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0维 书名:王爷的神医小妾
    “是他!”

    林碧心中却用了一个他字,已经这么生疏了吗?好多个梦里自己都会偎依在他怀中的人儿!

    已经在酒馆中喝了多时的宁天江早已是满脸红润,并没有认出林碧,也许真是喝多了。():。林碧心中淡淡一笑,即使他没有喝多,又能认出自己吗?这样一(身shēn)朴素打扮,还带着面纱,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兄台不愿意么?”

    宁天江的声音又大了一层,一眼看去就是一个喝醉的莽汉,连女人也能认成男人,谁会相信这是王爷呢?

    “不不!兄台要愿意,就坐吧!小二,再拿一坛酒来!”

    林碧大喝一声,那声音丝毫不亚于宁天江的声音,四周的人都唏嘘不已,本以为醉酒之人是个疯癫之人,没想到这姑娘也是。

    “好!”

    宁天江大喝一声,抱起酒坛就灌了起来。

    本来准备大醉一场的林碧突然不想醉了,任凭宁天江在那大口大口的咽下那酒。

    什么事呢?他为什么要一个人在这将自己灌醉呢?林碧有些不明白。

    “兄台有心事?”

    林碧试探着问道。

    忽的,宁天江猛地将手中的酒坛放到了桌子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碧的双眼。林碧有些不自在了,向后退了两步,却一不小心跌落到了地上。

    这眼神让林碧有些心惊,难不成他认出了自己。

    顿时,宁天江将手伸到了林碧的跟前。

    “你的眼睛很像她!”

    林碧也是鬼使神差的将手给递到了宁天江的手中,就在两手接触的瞬间,两人都是如同触电一般,同时将手缩了回去。

    一翻(身shēn),林碧站了起来。

    对视一眼。两人都没有说话。也许是从触碰的双手间找到了点什么吧!

    只是不待宁天江想明白,脑袋晕乎乎的便向后倒去了,竟然就这样直躺躺地晕了过去,将周围的人看得目瞪口呆。

    “王。。。。。。兄台!你没事吧?”

    林碧一把上前抱住了宁天江。()

    扶着晕的半死不活的宁天江,天色已经大黑了,林碧找了个干净地,停了下来。

    “不能喝酒还抱着酒坛喝,逞强!”

    林碧低呼一声,靠在墙角,将宁天江放在自己怀中,仰头欣赏着天上的星星。

    “头疼!”

    也不知过了多久,宁天江口中呢喃着,看来是酒醒了。

    “喝了那么多酒,当然头疼啦!”

    听到林碧的声音,宁天江忽的清醒了过来,一睁眼,顿时吓了一大跳,自己竟然在一个女人怀中。

    “对!对不起!”

    被酒熏红的脸好不容易才淡下来一瞬间又红了。

    “呵呵!”林碧忽的捂着嘴笑了起来,突地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

    “敢问姑娘,我为什么会在这呢?”

    宁天江问道。

    “你说呢?人家酒馆要打烊,我这个兄台总不能看着你被人扔到大街上吧!”

    听林碧这么一说,宁天江脸上更是红了,这才记起自己将林碧错认成男人了。

    “对不起!”

    “我又没说什么,你干嘛要说对不起呢?我倒是奇怪兄台为什么要将自己灌地那么酊酊大醉!”

    听了林碧的话,宁天江忽的回过头去,脸色也变得郁郁了,长舒了口气。

    “我也不知道,就是想喝酒而已!”

    “呵呵!为女人?”

    林碧问道。

    “恩!”宁天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自己的(身shēn)份。

    “其实我是王爷!”

    林碧反应让宁天江有些吃惊,这女子竟然没有因为自己的(身shēn)份而惊讶。

    林碧笑笑指了指宁天江腰间的令牌。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宁天江笑道。

    “我还知道你是二王爷呢?”

    宁天江好奇不已,就算看了这令牌也不可能知道自己是二王爷吧!

    “二王爷的家事早已传得满城风雨了,因为郁闷出来喝酒的恐怕就只有您了吧?”

    摇了摇头,宁天江道:“姑娘确实聪颖,只是我不是郁闷,而是无奈,也许上天注定我对不起她们俩吧!”

    “俩?”林碧疑惑道。

    “我这一生就做了两件错事,一个是我打了她那一巴掌!”林碧眼神一跳。

    “还有一件呢?”

    “还有一件?呵呵!太早了,早的我都记不清了,还是在外征战之时,因为隐疾我糟蹋了一个姑娘!”

    林碧看得出来,宁天江很是痛苦,不然也不会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说这些了。

    “谢谢你能这么信任我!”

    “这本就不是什么秘密,也谈不上什么信任不信任!”

    忽然想到一件事,林碧问道:“那王爷的隐疾治好了没有呢?”

    “恩,王妃替我找来了一位针灸大师,已经痊愈了!”

    原来功劳被方雪茹抢走了,林碧心中暗道一声,怪不得回到王府,宁天江对此只字未提呢!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浇愁愁更愁!王爷还是少喝些酒,愁还是得用手去解!”

    “解?她已经变了,我解开又有何用呢?”

    “王爷的家事,我也有所耳闻。只是不知道您是否听过她的解释呢,又或者她有什么苦衷呢,其实,女人对(爱ài)总是执着的!”

    月光倾泻,两人沉默了好久,宁天江的眉头一直紧锁,似乎是在想着什么,许久,宁天江的眉头舒展开来。

    “谢谢姑娘,我明白了,我知道怎么做了,碧儿,你等着我!”

    宁天江刚准备向回跑,一下停住:“还不知姑娘芳名?”

    “一面之缘,何须名讳呢?”林碧笑道。

    “那可否让我看看姑娘的芳容呢?”宁天江停顿了一下问道。

    “算了吧!你不会愿意看的,我这脸绝对可以吓死一条街的人!”林碧笑着转过头向前走去。

    宁天江犹豫了一下,急忙道:“在下绝不会是以貌取人之人!即便。。。。。。”

    宁天江的话还没有说完,林碧忽然转过头,揭下了面纱,宁天江当场愣住,还没有反应过来,林碧又将面纱给系了回去。

    “呵呵!笑傻了吧?这可是你自己要看的哦!走了哦!”

    “不不!姑娘误会了,在下只是觉得姑娘的脸好熟悉,虽然伤痕累累,但如果姑娘不介意,我可以替姑娘请大夫,医治这脸上的伤!”

    “多谢王爷的好意了,我还是喜欢这个样子,后会无期了!”

    闪(身shēn),林碧消失在了黑夜中,宁天江却还是痴痴地看着夜色,口中喃喃不语,心中有难以言语的痛。却不知从哪而来。

    直到宁天江离开,林碧才从旁边的黑影中离开。

    “后会无期,我们再也没有交集了!”

    林碧大步向相府跑去,既然那么纠结,还不如当面问个清楚,而她也不愿再回到那王府了,既然这折子是方远航呈上去的,那么是真是假一问便知,究竟他能不能说实话,林碧是在赌。

    已经是后半夜了,林碧远远的便看见了灯火通明的相府,眼皮没理由地跳了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如期而至。

    “怎么回事?”

    林碧来到相府前,掏出了方远航的令牌,问着守门的侍卫。

    “你是林姑娘?”

    “废话,是!你快说啊!”林碧有些急躁。

    “夫人快不行了!”

    “什么?”

    侍卫的话还没有说完,林碧便冲了进去。

    竟然这么快,林碧心中焦急不已,她没有想到雅琳的病会恶化的这么快,自己当初还跟方远航说雅琳至少能活好几年呢,现在,该怎么办呢?

    自己怎么交代呢?林碧赶紧止住了脚步,只是已经晚了,眼前的门咯吱一声开了。

    愣在原地,屋内,方远航正搂着瘫软在(床chuáng)上的雅琳。听的有人开门,方远航抬头看去,起初还有些疑惑,可眼光刚落到林碧手中的令牌上后,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一股愤怒的火焰忽的爆发开来。

    “你还敢来?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王爷的神医小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