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水心 书名:风骚女子
    张启泛在送胡伊菁安全返抵住处之后,带着满腔的喜悦回家。读看看小说网更新我们速度第一):。

    他走进客厅时,他亲的老婆正蜷曲在沙发上发呆,所以对于他的出现,她浑然未觉,一双眼睛只是空洞无神的直盯着电视萤幕看。

    他一时玩兴大起,竟像个小孩似地悄悄躲在她背后,探出手去蒙住她的双眼,怪腔怪调地要和她玩「猜猜他是谁」的游戏。

    「老公,你回来了。」虽然他的突来之举让张筱暄吓了一跳,但她却无意配合他的游戏,不但扫兴地一把拉下他的手,甚至连笑容都吝于给他一个。

    不过张启泛并没有察觉她的异样,仍旧甜甜蜜蜜的将她搂抱在怀里,一如往常的在她细致的脸蛋印上一个轻吻,然后在她耳畔低声报告:「老婆,我回来了。」

    他怎么能够表现得如此自然、如此无愧,好像他从来就不曾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

    如果是这样,那之前她在街上看到的景又是怎么一回事?莫非那只是出自于她的幻想?幻想她老公有了外遇?

    张筱暄对于他泰然自若的表现感到讶异万分。

    为了印证她没有胡思乱想、乱扣他的帽子,于是她状似无意的问道:「今天和哪一位客户吃饭啊?」

    「不就是承全的老董。」虽然早就想好了一说辞,张启泛回答起来仍有些心虚。

    他从来就不愿对她有任何的欺骗行为,所以他在她面前一直是透明的,但这件事他真的不想让她事先知道,于是他对她扯了第一次的谎。

    「是吗?」张筱暄的脑中一片轰然,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的睁眼说瞎话。

    她从来没想过她老公的戏可以演得那么好,骗起人来脸不红气不喘的,彷佛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他怎么能够……他怎么能够这么对她?

    「是啊!」张启泛点了点头。

    其实如果张筱暄肯转过子来看他,她会发现他的演技并没有她想像中的那么好,至少他闪烁的眼神就足以让他破功。(读看看小说网)

    「那都谈些什么呢?」她继续这个话题。

    或许她是自讨苦吃吧,明明清楚他是不可能会说实话的,但她就是想问。

    至于她到底想从他的口中问出些什么,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矛盾的绪不断地拉扯她的心。

    一方面,她很想知道事的真相,很想知道他跟秘书之间是真的还是假的,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要背弃她跟他的誓言,很想知道他们的、婚姻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但在另一方面,她又怕他会对他的出轨坦承不讳,然后……

    她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了,因为她从来就没有想过失去他的子会变成什么模样,所以她怕……很怕。

    「我和他还能谈些什么,当然就是一些新合约的问题。」张启泛四两拨千斤的想转移这个话题,省得越掰纰漏越大。「其实如果能有所选择的话,我宁可和我最最亲的老婆在家共进晚餐呢!」

    大骗子!Liar!

    张筱暄激动的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反驳他、咒骂他。

    他竟然能睁眼说瞎话到这么离谱的地步,他会不会太残忍、太不把她当一回事了呢?

    难道他真的以为她是三岁小孩,随便丢给她这么几句话,就可以唬弄过去吗?

    「是吗?」她的眼眶泛起一阵雾气,但她不愿在他面前显露出她的绪,所以只好在心中强自镇定。

    「当然是啊!」不知是不是因为作贼心虚的关系,张启泛老觉得她今天怪怪的,好像特别多疑似的。「难道你不相信你老公我吗?」

    「我怎么可能会不相信你呢?除非……」张筱暄深吸了一口气,不让自己的泪夺眶而出。「除非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那就另当别论。」

    「不会的,我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一件对不起你的事。」难道她发现了什么吗?

    张启泛吓得冷汗直冒,急急向她提出他的保证。

    虽然他自认没有做错事,但或许是心里有鬼的缘故,因此一直觉得她话中有话似的在试探他。

    「老公,你别紧张嘛!你那么我,我当然知道你不可能会做出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我刚才不过是心血来潮随口问问,和你开开玩笑罢了。」张筱暄没有勇气拆穿他的谎言,强压下心里的痛楚,故作轻松的和他打骂俏。

    此时此刻,她也只能不断地加强自己的心理建设,并说服自己要这么想——

    如果他还愿意说谎骗她、还愿意顾及她的感受,表示他应该还是在乎着他们的家跟他们的婚姻。

    现在的他,不过是……一时胡涂。

    ***

    「筱暄,这么好来看我?」张筱暄的到访让辛颖喜出望外。

    她是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也是从小到大一直让他捧在手掌心呵护的小妹,可是自从她恋结婚之后,就不再像以前那样老黏着他了。

    为此,他还失落了好一阵子,老嘀咕着「女生外向」,有了老公就疏远了他这个最疼她的邻居哥哥。

    「辛大哥,好久不见。」张筱暄向久违不见的老大哥打了声招呼。

    「你也知道好久不见,自从你有了『新欢』之后,就把我这个『旧』打入冷宫,连理睬都懒得理睬。」辛颖逮着机会还不乘机吐吐积压许久的闷气。

    「胡说!你才不是我的旧呢!」张筱暄被他抱怨的语气惹笑。

    「我不是你的旧,那谁是你的旧?」辛颖对她的撇清感到相当的不满。「要不是我自动让贤,你以为张启泛那家伙能追得到你,甚至抱得美人归吗?」

    虽然他一副忿忿不平的模样,不过两个人都很清楚他是开玩笑的,因为他对她从来就不曾有过男女之;而她对他——当然也没有。

    其实两人之间长达二十年的交若要发生早就发生了,根本不可能会有让人介入的余地。

    「可见是你不要我的,不是我甩了你。」抓住他的语病,张筱暄得意的纠正他的说辞。

    这种斗嘴的感觉恍若在瞬间将她拉回往那一段无忧无虑、两小无猜的时光中,教她好生怀念。

    「是是是,是我不要你。」辛颖宠溺的捏捏她小巧的鼻尖。「谁教我人长得帅,女朋友多得数不完,而你老公人长得丑,又没女人缘,我见他可怜,只好忍痛把你『施舍』给他罗!」

    「他没女人缘吗?」张筱暄自言自语道。

    如果他没女人缘又怎么会有女人对他投怀送抱呢?

    「筱暄,我和你闹着玩的,你不会当真吧?」辛颖见她神色忽然一黯,以为她不高兴他批评她老公,连忙跟她澄清。

    「我知道你和我闹着玩的。」她怎么可能会为这种事生气呢?她只是……她只是……

    言没有预警的,张筱暄突然落下两颗豆大的泪珠,让辛颖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他慌忙的坐到她边,歉疚的叠声嚷道:「对不起,筱暄!对不起,筱暄!对不起,筱暄!」

    小「不关你的事啦!」她的泪一旦决堤,就像止不住的洪水般,拼命的往下落。

    说「那你就别哭啊!」辛颖对她落泪的原因百思不解。

    独如果不是他说错话惹得她生气,那她怎会莫名其妙的就哭了起来,还哭得那么伤心。

    家「辛大哥……」张筱暄呜咽的投入他的怀抱。

    「筱暄,乖哦,不哭、不哭。」辛颖像哄小孩似的轻拍她颤抖的厉害的背脊,想抚平她失控的绪。

    但张筱暄此时就宛若在海上攀住了浮木般,只想在她最熟悉、最亲近的怀抱里,将她所有的伤心、所有的委屈一古脑儿地发泄出来。

    因此辛颖的安慰不但没有止住她的泪水,反而让她哭得更厉害。

    于是,他不再多说什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提供一个温暖的怀抱,让他最疼的小妹尽宣泄她的绪。

    ***

重要声明:小说《风骚女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