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与他人苟且】

    典型不撞南墙不死心的人,而且撞了南墙都不一定会死心。(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瑾婳见她不,硬是要闯,也不理会那丫鬟的讽刺。

    那丫鬟见她如此,也不好阻拦,毕竟王妃娘娘还没有被撤掉封号,说不定有朝一还能咸鱼大翻呢。

    屋内,红烛摇曳,女子光半露,嗲声嗲气道,“容儿,喜欢我么?”

    花容月嗤笑了一声,挑起她的下巴,笑道,“喜欢。”

    女子一听,立刻环住男子,想要与男子欢好。

    花容月眼角余光瞥过站在门口发呆的瑾婳,从女子上起

    纳兰锦婵不解,出声道,“容儿?”

    花容月朝她宠溺的看了一眼,拂了拂衣袖道,“先喝交杯酒。”

    女子一怔,随后被欣喜涌盖,立马小鸟依人的走到桌旁,依偎在他怀里面。

    瑾婳顺着视线扫过去,芋头、石榴、桂花、莲焦花、交杯酒。()

    落地生根,早生贵子,多子多孙,百年好合之意。

    纳兰锦婵含脉脉,两人相视一笑,饮下交杯酒。

    她轻唤,“容儿。。。”

    花容月转头。冷哼了一声道,“看够了没有?”

    这话明显是对瑾婳说的。

    纳兰锦婵一愣,四处看去,才发现站在门口的瑾婳。

    一种悲凉涌上心头,却还是假装媚笑,抚过花容月的腰间,轻轻扯下一层衣裳。

    花容月任由她为所为。

    一幅活宫,就这么在她面前上演。

    “姐姐,要不要一起来?”

    在这句话脱口而出之时,瑾婳只觉得心里面凉飕飕的,就连最后的一丝暖意也消失了。

    转飞奔而出。

    后还有一些别的声音。

    也许是花容月笑着说,一起也不错。

    也许是花容月呵斥纳兰锦婵。

    不过不管是什么声音,竟都与她无关了。

    冷宫,真的很冷。

    或许冷的只是心。

    近处的暖炉的飘烟还在徐徐的上升着。

    一股刺耳的味道,从香炉中散发而出,淡淡的有些诡异。

    瑾婳立刻捂住鼻子,却为时已晚。

    整个子瘫软了起来。

    ……

    只觉得恶心的大手在抚摸。

    子发,不轻不重的抚摸,正好能够挑起她正在火中的。

    那个味道她再也清楚不过,根本就是药!

    而如今,她只是刀板上任人宰割的鱼

    隐约间,耳边很吵,上的被褥被掀起来。

    被一只手,用力的掐着脖子,她全根本没有任何的力气可言,只是任他用力。

    别啊,别别别,谁剥夺她的呼吸了?!

    瑾婳怒了,但是阻止不了那个人的手。

    呼吸慢慢被剥夺,脸憋的有些青了。

    用力的那只手的主人,见到此,微微放松了一下手的劲道,让她得以呼吸,却不到一秒种,又掐了上去。

    就这样反复的轮回。

    瑾婳不得不睁开眼睛,虚弱的等着罪魁祸首。

    不能睁不开,只有一丝小小的缝隙,却是花容月。

    他冷笑了一声,看她的眼神是那么冷漠,“王妃与他人苟、且,即废除名号,关进柴房!”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王爷别碰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