是很愉悦的跟在她的后。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次会这么有耐心。

    可是,他就是很耐心的跟在她的后,心愉悦的跟着她,跟着她放慢脚步,欣赏街边的风景。

    差不多整整逛完一条街,艾新语才走进一间小小的书店。

    江直树以为艾新语进去一下就会出来的,没想到在外面等了好半天也不见人影,这才觉得奇怪。

    江直树一边向门口张望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进去那么久还没出来啊?!难道从后门走了?”说完就慢慢的走向那件小店。

    江直树推开店门,发现里面内有乾坤。

    原来这件外面不起眼的小店是家书店,而且一点都不像外面看的那么小。里面分成两个大的部分,种类繁多的各种书籍和一个个小的卡座供大家坐在店里。

    江直树从来没有来过这样的书店,所以他兴致高昂的逛起来。逛了一圈,发现里面的书大部分都是小说类和漫画类,很少有那些很专业的书。

    看来这里的书都是那种打发时间的书啊!

    江直树逛了一圈下来,都没发现有自己想看的书,就准备离开。却没想到,在靠门边的一个小角落里发现了埋首书籍的艾新语。

    江直树看到艾新语在这里,理所当然的走到她的边,想知道是什么书让她这么的忘神。

    直树特意放轻自己的脚步声,就是不希望惊醒正在的艾新语。却没想到,刚刚靠近她,想要看看她在看什么书的时候,艾新语突然大笑了起来。这下反倒是惊到了江直树了,他深深的呼吸着,希望能压下跳动过快的心脏。

    艾新语今天来书店只是想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看的漫画的,却惊喜的发现这里有朱德庸出的新书。于是,本来只是进来闲逛下,变成坐在那里了。

    在艾新语没有开始接触漫画的时候哪里知道什么朱德庸啊。后来接触漫画了以后,看的也多数是本的漫画,很少看本土的漫画。本土的漫画总会让人感觉不好看,本地也很难出一个好的漫画家。可是,朱德庸的出现完全打破了艾新语的这种想法。

    原来,我们自己的国家也是有好漫画的,而且也是很精彩的漫画。于是,艾新语不可自拔的上了朱德庸的漫画,基本上他的漫画艾新语都有买。这次的这本,新语也准备买的,不过在买之前还是先睹为快吧!

    朱德庸的漫画总是幽默风趣却又有哲理的,总是在那些简单的小故事里能够体会到一些人生的大道理。不过,这次朱德庸的新书是讲的小孩子。

    小孩子的视角和大人的视角很不相同,可是小孩的看的世界是纯粹的,直接的,并且很不能理解大人们的那种想法……

    艾新语看着里面的小故事笑得不行,却不能笑出声,于是一个人在那里憋笑憋得很辛苦。偶然回头看看有没有打扰别人,却发现站在她后的江直树。

    艾新语脸上还保持着笑容,可是因为看到江直树很惊讶,所以现在她的表很扭曲,既笑又惊。

    江直树直接不客气的嘲笑出声:“你这是什么鬼表啊!”

    本来还有点愣神的艾新语,因为江直树的嘲笑回过神来,皱眉说道:“你怎么在这里啊?”

    江直树看自己都被发现了,于是不客气的坐在艾新语对面的位置上,说道:“怎么,这家店是你开的吗,我怎么就不能进来了啊?”

    艾新语看他居然坐在自己对面,无力的说:“那你来这里干什么啊?”

    江直树理所当然的说:“这里是书店,我当然是来的啊!”

    新语很无语,她觉得和自己面前的这个人讲不到一起去,索收拾东西回家好了。

    于是,新语背起书包,拿着手中朱德庸的新书《绝对小孩》向老板走去。留下直树一个人在那里“”吧。

    “请问,你们这里有这本书卖吗?”艾新语向店老板示意手中的书。

    书店老板笑眯眯的说:“新语又来了啊,呵呵,我就知道新语会买这本书,所以特意留了一本给你。”书店老板弯下腰在柜台下面摸索一阵,拿出一本新的《绝对小孩》递给新语“喏,给你。”

    新语开心的拿过新书,翻来覆去的看,说道:“谢谢老板啊!”

    “不谢不谢,新语总是过来关顾我的生意嘛。诶,我跟你说啊,这本书卖的很好呢。昨天刚进了十本,我还怕卖不完,没想到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只剩下你手里的两本了。幸好我记得你很喜欢他的漫画特意给你留着了,不然,你现在都买不到了啊!”书店老板慈祥的说道。

    “呵呵,老板真是细心啊,我都没跟你说你都知道帮我留书呢。好了,我买了,多少钱?”新语拿出钱包来问道。

    江直树就看着艾新语走掉了。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虽然自己不喜欢那些白痴的女生围在自己周围,可是,也不会有哪个女生会向她这样忽视自己啊,而且还有点避着的意思。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既然自己跟的目标都走了,自己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啊。于是直树也起离开,看着艾新语和店老板交谈愉快,让他心更加的郁闷了。

    为什么和店老板都能聊得那么开心,和自己讲话却老是带刺呢?他冷冷的盯着交谈甚欢的两人,艾新语对于江直树的怪异直接无视掉了,可是店老板不行啊!他只觉得看着他的男孩子目光太冷厉,让自己有些受不了,于是快快的结束谈话,拿过新语手中那本以供翻阅的书朝书柜走去。

    艾新语也识趣的离开店里,顺便带走那个煞神。

    艾新语站在店外等着江直树出来。“江直树我们找个地方把话说清楚吧。”

    江直树拽拽的说:“随意啊。”

    艾新语直接进了旁边的一家茶店坐下,等他们点的原味茶上来了以后,艾新语才慢慢的开口:“江直树你今天是不是特意的跟着我的?”艾新语不想和他绕来绕去,也没时间跟他在这个问题上耗,索就直白的问。

    江直树也很直接的回答:“是的。”

    “为什么啊?”艾新语真的很好奇。他们两人好歹同学一年多,前后桌一年多,可是两人间一年说的话都比不上这几周讲的话多啊。尤其是最近几天。

    江直树语气轻松的说:“我只是想知道你平时放学都会干嘛,而且很好奇你都是去哪里找书看啊!没想到今天运气那么好真的被我碰到你常去的书店了。”

    艾新语狂汗,无奈的问道:“这有什么好好奇的啊?”

    “我只是想找到自己人生的方向而已,所以……”江直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只是知道也许艾新语能够帮助到自己。

    “唉,你为什么一定要烦恼这件事呢?在你没找到方向之前你好好读书不就好了吗,如果你因为花太多的心思在这些杂事上导致成绩下降了怎么办?”

    “现在的学习对我来说很轻松,不会出现你说的那种况的。而且你和我不是差不多吗。你上课不是睡觉就是画画也没怎么听课啊,你怎么不怕你的成绩下滑啊!”说道后来江直树的语气有些讽刺了。

    “呃……”好像自己讲这种话确实不可信啊,不过“你怎么知道我上课没有听课啊,我不是还有来问你数学题吗?”

    “我看到的啊。你上课的时候不是趴在桌子上睡觉就是在本上写写画画,你都这么明显了别人怎么会不知道!”

    “唉唉,别纠结我听不听讲的事了,我们还是回到正题吧。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直树无意识的搅着杯子中的茶,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也许跟着你就能解决自己的问题了。”

    “你……”新语无奈的扶额。“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啊?”

    “不知道。”直树突然抬起头来,直视新语的眼睛问道:“那你会不会帮我?”

    “呃……”新语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本来就不是很喜欢惹麻烦,可是看到江直树希冀的目光又不忍拒绝。但是答应江直树就等于惹上麻烦,呜呜呜,不要啊,她不要惹麻烦啊……“你能不能……”

    还没等新语说完,江直树就打断了她的话说道:“我就觉得你能帮到我。”

重要声明:小说《一吻定情(恶作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