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0维 书名:王爷的神医小妾
    奇怪的是,看这月色,应该已经是午夜了,可那小屋里竟然还有亮光。

    



    “你爷爷还真奇怪耶!这么晚还点着灯?”

    



    “才不是呢?爷爷肯定是知道我要回来了,才点着灯的!”

    



    松开林碧的手,云曦跑向小屋内。

    



    林碧笑了笑,还以为这小家伙不想家呢,却也是这么迫不及待。

    



    走进以后,林碧才发现这小屋倒也不小,前面是两间小房,后面有个小院,还有杂七杂八的一些小屋子,四周都没有什么人家,看来这老爷子也是个喜欢清静的人,不然也不会选择在这安度晚年了。

    



    那云曦钻进了屋子,就消失不见了,林碧上前敲了敲门。

    



    屋子里传来爷孙俩嬉笑的声音,显然没有听见林碧的敲门声,不得已,林碧只得加大了敲门的力度。

    



    砰砰砰!

    



    也不知是听到了敲门声,还是记起门外还有一个人,云曦出现在了门口。

    



    “碧儿姐姐,你先进屋吧!”

    



    “嗯嗯!对了,云曦,你爷爷没睡吧!要不,我先去见见你爷爷吧?”

    



    “姑娘不必劳烦了,今夜在此留宿一宿,明请回吧!”

    



    房间内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林碧有些莫名其妙,我这还啥都没说呢,怎么就要我回去了呀!

    



    “前辈!我。。。。。。”

    



    林碧正准备发问,一下被云曦拉住。

    



    “碧儿姐姐,你不用问了,我爷爷说了,他绝对不会为官宦人家治病的!这个还是还给你吧!”

    



    云曦努了努嘴,将那吊坠从脖子上取了下来,一脸不舍得递给林碧。

    



    “傻丫头,干什么呢?”林碧将吊坠给云曦戴了回去,“这吊坠是姐姐送给你的,你放心,绝不是你的好处费!”

    



    “可是。。。。。。爷爷。。。。。。”

    



    云曦嘀咕道。

    



    林碧揉了揉云曦的脑袋:“好了,我会说服你爷爷的,你呀,赶紧睡觉去吧!”

    



    “恩!”打了个哈欠,云曦向旁边的房间走去。

    



    见到云曦回了房间,林碧才道:“前辈,可否让我进屋说话!”

    



    “你随意,不过,不管在哪说话都是没有用的。”

    



    “谢前辈!”林碧闪进了房间内,只见一个头发斑白的人正端坐在桌子边。

    



    那人背对着林碧,但是从那一头白发看去,这人应该也是七十来岁了。

    



    “见过前辈!”

    



    林碧拱手行礼,却不料那人举起手:“不必了!这前辈我受不起!”

    



    瞬间愣住,那声音竟然那么苍劲,哪里像是个垂暮之人,再看那人举起的手分明是一只正处朝气的手掌。

    



    “你。。。。。。”

    



    林碧张大嘴巴,看着那人转过来,一张俊俏的脸孔,看上去最多也就三十岁,和那一头白发根本不搭调。

    



    “你不是云曦的爷爷!”

    



    林碧眼神突地一变,心中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云曦分明说过自己和爷爷住在一起的,那这人又是谁呢?

    



    “我确实不是云曦的爷爷!”那人舒展了一下眉头,林碧紧盯着那人,子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那人摇了摇头:“你不必紧张,我的确不是云曦的爷爷,因为我是她父亲,云落羽!”

    



    “父亲?”太疯狂了吧?难不成这儿的人也喜欢染发,玩非主流?林碧咂咂嘴。

    



    “很惊讶?我这头发怎么全白了?”

    



    “恩!”

    



    云落羽指了指对面的座椅:“你坐吧!很感谢你带云曦回来,只是我却是无法帮您了!”

    



    “为什么?”

    



    林碧不解地问道。

    



    云落羽指着自己的白头发:“因为这,你以为我这白头发是天生的吗?错了,这些都是拜那些官员所赐!当时云曦才只有两个月大,我凭着一手针灸之术在临陨县也算是一方神医了,再加上贤妻在家,子却也是幸福美满,只可惜天妒幸福,那晚,县令突然差我前去出诊,我也是傻,就傻傻的去了,却不料,到了县衙才发现,那县令根本就没病,他只是觊觎云曦的娘。等我赶回家时,除了二个月大的云曦的哭声以外,什么都没了。”

    



    云落羽说的很平静,但是林碧却感到了一种压抑,一股愤怒,像是一座火山,被极为强大的无奈所压制,一旦爆发,将会毁天灭地。

    



    “你没有去县衙找嫂子吗?”

    



    云落羽突然笑了,没有一丝生气的笑着:“我去了,有用吗?我只是一个郎中,我又能做什么呢?三天,我在那县衙外等了三天,将头发一根根等白,最后等到的只是云曦娘的一具饱受欺凌的尸体!”

    



    “那县令就是TM的禽兽,你为什么不去告官?”

    



    “告官?呵呵,他不就是官吗?我上哪告去呢?”云落羽笑得心痛。

    



    “到京都告他去,难道这天羽就没人治得了他吗?”

    



    林碧拍着桌子愤怒不已。

    



    云落羽什么都没有说,双手突地将眼前的桌子掀翻,两行清泪顺颊流下。

    



    林碧原以为他是处于愤怒,可看到他空的双腿后,林碧也跟着沉默了。

    



    “你以为我没有想过去京都吗?可是哪县令剜去我一双腿,又拿云曦的安危胁迫我,我能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啊?”

    



    伤心绝的云落羽不停地捶打着自己的脯。

    



    “不要这样!”林碧伸手去抓云落羽的双手,心却又一次震颤了,那分明就不是手。。。。。。

    

重要声明:小说《王爷的神医小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