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忍!】

    这番话,那大汉是用了九分的怒气吼道。当然,那还有一分就是他的私心。

    



    这女子这么月貌花容,居然被这仪表堂堂的男人给蹂'躏。如若是他,他一定娶回家好好对待她,决不让她受到一丁点的委屈。

    



    瑾婳想了想目前的角色,强忍怒气道,“他什么也不干,让我一个弱。。。让我一个读书人成天挑水做饭,就知道吃,我不教训他一下,他还有没有王法了?!”她其实想说,她一个弱女子成天跳水做饭洗衣扫地,而他一个强壮的男子,虽然不见得是真的强壮,但却成天让她伺候着,这整个普天之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她一肚子的苦水么有地方诉讼,真特么的委屈啊委屈。

    



    那大汉道,“你家小娘子是女人,怎能让她做那些事?”说完,他颇为怜惜又整理了一下衣摆,虽是粗布衣料,经过整理一番还是有那么一点风度翩翩的模样。毕竟年龄不大,除了成天下地做事晒黑之外,外貌还是很文质彬彬的。

    



    瑾婳也顺着他贪婪的视线望了过去。

    



    只见。。。

    



    某个罪魁祸首,正楚楚可怜地咬着唇,捂住伤痕,眼泪汪汪啊眼泪汪汪。

    



    你TNND会演戏是吧,老娘栽在你手里了!

    



    她忍还不行么?!

    



    瑾婳气愤不能自已。

    



    那大汉被看的不忍极了,看瑾婳的眼神又加了几分怨毒。

    



    本口本来稳稳站着如泰山的大汉也站不住了,直接迈着大步走过去,大手往桌子上一拍道,“小娘子,你别怕他,老子给你做主。。。”

    



    花容月么有啥表

    



    太阳斜照的地方,正好衬托出他微微勾起的嘴角,弧度刚好,是一抹得逞的笑。

    



    笑归笑,他依旧是不说话。

    



    不过瑾婳觉得他此刻无言胜有言。

    



    不过再看着他被当做夫人,有苦难言的样子,瑾婳觉得她被这么训斥一顿倒也没什么了,莫要说花容月以前蹂'躏她来的爽快,她看到某人被蹂'躏也是爽快极了。

    



    其结果便是,她被狠狠的骂了一顿,而她家‘小娘子’眼泪汪汪在眼圈里打转转,却不见得落下来。

    



    如此,第二全村人都知道了,这方公子有虐待妻子的癖好。

    



    瑾婳觉得么有脸放了。

    



    这些子拜访她的人越来越多,男的么,自然是为了一睹某妖孽的芳容,女子么,自然是来看他的风度翩翩。

    



    村中成了两派。

    



    一派是慕花容月那妖孽的男子,为首的便是村长的儿子,一味的支持花容月,看他的眼神都贪婪。

    



    另一派自然是不赞同的,觉得方公子一表人才,若非是这小娘子做的过分了,方公子怎会如此待他?主张着大男子主义事业。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王爷别碰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