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这花容月倒是对她极为放心,就不怕她拐了这些东西,再和自己一起跑了,到时候他是人也的不着,子也得不着,钱也没了,该有多悲惨。

    



    瑾婳抚摸起来了箱子,慢慢抬了起来一个箱子的盖,睁大了眼睛,仔细瞅了起来。

    



    一看就不是凡物,唔……估计这些玩意儿都是宝贝。

    



    瑾婳慢慢撩起宽大的袖子,折腾了好久,一件一件的翻着看了起来,最终瘫在地上直抹汗。

    



    箱子里大多是一些值钱的东西,可却有几样摆得格外醒目。

    



    一把檀木梳子,就跟箱子一个颜色下来的,不通透,也不怎么好看。

    



    一面镶银边的铜镜,镜面很旧了,照得人黄不溜秋,都变形了,压根照不出鼻子和眼睛,古朴的,却不实用,而且拿起来估计很重,再摔了就得不偿失了。

    



    一卷泛黄的画轴,看上去似乎一碰就会化灰似的,懒得动它,它却自个儿打开了。

    



    一张活脱脱的美人图,呈现在眼前。

    



    画中是一个男子,眼角下蓝蝶翩移,紫瞳潋滟,美的不可一物。

    



    这男子好生熟悉……

    



    瑾婳觉得思绪在翻涌,这不是花容月么?

    



    可这画……

    



    一看年份就不浅,说不准画的时候花容月还没出生呢。

    



    她纠结着,视线慢慢移下去。

    



    画上有一首诗,像是女子的笔记,笔笔柔

    



    游,杏花吹满头。

    



    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

    



    妾拟将嫁与,一生休。纵被无弃,不能羞。

    



    像是被女子被抛弃后画郎的诗,又像是在句句幽怨。

    



    温馨提示:手机小说阅读网请访问m.xs.cn,随时随地看小说!公车、地铁、睡觉前、下班后想看就看。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王爷别碰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