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仁义外衣的禽兽】

    最不顾及形象的当属一老头。(读看看小说网)

    大笑,拍桌子叫好。

    虽然这老头叫好,不见得是真的好。

    就算是真的好,也不见得是夸她好。

    不过瑾婳也生生受了。

    花容月是这群人里边最淡定的,仿佛压根儿早已经确定了她要说啥。

    慵懒的拿起一颗水果,朝她勾勾手指头。

    唔,她很纯洁,能不能、能不能别用那种姿态,那种眼神,勾引纯的她?

    瑾婳在众人的视线之下,颠的跑进了大灰狼的怀抱。

    “瑾儿,吃么?”

    瑾婳抬头,正对上花容月的视线,花容月美艳的紫瞳朝她放电,瑾婳忍不住了,点了点他的肩膀,“你能不能别用这种眼神看我?”看的她浑从上到下都不自在的很。

    能不能别勾引纯的她啊?

    花容月含笑,妩媚撩人,千般酥骨,“不能。”

    瑾婳泪雨涟涟。

    “云王到……”

    云落然步入瑾婳的视线,依旧柔似水。

    似乎,他的视线中只有她。

    花容月见云落然来了,低头看了一眼瑾婳,笑道,“云王,这是本王的王妃。”

    对于花容月明显的挑衅,云落然毫无感觉,压根儿不理他。

    花容月也不觉得如何。(读看看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只是纤细的手指播撩开瑾婳的发丝,轻声道,“瑾儿,后莫要被这个披着仁义外衣的禽兽给骗了,你可明白?”

    披着仁义外衣的禽兽。

    他确定不是说的自己?

    瑾婳泪了。

    花容月看她不答,有些明显的不悦,“明白么?”

    “明白”瑾婳抬头,坐在他上的姿势仰望那妖孽,点头应是。

    花容月又继续满意,摸了摸瑾婳的头,垂下头低低一吻。

    云落然回头正是这种场景。

    却依旧不动声色。

    这场宫宴压抑的很。

    谁也不说话,只是赏着风景。

    花西一年间,瑾婳悲催的生活在某天,慢慢发生了莫大的改革。

    话说这。。。

    太医和蔼的抓着胡子,意味深长的看着倒在躺上气色不太好的方瑾婳。

    “王爷,娘娘她有喜了!”

    花容月没有说话,美艳的紫眸说不出是啥表,只是淡淡的吩咐了一句,“传下去,后方瑾婳就是王府的女主人。”

    瑾婳眯着眼,听着这句话,不知道有多乐。

    刚才他和几位不知名的王爷玩游戏。

    所谓游戏,自然是要见血腥的。

    输了就要罚,不是罚王爷们,而是罚王爷们带来的玩宠,俗称也就是一奴隶。

    花容月还算待她不薄,还没用她做输了的筹码。

    一个个奴隶鲜血淋漓的场面她到现在还记得。

    如果说在古代她最不想的事,那么在目前来讲,见花容月是她最不想的事儿,然而见这些鲜血是她最害怕的事儿。

    还记得她晕倒在地,众王爷们嘲笑的神

    如今她总算是有权了,唔,女主人。

    虽然生孩子累了点,苦了点儿,但是熬一熬也就过去了。

    自从那宫宴以后,她就挂着一个名不符实的王妃名号,住在这花容月的寝宫里。

    花容月的寝宫好啊,豪华又气派,现代的五星级酒店都比不过,那个时候她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有多么的奢侈。

    本来她想倒在大上,过好后的幸福生活。

    谁知道,花容月高傲的瞥了她一眼,“你睡那儿。”他修长的手指指了指比那豪华大矮了整整一截的小铺。

    瑾婳愣住。

    顺着他的视线移过去。

    正是一个还算整洁的小铺,放在大户人家的话也就是一丫鬟躺的地方。

    她泪了。

    花容月不定,招她侍寝的时候,自己吃的饱饱了就把她扔到那小上,满足的睡了。

    偶尔心好,摸摸她的头,搂着她一起睡觉。

    而如今,她终于知道丑小鸭变为凤凰的那种感觉了,原来是如此的美好。

    瑾婳慢慢撑起子,一双眼睛无辜又欣喜的看着花容月。

    花容月见她醒了,走过去柔声道,“有哪里不舒服么?”花容月坐在榻旁,视她为珍宝一般呵护,那般小心翼翼的摸样还从来也没有过。

    瑾婳顿时觉得圆满了,摇了摇头。

    他像个孩子,把手放在她的手上,握住,“瑾儿你喜欢吃什么,我让他们去做。”

    出于心底的厌恶。

    她冷冷道,“你把手拿开。”刚才就是这双手,不知道解决了多少人的命。

    奴隶的命在他们眼里便是那么不值钱么。

    见她不喜,花容月只好把手收了回去。

    开心是一回事儿,现在又是一回事儿。

    她怀了这个杀人如麻变态的孩子,生出来的估计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瑾婳暗暗下决心,等她生下孩子以后一定要好好教导,如果是女孩就让她多读书知书达理,别跟她一样莽莽撞撞。如果是男孩子的话,她一定不能让他舞刀弄枪,最后成花容月那个变态那样。

    瑾婳起,忍着想要甩这个男人一巴掌的怒气。

    花容月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低着头不说话。

    瑾婳也觉得这气氛不对了。

    过了一会儿花容月突然揉了揉她的头发,拥她入怀,放低了声音,有些祈求的意味,“你若不喜欢,我以后不这样了,好不好”

    瑾婳抬头,黑溜溜的眼珠在眼眶里瞎转悠,有些出乎意料。

    她曾听闻,眼前这个可以温柔可以媚的男子,被喻为容倾天下,冠世美人。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王爷别碰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