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FZ剧情篇(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雨儿 书名:综 一念一穿
    每隔六十年圣杯会降临冬木市,为此七名魔术师成为master,和召唤出的servant一起战斗,最后只有一人能够从中胜出,获得传说中能够实现一切愿望的——圣杯。

    时隔五十多年,六十年一度的圣杯战争即将在这座城市再度掀起腥风血雨。为此,有御三家之称的‘远坂家族’作为这片土地的主人,提前几年就开始为圣杯战争做准备。

    不但和与魔术协会关系不协调的教会人员打好关系,亲自教授这次负责监督圣杯战争的神父的儿子——言峰绮礼魔术,将其变为自己取得胜利到达‘根源’这个夙愿的强力助手,为此还不惜做最坏的打算为自己提前料理后事。

    远坂时臣作为这一代的家主,有一位气质温婉仪态端庄的夫人,还有一双继承魔术师血脉天赋异禀的女儿,远坂凛和远坂樱。

    两人具有不同的天才的魔术天赋,然而,能够继承代表魔术师家传象征的‘魔术刻印’的只有一人。

    为此……不想让其中一个孩子白白埋没才华和天赋的远坂时臣,不得不从父亲和魔术师的双重角度考虑,选择一个最合适的解决方案。

    就在这时,间桐家伸出了友谊之手。

    远坂时臣自认为他保全了作为魔术师的自尊与骄傲,同时还圆满成功地完成了一名父亲的责任。然而事实上,大概只有秘密处理掉间桐脏砚这个老不死的怪物的远坂凛,才明白她们尊敬并且深着的父亲大人一时不察,险些将年幼的樱推进地狱的深渊……

    如果远坂凛真的只是个不懂事的四五岁的小女孩,那她说不定就要眼睁睁看着樱掉入火坑了。好在,即使失去记忆力量和本能都还存在的她,从小就‘不经意’地召唤出异世界的神将,并且从外表各异内心体贴温柔的神将口中,得知为数不多的她的‘过去’的碎片。

    多亏曾经的‘她’行事严谨,也可以说是为了懒省事,耳朵上旁人看不见的空间耳环里,存放了许许多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贝,从魔药、毒药、解药、暗器这些行走江湖(?)必备的装备,到宝石、武器、符咒、衣服、药草、食材等五花八门的东西,应有尽有。

    并且有赖于前‘体贴’地一一标明名字和用途,即使是年龄尚小力量受到限制的她,也能够通过简单的基础的训练增强自己的本领。

    十二神将中格相对沉默却最为体贴细心的,时常会在小时候远坂凛偷偷摸摸地研究大阳师安倍晴明的法术时,时不时地出现提点一二,这些看似不起眼却作用极大的帮助使她受益匪浅,凭借体的本能和十二神将们的帮忙描述,她有时候脑海中会忽然闪现一些陌生又熟悉的画面,她明白,那是……她的‘过去’。

    从还不会说话开始就知道自己不是普通人的凛,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循规蹈矩地当个大小姐,后继承远坂家的魔术刻印与魔术师的骄傲。她本并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但是心底事中萦绕着一个声音,提醒着她,她的——‘愿望’。

    想要回到那个有着最珍的人的地方,想要和最重要的存在永远在一起……十二神将并未隐瞒他们的关系,在得知她记忆丧失力量仍在的现状后,甚至还好心地想出各种方法助她恢复记忆,这份感令年纪尚轻却心思复杂的远坂凛感动,同时也坚定了要找回自我的信念。

    远坂家的夙愿是到达‘根源’,通往异世界的那扇大门打开,她或许……也能离最初的自己近一些吧。

    考虑到方方面面,再加上这次樱的事件的刺激,远坂凛决定不再当个聪慧早熟的大小姐,不再安安分分地任凭父亲大人安排行事,她决定……插手这次的圣杯战争。

    圣杯战争参战的魔术师有七人,他们通过独特的方法召唤出传说中的英灵为自己作战,消灭掉其他六人和六名英灵的魔术师才能取得胜利,拿到圣杯。

    远坂时臣作为发起圣杯战争的创始人的后裔,‘御三家’之一的远坂家的现任家主,参与这次圣杯战争的毋庸置疑的事。如果侥幸取得胜利自然皆大欢喜,如果失败了……她和年幼的樱会失去父亲,母亲也会失去她的丈夫。

    比起深谙魔术师之道的远坂时臣,仅仅处于上小学的年纪的远坂凛,自然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然而,如果单纯要以力量来比拼的话,看起来像个精致的洋娃娃的远坂凛,事实上却拥有足以摧毁这个世界的力量。

    在她出生的那会儿,本能地封印了体内的力量,这才没有造成远坂葵——她这一世的母亲的死亡。

    小时候的她就懂得藏拙,可是为长女又负强大力量的她,就算再怎么不愿意也注定要肩负起远坂家的未来。这几年父亲就开始陆陆续续往她上移植‘魔术刻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一年之后圣杯战争即将开始的时候,父亲……一定会把远坂家交给她吧。

    因为……万一父亲到时候有个什么意外,远坂家还有她这个正牌大小姐在。所以才迫不及待地在她年纪小小的时候,就开始往她的上移植会令人痛苦却又不得不忍耐承受的‘魔术刻印’。

    然而,她并不怪父亲这样选择。如果换做是她,她不一定能做的比父亲更好。不管是作为魔术师还是一名普通的父亲、丈夫,远坂时臣都可以面无愧色地说他很称职。

    唯独有一件事是他没有料到的,那便是……远坂凛并不是个普通的小女孩。

    她不但搅黄了间桐脏砚这个老怪物的好事,将已经过继到间桐家的远坂樱,偷偷安排在远坂家不常用的别院。甚至还默许神将消灭了那个老怪物,并且下定决心搅浑这场名为圣杯战争的浑水。

    如果圣杯战争远坂家一定要有人参战,那么这个人不再是远坂时臣,而是她,远坂凛!

    父亲从两河流域找来的用于召唤仪式的圣物这些子已经到了,不知道她已经暗地里将樱接回了远坂家的父亲,前天还兴致勃勃地在二楼会厅和他引以为傲的弟子——言峰绮礼商量着过几天开始召唤英灵的事

    只可惜……这次召唤仪式要由她来进行了。低头凝视着手掌上浮现的红色纹络,远坂凛眼底倏然划过一道暗光。

    言峰绮礼……这个人暂时对她还有用。但是和父亲最大的不同的一点,她不会像父亲那样信赖言峰绮礼。在这个世界上,她可以无条件信赖的,只有自己的家人和十二神将。

    计划……要开始进行了。

    几后,圣杯战争即将开始之前。

    远坂时臣决定将妻子和女儿送到临镇——妻子的娘家折禅家避难。冬木市即将成为圣杯战争的战场,绝对不想她们卷进来的远坂时臣,做出这样的决定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远坂凛出乎意料的乖巧听话,跟母亲一起坐车前往隔壁镇。远坂时臣和言峰绮礼目送她们离开,开始谈论起今夜召唤英灵的事

    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异常的。只除了……

    “那么,老师。我晚上再来拜会您。”一标准神父打扮的言峰绮礼,表严肃冷静地对远坂时臣道。

    “好的,绮礼。”远坂时臣态度骄傲却不失礼貌地轻轻点头,坐在可以旋转的皮质椅子上看着他离开。

    直到耳边响起‘已确认府邸无外人存在’的声音,他才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毫无形象地用力扯了扯前的领带,完全颠覆平时远坂时臣给人的优雅印象。

    “终于要到了啊……”‘他’一反先前低沉而优雅的男嗓音,略带着几分孩童特有的软糯的声音传出,暴露了‘他’并非是真正的远坂时臣的事实。

    “凛,真是辛苦你了。”十二神将中温柔似水的神将天一,带着能够安抚人心的温柔笑容,目光柔和地凝视着恢复原貌的远坂凛,“其实……也不必这么麻烦的,我们十二神将中也不是没有具有模仿能力的人。”

    闻言,恢复成黑色双马尾的小女孩模样,远坂凛抬眸看着目光温柔怜惜的天一,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天一,我明白你是关心我,但是这事只能由我来亲自进行。”

    “圣杯具体是什么我还需要进一步确认,但是令咒这个东西是没有办法造假的。要不是我抢先一步获得了令咒,并且早在一个月前就‘取代’了父亲,和教会的言峰绮礼来回见面交往,这会儿想完美地扮演父亲大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

    外表和声音只需复方汤剂就可以完成,一些细节的部分通过混淆人心的低级法术,也可以顺利地在言峰绮礼面前蒙混过关。唯独象征着圣杯战争参战人员份的——‘令咒’,只有三次可以无条件命令召唤出的英灵的终极武器,是她绞尽脑汁想破脑袋都没办法模仿的。

    没办法,只能对不起父亲大人了。早在一个月前她就秘密弄晕了父亲,那之后都是用式神扮演父亲的角色,必要的重要的场合才由她自己出场。

    好在父亲平时也很少与她和母亲亲近,只是一些常的对话之类的她还应付得来。只有一人……言峰绮礼。他在作为父亲的弟子、她的师兄出现,和他跟父亲在一起的时候,完全不是一个样子。

    大概只有父亲那般正直的人,才会认为言峰绮礼毫无异心,忠心耿耿,是个认真的没有邪念的大好青年吧。即使没有原本的自己那数万年的人生经历,只是失去记忆却没有连智商也跟着降低的凛,几乎是本能的觉察到言峰绮礼这个男人危险。

    但是……危险不代表就要铲除,有时候这种危险人物反而会成为最佳助力。既然言峰绮礼会获得令咒,那就证明他拥有自己的愿望。就算他本人没有意识到,这也是个铁定的事实。

    言峰绮礼,他会是她这场圣杯战争中最好的助手,也是……她后很可能要铲除的对象。

    眼神微微闪烁了几下,远坂凛从座位上站起,凝望着窗外慢慢变黑的天色,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黑夜……就要降临了。

    “——缠绕汝三大之言灵,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的守护者哟——!”

    用这句话作为祷告的结尾,维持着远坂时臣外表的远坂凛,感到体里奔流的魔力已经加速到了极限。

    闪电雷鸣,风云卷动。在守护着的绮礼他们连眼睛也睁不开的风压之中,召唤的图案闪耀出灿烂的光芒。

    终于魔术阵中的回路和非人世间的场所联系起来了……从滔滔不断溢出的眩目光芒之中,出现了黄金色的站立的姿。被那种威严所摄,璃正神父不由的发出了忘我的呓语。

    “……赢了,绮礼。这次战斗是我们的胜利……”

    就这样,夙愿终于传到了他们的边。

    由彼方而来,来到此方,旋风和闪电包裹着传说中的幻影。

    本来为人类却已脱离人类之域。以非人的神力被提升到精灵之属。那些超常的灵长类聚集的场所……来自被压抑神力的御座,无数人梦想所编制的英灵们,同时降临到了大地上。

    然后——

    在一片宛如雾气的金光中出现的,穿金色甲胄通贵气人,神高傲态度高临下,红色眼眸容貌俊美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听到言峰绮礼的父亲璃正的呓语,他却连一个眼神都吝啬分给他,也一并无视了旁边作木头人的言峰绮礼,由于心头不断翻涌而出的喜悦之,被突然召唤到现世心不满的英雄王,并没有如事先打算的那样径自走出召唤阵,看都不看所谓的master一眼,而是……相当认真地盯视着目前的master,看不出有任何特别之处的男人,然后——

    他突然上前勾起了远坂时臣的下巴,连黑暗的天空都为之照得通明的金光,将他们二人的形渐渐笼罩起来……恍惚间,抬起手挡住眼睛的言峰绮礼,似乎听到男人高傲却复杂的问话:

    “恩奇都……果然是你。”

    成年男子渐渐恢复成女孩的形态,因为变化太过突然而站立不稳,千钧一发之际吉尔伽美什伸出手,将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揽入了怀里。

    通红的双眸越发显得肯定起来,金色头发气质高贵的英俊男子,用异常认真的审视眼神看着她,勾勾唇角吐露出令人心惊的话,“或者说我该叫你……林零?我最重要的……另一半。”

    心头突地一跳,远坂凛猛然抬头万分震惊地看着这个英灵,再低头看看无形中恢复小女孩形态的自己,脑海中仿佛奔腾而过一群欢快的草泥马,她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无比地问他,“你……你就是我的另一半?”

    红莲他们不是说她从前是女的吗?可是……不过要说起来他们也不是很确定,因为从前的她似乎当过男人也当过女人的样子。可是现在这种况……真正的她,难不成……是个人妖?

    远坂凛目不转睛地打量着这个一下就叫出自己本名的男人,非常不想承认他很可能就是自己寻找的另一半灵魂的这个事实。不过……记得十二神将他们之前说过,从前的她貌似当过一个什么女神,兴趣好是把手下的圣斗士都打扮得金光闪闪……这个家伙该不会真的是她的另一半吧?

    远坂凛的脸色变得黑沉沉的,拒绝接受这样荒唐的事实。

    怎么?他成为她的男人难道还不够格不成?看到远坂凛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心霎时间变得非常不悦的吉尔伽美什,出其不意地抓起远坂凛将她摁在自己的口,眼神复杂地瞅着这个最多六七岁的小女孩。

    “现在的你还太小了,等过几年再讨论吧。”他虽然不介意恩奇都是男是女,但是年纪这么小……实在不好下手啊。他还没有出手摧残幼女的恶趣味。不过看她这辈子的底子好像不错的样子,嗯……再过几年应该会成长为不错的女人吧。

    最让人觉得高兴的一点是……没有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回忆,想要给她染上什么颜色,还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嘛,看在这么多好处的份上,就原谅她童言无忌吧!

    这样想着,吉尔伽美什刚被召唤到现世的郁闷心一扫而空,二话不说抓起远坂凛搂在怀里就消失不见了。

    完全看不到也听不到金光内部况的言峰绮礼父子俩,被当成了碍眼的应该赶紧去死的电灯泡晾着,之后甚至连声招呼都没有打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英雄王……到底打算把远坂时臣怎么样?

    父子俩面面相觑地互望一眼,表都有些茫然和无措。

    这位人类最古老的英雄王,该不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特殊兴趣’吧?

    事后,和吉尔伽美什补上完整的契约的远坂凛,一脸复杂地坐在房间里柔软的大上,看着某个光明正大霸占着自己的‘闺房’的男人,耳边回响起十二神将中个爽朗的勾阵,没有多做思考脱口而出的一句话……

    “这样金光闪闪的家伙真的是小零?但是貌似曾经的小零拥有过女神的神格来着,而且当时她手底下也有那么一群金光闪闪的家伙(圣斗士)……”

    被深深地打击到的远坂凛,就这样接受了自己的另一半——吉尔伽美什。而某个完全不知的英雄王,还在乐不可支地准备着萝莉养成计划。

    反正这场圣杯战争他们是赢定了,可是要不要回到英灵王座,什么时间回去都是他说了算。

    凛……现在已经能很顺口的这样叫了,她想要寻找到的‘根源’,可以说跟他的目的殊途同归,但是这个也不是非要立马解决的事。既然早晚都可以回到英灵王座,那么在那之前……过一下难得的二人世界,好好培养一下没有其它人参与的美好过去,似乎是一个很不错的主意啊。

    “凛!离战争正式开始还有几天,这段时间不如我们出去逛逛?”

    自从来到现世就无比衷于逛街散步压马路这种平民化行动的英雄王,一反在其他人包括十二神将面前表现出来的冷酷无的样子,穿着时尚休闲的白色针织衫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毫无男女之防的观念地抱着坐在上的远坂凛,红色的眼眸比酒杯中87年份的红酒还要醉人。

    “吉尔伽美什……我们来合体吧。”纠结来纠结去,大小姐终于深吸一口气,盯视着吉尔伽美什,勇敢地说出了这句话,“反正……早晚都要做这样的事。”

    既然另一半的她已经来到这里,那么尽早合二为一融合力量和记忆,才是最正确和适合的选择吧。至于到时候是立刻离开这个世界,还是等到这辈子在乎的人生活稳定再离开,那些问题就等她和吉尔伽美什合体之后再说吧。

    “噗——”远坂时臣珍藏的上好红酒被喷了一,吉尔伽美什神狼狈地擦拭着嘴角,用看怪物一样的眼光盯视着远坂凛,好半天才从嘴里憋出来一句话,“凛,这么小就做这种事,对你的体不太好吧……”

    闻言,神诧异地抬起头的远坂凛,过了许久才意识到吉尔的潜台词,顿时羞红了一张脸,抓起放在侧的枕头用力砸向他。

    “你……你以为我很喜欢做这种事吗!不过既然你是我的另一半,那我们赶紧融合力量和记忆,不是很……很对的事吗?这种事我当然也知道啦,我……我已经做好完全的准备了!”

    考虑到合体的方式大概是他们合二为一的唯一方法,事先就想好解决办法的远坂凛当着吉尔伽美什的面,拿出空间耳环里的增龄魔药灌了下去,小女孩的体在一瞬间长大变成熟。

    十年后的远坂凛拥有灵气人的强大能力,高贵优雅端庄美丽的大小姐风范,还有……令人目不转睛凹凸有致的材。

    “别……别看啦!要不要做爽快点儿!过期不候!哼……”一时间有些羞赧地拿被单裹住自己的远坂凛,心底涌现出一抹惧意地看着目光危险的吉尔伽美什,忽然间有些后悔选择这么胆大冒险的方式。

    或许,或许再仔细找找的话,还有其他办法呢?说不定……向圣杯许愿的话也一样能够实现呢?圣杯被污染了也不要紧,到时候解放全部的力量,一定可以压制下去的吧……

    可是不等远坂凛想出个所以然,受到如此的惑和邀请的吉尔伽美什,面对秀色可餐睡衣堪堪遮住重点部位的凛,如果再没有做出什么反应的话……那他就太愧对当初欺男霸女曾被称为荒无道的暴君的过去了!俗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难移,更何况是心的失而复得的女子在他面前这样主动的提出邀请呢?

    看着眼神流露出小动物的惊慌失措,抓起单就想要夺门而去的远坂凛,吉尔伽美什突然把手中的杯子一丢,玻璃杯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破碎声,在远坂凛反地回过头的那个瞬间,吉尔伽美什抱起她顺势往大中央一丢,整个人跟着压在她柔软带着少女香气的体上。

    “凛,你这么的邀请,本王又岂好拒绝呢?”吉尔伽美什好笑地拨开凛额前纷乱的发丝,望着她一脸紧张不安又视死如归的表,心底某个柔软的部位突然间被触动了,他低下头在少女粉嫩的脸颊上轻轻一吻,语气带着前所未有的温柔和体贴,“放心吧,本王会很温柔的对你的……”

    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让凛突然间变得这么主动,但是想要了几万年的人主动地对他做出这种动作,他也没办法完全做到无动于衷没有反应不是?说不定……还能好好地刺激一下在英灵王座的那个‘他’,天天跟林零那个木头脑袋不解风的女人兜圈子,都不知道手段强硬一些直接霸王硬上弓的!

    “凛,你是属于本王的……”以一个绵长的吻为开始,吉尔伽美什对少女形态的凛下手了……

    另一边,英灵王座。

    林零和吉尔伽美什瞠目结舌地看着事演变到这一步,两人同时被这诡异而又狗血的神展开给吓到,不知不觉抬起头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又飞快地别开脸去掩饰地咳嗽了一声。

    “我,那个……”他能说,那个只是他的分.,不是真正的他吗?吉尔伽美什憋红了一张脸,眼角的余光却总是往映画的方向飘去。

    “吉尔……我没想到你本会如此……”想了半天不知道该选什么词,已经不好意思再看下去的林零,只能背对着吉尔伽美什,听着那些源源不断传入耳中的,女子的吟声和粗重的喘息声,整个人脸红红地羞愧地低下了头。

    另一个她只拥有力量却没有记忆,虽然本能让她比平常的小孩子早熟些,可是对男女之间的事还是懵懂无知。吉尔明知道另一个她很多事都不清楚,还是坚持对只有六七岁的‘她’下手,实在是……太可恶了!!!

    想到另一个自己——远坂凛还是个小学生,就算她用增龄魔药也无法掩盖这个事实,林零不住握起了拳头暗自里磨牙。

    看来就算吉尔这些年某些方面成长了不少,骨子里欺男霸女的邪恶本质还是没变的。她是不是应该狠狠地揍他一顿?现世那边发生的事她没办法管,可是在这里如果吉尔敢乱来的话,她绝对要打得他满地找牙啊!!!

    等了半天也不见吉尔有反应,觉得困惑转过头去的林零,看到的却是……吉尔伽美什一脸羡慕嫉妒恨的扭曲表

    霎时间,所有乱七八糟的心思都成了浮云,林零感觉到那根理智的弦断裂,紧捏着拳头直接朝他那张据说帅得惨绝人寰的脸上揍了过去——“吉尔你这个死萝莉控赶紧给我下地狱忏悔去吧!然连那么小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都忍心下手摧残,你到底还有什么禽.兽不如的事做不出来啊!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被迎面飞来的一记铁拳击中的瞬间,吉尔伽美什嫉妒外加悔恨地看了一眼现世的影像,脑海中最后残留的只有一个念头:早知道,他就该用自己的本体去现世的……

    作者有话要说:凛会误会吉尔伽美什就是她灵魂的另一半是有可原的,首先吉尔伽美什刚见面就叫出了外人不可能知道的本名,再来就是十二神将之前跟她提过00穿成萨沙(雅典娜)时候的事,老实说金闪闪光从外表看和黄金哥哥们没啥区别,甚至比黄金哥哥们还要闪得多……= =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小孩子的凛没有00的记忆,只能靠本能分辨吉尔的份,而吉尔在英灵王座长期和00相处,自然会带有让凛感觉到熟悉和亲切的气息。总之……许多个误会(凛)和不清楚(十二神将)、不解释(吉尔)才最终导致了这个喜闻乐见的结局。

    第三个理由是,两个人订立了契约,ooxx或者说补魔神马的,有时是能够看到对方的记忆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总之误会重重之下,吉尔终于圆满了……xd

    女王属的小恩调.教金闪闪,噗看得我感觉好爽各种爽啊xxd

重要声明:小说《综 一念一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