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0维 书名:王爷的神医小妾
    宁天江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太后的寝宫门就嘭的一声开了。

    



    显然是有人在门外听着呢,赵敬之和几位御医同时进门。

    



    “大胆!谁让你们进来的?”

    



    宁天林起挡在太后前,企图遮住太后,却不料,太后那黑色的手指从后露了出来。

    



    赵敬之眼神极其犀利,一眼就看见了皇帝后的黑手,脸上闪过一抹若有若无的喜色。

    



    “皇上,臣等在外听见内太后的呼唤,恐有所异样,故而才冒死进来察看,只要太后没事,臣等死不足惜!”

    



    “死不足惜!”

    



    赵敬之这话刚说完,后的几名太医同时附和道。

    



    宁天林摆了摆手,顺手将太后的手塞进了被子中。

    



    “好了好了!你们放心吧!太后服下林夫人的药,已经好转了许多,现在正在休息呢,念在你们是为太后着想,朕也就不怪罪你们了,赶紧出去吧,别打扰太后的休息!”

    



    林碧的表极其诧异,不明白皇帝为何要撒谎。

    



    只是这出去谈何容易,在见到太后黑色手指的那一刻,赵敬之已经认准了肯定是林碧的药出了差错,导致太后又陷入了困境。

    



    跪着向前移了几步,赵敬之咄咄人。

    



    “还望皇上能让臣等替太后诊断一番,确定太后体无碍,臣等才敢退下!”

    



    赵敬之一群人看来是有备而来,几个太医明显是与赵敬之同进退,一齐向皇帝施压。

    



    “怎么?你们不相信朕的话?”

    



    宁天林故作恼怒。

    



    “臣等不敢,只是这病理之事,还是臣等比较在行,望皇上能体恤臣的苦心,替太后的体着想,准臣等替太后诊治!”

    



    “你们。。。。。。”

    



    宁天林指着赵敬之几人,却是没有话说,这理到底是在赵敬之几人边。

    



    另一旁宁天行有意无意的将目光投向了林碧,此时的林碧有些不知所措,被宁天江搂在怀中。

    



    究竟是怎么回事?即使是药有问题,也不必如此隐瞒吧!没有我这药,太后不也是死路一条,况且现在还是生死未卜呢?

    



    林碧心中暗自想到。

    



    “望皇上恩准!”

    



    “望皇上恩准!”

    



    几声叫喊令得宁天林有些无奈,也不知怎么向旁边移了些许,这一移,正好露出了太后的脸。

    



    赵敬之一眼瞧见太后的脸际,脸上顿时悲痛绝,一下扑到太后边。

    



    “太后!太后!您这是怎么了啊?老臣昨来时您还是好好的,怎么今就变得如此面漆无比啊!太后,您醒醒啊?”

    



    众人这才发现太后的脸色已经全黑,宛如碳色一般,极其吓人,稍稍试了试脉搏,还有微弱的跳动。

    



    皇帝的脸色却是极为难看,同时向宁天江示意,让他带林碧出去。

    



    会意的宁天江扶着林碧向外悄悄走去,却不料,刚到门口,就被赵敬之的声音喝住。

    



    “凶手哪里走?”

    



    赵敬之脸上泪液横洒,一把跪倒在皇帝面前:“皇上,您可得为太后主持一下公道啊?天羽国律例,凡是皇亲国戚因错医而亡,是得偿命的啊?求皇上为太后主持公道!”

    



    “求皇上为太后主持公道!”

    



    林碧的子陡然僵住,错医还要赔命?林碧终于记起来了这是古代,不是现代,竟然还有如此的法律,怪不得刚才皇帝要如此那般推挡,弄了半天,是为林碧开脱。

    



    “这用药之事怎能怪得林夫人呢?瘟疫本就是不治之症,林夫人为太后冒险一试,也是尽心尽力啊!”

    



    皇帝依旧在为林碧开脱。

    



    赵敬之面不改色,直面皇帝,一副尽忠纳言的样子道:“皇上三思,自有天羽来,朝堂内外大小事务全依天羽律例而判,一旦有所罔背,是故有辱开订天羽律例的祖宗,有扰天羽正义啊!望皇上秉公执法!”

    



    “望皇上秉公执法!”

    



    大门轰然打开,宫内所有太医全部跪倒在门外,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针对林碧。

    



    “不鸣太后冤屈,我等长跪不起!”

    



    宁天江也慌张了,这救人竟然还救错了,他对于官吏律法烂熟于心,但是对于这宫廷内的律法而真是有些陌生,如若有这样的说法,他也不会让林碧冒这个险了。

    



    “皇上!碧儿一心为只求为太后解除病痛,对于不治之症,定然有所风险,如若判罚碧儿,今后又有谁人敢替我天羽皇亲治病呢?”

    



    宁天江焦急的说道,怀中的林碧已经有些木然了。

    



    旁边的宁天行肯定是站在宁天江这边的,拱手道:“自古药道,有得有损,不因以医治结果断人,而因以医者心意判人!林夫人一心为母后,昼夜炼药,何罪之有?”

    



    “臣弟所言极是!既然。。。。。。”

    



    皇帝还没说完,百十位太医又是一声可昭月的死谏。

    



    “乱纪之国,何以顺民!望皇上三思!”

    



    一边是皇室三兄弟,一边是拥有律例的太医们,宁天林可谓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而再看看全发黑的太后。

    



    皇帝眉头紧皱。

    



    “先别管这些,先给母后治病啊?”

    



    “臣等无能,太后的毒素以深入五脏六腑,恐有随时归去之危。实在无力回天!”

    



    “无能,无能,无能!你们除了说这,还会说什么,当初母后病危,你们说无能,现在有人替你们治了,你们又来说三道四,你们凭什么说别人?你们有什么资格!”

    



    皇帝是彻底怒了,可太医们都是脸皮颇厚之人。

    



    “皇上息怒!臣等无能,只恐社稷之发凌乱,危我天羽根基,望皇上三思!”

    



    “你们气死朕也。。。。。。”

    



    皇帝一脚向赵敬之踢去,那赵敬之却是岿然不动。

    



    “皇上住手!”

    



    林碧突然从宁天江的怀中跑了出来,也只有她敢这般跟皇帝说话了。

    

重要声明:小说《王爷的神医小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