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你……你不相信我?”她决定一定要解释一番,如果被以前的花容月瞧不起那是应该的,可要是被眼前这个……花容月瞧不起,那简直是太让她觉得这个世界是残酷的了。()

    花容月慵懒的抬眼,看了她一眼,“我……信。”

    嗯,说的还是比较坚定的。

    暂且……可以认为他是相信的。

    “诺,那个地方你可以去睡了。”她再一次指了指冰凉的地面,顺手扔给他一份被褥。

    花容月眸中说不出表,只是很乖的领了被子,抱膝而坐。

    还不忘咳嗽几声,让瑾婳的心彻底的不忍了。

    “咳咳……咳……”然后他慢慢将被褥铺好,乖巧的摸样更是让瑾婳觉得自己在虐待美少年了。

    “睡吧睡吧。”她摆摆手。

    我发誓,下次绝对不和这妖孽住在一间房里面。

    简直是忍耐折寿啊折寿!

    “唔,你干嘛?”她本来就翻来覆去,在那妖孽好听的呻吟中不想睡去。

    这个时候,一只爪子,朝她伸过来。

    “小主人……我好怕,陪我睡……”

    是撒么?

    她可以理解为是撒么?

    她做了一个梦。

    梦见她失忆了,被安陵烨带回皇宫,上元节又出来救了失忆的妖孽。

    谁来告诉她,这究竟是不是一个梦?

    应该……是梦吧。

    她昏昏沉沉的想着,可是那爪子越来越不安分,声音也越来越酥到骨子里面去了,“小主人……”

    不理他,不理他。(.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反正是梦,在梦里都着了他的道,那她也太不争气了一些。

    “花容月,我告诉你,你别梦里都来缠着我,我在做梦,你明白么?”

    “花容月是谁?”

    “……”

    瑾婳终于睁开了眼睛,她也终于相信了这其实真的不是一场梦。

    那妖孽正小心翼翼的躺在她侧,睫毛微微颤抖,弄的她有些莫名的痒。

    “你!你下去,我不都说了,你睡那么?”

    花容月咬着唇,小声道,“可是……地好凉,割得我好痛……”

    她发誓,当时她绝对是神经大脑出问题了,这个男人曾经那般的伤害她,曾经那般的伤害自己的孩子,而她居然还是心软了。

    虎毒不食子。

    或许当年那一刻,她没有细细想过,花容月为何会如此。

    可她只需要知道,不管是为什么,他不想要这个孩子是一定的。

    如今,流年辗转,此去经年。

    “你哪痛了?”

    花容月见她心软,更加委屈了,就像是一个小孩子,要不到糖果一样。

    “这儿……”

    说完,他无辜的掀开才换上的衣裳,一大片光露出。

    瑾婳倒是真的心疼的给他检查了起来。

    怔住。

    那妖孽白皙的肌肤上有几道被虐待的痕迹。

    似乎是鞭痕,也似乎是欢留下的。

    她使劲推了那妖孽一把,“你说,你去哪儿乱搞了?”

    花容月似乎是不理解,先是眨了无辜的紫瞳,又反应过来,控诉道,“他们……坏人,欺负我……”

    她不会说她心疼了。

    可行动上还是表现出了心疼。

    “谁干的?”老娘去宰了他。

    敢动她的人……

    花容月紫瞳盛了似水般晶亮,垂下眼眸,眼睑泪痣如朱砂,绝代风华。

    恍惚间,她忽然想到一句话。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难道是天命,亦或者还是别的什么东西,抓不牢,握不住。

    “不知道……”他宝贵的眼泪,犹如珍珠一般的掉落。

    瑾婳,“……”

    “小主人,待我真好……”

    废话,她活该犯,才会对他好!

    “小主人……会永远……待我这么好么?”

    不知道,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心里好乱,甚至现在看到了他的脸,她就想到了那一年,那一年,一个绯衣男子,泪痣如朱砂,紫瞳潋滟朝她浅笑,“喝了它,我放你走。”

    喝了它,我放你走。

    说的多么轻松。

    那是他的孩子,他竟会如此。

    几回兜兜转转,几经刹那回眸。

    执念……

    不过如此。

    或许曾经的伤害她可以不去在乎,只因为他一个眼神,一个抹笑。

    。。。华华丽丽的分割线。。。

    “也不会?”

    艳阳高照下,瑾婳终于怒了。

    她觉得她养了一个白眼狼啊!

    做饭不会,泡茶不会,洗衣服不会,就连打水也不会!

    真搞不明白,当时怎么就神经不开窍,把他带回来了呢。

    傻啊傻,傻啊傻。

    “那你说,你会什么?!”看来好好待他,他不知道好,于是瑾婳终于怒了!

    “……小主人。”

    “你你你你你你!你别告诉我你啥也不会!”

    他眼泪又像是珍珠一样掉了下来,抬起头怔怔地看着她,那表似乎在说,我就是啥也不会!

    忍,我忍,我忍还不行么我?

    “从今天开始,家务共同分担,你别用那无辜的眼神看着我,我不吃你这!”

    他无辜的转了转眼珠。

    “别用你那无辜的眼神看我,听懂没?”

    他又眨了眨眼睛,“嗯……”

    绯衣有些单薄,他整个纤细的子都在发颤,让瑾婳认为自己罪孽深重。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王爷别碰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