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用的龙榻】

    在哭喊之中,老家伙的声音渐行渐远。()

    脑子里一片混沌,周围的声音很吵。

    吵死了。

    她什么也不想听了,只想就那么慢慢睡一觉,或许等到天亮了一切都好了吧。

    刚刚要睡,嘴边却又多了一碗药。

    不是方才的那股味,反而有些甜腻。

    但她潜意识,想要抗拒这碗药。

    只因为她看到眼前的男人不再挣扎,只是目光很冷。

    那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个男人或许从头到尾都没有安好心。

    不喝。

    她别过脸。

    这次男子没有那么好的兴致为她吹药,只是冷冷道,“喝,还是不喝?”

    不喝。

    她想说话,却发现嗓音沙哑,根本难以发出半个音节。

    一双手滑过脸侧,鼻子被捏住了。

    而后,汤药不留的灌入肚。

    这会儿,憋屈的很,想吐却吐不掉,药还在一直往里面灌着。

    一愣,闭着眼睛还没反应过来。

    只觉得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方才灌得药在嗓子和肚子里面来回徘徊,伸出手攥紧他的前襟,只觉得口里苦涩变了味,一股又苦又涩的液体回涌了上来……

    还带着熟悉的铁锈味。

    一个没能忍住,仰头一口便喷了出来。

    空气里弥谩着诡异的腥味……

    她微眯双眼,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衣衫上溅了点点血迹,脸上也有……

    滑稽极了,让人忍不住想要笑。()

    她此刻是又想哭又想笑。

    却憋了半响一个动作也没做。

    想张开嘴呼吸一样,用鼻子感觉到十分的费劲。

    扑哧。

    笑了。

    她笑了。

    他一双眼睛极为的清亮,望着瑾婳,满脸的不安与惶恐,似乎被吓得不轻。

    也是,这么一个衣着优雅且华贵的男子。

    被她连吐了两口。

    还带着嘲笑的意味。

    完了……

    我就知道,那个颤巍巍没安好心的老家伙,开的东西不能吃。。

    你干嘛喂我。

    这下好了,她一闭眼,嘴一咧,双腿一蹬。

    依旧攥着他的衣袍,以及死不瞑目且不甘心的姿势……昏过去了。

    她想着一觉醒来,她估计会真的把所有的东西都忘了个透彻吧。

    包括她心底一直不愿去想的男子。

    到了这个时候,她问自己,后悔么?

    不后悔,却不想忘。

    或许等到某年某月某个时间。

    她再遇到了他,还可以没心没肺的笑,这位公子好生漂亮,姓甚名谁,家住何方?

    脑子中昏成了一片。

    嘴角想笑,却扯不起来。

    迷迷糊糊一片,嘈杂的声音响起来。

    “喂,你说着皇后会不会死了啊?”

    “嘘,别乱说,死的也要说是昏了。”

    有些儿童的声音问道,“为什么啊?”

    那边声音开始了漫漫的解释,“你想啊,皇后娘娘是我们照看着死去的,那我们还有命么?”

    “也是啊”那个不解的声音表示赞同。

    “小声点。”又一个声音训斥道。

    屋里有些亮堂了,有一阵冷风吹进来,感觉连呼吸和心都顺畅了不少。

    突然一个声音道,“开什么窗,快快快拉上,让娘娘安息着。”

    “哦”

    一声痛呼,那人似乎被就揪了耳朵,还伴随着细小的求饶声。

    哗的一下,光线又暗了,又变回了死灰的沉闷。

    不要啊…

    谁谁谁干的?

    别别,别夺了我的光明啊。

    心里很是悲观,默默地哀嚎了一声,手捞起旁的绸缎一拧,腾的,子一下子坐了起来……

    睁开了眼。

    下意识地探头,伸手就去触摸那让人沉闷的帘子。指间透了一丝光线映照了进来,手也显得苍白刺眼。

    外头一阵安静了。

    那两个人似乎被突如其来的事儿,吓得不轻,将帘子颤歪歪的拨开,早已熟悉了无尽的黑暗,恍然间这亮光还真让人一下子难以承受,眯了半晌,脑子里嗡嗡作响,好半晌才反映了过来。

    她尽量让自己摆出了一个和蔼的笑。

    哪知道,他们灰白着脸,面面相觑,立马跪趴在了地上,砰砰地磕着想头。

    那头就像是带了盔甲一样,怎么磕也磕不停。

    还安息。

    她还没死呢,就让她安息?

    怒!

    “你们都别磕了,也不嫌疼的慌。”

    上天作证,她真的是好心让他们起来。

    他们那小板却更颤抖了起来,又一个劲儿的磕了下去,一直不停。

    瑾婳这个时候脑子里,记忆一片空白,哪里有空去搭理他们。

    只是怔怔的坐起来,握着被褥,料子摸上去厚实又软,绣的那云啊,龙爪子也忒漂亮精致,谁家的,竟然这么讲究?

    “这是谁家的?”

    该问的总的要问。

    那一个小太监见此,为了不让头再受罪,立马抬起来,跪着走到她面前,献媚道,“这是皇上御用的龙榻呢,娘娘真是好福气。”

    哦,皇上御用的龙榻。

    龙榻!!!

    皇上!!!

    瑾婳怔住了,投以疑惑,那小太监点头。

    什么?!

    她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又晕了过去,全没有什么力气所在。

    那小太监见到这副景,吓呆了。

    后面有一个太监,像是总管,衣服穿的个外比别人高出那么一截,他朝门口的侍卫使了使眼神,又转过头对她献媚一笑。

    她只觉得诡异万分。

    又有些晕乎乎的了,这个时候脑子缺不是那么的神志不清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王爷别碰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