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乃天人】

    他完全不像是在问问题,也不像是一个阶下囚,因为那话说的是那么一字一顿,又平静如水。

    



    素华只是冷笑,“如今魅月公子的邪功已经散去,莫非还能凭空从本宫眼前消失不成?”话音一转,她的声音已经变的凄厉了不少,“花容月,我的全家就那么毁在你手下,当年你眼也不眨地将我父亲就那么杀掉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花容月忽然放开瑾婳,走到素华面前,轻声道,“素素,你莫要怪我。”

    



    素素?!

    



    素素?!

    



    居然叫的那么甜蜜?

    



    瑾婳觉得不是她的耳朵出了问题,就是他的嘴出了问题。

    



    却哪里知道,他接下来的话和做的事,足矣让她伤心一辈子。

    



    素华抚上花容月的脸,美眸中那般摄人心魂的摄魂术早已飞刀了九百八十万里去了,她痴痴笑道,“容儿,你莫要骗我了。。。”

    



    忽然,花容月将她搂入怀中,像是对待至宝,语气也变得哽咽,“素素,你为何从不信我。。”

    



    恶寒啊,瑾婳在一旁默默流泪,这都啥跟啥啊,莫不是一会儿他还要在她面前上演一幅活宫图?

    



    不出她所料。。。果然。。。

    



    素华说道,“要我信,那就做给我看。”她突然推开花容月,指了指孤孤单单站着的瑾婳,“当着她的面!”

    



    她早已经料到了花容月的拒绝,满脸哀戚。

    



    花容月却妩媚的笑了,那一刻天地失色。

    



    他薄唇轻启,“素素喜欢便好。”说完,便再没有一点羞耻心的将玄衣褪了下来,白色的亵衣盖不住人联想的材。

    



    素华却突然笑,不再去看他,因为她知道那个男子,只要看一眼,便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就这样便是证明了?”

    



    她不屑。

    



    瑾婳看到了。

    



    花容月也看到了。

    



    在场的黑衣人因为没了素华摄魂术的控制,也看到了。

    



    素华的目光清冷,哪里还有方才那么半分的凄凉和痴

    



    花容月看了瑾婳一眼。

    



    那一眼么,她说不出啥滋味。

    



    “你想怎么样?”

    



    素华闭了一下眼,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抬起花容月完美的下颚道,“我喜欢你隐忍的样子。”

    



    隐忍的样子。

    



    这五个字倒是有多重的含义。

    



    只是。。。

    



    现在那几个黑衣人贪婪的看着花容月,那表就是在说,好好吃的美食,是俺的是俺的。

    



    花容月想也不想,抬眸看了一眼她,“素素,你输了。”

    



    素华闻言一怔,低头,却看到原本完美无缺的手,竟然此刻已经快要腐烂。

    



    瑾婳觉得空气中一股腐烂的味道,也望向素华。

    



    怔了怔。

    



    味道是从素华的手上发出来的。

    



    她眼神怨毒,全然没有半点的仙女风范,“花容月,你果然是厉害,本宫佩服,居然连自己的体都能狠下心放了毒。”

    



    花容月轻笑,“素华宫主妙赞了,孤是自小子就带着毒。”

    



    啊啊啊,他说啥?!

    



    他说本来体就带着毒?!

    



    那。。她,她和他三年前,同共枕了那么多天。

    



    是不是。。。会不会。。。

    



    瑾婳觉得全上下都不寒而栗。

    



    难道她被传染上了?!

    



    然而这个时候素华不忘妒忌地看了瑾婳一眼,轻轻伏在花容月耳旁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花容月只是淡淡道,“不劳素华宫主了!”说完,十分潇洒地扔下了一瓶药,带着瑾婳大大方方地离开了那里。

    



    不得不说,这花容月真是有那么点本事。

    



    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一点儿武功都没了,还能安然逃出去。

    



    诚然,瑾婳对魅月公子的才华横溢又是敬佩了几许。

    



    此乃天人也,此乃天人也啊!

    



    走出去,她才发现,方才那豪华又行刑的地方,竟然只是一个小茅屋而已。

    



    而且这个茅屋还破破烂烂的没法说了。

    



    花容月十分安然自得的带着她走了一会儿以后,就华华丽丽的晕了。

    



    当然晕之前,还不忘让她看清楚他完美的侧脸。

    



    额上细汗连连。

    



    瑾婳终于明了了,原来这家伙。。。方才那副稳胜券的样子都特么是装出来的啊。

    



    装的也真够绝的,居然那么多人都没看出来。

    



    此番,她对他的敬仰又生生提了一倍。

    



    “喂,你还好吧?”她戳了戳花容月的脸蛋。

    



    她发誓,她只是想看看他好没好而已。

    



    压根么有任何想要吃他豆腐的意思。

    



    指天为证啊指天为证。

    



    花容月嘴角不易察觉的抽了抽,还是没打断她开心的动作。

    



    这妖孽皮肤倒是真的好嫩啊,白皙又嫩,比她的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女人长成这样都已经是祸水了,然而男人长成这样,她根本没能找到任何一个词来形容目前的他了。

    



    蓝颜祸水,这个词是多么的可怕,她现在才意识到。

    



    方才那种况,特别是那素华宫主最后看她的那一眼,就像是要把她给活剥了一眼。

    



    满脸掩饰不住的妒意。

    



    或许她也未曾掩饰。

    



    是啊,那个人不管是容貌,还是什么别的或许都是她不能去比的。

    



    可她又何曾,又何曾知道花容月是如何待自己的呢?!

    



    花容月曾经和她讲过蜉蝣的故事。

    



    昙花一现,蜉蝣朝生暮死。

    



    如果当时她稍微注意到他的话里面深刻的含义,或许她现在可以抱着可的孩子,教给他叫自己娘亲了,不对,三年多了,如今那个孩子应该会说话了,会叫娘亲了。

    



    只是。。。她还要为他找个爹爹。

    



    向来无心是么?

    



    她笑着问自己,却从不曾知道,心痛到了极致,那便是麻木。

    



    看着还在怀中昏迷的男子,她柔肠百结。

    



    再瞅瞅这片山林,森又恐怖。

    



    之后,因为一声巨响。

    



    她很不争气地,吓晕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王爷别碰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