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水心 书名:风骚女子
    他不懂?

    他是不懂,他不懂的是为什么他都已经对她让步到那种程度了,甚至不和她计较她曾跟张启泛背着他勾勾搭搭的肮脏龌龊事,她却还要使子拿乔、甚至一副饱受羞辱的模样,还要一走了之!

    她就这么走了是什么意思?

    是表示她不希罕他,还是表示她宁可去跟筱暄争夺张启泛,就是不愿跟他在一起?

    他就不相信她真的那么张启泛,即使明知不可为亦要为之。(读看看小说网)。

    如果真是这样,他也无所谓,不过基于他对筱暄的承诺,他是不会让她如愿的,不管用什么手段,他都会阻止她。

    辛颖在看不见胡伊菁的影之后,脸罩寒霜的回到酒会会场。

    这回,他总算有心思注意到张启泛了。

    「启泛,对不起,我来迟了。」他皮笑不笑地看着今天酒会的主人。

    「没关系,人来了就好。」张启泛也回他一个十分耐人寻味的笑容。

    「既然我人都来了,你应该可以告诉我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了吧?没事办什么酒会,还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简直是吊人胃口嘛!」他相当不满意张启泛的故作神秘,竟然事前连点口风都不肯泄露。

    「等一会,我先带你见一个人,等她出场,你自然就会知道今天酒会举办的目的了。」张启泛还是不愿松口地继续卖关子。

    「你要我见什么人?」罗哩罗唆的,烦不烦。

    「你看了就知道。」

    张启泛走到另一头,牵着一位穿金色礼服的佳人缓缓地向他走来。

    辛颖赫然发现他牵着的女人竟然是……

    「筱暄!?」一个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人。

    「辛大哥,欢迎你来。」张筱暄笑靥如花的问候他。

    「筱暄,你怎么会在这儿,难道这个酒会是为你办的?」辛颖完全被搞胡涂了。

    瞧她开心的样子,哪一点像知道老公有外遇的闺中怨妇,跟前一阵子她来找他哭诉时,简直前后盼若两人。

    如果不是对她太过熟悉,或许他会以为自己认错了人呢!

    「对啊!这个酒会是启泛为庆祝我生特地为我办的。」她喜孜孜的诉说着,眼中的灿亮火焰让她更添丽色。

    「为你办的……」辛颖忽地注意到她上所配戴的钻石首饰,跟那天他在胡伊菁上看到的,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除非这钻饰有两,否则是不可能会相似到这种程度的。(百度搜索读看看

    「你脖子上戴的这条钻石项链很漂亮,是张启泛送的?」他状似无意的问道。

    「对啊!还有这手链跟戒指,都是他送给我的生礼物。」她献宝似的扬起手,好让辛颖能更清楚地看到她老公的对她

    「由此可见,你老公还是非常你的。」辛颖意味深长的说。

    「嗯。」她瞥了张启泛一眼,然后羞的点了点头。

    「那之前你跟我说的事……」辛颖言又止的瞅着她,希冀从她口中得知整件事的真相。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他真的是满头雾水。

    「关于那件事,辛大哥,我对你真的感到很抱歉!」张筱暄赧然的对他行了一个九十度的大礼。

    「怎么回事?」她道歉的举动让他不解。

    「那件事是我误会我老公了,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出轨。」因为自己的猜疑,不但增添了辛颖的麻烦,还让自己老公受冤枉,张筱暄着实感到非常的愧疚。

    「他没有出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个突如其来的答案让辛颖感觉脑门像被狠狠敲了一记闷棍,他神色大变的质问她。

    「是……是……」张筱暄看见他脸上青白交错的发怒迹象,吓得支支吾吾了老半天,就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搞出来的这件乌龙事。

    「由我来说吧。」见到老婆六神无主的模样,为老公的张启泛只得义不容辞地出面为她收拾残局。

    「其实这件事虽然该怪筱暄对我不够信任,但其实也该怪我,为了给她一个难忘的生而扯了许多不必要的谎,所以严格说起来,这件事我们两个人都有错。」他深的望了她一眼,恰好与她的目光相接,夫妻深尽在不言中。

    「那胡伊菁呢?她跟你到底有没有关系?」他最在意的就是她的事了。

    「她当然跟我没有关系罗,我的人是我的老婆,又不是她。不过她真的帮了我很多忙就是了。」

    「那这些珠宝,还有……」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总不能说他看见他和她上酒店开房间吧!

    「哦!那是我请她帮忙挑选的,甚至连今天酒会的会场布置跟设计,还有我老婆上穿的这礼服,也全都是她帮忙打理的,所以说今天的生酒会能成功,最大的功臣绝对非她莫属。」虽然辛颖并没有将心里所有的疑窦都问出来,但张启泛却像他肚里的蛔虫似的,三言两语的便将他心中的霾尽扫一空。

    「对啊!所以我刚才才跟她道过谢而已。」张筱暄亦深有同感的附和她老公的话。

    「咦,她咧?」

    她的目光一一扫过受邀的宾客,这才发现胡伊菁不见了。

    「她走了。」辛颖神色黯然的告知她的行踪。

    「你怎么知道?」张筱暄奇道。

    「我看着她走的。」实际上根本是他她走的。

    「那你还不快点去将她追回来,错过她,你会后悔一辈子的。」这时,张启泛突然冒出只有辛颖明白而张筱暄茫然的话来。

    或许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吧,辛颖只短暂的考虑了两秒钟,就飞也似的跑了出去,连再见都忘了说。

    「老公,辛大哥怎么突然跑掉了?」张筱暄犹是一头雾水。「还有你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亲的老婆,有时间我再慢慢告诉你,我们现在该去切生蛋糕了。」张启泛亲昵的搂着她的腰,开心的往摆放着大蛋糕的桌子走去。

    当他回头望着辛颖离去的方向时,不由得会心一笑,他亲的老婆在这次的乌龙事件中,唯一做对的事,恐怕就是让两个原本素不相识的男女找到了他们人生的伴侣吧!

    ***

    辛颖!你是个大混蛋!你是天下第一大混蛋!

    胡伊菁不断的咒骂着那个让她牵挂又让她伤心的臭男人。

    但每骂一次,她的心就痛一次,而眼泪也一次掉得比一次凶。

    她好气他!为什么要那么误解她?为什么要那么伤害她?

    但她更气自己,为什么在胡里胡涂给了他自己的人之后,还自找死路地丢了自己的心?她怎会那么愚蠢?

    胡伊菁一边擦拭着她越流越多的眼泪,一边漫无目的的朝前走去。

    她像一缕幽魂东飘西的,不知不觉中,她竟远离了人群聚集之处,也因此将自己推入了危险之境。

    一名男子悄悄跟在胡伊菁后。

    他已经盯上她有好一阵子了,从她在大马路上哭哭啼啼地走着,他就一直跟着她。

    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总算让他等到下手的机会。

    「小姐,要去哪里啊?」他突地挡住她的路。

    「不关你的事!」胡伊菁闻声抬起头,看到问她话的是一个她素不相识的中年男人,她根本就没有心思理睬他,绕过他就想要往前走去。

    偏偏他硬是挡住她的去路不肯让开。

    「怎么不关我的事?」他笑得十分不怀好意。「我这个人最怜香惜玉了,看到你哭得那么伤心,我怎么能不管呢?让我好好的陪陪你、安慰安慰你,保证你快乐似神仙,一点烦恼也没有。」

    啧啧啧……还真是个难得一见的上等货色呢!

    瞧她、腰是腰、的,尤其背部那一片毫无遮掩的光,更是让人口水直流。

    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我又不认识你,不用你陪我。」他那打量着她的目光,让胡伊菁觉得厌恶极了,只想快点甩掉这个无聊男子。

    但前面的路早被他挡住,她只得转往后走。

    「你要去哪里?」他一把拉住她。

    煮熟的鸭子岂能让她飞了?他今天可要好好的享受她这一顿美味,好好的乐一乐。

    「放开我!」胡伊菁开始惊慌了起来,直到此刻才意识到自己这次是真的碰上色狼了。

    她不断的想甩开他拉住她的手,偏偏她的力气根本无法撼动他半分,反而还让他更加的兴奋。

    「我会放开你的,不过不是现在。」他将她往草丛里拉。

    「你再不放开我,我要叫救命了!」她用言语恫吓他。

    「你叫啊,你叫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哈哈哈……」

    他发出狰狞的笑声,笑得胡伊菁寒毛直竖,一颗急遽跳动的心几乎要从口里蹦出来。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才好?

    到底有谁能来救救她啊?

    「救命啊——救命啊——」虽然他说不会有人来救她,但她还是不放弃希望的扯开喉咙猛叫。

    「你叫啊,叫得越大声越好!你叫得越大声就越能刺激我的,那待会儿你就会越舒服、越快活。」他不但不怕她的嚷叫声,还笑得益发猖狂。

    虽然他满口不堪入耳的话让她作呕,但在他的魔掌箝制下,她却动弹不得的被迫得聆听他那一声比一声还要刺耳的笑声。

    胡伊菁努力压抑自己的恐慌,张大双眼试图寻找可能的逃走机会,这才发现自己竟来到了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

    这里除了有几盏光线不明的路灯之外,到处都是乌漆抹黑的,难怪他会说不管她叫多大声都不会有人来救她,因为这个地方平常根本就不会有人来,尤其是这个时间。

    天啊!她怎么会让自己深陷险境而不自知呢?

    这次她真的是完蛋了!

    「美人,你好漂亮!」他将她推倒在草地上,一双眼薰心的直盯着下的她,像是野兽在觊觎它的猎物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你别碰我!」她使劲地推拒着他。

    「你这么漂亮,我怎么可能不碰你呢?我不但要碰你,还要尝尝你……」他一边说着一堆恶心又猥亵的字句,一边将他的嘴往她的唇贴近。

重要声明:小说《风骚女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