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娘娘砍了太医总管】

    “这是什么?”瑾婳抬头,问着一个红衣女子。()

    女子很得意回道,“当然是王爷吩咐太医总管给娘娘准备的补药,娘娘就老实喝了吧,也省的奴婢动力气了。”

    女子后的两个侍卫恭敬的站在一旁,手里有力的握着剑柄,蓄势待发。太医总管颤巍巍的站在后面,一脸不管他事的样子。

    愣是她再傻,也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妙。

    花容月明明,他明明前几才对她柔似蜜,今便让人喂她喝堕胎药?

    瑾婳再笨在这方面也是有智商的,再看看女子不怀好意的笑,心里抖了一下。

    随即冷笑,“本妃怎么不知王爷不想要这个孩子?”

    那女子也冷笑,“既然王妃看出来了,落弦也不必隐瞒了,总之这酒你喝也要喝,不喝更要喝!”

    瑾婳怔了怔,她是那天在王府里的落弦,她说怎么会觉得这么熟悉呢。

    落弦走近了她,挑起瑾婳的下巴迫使瑾婳抬起头,不得不直视落弦,“当年在安王府你就刻意想要接近魅王,如今接近了,可你想过下场么?”她说松开手转,又道,“魅王从不让女人怀孕,你可知道?”

    瑾婳不说话。

    落弦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突然神色变的毒起来,“我告诉你,方瑾婳。”说道瑾婳名字之时,她一字一顿,神怨毒,虽然不影响美艳的脸,却有些扭曲,“如果你今你不喝下它,你信不信我能让王爷相信这不是他的孩子?”

    瑾婳知道自己现在处险境,根本不能逞强,而落弦后的人,更一看就是武功不弱。

    落弦看在眼里,讽刺一笑,“娘娘还是别指望王爷会回来救你了,自己喝下去总比被强迫着喝好的不是?”

    后的侍卫一听主子这么说,立刻走到方瑾婳面前,拿起那碗药,递到瑾婳口边。()

    她,难道是在劫难逃么?

    不知为何,心里竟然一片空白,唯一想到的就是那个红衣翩趾的男子。

    那一声声瑾儿,仿佛还在耳边呼唤,那个男子为什么不在?

    药在嘴边,强迫地想要灌入。

    “等等!”

    落弦冷笑,“你以为我会听你的,不许停,给她喝!”

    瑾婳将药打翻在落弦上,立刻做无辜状,急急忙忙为她擦衣服。

    落弦也被这一下怔了,急忙想要离开瑾婳边,却来不及了。

    一根银针刺在落弦的脖子上。

    一瞬间的事,却让人膛目结舌。

    “你!”

    瑾婳笑问道,“知道这是什么么?”

    落弦无谓的看着她,“别与我说这是什么毒药,我可不吃你这一!”

    瑾婳也不慌张,只是慢慢在落弦耳边道,“这当然不是毒药了,是比毒药还要毒的药……你现在觉不觉的脖颈上有些麻?”

    落弦不自觉的点头。

    瑾婳暗暗欣喜,心理暗示谁不会啊。

    “我告诉你这是我娘家研制的独家毒药,慢慢的你的伤口就会从酥麻变成疼痛,最后到没有感觉,化成一滩水……”

    落弦眼中不知道说是惊恐还是什么。

    “想要解药么?”

    仿佛真的感受到了酥麻的感觉,她急忙道,“你把解药给我,我就放了你。”

    “我把解药给你你不放过我怎么办?”瑾婳走到落弦耳边,冷笑道,“而且。。。我也不认为你会放过本妃。”

    “那你想怎么样?”落弦捂住脖子,眼中噙着泪水,楚楚可怜,令男人都为之不忍。

    可惜瑾婳是女人,自然是不吃她这一的,“你先放了本妃,本妃晚上再给你送解药好不好?”她学这花容月的语气,带着笑意问道。

    落弦被这话怔住,过了好一会儿才反映过来反问道,“如果我放了你,你还会给我解药么?别把别人都当傻子,再说你这是不是真的毒药还是有待考究,太医,你过来。”

    太医总管颤巍巍,他在宫里呼风唤雨,要什么没有,如今为了点金子冒这么大风险,其实他早已经后悔了。

    “这是不是毒药?”

    太医仔细的检查了起来,摇了摇头。

    落弦得意一笑,“堂堂魅王王妃,竟然把所有人都当傻子了?”

    瑾婳指尖微微动了一下。

    那太医不寒而栗,其实他就是靠关系进的太医院,万一这是什么毒药他也担待不起啊!

    “这……却是毒药。”在此刻,他只能果断找一个靠山,不然这娘娘以后不可能会放过他的。

    落弦本来得意的脸,立刻变得暗淡无光了起来。

    瑾婳不置可否。

    落弦甩袖怒道,“但愿你不会食言。”

    瑾婳抬头,“记住,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你。”

    “你!”落弦有苦不能言,气的直跺脚,纵然后面的两个侍卫此刻再怜香惜玉,也不敢上前去安慰。

    “求我。”

    “我……求你。”她咬着唇,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将这个屈辱十倍百倍甚至千倍的加注在瑾婳的上。

    她不让她好过,她也不会让她好过!

    本以为这个女子不会有那么多心机,却没有想到,如果时光能倒流,她一定不会那么掉以轻心。

    落弦委屈离开以后,太医的双腿打颤,吓得发抖。

    而这个时候外面本来负责看守王府的侍卫也进来了,外面有一个黑衣男子不知同侍卫说了一些什么,黑衣人立刻托着那太医下去了。

    太医总管的哭声令人在千里之外都能听得真切。

    “王,王爷!”

    小太监在门外说道,在内心呐喊,但愿王爷不会发怒,一个不留神让他的脑袋移位。

    守门的侍卫在王的示意下,放了这个莽莽撞撞的小太监入门。

    小太监颤巍巍的走到倾国倾城的王边,踌躇着诺诺开口,“王,娘娘砍了太医总管。”

    王不动声色,喝了一口茶,悠哉问道,“死了没?”

    “死了……”小太监两腿打颤,一般这种况下都是暴风雨来临前夕的平静。

    却没料到王眼底带着笑意,“嗯,扔了”

    小太监瞪大小眼睛,不可置信,王什么时候这么宠一个女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王爷别碰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