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皇后】

    花西四年,烨帝封后,为方氏瑾婳。()

    疼痛是那么的真切,一抹绯衣划过的影,却抓不牢。

    不!

    瑾婳突然睁开双眼。

    “瑾儿,怎么了?”

    是个男子的声音,很沉稳,又很好听。

    她眨巴了一下眼睛,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啥事儿,只是觉得头有些发胀,脑子里茫然极了。

    想要微微一动,换个舒服的位置躺下,头却突然难受了起来,就像是要炸开一般。

    房间很亮,金灿灿的。

    瑾婳平躺在上,睁开眼,喘息地呆呆望着头顶。

    透着烛火,轻纱纹着莲花,隐约还能看到龙凤,一派祥和之气,又有些华丽,只是那垂下的帷帐像是要压下来将她埋了似的,突然觉得有阵莫名的恐慌。

    那龙凤很华贵。

    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会有的。

    这是哪儿?

    男子的温度很熟悉。

    对了,这是皇宫,抱我的是皇上。

    猛然,她咳嗽了起来。

    想不顾一切的咳嗽,胃里面一阵翻涌,一股异味的东西,她极力的想要吐出来。

    抱着她的那个人,见她如此难受,想帮她拍一拍,却犹豫了起来,像是怕她疼着了。

    俊朗的眉蹙了起来,丝毫不影响美观。(

    对了。。。

    他叫什么?

    一阵恍惚,手也不自觉的收紧,锦被被她指甲抓乱了,四肢有些乏力,就像是千万只蚂蚁在上爬来爬去一样。

    好难受。

    她皱额头,努力的想了想,恍惚了好一阵子。

    我是他的皇后。

    我是他的皇后。

    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脑子里面只有这么一句话。

    她是他的皇后,那么眼前这个人就是当今的圣上了。

    “来人,传太医!”他看到她难受极了,脸都憋的有些轻,掏心掏肺的想要往外吐出一些东西,急了,连声音一阵怒意。

    口有些痛,她能感受得到前几年练的邪功,像是正在慢慢散去。

    快要不见。

    就连极力想要记起的一些东西,也慢慢的记不清了。

    像是生命在流逝。

    一种恶心的味道在上升,然后口一闷,就再也不省人事了。

    直到一根线搭在她的手上,她才回过神来,似乎是刚从地狱或者天堂中绕了一圈。

    这个是。。

    把脉?

    那个人不知道停了多久,只是线一直抖着。

    她能感觉的到,线的那头的那个人,似乎是比她都要难受,手一直抖啊抖,颤巍巍的样子。

    皇上应该不至于穷到让一个病人为她把脉。。。那么只能说明一个原因。。。

    这个人,是被吓的。

    耳边有些动静儿,那根线离开了,一股不太好闻的药味。

    旁的人很温柔的将她放在榻之上平躺着,过了好一会儿又被温柔的扶起,那个人像是对待珍宝一样待她好,慢慢将药吹了起来,放到她的嘴边。

    本能有些抗拒和反胃。

    那药的味道在她此刻的脑子里面已经不是不好闻的问题了,是难闻的要死。

    为了表示抗议,她拒绝。

    那个人看她满脸的抗议,就连小拳头都不安分,柔声道,“乖,喝一点。”

    不喝,不喝。

    她为什么要喝?

    她感觉的到,眼前的人怒了!

    小小的将眼睛眯成一条缝,打量了起来。

    这个男子可真是俊美啊,虽然不是她最喜欢的那种温尔如玉的,当个如意郎君也好。

    总比找一个既乖巧看似无害又妖孽的男子在你背后捅你一刀的好。

    等等!

    妖孽?

    她怎么会想到这个词?

    记忆中,她从来没有遇到妖孽的男子。

    记忆中,只有江南的烟雨,柳絮横飞,只有眼前这个男子在朦胧的夜中说,你是我的皇后。

    看着它。。。

    那杯子大有她不喝,就不离开的样子,她不不愿的凑过去,小小的浅饮了一口。

    一股冰凉的液体直接滑入胃中,清凉极了,也压住了那原本想要干呕的感觉,这茶水好喝极了,就像是沙漠里面的甘露,她抿了抿剩在口里的,又低头连喝了几口。

    很好喝。

    那人低头望着瑾婳,见她如此乖巧松了口气,轻轻抚顺了她的背,搁了茶,将她从正面环入怀里,下巴抵在了她的肩上,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这一眼,有太多的复杂的绪了。

    这个人的内心,似乎正在极力挣扎着。

    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

    什么也记不清了,可意识还是那么的清明,这个男子她不可以用来依赖。

    即便,她是他的皇后。

    在那道视线中,她只能乏力的苦笑一下。

    “她到底是怎么了?”

    原本退到门口一直垂着头的太医一听,立马诚惶诚恐地走过来,一撩长袍跪到了地上。

    “回皇上,皇后娘娘怕是再也。。再也。。。”“那老家伙毕恭毕敬,颤颤巍巍的说着,只差没趴在地上了,头也不敢抬。

    “嗯?”拥着她的人发出了一个低沉的声音,手收紧了。

    老家伙一听,眼睛一闭继而又道,“皇后娘娘她怕是再也不能生育了。。。”

    她察觉的到眼前的男子一震。

    啪的一声,有重物击碎的声响。

    “来人拖下去!”

    “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王爷别碰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