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人怕,陪我一起睡】

    后面传来低低的啜泣声,“我。()。不知道。。。”

    哦,不知道。

    不知道。。

    啊?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叫什么?!

    瑾婳扭过头,在努力确定了一番她没有认错人之后,冷哼道,“你别想给我装失忆,那点伎俩我都试过了,我们东南西北各自走。”

    那妖孽仍不死心,拽着她的衣袖,小声道,“我衣服碎了,能先带我去换个衣服么。。”

    话说。。。此要求,并不过分。

    既然。。。不过分,那她就了。

    点头答应。

    花容月在黑夜中一双紫瞳摄人心魂,瑾婳觉得自己的魂魄又一次被他给勾走了。

    愁肠,愁肠。

    。

    一片竹林,一间茅草屋,一张

    这是她想当年被那妖孽抛弃以后,游江湖给自己布置的一条最后之路,没想到竟然离安锦京都这么的近。

    “喂,你换好了没?”她没好气的说道。

    那妖孽已经在里面呆了一刻钟了,大黑天的让她一个人在外面呆着,他自己是不冷了,那她呢?

    懂不懂得怜惜女士啊!

    她才是应该被呵护的,怎么……好像是如今反了过来。

    花容月在屋子里面没有吱声。()

    瑾婳忍不住了,直接打开门走进去。

    正巧,看到那妖孽衣不蔽体的样子。

    鼻血在鼻子里面翻涌着,瑾婳感觉的到全的血液都跟着沸腾起来了。

    连看花容月的目光都变得炽了起来。

    花容月也察觉到了她炽的目光,只是用单纯而又无害的眼神看着她,顺带着还眨了两下。魅惑的红衣从他纤细的肩慢慢滑下,一副任君采摘的摸样。

    兽大发的瑾婳,是该有多大的意志力,才没有立马扑上去,把这个剩下来就是极品的尤物吃掉啊。

    她努力维持镇定,转过头不去看他。

    等等,让她先整理一下思绪。

    地府里面。

    那个阎王称他为魅君。

    他看了我一眼,紫瞳潋滟,笑颜不减轻声道:“愿意随我去投胎么?”

    在那之前,他喝了一口似酒非酒的忘川水。

    忘川水,会忘记前世的一切种种。

    那么说,这个人肯定不记得在地府里发生的那些事儿了。

    而刚才,他说他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

    那么说,这个人肯定是忘记了以前的种种,虽然也不乏扮猪吃老虎的可能。

    不过。。。看这人儿那摸样看似不像是装出来的。(某亲妈:小瑾瑾你咋就不开窍呢。。假扮亲妈的后妈飘过)

    “你穿好了没?”她分析完了目前的处境之后,朝后面的人继续没好气道。

    “好了……小主人,不要丢掉我……”

    丫的,你是不记得你以前做过啥事是吧?

    居然还有脸面在这跟她说这些话。

    怒!

    她转过去,看着花容月,准备发怒。

    ……却“你也弄好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别跟着我了。”她十分和蔼的劝解道。

    花容月一听,满脸被抛弃的样子,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小主人,不要丢掉我。”

    柔媚又可怜的语调,让人为之而不忍。

    我不丢掉你,我等着你好了丢掉我啊?!

    “走,不要让我多说下一句话,我没心和你啰嗦。”她不耐烦了。

    当然美色当前,容不得她不耐烦,她只能闭着眼睛,无畏的说道。

    “……可是,小主人……”

    “以前的账我就既往不咎,你我两清,你现在给我滚开,滚的越远越好!别来缠着我!”她发怒的吼道。

    某小绵羊抬头,委屈的看着她:“小主人……你不要我了么?”

    “……”

    “我不是你的小主人,我只是碰巧遇见你,碰巧把你从恶人手中赎出来,又碰巧把你带回家,你别管我叫主人!”某只在奋力地解释着。

    “小主人……你真的不要我了么?”他眼泪汪汪,一脸被抛弃了的模样看着她。

    “……”

    “我收留你不是因为别的,只是觉得你可怜,你现在要指天发誓,你以后绝对不会伤我分毫。”

    “我……发誓。”他紫瞳潋滟,看了她一眼。

    瑾婳指了指地上,“今晚你睡那儿,别来烦我。”

    花容月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我一个人怕……小主人,陪我一起睡好么……”

    丫的,那楚楚可怜的表看的她一阵心痒痒,好想把他吃了啊。

    为了维持自己正人君子的形象,她淡淡扫过那妖孽的全一眼,冷冷道,“你以后别给我穿绯衣了,生怕别人不把你吃了是不是?”

    他委屈,目中盈盈眸光,“小主人……”

    瑾婳刚要说话,他却委屈抬头看着她道,“我……不好吃的……”

    雷,天雷滚滚。

    花容月以前何时这般的单纯纯洁过?

    “不是那个吃,是那个吃,就是那个吃……”瑾婳决定好好给他上一课,别下次带着这妖孽出门,让他不知不觉被拐了,然后再不知不觉被吃了。

    要吃,也只有她能吃他。

    “……”

    花容月无辜的大眼睛眨巴了几下,对她的解释表示不解。

    瑾婳却豪气的说道,“你也甭瞧不起我知道么,想当年我在江湖还和你一个称呼,并排其名啊,知道了么……?”

    “我……知道了。”他乖巧点头,却在垂下头那一刻眸中划过不屑。

    正巧了,这不屑被瑾婳瞅见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王爷别碰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