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防抽章)

    艾新语和江直树说了那些话以后就回去继续她的绘画大业了,留下直树一人在那里慢慢的消化她的话。

    努力的人才能获得成功……那自己是不是也该努力努力了?可是朝什么方向努力呢?学习?自己的成绩已经够好了,都满分了还能怎么努力?

    那别的?可是有别的选择吗……

    江直树就这样一直思考着到底该做什么,一直到放学回家。

    直树刚刚从口袋里拿出门钥匙,自家的大门就打开了,而且还冒出一句及其亲切的声音:“哥哥回来了啊~”

    直树淡定的把钥匙放回去,淡淡的说道:“恩。”

    “哥哥,你回来了啊!”话音一落,就见一团球扑进直树的边。

    直树妈妈在一边笑眯眯的说:“裕树不要太黏哥哥哦。”可是,也不见她把裕树从直树边拉开,反倒是在一旁表欣慰的看着。

    直树只好自己把扒在自己上的八爪鱼拉开,说道:“好了,裕树你可以放手了。”

    裕树恋恋不舍的放开抱着哥哥的手,语气无辜的说:“哥哥,我有作业不会做,你教我吧!”

    直树边走上楼自己的卧室说道:“恩,我等下去你房间教你写作业,你现在先回去自己写作业。”

    裕树迈起他的小短腿跑向自己的房间,边跑边说:“恩恩,我马上去,哥哥你要快点来哦!”

    从直树的房间里飘出一个字:“好。”

    直树直接倒在自己的上,心里还在想着白天在学校里和艾新语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像她之前说的那样如果我去尝试就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事,就能找到自己能够为之付出努力的事呢……

    直树脑子里一直盘旋着新语说的话——要尝试,要付出。他的腔里的,他现在就很想找到一个能够让自己付出努力的事。可是,自己做什么呢?不然,自己也去画画吧,随便在网上搜搜图片照着话。

    记得之前上美术课的时候,老师有教他们素描怎么画,而且,自己那时候也买了很多画画的材料的,现在都放在哪里了?

    直树从上一跃而起,到书桌,抽屉,书柜上都翻了一遍,想要找到自己之前上美术课用的东西。可是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最后只好泄气的坐在椅子上。为什么自己好不容易有点去做事,却找不到工具!

    算了算了,去教裕树做作业好了!等到明天再问那个家伙,画画都需要些什么……

    第二天,直树来到班级的时候,新语还没来。他心里焦急可是面上一点都没显露,好似,还是平常那个淡然冷漠的江直树。

    可是天知道,大家对于这么早能在班级里看到他就感到惊奇。平时江直树都只是在提前十分钟的时间到学校来,现在居然这么早就能看到江直树坐在教室,真的是奇迹。

    来的早得同学都不可思议的揉揉眼睛,尤其是刚刚到教室的杜建中。

    杜建中放下书包就走到直树旁边的位置上坐下,语气惊奇的问道:“直树,你今天怎么早就来了啊?”

    直树看也没看杜建中,淡淡的说:“没什么,今天起起早了就来了啊。”

    杜建中碰了一个软钉子,摸摸鼻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直树也不管杜建中是不是尴尬,他把书本清好了就指着脑袋发起呆来。不过,这次发呆的方向变了,不再是对着窗外而是对着教室门口。

    直树的动作使得每一个进出高二A班的同学心跳加快,尤其是女孩子。任谁一进门,看到一个俊美的男孩子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都会心跳加速。所以今天早上进门的女生都脸色红红的,除了——艾新语。

    艾新语踩着早自习的铃声慢悠悠的走进教室,对于江直树的眼神一点感觉都没有,她慢悠悠的低着头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在艾新语刚刚坐下了以后文真观就进来了。

    江直树一点都不关老师是不是进来了,是不是要开始早自习了。当他看到艾新语来到班级了以后他就开始有点兴奋了。

    还没等艾新语把伪装的书本拿到书桌上来,她就感觉有人在拉她的衣服。

    直树小声的问道:“喂,漫画书你带来了没?”

    艾新语靠后,微微侧头,也放低声音说:“带了啦,我答应的事是不会忘记的。可是,你现在要看?”

    直树毫不犹豫的说:“恩,你现在就给我吧,我想看。”

    艾新语瞄瞄上面的文真观老师,无奈的说:“好吧,你等一下。”艾新语把手伸进挂在课桌侧边的书包里,紧紧的盯着文真观趁她低头的时候快速把书从书包里拿出来放在江直树的桌子上。

    江直树就好玩的看着艾新语像小偷似的动作,不过,不得不说她的动作还快的。而且把书给了自己以后就转回去装模作样的看是画画。

    江直树看了一会儿艾新语就回过神来看,她介绍的那本超好看的漫画了。

    江直树先是漫不经心的翻着手中的漫画书,虽然说前排的女生怎么怎么说这本漫画好看,自己昨晚也在期待这书,可是当他真正的拿到这本书的时候,火的心反倒平复了下来。他心里还是不怎么相信,一本小小的漫画书能够感动一个人,改变一个人的。

    所以,他刚看时是不在意的。可是,慢慢的看进去以后,他的心随着里面的剧上上下下。樱木花道的单纯,流川枫的冷漠执着,赤木的火爆执着,暮木的温柔坚定以及湘北队员的坚持。

    原来好的漫画真的能给人以血,给人以感动。

    江直树快速的看完灌篮高手漫画第一本,也不关是不是还在上课,就拍拍前排艾新语的背,说道:“你带了第二本没?”

    艾新语回过头来说道:“你这么快就看完了?”

    直树点点头。

    艾新语直接伸手继续在书包里那书。同样地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把第二本交给江直树,嘴里还念叨着:“幸好自己有先见之明,知道井上大叔的漫画很吸引人,所以多带了几本来,背的重死了。我跟你说啊,你要谢谢我哦!”

    直树快速的拿过第二本漫画投入的看起来。

    艾新语本来也没打算江直树会理会自己的碎碎念,自己只是在哪里念一念倾诉下自己多背基本漫画书的累,所以,把书给江直树里以后,她就转回去继续自己的事了。

    谁知道,直树听到了新语的碎碎念,而且还回答了她的碎碎念。

    直树头也不抬的笑声说:“谢谢你。”

    艾新语惊讶的转过头盯着他,心里在想:这真的是江直树本尊吗?

    “我是本尊,不是假的!”

    “吼……”新语惊讶变成了惊悚,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想的什么?”

    直树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淡淡的说道:“就知道你会这么想啊。”

    “哇塞,要不要这么惊悚啊,这也能猜到?”

    “有什么难猜的。你我刚做了比较反常的事,你就会惊讶,然后就会怀疑是不是本人,或者是不是今天不正常了。”

    “咳咳,直树同学,我能说请你不要如此强大吗?”

    “强大吗?还是你不喜欢别人能够看透你的想法?”

    艾新语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只是想说,你可以不要这么犀利,自己心里清楚就好了不要说出来,不然大家会觉得你很可怕的。当然,我刚刚就被你吓到了。不过,我想告诉你我如果不想要别人看透那么就没有人能看透我。”

    江直树诧异的看着眼前变了眼神的女生。从来没有那个女孩子会在自己面前这么有底气有自信的说这样的话。

    江直树玩味的说:“你就这么有自信?”

    艾新语突然又恢复了之前的轻松的状态,说道:“对啊,我就是有这个自信。不过,我不想让自己那么累,所以看透就看透吧,我也没什么遮掩的。不过,过这种随时能看透别人的子不觉得累吗?”

    直树边看漫画边说:“累?我并不需要费神去思考啊,看他们的表就一目了然了啊。”他居然一心二用,边聊天边看漫画。

    艾新语一笑,说道:“也许你遇到的人都是些简单的能够一眼看透的人。不过,那些难以看透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

    直树还是专注在漫画上,不过他也没漏掉艾新语的话,回答道:“是有那些需要花些心思才能看透的人。不过,我根本就不在意那些人又何必费神呢。”

    艾新语听到江直树的话一愣。她原本以为江直树也和那些聪明人一样,骄傲自大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总以为自己是最棒的,喜欢猜测别人的心思。可是没想到,他不是的,他比那些聪明人还要冷漠。他根本就是不在意他边的那些人,因为他们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在他的世界,别人要努力很久的东西,他唾手可得所以他不珍惜也不懂得珍惜……

重要声明:小说《一吻定情(恶作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