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美的人,越是歹毒】

    姬魅在莫渊似嫉妒非嫉妒的眼神中,将她拥入怀中,小声安慰道,“我既是说过要一辈子陪在主人面前,除非主人不要我,我要是哪里没有做好,你只管说……我会改,你莫要再说这些话恼我了。”

    瑾婳眨了眨眼睛,笑道,“你教给我你独家的怎么配置,我就不恼你了。”

    他似乎气极,将她放开,瞪了瑾婳一眼,“你这脑子,能不能别总想着这些?”

    瑾婳倚在榻上,回敬了他一眼,嘴角挂着开心的笑,“不能!”

    姬魅又瞪了她一眼,转甩了甩袖子,看了莫渊一眼,又留给她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摔门而出。

    虽然门被摔的那种声响不见得好听,但是风度翩翩的姬魅公子摔门的声音,却是好听极了。

    瑾婳花痴了。

    莫渊脸上看不出是啥表,不过瑾婳想,他肯定在内心无比鄙夷自己。

    只是……

    瑾婳神色有些僵住了,喃喃道,“他为什么,那么喜欢穿红衣?”

    莫渊神色有些古怪,他道,“姬魅一向喜欢穿绯衣,主人今天是怎么了?”

    他喜欢穿绯衣。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绯衣呢?

    会让她想到那段回忆。

    那一的绯色红袍,总会让她忆起故人。

    三年了。

    该忘的一直不忘,不该忘的反而几乎都忘了个透彻。

    窗被莫渊打开了。

    外面风清气爽,隐约有冷风吹入。

    又有些迷糊了,瑾婳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莫渊神色不忍答道,“腊月。”

    梅花香自苦寒来。

    她想,她听到腊月之后,脑海里唯一想到的便是这句话吧。

    可她的苦难,又何时才是一个尽头呢?

    不自觉的泪滑过。

    正巧这个时候姬魅端着茶水进了门,看到她落泪,就像是见到啥新奇的宝物一样,好奇心又犯了,凑过去调侃道,“怎么又哭了?”他的声音总是柔中带着魅惑之意。

    瑾婳没有说话梗咽,抬起头眼泪汪汪,“你能不能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姬魅似乎是吃味儿了,咬着唇,绝美又高傲地看了她一眼,“我不用,你满意了?”

    他有些孩子气,嘴角笑起来的时候,那个酒窝也很可

    这点倒是和某人一点也不像。

    莫渊这个时候笑道,“主人好久不曾出门了,不如今出去逛逛?”

    姬魅瞪他,眸中的意思是,今天主人是我的!

    莫渊哪里管他。

    “不了,姬魅你留下陪我下棋罢。”瑾婳摆了摆手,其实莫渊是个很不错的男子,她也不想耽误人家的前程,他还有妻要娶,她不想拖累他。

    姬魅是没有法子了,还记得那他沐浴,一副美人出浴图,看得她鼻血淋漓。

    他畅快一笑,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撒道,“主人,你看了我的子,要对我负责。”

    她顿时觉得额头上落下了四条黑线。

    “今天赌什么?”姬魅的话将她从回忆里面拉出。

    她现在恐怕只剩下回忆了罢,最近的事记得一点也不清楚,只是越久越的事越是记忆深刻。

    瑾婳忒豪气的跟他出门,找了个矮椅做了下去,一拍石桌豪迈道,“一百两银子!”

    姬魅神颇为不解,好似十分不确定般,“一百两?”

    “怎么嫌少?”向来豪气的瑾婳借口了。

    姬魅倒是没有任何瞧不起她的表,只是古怪的说道,“主人上一次已经输光了。”

    怒!

    再怎么输,那也是她的钱!

    瑾婳怒视他。

    姬魅嘴角挂着漫不经心的笑,“这次我赢了也算输了,让主人赢回去,好不好?”

    瑾婳两眼亮晶晶,好,当然好了!

    远处的人,如果仔细瞧的话,会发现一座大山的后面,有一处人间仙境。

    然而,在这仙境之中,有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飘逸的纱衣在寒冷的东风中吹着,白色的衣衫上绣着几朵梅花,如同寒里面的冬梅,衬托出冰清玉洁,此刻,她正在沉思。

    而女子旁边有一个绯衣男子,一双黑色的美眸美艳极了,他执着棋子手悬在空中,沉吟片刻,像是拿不定主意,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酒窝显得格外魅惑中带着孩子气。

    两人棋子落定。

    男子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女子。

    眼神么,说不出是啥。

    只令外人觉得是宠溺的眼神。

    瑾婳大笑,“这么多年,我终于赢了一把,哈哈。”

    姬魅眼睛一眨,立刻变得水雾盈盈,望了望她,瑾婳就像是一只饿狼,找上了小绵羊,一个伸手,“银票!”

    姬魅乖乖交出银票,还在恍惚中,想不通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输掉。

    瑾婳子虽然在凳子上,心早飘到九重天上去了。

    感觉到嘴边有凉凉的东西,垂下眸子正是茶,她欣慰的喝了一口。

    姬魅似笑非笑。

    瑾婳顿时觉得不对劲儿,肚子里面一阵翻江倒海。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他笑着说,“不是。”

    “……”

    果然,越是美的人,心肠越是歹毒。

    她一恍神,只觉心里隐隐作痛,手悄然收紧运气定神……

    哗的一声。

    瑾婳诧异侧目。

    姬魅的袖袍一挥,衣料翩跹,一盘的棋子全散掉了,滑碌碌跌在了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王爷别碰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