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编够了没?】

    他忽然邪魅一笑,嘴角勾起讽刺的弧度,“原来这么多的鱼水之欢,还不能让你记住本王。”

    还没等她再说什么话。

    他放开了在她下巴的手,又道,“今晚,本王会让你好好记住我的!”

    不用他让她的记住。

    麻木的心脏,已经告诉了她,或许今生今世,她都忘记不了这个会魅惑撒,会霸道冷艳的男子。

    怎么可能……

    忘记呢?

    光是他那一张脸都足矣让她记住一辈子。

    更何况如此心狠毒辣,杀人如麻,即便是化成灰她都记得……

    他眯起眸子,将她白色的亵衣扯碎。

    丝帛断裂。

    瑾婳突然明白他究竟是要做什么。

    缩着子,使劲推了他一下。

    一双美艳紫眸幽望着她,蒙上一层淡淡的雾气,他突然神有异样,浑止不住的颤抖。

    她有些无措了,忘记了逃脱。

    半响,他笑了一下,垂下眸子,像是很痛苦。

    “花容月你……”

    他没有回答她。

    过了好一会儿,瑾婳才明白自己一直在和他大眼瞪桃花眼,待到她反映过来之时,一切已经为时已晚。

    反拽起她的手腕,将她压倒在上。(请记住www.dukankAn.com)

    他说,“你这子,百尝不厌。”

    女人的子男人当然百尝不厌了!

    瑾婳怒视。

    他将她的双手牵制,一只手放到了她的肚子上,似乎是觉得可惜叹了一口气,“这孩子生下来也没有爹,不如别让他在这个世界上遭罪了。”说着,他的手不轻不重的在她腹部上一压。

    从未有过的惊慌。

    瑾婳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他,他竟要亲手杀了他们的孩子?

    腹中的小生命似乎感觉到了不适应,不安的挪动。

    她瞬间软了下去,不由柔声道,“孩子生下来会有爹的,可是是你不要我,我真的不讨厌你,你先放开他好不好?这么多的同共枕,佛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想留着这个孩子,是因为怕你伤心,你伤心我就伤心,我见不得你伤心,有一句话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决……如果我……”

    他笑着说,“编够了没?”

    “别吵,我还在努力。”

    突然,世界安静了。

    瑾婳脑子里一片空明,绞着的眉突然一抖,愣怔住了,手指着他……半响不说话。

    这家伙,人啊。

    他扬眉,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可眼神却冷戾到了极点。

    “为了这个孩子,你能这般讨好我?”

    瑾婳瞪他。

    “那不止是我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我后一定会为他找一个温尔如玉的爹爹,教他识字,教他画画,教他做一个温润的翩翩公子。”

    花容月看着她脸上的表,一只手抓紧了被褥,脸上充满了隐忍。

    “他究竟有什么好?”

    瑾婳没明白过来,迷茫地看着他。

    “云落然究竟有什么好?”

    这会儿她才意识到,他方才说的男子可不就是云落然那种温尔如玉,白衣翩翩的男子麽。

    他狠狠将她按在边,撕开她上仅剩的衣裳。

    半遮不掩的玉体,正好能激起男人的暴虐**。

    他粗暴的将自己的华袍撕扯开。

    一股不适感涌上心头。

    她试探说道,“我不舒服,你……”

    花容月听到她不舒服微微一停,不到半秒钟,还是继续了刚才的动作,毫不理会他说的话,瑾婳直视他那有着**在流动的眸子,眼睑下的朱砂陪着潋滟的紫瞳魅惑到了极点。

    他挑眉,忽然间着她贴近他子,一手扶着瑾婳的腰,低头,滚烫的唇又烙了下来,强占十足。

    突然睁大了双眼。

    他的舌尖在瑾婳的口腔里肆意翻滚,有着摧毁掉一切的意味。

    似乎要摧残往昔间所有的恋。

    只觉唇上有略微的疼痛,似乎是破皮了,腥涩的味道涌了上来,带着铁锈的味道。

    有些酸……胃里一时翻江倒海一般。

    唔……也不知是从哪儿来的力气,她猛然推开花容月那令人窒息的怀抱,侧在一旁掏心掏肺的干呕了起来。

    不能怪她。。。

    虽然她也知道这样是如此打击一个为男人,特别是一个为自以为无所不能的男人的自尊心。

    但,体上的反映,她躲不了。

    花容月突然冷笑了起来,“如今我的吻都能让你这般厌恶?”

    瑾婳吐得那叫一个气回肠。

    此时,也没空搭理他这些有的没的。

    花容月忽然间意识到了她腹中有了孩子,似乎是懊恼,变的温柔了不少,“你现在需要什么,我去帮你拿。”

    有些恶心的气味涌上鼻梁。

    她忍住反呕,“水。。。”

    花容月听清楚了以后,待她抬起头,一本水就在面前了。

    其实他也不是很惹人讨厌。(某亲妈:小瑾瑾,你这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痛啊,呆会儿有你受的!)

    瑾婳漱了漱口,吐了满地,终于感觉稍微好点了,却被某人一把扳过子。

    毫无预警,粗暴的进入。

    一瞬间,她脑中一片空白,仿佛什么都记不得了。

    她也宁愿什么都记不得了。

    那个禽兽,正在她上温柔又激烈的运动,手却很小心的捂住她的腹部。

    他不是不要这个孩子么,如今没了不正好可以让他称心如意了麽。

    他紫眸一时间勾人心魄。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王爷别碰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