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世美人,权倾天下】

    花西年间,云帝病危,魅王掌权。(请记住.dukankAn.com)魅月公子,世人称其冠世美人,权倾天下。

    同年,浮生公子传遍武林。

    三年后。

    如果说魅月公子是让万千少女心中幻想的男子,那么江湖上还有一位公子,也夺取了无数少女的心魂,这个人被喻为浮生公子。

    魅月公子现江湖,竟是所有人都闻风散胆的花月宫主,让所有的人不可置信。

    武林正派想要另立新帝。

    扬言,怎能叫邪派宫主君临天下?

    然,魅月公子于众人商讨之时现,一人将少林,武当掌门人和当掌门所带弟子歼灭。其手段不可谓不残暴,传说那山林中的湖水,都染成了血色。

    世人便是在那一,将魅月公子视为冠世美人,权倾天下。

    当里,一位自称是浮生的人,弹奏了一曲琴筝,惊世绝艳。

    这位浮生公子总是蒙着面,让人看不清真实的样貌,是男是女也是人们揣测的对象。可从他吟诗词之间,和神韵里的一颦一笑间,不管是男是女,都足以判断是一个惊世美人了。

    他最喜欢弹奏的一个曲子,只有那么短短的几句话。

    花开花落,几度回眸今朝。良辰美景,忆昔风流年少。

    酒阑邀月,笑谈世事难料。此去经年,怎叹浮生已老。

    其实此人,也并无特别之处。

    然而能够让世人名传天下,还是借了魅月公子的光芒。

    其中的那一句,酒揽邀月。

    邀月。

    其意很是明了。

    更何况此曲还是在魅月公子刚刚权倾天下之时弹奏的。

    只不过字里行间中,总是被人猜测。

    有人说,这首诗,是浮生公子和魅月公子之间的断袖之恋,魅月公子不能容忍,将他抛弃后,浮生公子写的。

    又有人说,这浮生公子根本不认识什么魅月公子,只是听到江湖传言,冠世美人,权倾天下,才想豪气的和魅月公子一起把酒对今朝,才写的。

    还有人说,这个你们就不懂了吧,实际上啊,是这浮生公子抛弃了魅月公子,为了表达歉疚所写的。

    总而言之,江湖传言了很多版本,至于真正的版本怕是只有当事人才会知道的。

    只不过这几年间,这浮生公子愈发的不安分了。

    从何说起?

    浮生公子喜欢收藏美男子。

    而且还是圈养。

    每次弹琴之时,指法勾得这叫一个,恍若仙乐余音绕梁三尺,人间哪得几回闻,待人回过神后,才发觉公子已经被他拐跑了。

    听说。。。

    前些子,安锦的帝王和武林的盟主失踪也和此人有关。

    说书人越说越兴奋,看着人们一个个投来的钱币,笑的那叫一开怀。

    此番有三个版本的传闻。

    版本一:这浮生公子啊,早就和烨帝有断袖之恋了,听说啊,当初烨帝就是为了这个浮生公子,才和当年的云帝签了不平等条约。这某一天,浮生公子伸出葱白如玉的手,抚在琴筝上播撩着琴音,这一下,被烨帝看见了。往事那叫一个不堪回首啊,浮生公子心生幽怨,想到当年烨帝将其抛弃,恶胆丛生,卷起袖子,勾勾手指,烨帝的魂儿就被这么勾走了。

    版本二:三个男子的不伦之恋。此版本是由浮生公子的那一首诗的字里行间研究出来的。此话怎讲?诗中的第一句话,花开花落,几度回眸今朝,所指的就是浮生公子和烨帝之间经历的事,从花开到花落。之后啊,有一,这魅月公子来到安锦,一撞,撞见了这浮生公子,浮生公子长的符合魅月公子的标准,这魅月公子就向烨帝要了浮生公子,烨帝为了江山,二话不说将美人送了出去。

    版本三:其实你们都不知道,这浮生公子其实是一个女子!

    所有的版本当属版本三最令人震撼了。

    浮生公子总是一袭白衣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若说他是女子,从声音上还可以判断,可每当有人确定了这个浮生公子是一个女子之后,浮生公子下一个举动,绝对会让你觉得是你耳朵出问题了。

    朝美男勾勾小指头,便将纳入怀中。

    若说女子有此等大胆的举动,任谁也是绝不肯相信的。

    不过以上所言,仅是传说。

    钱赚够了,说书人便不再迎合大众的口味继续讲,而是回家拍拍股睡觉去了。

    这听书的人,好久都没听到过这么有趣儿的事儿了,当然是穷追不舍。可说书人到底是老手,拐了几个弯就没影儿了,于是众人破口大骂。

    这个时候,很巧,很远的地方飘渺的声音传了过来。

    声音么,倒是一听,就是女子之声,好听极了。

    “后来,这个浮生收了好多美男子,可这些美男子,不管是武林盟主还是才失踪的烨帝,都再无讯息了,而这个浮生成了一个谜。”

    众人鼓掌。

    声音慢慢消失不见了。

    大家相视一笑,表示不解。

    。

    “主人,该吃饭了。”男子开了门,走进来说道。

    她懒洋洋,伸了一个懒腰,从被窝里探出一个脑袋,看到是某人后,反的往后缩了缩脑袋。

    那人见她害怕,笑了笑,嘴角的酒窝好看的要命,“没有毒的主人。”

    本来瑾婳的小脑袋已经探出了半了,一听到这句话后,又立马缩了回去,闷在被窝里,郁闷道,“姬魅,你成天主人主人的叫我,哪次见你真把我当做主人了?”

    姬魅邪肆一笑,坐在榻边,睁大了一双黑色的大眼睛,无辜道,“主人,姬魅可是一直把您当做主人呢。”

    被褥被毫不留的掀了起来,姬魅没有任何意外的看到她“别致”的睡衣。

    香喷喷的饭菜被端到了眼前。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王爷别碰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