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莫不是喜欢上我了?】

    月黑风高。

    



    她睡不着,趁着月亮如水便往们外走去。

    



    却是见到花容月。

    



    好奇心使然,她不计前嫌地走过去,拍了拍半蹲(身shēn)子的花容月,笑着问道,“魅月公子这是在干什么呢?”

    



    花容月手上一停,扭头,紫瞳潋滟,好不貌美,他静静说道,“酿酒。”

    



    如此一来,一个睡不着想要喝酒,一个正在合着她的心意酿酒。

    



    自从那(日rì)瑾婳拿着鞭子打了(娇jiāo)嫩又高贵的花容月一小鞭以后,就长久一直僵持着的冷战,再一次瓦解了。

    



    瑾婳坐在石凳上,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好不自在。

    



    花容月却神(情qíng)极其冷漠,女装的他清冷如霜,不经意间流转的目光却足矣夺取人的心魂。

    



    他的笑,是那么的美。

    



    他认真的样子,是令人那么想要接近。

    



    一炷香过去了,酒呢?自然是还没酿好,于是瑾婳没事找话道,“喂,我说,我们来了这个村子这么久,你连个名字都没有,多不好。”

    



    花容月停下手中的动作,月光下,白色光晕照在他绯红的衣裳上,丝毫不逊色于月光。

    



    他想了想,懒懒道,“你随便取个吧。”说完继续酿他的酒去了,酒气在夜的空气中弥漫,芬芳清香。

    



    瑾婳一听,来了兴致,撑着下巴着实深思熟虑了一番道,“那就叫花儿吧。”

    



    花容月嘴角一抽,“你能不能别取这么庸俗的名字?”

    



    瑾婳想了想道,“庸俗?花儿多么活泼可(爱ài)的一个名字啊,你居然说是它庸俗?!”

    



    花容月扭过头,不去看她。

    



    她又仔细寻思了一番,似乎也觉得不妥当了,又道,“要不,就叫翠花?”

    



    “。。。”

    



    花容月神(情qíng)很古怪,似乎是在怀疑她的品味。

    



    瑾婳觉得自己的品味被质疑了,小小的自尊心在搏斗。

    



    “绿草?”

    



    “。。。”

    



    “小花?”

    



    “。。。”

    



    一连几个名字,花容月都没有再搭理她,瑾婳怒了。于是一拍桌子,顾不得手上通红的疼痛道,“好,很好,魅月公子的品位高,那你来取啊!”

    



    她本以为花容月不会再搭理他。

    



    谁料,他竟好脾气的转过头,一双美眸也不知道望向了何处。

    



    他静静道,“就叫菡萏吧。”

    



    菡萏?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阑干。

    



    倒也的确,是个不错的名字。

    



    她笑道,“菡萏夫人。。。”

    



    花容月不搭理她,朝她走过去,坐在石凳上,不望她。

    



    瑾婳见此,问道,“酿好了么?”

    



    “嗯。”

    



    “那。。。你为何不拿过来?”

    



    “相公照顾娘子不是应该的么?”花容月笑着,全然早就么有了当初她让他假凰虚凤的(娇jiāo)羞,大方的不得了。

    



    却也正是这种大方,更显得他万种风(情qíng)。

    



    行,她都忍了这么多次了,还差这一次么?!

    



    于是瑾婳走到树旁边,拿起了酒,却突然想道,这是方才他酿的,她虽是么有酿过酒,却也是知道不能酿完立马喝的。

    



    不由地狐疑的目光投向花容月。

    



    花容月淡淡地说,“树下我刚来之时埋了一些,如今许是好了。”

    



    他这声不咸不淡的提醒,倒是没让瑾婳出洋相,瑾婳虽是知道被耍了却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她努力地刨土啊刨土,全(身shēn)弄的脏兮兮的全是泥,就像是一小乞丐。

    



    她终于知道这花容月为何要她拿了,这活压根不是给人干的,她真是怀疑当初花容月这酒是怎么埋下去。

    



    刨啊刨,她努力,她继续刨。

    



    慢慢地,慢慢地,她发现自己终于是看到了幸福的曙光,因为她看到了一个红色的盖子。

    



    这个时候,某人又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屋内有铲子。”

    



    “。。。”

    



    大人不记小人过!

    



    瑾婳忍住强烈想要冲进屋子,挥起铲子,砍掉花容月脑袋的想法。

    



    此时的她,已经是五个指被泥土染的不成样子了,不免朝花容月幽怨一瞪。

    



    努力劳动的孩纸,才有饭吃。

    



    瑾婳一直秉持着这个原则,一直在努力。

    



    一团子酒被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掏出来,香气在空中弥漫,让人忍不住流口水。

    



    瑾婳在古代,还从未喝过酒呢。

    



    这第一次,就献给了花容月。

    



    她倒是想尝尝,魅月公子亲自屈尊酿的酒,会和那些在现代喝过的红葡萄酒有啥区别。

    



    他渐渐看她的神色变的柔和了起来。

    



    瑾婳端着酒,走过去,不觉痴了。

    



    当她反映过来的时候,酒气弥漫,说不出的味道。

    



    她杵在石桌上,看着花容月,好奇问道,“这酒。。。是用啥酿的?”

    



    花容月道,“桃花。”

    



    唔,真有新意,莫不是把桃花粉成粉末?

    



    不过她瞅了瞅魅月公子一脸没兴趣的样子,也不再多问了。

    



    酒入喉肠。

    



    淡淡的味道,却令人不(禁jìn)想要永生难忘。

    



    “花容月,我问你一个问题啊。”瑾婳神色认真,放在酒杯看着花容月。

    



    他点了点头。

    



    瑾婳凑的向前了一些,语气变得有些不在意了,没有方才的那种严肃了,“你这般待我,莫不是喜欢上我了?”

    



    天知道她的心里面是有多紧张。

    



    花容月笑了一声,紫眸流转,嘴角噙着笑意望她,似笑非笑:“你觉得呢?”

    



    ********下面七百多字免费,容我啰嗦一小下*************

    



    这本书是月月第一次写,难免有很多不足之处,月月也知道。记得上次问过一个作者的意见,他回答说,月月的文男女主人公之间不存在激、(情qíng)。。。(唔,是么。。偶一直以为很有JQ),之后呢,应该虐的地方,却让人看不出来虐点。。(其实月月是亲妈,不虐的。。)好吧,月月承认是在找借口,可能这本书很败笔了。。颤抖。

    



    其实这本书月月改过好多遍了,初稿是第一人称,所以才会人物心理女主人公偏多,其它人几乎没有,还希望大家能见谅看。(本来想第一人称发,知道好多人无法接受,所以。。。)

    



    之后,也是月月想啰嗦的重点了。月月这几个周病了,也许是自小体弱的原因,唔。母亲大人说是我不务正业,太((操cāo)cāo)劳造成的。(⊙o⊙)…我弱弱的想挥爪子反驳,却不争气地弱弱放下了。。。

    



    这本书因为啥也不理想,主人公塑造(情qíng)节等等都不成功,月月说句真心话,现在是不太想继续写了。。最近又发生那么多事,月月只是一个高中生,还要悲催的高考,还悲催的病了。。。人生真是要多悲催有多悲催啊。偶知道这不是借口,偶忏悔。。。

    



    然后就是,既然已经上架入V了,虽然订阅只有几个。。。如果月月就这么不厚道的弃了,实在是对不起读者大大的一路追文啊,反思已久后,月月决定大结局一口气传上来,至于时间一定是3月末之前,一定有结局。。。

    



    不过可能文中很多线索不能写出来了,是月月不好,月月在这和大家道歉唔。

    



    存稿就到这一章了,母亲大人在监视着月月的举动,不敢写了。。默哀,今天就更新了这么一小章,是月月对不起大家,继续忏悔。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王爷别碰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