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水心 书名:风骚女子
    「听说她好像是总经理从达华挖回来的耶。(读看看小说网)。」一道尖尖细细的女声陡然出现在洗手间。

    达华?

    这个熟悉的字眼令得原本已经如厕完毕的胡伊菁,不得不压下开门出去的念头,屏气凝神的倾听外头在说些什么。

    「对啊,而且还是达华的总经理秘书呢!」另一个女声跟着附和。

    好像是在说她耶!

    胡伊菁的直觉这么告诉她。

    「那你们猜总经理为什么要到达华挖人,而不从公司内部里头挑选呢?这里头的内会不会不单纯?」第三个女声加入她们讨论的行列。

    「或许总经理觉得公司没人才吧,所以宁可到别的公司挖角,也不肯从公司里面挑人。」第一个女声猜测道。

    「你真觉得我们公司没人才吗?你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想法?」第三个女声不以为然的驳斥她。

    「对啊!而且就算公司没人才,也可以登报请人啊,并不需要用到挖角的手段。」第二个女声心有同感的赞同她的说法。

    「如果像你们说的这样,那你们说为什么总经理要请她回来,还让她跟他同在一个办公室里工作。」第一个女声问道。

    「那你就太不会看人了。」第三个女声一副阅历丰富的样子,俨然以一个老前辈的姿态在传授她自己多年看人的经验。「你瞧那新来的总经理秘书,活脱脱就是一个美人胚子,要脸蛋有脸蛋,要材有材,尤其是她那一对斜飞向上的媚眼,你们说像不像一对狐狸眼啊?」

    「看起来满像的。」那两个人立刻异口同声道。

    「那就对了!那种眼睛最会招惹桃花了。」

    「真的啊!那你的意思是说总经理是看上她的美色,所以才如此大费周章的安排她到他的边做事罗?」第一个女声压低音量问道。

    「我看不离十,而且我猜一定是那个女人勾引他的,要不然从来也没见过总经理在他的边安插过什么人,怎么这次会有这么不寻常的举动?」第三个女声不但心有戚戚焉,还擅自加上自己的意见。

    「没错!一定是那个女人勾引他的,那你们说我们以后是不是该巴结一下那个新来的?」第二个女声问道。(请记住读看看小说网

    「……」

    随着她们远去的脚步,讲话的音浪也越飘越远,越来越模糊,终至完全听不见。

    在确定她们已经离开之后,胡伊菁才慢慢按下抽水马桶的把,然后徐徐打开厕所的门走了出来。

    她无力的将手按在洗手台,在耳边流水的哗啦哗啦声中,她缓缓抬起头,赫然瞧见镜中的自己不知在何时竟已泪流满面。

    ***

    「怎么啦,眼眶怎么那么红?刚哭过吗?」辛颖一走进办公室,便看到胡伊菁沉着一张俏脸对着电脑萤幕发呆,而脸上竟然还有未干的泪痕,令他紧张得立刻上前问道。

    「没有。」她不肯承认的别过头去,好闪避他探究的目光。

    「骗人!」他用手指轻轻抹去犹挂在她腮边的泪滴,要她无法对他说谎。「那这是什么?」他扬了扬手指,对她出示她哭过的证据。

    虽然证据确凿,但胡伊菁仍然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她曾经掉过泪。

    「没什么。」她胡乱地用衣袖在脸上随意抹了抹,意将来不及处理掉的眼泪、鼻涕彻底擦去。

    「没什么?」他压根儿不相信她自欺欺人的谎言。「如果真的没什么,你就不会偷偷掉泪而不肯告诉我原因了。」

    看到她泛红的眼眶与鼻头,心疼的绪竟有如狂涛巨浪般向他涌了过来。

    他终于不得不承认他是非常在乎她的。

    因为心头的那股不舍与难过,是他从来不曾有过的奇异感受。

    包括对他最疼的小妹——筱暄亦然。

    他对筱暄是一种非常纯粹的兄妹之,他会关心她、护她,却不会想疼惜她、怜她。

    但对胡伊菁却有,而且感觉强烈到令他心惊。

    「真的没有什么。」胡伊菁挤出一抹笑容搪塞他,但那抹笑容却比哭还要难看。

    「如果没什么,你何不大方的说出原因?」辛颖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势,一双漆黑深邃的眼更是像只猎鹰似的紧盯着她不放。

    「我掉眼泪是因为我的眼睛不舒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你真的不必做过多的揣测与联想。」他要理由,她就给他理由,于是她随意掰了一个听起来还像样的理由。

    「真的?」辛颖怎么可能会被她胡诌的理由蒙过去,他仍抱持高度的怀疑。

    「真的!」胡伊菁被他问得开始烦躁起来,并摆出一副他如果再问,她就跟他翻脸的模样,他噤声不语。

    辛颖只好顺应卿意,摸摸鼻子回到座位办他的公事,不再苦苦追问。

    不过她那哀伤的表却始终萦绕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而在用眼角余光偷瞄她几次之后,他实在无法再保持缄默对她的抑郁置之不理了。

    「走。」他一把拉起她,往门口的方向直直走了过去。

    「去哪里?」胡伊菁本能地甩开他的手。

    他在发什么神经?

    上班时间,就这样拖着她往外走,万一被外头办公的同事看见,不知又要传出什么难听的话来了。

    她现在只想安分的做自己的工作,不愿有更多的蜚短流长、闲言闲语加诸在她上。

    「你跟我出去就知道了。」他回要再去拉她的手。

    但幸亏胡伊菁早有预防,在他的手伸出来之时,她就已经用最快的速度闪得远远的。

    「你躲那么远干嘛?」辛颖对她的态度颇有意见。

    瞧她紧张的,好像把他当成洪水猛兽似的。

    他是为了不想让她继续愁眉不展,才决定带她出去散散心的耶,没想到她不但不领,还这么对他,实在让他痛心。

    「我没有啊。」她言不由衷的否认。

    「没有就过来。」

    「不用了,我在这边就可以。」胡伊菁继续保持高度戒备。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知好歹,要你过来就过来,讨价还价的做什么?」辛颖挑高一眉,不悦的埋怨她。

    她要是老用这个态度对他,就算他再怎么努力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也是徒劳无功。

    甚至他敢大胆预言: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在一百年之后,依然会跟现在一样的疏离,不会有多大的进展,说不定还会变得比现在更糟。

    「你那么凶干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罢了。」胡伊菁也非常不高兴的顶了回去。

    她的心都已经够糟了,还要被他凶来凶去的,她到底是招谁惹谁啊?

    他也不想想,她今天会被人说成那样,还不是拜他所赐,全都是因为他强迫她来这里工作的关系。

    「我只想要你跟我出去办一些事,行不行?」辛颖真怀疑这里到底是谁在当家作主?要不然为什么连要叫他的秘书小姐跟他出门,都非得要这么低声下气的不可?

    「可以是可以,不过男女授受不亲,请你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的,好吗?」既然是为了公事,胡伊菁也不好意思说不,不过但书是一定要事先声名清楚的,否则后患无穷。

    「你现在说这些会不会太慢了,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谬论!你上有哪个部位我没有动过、没有摸过?」搞什么嘛!竟然敢要他严守男女之防,这实在是太离谱了!

    「那又不是我愿意的。」他露骨的言词让胡伊菁十分的不自在。

    「好,不是你愿意的,那下次我们上的时候,你可不要露出一脸沉醉的表,否则我真怕我会误会你正乐在其中呢!」辛颖的声音打从鼻腔里哼了出来。

    这女人是他所见过最矫、最口是心非的,对于他的触碰,她明明就得要命,却还要摆出这么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姿态,真是一点都不可

    只有像他这么自找麻烦的人,才会笨得把麻烦揽上,甚至还对她百般迁就,然后活该倒霉落得碰了一鼻子灰的下场。

    「你可恶!你混蛋!」闻言,胡伊菁不免恼羞成怒。

    该死的他!为什么老要用这档子事堵她的口?

    不过最该死的应该是自己,要不是她老不住他的挑逗,就不会遭遇落他口实却又无法义正严辞反驳的下场,真是好不狼狈!

    「是是是,我可恶,我混蛋,那你现在是不是可以跟我出去了?」辛颖见她除了无意义的咒骂外,怕也找不出其他的词汇来驳斥他的话,干脆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放她一马,省得她对他的怨怒越来越深。

    再怎么说,他也不想两个人的关系因为逞这一时的口舌之快而趋恶化,所以他才会放弃这个穷追猛打的好机会。

    「嗯。」他都已经放她一马了,胡伊菁当然不会笨得要再挑起战火,因为她非常清楚自己是不可能说得赢他的。

    就算他所言全部都是强词夺理也是一样。

    唉!

    ***

重要声明:小说《风骚女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