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Fate/Zero(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雨儿 书名:综 一念一穿
    神兽芬巴巴呆在杉树林的最深处,据说它原先是自然之神恩利尔的下属,由于不知名的原因被罚来到下界,并且掌握着大洪水时期遗留下来的圣物,传说它所在的地方藏有世上罕有的珍宝和宝藏。

    他们一路上历尽艰难险阻,好几次在夜里露营的时候,险些被凶猛的野兽叼去,好在两人都不是好对付的,联手打败那些没有眼色的野兽,手里的战利品也跟着越来越多。

    恩奇都一心以为吉尔伽美什是为了女神伊什妲尔才去讨伐芬巴巴的,可是事实上他只是从某位闲得无聊找人来玩的女神口中得知,怪物芬巴巴霸占着森林里无尽的财富和宝藏,自认全天下的宝物都应该属于他和恩奇都的王,这才想去讨伐怪物顺便让无精打采的好友振作起来。

    然而,吉尔伽美什没有料到的是,他在好友恩奇都的眼中,已经变成了一个懂得怜香惜玉的……好男人。

    真是儿大不由娘啊,他看到成长迅速的吉尔,然会有种心酸的感觉呢。

    “唉……”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恩奇都拿着树枝拨了拨火堆,一手支着下巴盯着火光发呆。

    跟吉尔伽美什在一起这几年,一直没见他跟女人胡闹过。原本他还在担心吉尔是不是生病了,现在看来……原来他是洗心革面后对普通女没兴趣了啊。

    吉尔拥有三分之二的神,和女神在一起也不是不配的。只是……怎么说呢,自从了解过那位女神伊什妲尔的行事作风后,他对这种……唔,比现代女子还要开放胡闹的女不说讨厌吧,但是喜欢是无论如何也喜欢不起来的。

    跟无数的男人勾勾缠缠也就算了,最让恩奇都无法忍受的一点是,她对自己的丈夫都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一时觉得不爽就杀了人家,事后又突然觉得后悔,跑去冥界大闹一场,非要把死去的丈夫要回来。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恩奇都讽刺地勾勾唇,没有做出任何评价。就算伊什妲尔再怎么胡来,也不是他这种份的人可以评论的。

    “恩奇都,看你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叹气的,难道是担心打不过怪物芬巴巴?”吉尔伽美什好奇地望着恩奇都,不明白一向冷静淡然的好友怎么如此反常。

    “吉尔,你……”真的要跟那样的女人在一起?恩奇都张了张口想这么问,可是考虑到他只是吉尔的好友,并不是有权决定他的婚姻大事的父母,终究,只是狠狠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没什么。夜深了,你赶紧休息一下吧,我们明天还要赶路的。”

    吉尔伽美什觉得恩奇都有些怪,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怪。嘛,等打倒怪物芬巴巴,夺得森林里的宝藏,到时候给恩奇都挑几件他最喜欢的,想必恩奇都会变得精神起来吧。

    这样想着,吉尔伽美什靠在树下,慢慢闭上了眼睛。

    不远处,守着火堆的恩奇都,目光凝视着面容平静的吉尔伽美什,唇边缓缓逸出一抹温和的笑意。

    算了,总之先由着他胡来好了!真的惹出什么问题的话,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护着他就是了!

    年轻不就是任的本钱嘛!要想天真任的胡来,也只有趁这个时候了。吉尔作为王已经太过辛苦了,至少……在选择终伴侣方面,希望能够由他自己来决定。

    那也是……他能为吉尔做的为数不多的事。

    经过长达半个月的跋涉,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终于到达杉树林的尽头,那里盘踞着可怕的怪物芬巴巴。

    “吉尔,我从前面绊住芬巴巴,你就趁这个时候,从背后给它致命的一击!”浑上下伤痕累累的恩奇都,眼神却如同闪耀的星子般明亮,稍显狼狈的外表掩饰不住他清冷坚毅的气质,沙哑柔和的声音也一如既往的稳重镇定。

    他手里握着一把通雪白的长枪,在刺目的太阳光下折出锐利的银光。

    “来吧!怪物芬巴巴——!”猛地一弹银光冷冽的长枪,恩奇都整个人腾空而起,手握武器深深刺入芬巴巴的体。

    吉尔伽美什似乎伤得也不轻,但是由于恩奇都一直护着他,大部分的危险都被恩奇都代为承受了,所以光从外表看他比恩奇都况好些。

    “噗……”从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吉尔伽美什随手拭了去,手握着用黄金铸成的剑,红色的眼眸闪过一抹狠厉。连女神阿鲁鲁给他的锁链都只能拖延芬巴巴片刻无法行动,要不是恩奇都的实力远远超乎他的想象,说不定这回他们两个都有来无回了。

    唉……是他太冒失了,没有弄清楚况,就拉着恩奇都过来。他早该意识到的,那个女人(阿鲁鲁)平时有事没事就耍着他玩,但是他没有想到她然会胡闹到隐瞒这么重要的事实。

    神兽芬巴巴抢走了神的女,伊什妲尔,把她锢在了杉树林的尽头。他和恩奇都冲动的跑过来,二话不说就要跟芬巴巴交战,自然而然被芬巴巴视为敌。

    切!要是知道还有这档子事儿在,他说什么也不会叫恩奇都来杉树林冒险的。正是因为这件事还产生了一个天大的误会,好友恩奇都然认为他喜欢上了那个水杨花的女神,才会不顾生命危险地派来挑战芬巴巴。

    该死的,他喜欢谁都不可能喜欢那种没有节的女人的好吧!那种女人,他连看一眼都觉得恶心又怎么会去抱她!

    “可是……吉尔你这样说的话完全说不通啊。你看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神兽芬巴巴把伊什妲尔女神抓走了,你却来了……这难道不是……那什么吗?”

    好友恩奇都当时完全不明真相的无辜眼神,吉尔伽美什至今想起来仍然觉得很受伤。他都已经严肃地跟恩奇都解释他跟伊什妲尔没有任何关系了,为什么恩奇都就是不相信他呢……唉,他都好几年没有碰过女人了,难道恩奇都认为他会对伊什妲尔那种下的女人产生冲动?

    开什么玩笑!他就算对恩奇都产生冲动,也不可能对伊什妲尔产生冲动的好不好!

    想到这里,吉尔伽美什险些拽不住手中长长的锁链。这是他即将出发前阿鲁鲁交给他的,据说所有有神的生物都无法逃脱这条锁链的锢,而且神越是高就越难以挣脱开来。还算那个女人有良心,知道神兽芬巴巴难对付,临时给了他应对的武器,要不然,哼哼……

    总之不管怎么说,既然事已经到了这一地步,他们浴血奋战只差最后必胜的一击。女神伊什妲尔什么的……顺手救走也不算什么大事吧。再怎么说,乌鲁克的人民都信仰着这位女神,即使……实际上她只是个令人厌恶的人尽可夫的女人。

    “芬巴巴,你的命就由本王收下了——!”在恩奇都从空中跃下狠狠刺中芬巴巴的背部,牵制住这个庞然大物的动作之时,吉尔伽美什的瞳孔仿佛被鲜血染红了,用力挥动着手中的黄金剑,割下了这个可怕的怪物的头颅。

    “吼——”已经遍体鳞伤的神兽芬巴巴,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嘶吼声。上雪白的毛皮变成脏污的血红,神兽特有的黄金色的竖瞳也浑浊不堪。它仿佛用尽全力一般挣扎两下,终于无力地倒在荒原中死掉了。

    “呼……呼……真是要人的老命啊,三天三夜,我们两个人然跟它打了整整三天三夜才打败它,唉……真不愧是天神的宠物,真tmd太难搞了。”

    手握长枪摇头感叹的恩奇都,借助长枪的力道站稳子,抬眸注视着背光而立的吉尔伽美什,唇边勾起一抹如沐风的微笑,“吉尔,我们打赢了。”

    “嗯……”吉尔伽美什大口地呼吸着,俊朗的脸上浮现出笑意。他放下手中的黄金剑,径自朝他的挚友走过来,“恩奇都,这全天下的宝藏都是本王的了。你有什么想要的,不要气!尽管拿去好了!”

    “唔……?”恩奇都歪着头仔细想了一下,扬起一抹如沐风的微笑,声音轻柔而干净,宛若璞玉一般温润宁和,“吉尔,我没有什么需要的。”他想要的,吉尔也给不起。所以……那些还是留给他以后的王妃吧。

    既然神兽芬巴巴已经被他们杀死,那么女神伊什妲尔也应该被救出来了。那之后……就不是他所能够参与的事了。即使他对伊什妲尔女神有些不满,但如果吉尔伽美什喜欢的话那也无可非议。

    “嗯?恩奇都,你不必跟本王气的,本王的不就是你的吗?想要什么尽管拿去好了!”

    听到恩奇都二话不说变相拒绝了他,吉尔伽美什先是惊讶地望着恩奇都,见他一副风轻云淡却又固执的模样,顿时有些不爽地臭着一张脸表示道,“这么说……恩奇都你根本不把本王当朋友?只是本王单方面自以为是这样的?”

    朋友的话,不就是应该共同分享一切的吗?他所有的一切都向恩奇都公开了,恩奇都却总是这样子跟他气,实在是……太让人生气了!

    见吉尔伽美什一言不合就开始闹脾气,早就摸清楚这位有小孩子气的王的,恩奇都丝毫没有觉得麻烦和头疼,他收起长枪走到吉尔伽美什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面带笑容地安慰道:“吉尔,你自己也说了啊,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那么,给不给我又有什么区别呢?我要那些宝藏也没有什么用,不如就暂放在你的宝库里好了。”

    他的东西就是恩奇都的东西,恩奇都这话说的太中听了!吉尔伽美什扯了扯嘴角,又迅速地压制住冲动。只不过……他以为这样说就能蒙混过关他拒绝了他的事实吗?

    吉尔伽美什别扭地抱着手臂背过去,臭脾气地昂着下巴冷哼了一声喊道,“你当本王是小孩子吗?谁会相信你这种鬼话!”

    “呃……”吉尔不就是个小孩子吗?连十八岁都不到的王,不是孩子王是什么?恩奇都真的有些头疼了。明明吉尔心里已经不介意了,口头上还是这么得理不饶人。怎么……难道真的非要他说出实才行?

    那么……“既然吉尔你这么坚持,那我也没有办法了。吉尔,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

    恩奇都忽然正了正神色,退开两步凝望着吉尔伽美什,用一种欣慰的眼神微笑着,“王,宝藏还是和未来的王妃分享比较好吧。吉尔你不是喜欢那位女神伊什妲尔吗?”

    千等万等等不来救人的英雄的伊什妲尔,一脸不悦地认命走出囚她的洞时,刚好听到恩奇都说出的这番话。

    带着好奇的心顺着恩奇都的视线望去,那黄金的影好像能够驱散一切暗的光辉一样,只一眼就夺走了伊什妲尔全部的注意力和呼吸。

    那是一名面容端庄仪表堂堂华美到无以复加的美貌青年,他披黄金甲胄,金色的头发好像是燃烧着的烈焰一样直立而起,像血一样鲜红明亮绝非凡人的双眸中散发出一种不怒自威的神秘光辉。

    吉尔……伽美什。

    一纯白古朴长裙的伊什妲尔,在心中默默念出他的名字,眼里心里满满全是他的影。

    原以为吉尔伽美什有多厉害,看来人间界最伟大的王,也不过如此嘛!还不是照样臣服在她女神伊什妲尔的美貌之下!

    神之女伊什妲尔女神的唇角不自觉翘了起来,正当她风万种千百媚地抚摸着头发准备走过去时,一声隐含着怒意却依旧低沉悦耳的男嗓音止住了她的动作。

    “恩奇都,本王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本王压根不喜欢那个做作的女人!本王承认的只有你一个人,伊什妲尔她算是什么东西!”

    “吉尔……!”恩奇都的心像是被雷电击中,猛地抽了一下,整个人愣在原地动弹不得。

    吉尔把他当做唯一的朋友,他是很高兴没错。但是……吉尔把他说得好像独一无二似的,还把备受宠的神之女贬得那么低,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啊。

    见恩奇都狠狠皱着眉低下头,一副绞尽脑汁弄不明白的样子,忍耐到快要发疯的地步的王,终于忍无可忍走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肩,强迫恩奇都直视他那双血红的双眸,一字一句异常肯定清晰地说道,“恩奇都,你给本王听好了。本王对那个叫伊什妲尔的女神,一丝一毫的兴趣也没有!”

    “恩奇都,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能够得到本王的认可。吾友,你对于本王而言是古往今来,唯一承认的人。”

    “本王天生注定要坐拥全天下的财富,但是任何财宝、宝藏都不及你来得更加珍贵、耀眼,所以本王只要有你恩奇都陪伴在我左右就足够了!知道吗?!”

    ‘咔啪——’一根名为理智的弦断掉的声音。

    “混蛋!你不是应该来救我的吗?怎么跟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家伙卿卿我我?吉尔伽美什,你真是太令本女神失望了!!!”

    气得直跳脚的女神伊什妲尔扭曲着面孔,因为疯狂的嫉妒而变形的眼角眉梢,都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冰冷杀气。

    “不过是个杂种罢了,也敢与本女神争男人?你也太不自量力了吧!”女神伊什妲尔竭力维持端庄大方的仪态,可是她狰狞扭曲的脸孔泄露了她几近崩溃的绪。

    想她伊什妲尔天上人间备受宠,如今一个区区的神造之子,然敢跟她抢相中的男人!最可恨的是,那个男人然说她不是东西!混蛋!混蛋!混蛋!她一定要让他们尝尝她的厉害!!!

    听到嘶吼出声充满怒意的陌生女声,吉尔伽美什第一时间将恩奇都护在后,看见来人是努力维持镇定的美貌女人,心里顿时明白了对方份的吉尔伽美什,只是抬眸看了她一眼语气冰冷地说道,“杂种,你在说谁呢?”

    “谁?这不是很明显吗?你边的那个男人不是杂种是什么?就连你,吉尔伽美什,也不过是个……哼!”

    吉尔伽美什的态度让伊什妲尔很受伤,可是吉尔伽美什英俊拔的姿态以及天神般的神,令她觉得被压制的同时又有种愉悦感。

    无法过去自己心里那一关,张口说心头慕的人不好,伊什妲尔只好骄傲地拧过脸去,用尖锐的言语继续攻击恩奇都。

    狠狠瞪视着浅绿色长发的纤细美人,伊什妲尔高声对她慕的王告白:

    “吉尔伽美什,来做我的丈夫吧!只要你把独一无二的献给我,我不但可以让你拥有世间难以想象的财富,还可以让所有沿海的国家听你管辖,让世上所有的君王臣服在你脚下,让世人谨献给你堆积如山的珍珠和玛瑙……”

    听到这番非常个的告白,恩奇都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万分无语地抚了抚额头,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这个女神有没有搞清楚况啊……吉尔跟他只是纯洁的友谊好不好,没看他都打算自动退出了吗?这样把他当成假想敌真的没问题?亏他千方百计为他们俩牵红线呢,啧,真是吃力不讨好,好人没好报!

    心不高兴的恩奇都撇了撇嘴,抱着手中银色的长枪旁观战火。

    吉尔伽美什抬起头,静静凝望着伊什妲尔。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瞬间……

    ‘扑通——扑通——’

    伊什妲尔的粉颊慢慢染上了红晕,她含脉脉地回望着吉尔伽美什,紧握着双手心脏因激动而颤抖不已。

    来吧,吉尔伽美什!她知道的,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她的魅力!哼,不过是一个下作的神造人罢了,哪里有资格跟她正宗的女神竞争!

    先前是她太过冲动行事了,早知道吉尔伽美什这么容易俘虏,她就应该展现出自己大度的一面,好让吉尔伽美什明白她的美好和珍贵才是。

    吉尔伽美什带着为王的傲视气概和尊贵狂傲,俊美的面庞浮着抓到猎物般的愉悦,慢慢地走到伊什妲尔面前,捏着她的下巴眼神高临下地冷冷道,“你,究竟算个什么东西!在我眼中,你连地面上匍匐着的蝼蚁都不如,有什么资格对我的恩奇都说三道四!女人!”

    吉尔伽美什凶狠的不留余地的言语,深深地伤害到女神伊什妲尔的心。她难以置信地抬眸凝视着吉尔伽美什,水光盈盈的眸中带着一丝愤怒和受伤。

    “吉尔伽美什,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泪水喷薄而出,心如刀绞的女神哽咽着,怒视着吉尔伽美什和他后面色平淡的恩奇都,美丽的杏眼满溢着愤恨和怒意地大声吼道,“我会让你们后悔这样侮辱过我!你们肯定会后悔的,给本女神等着瞧吧!”

    说罢,女神伊什妲尔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森鬼魅的杉树林中。

    “我说……吉尔,你这次做的有些太过了。再怎么说,对方也是女孩子啊。”恩奇都无奈地摇着头走过来,抬眸望着凛然不可侵犯的王者,碧绿眼眸中开水润的波光,话语中满溢温柔地开口笑道,“不过……你刚刚那么维护我,我真的很高兴。”

    即使伊什妲尔说的是事实,吉尔然会不顾一切的维护他,在这之前他是无法想象的。真的……他真的很高兴,很高兴……被人维护的感觉很幸福,幸福得可以让人融化掉……

    吉尔伽美什严肃的表,在低头看向恩奇都的刹那,全部化成如水的温柔。但是别扭如他当然不可能直白承认,所以他只是用力地把子转了过去,像是掩饰什么似的大声回应道,“什么啊!本王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是那个女人太过分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这样的。”

    是那个女人无意间触犯到他的底线,她说别的人任何不好都不成问题,她唯一不该说的是……恩奇都不好。

    吉尔伽美什红色的眼眸浮现出出高傲的怒火,其中溢出的烈焰般的杀意令人胆战心惊。

    吾友,那是连他自己都舍不得伤害分毫的人,然被她当众羞辱说出那么过分的话……若不是顾及到她神之女的份,他是绝对不会让她活着离开这里的!敢伤害恩奇都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作者有话要说:00为男人的时候是完全把自己当男人看待的,对女人的慕(典型代表绯樱闲)无比迟钝,对男人的慕(不用我说了吧╮(╯_╰)╭)是更加的百倍的迟钝,所以说……孩子王吉尔伽美什哟,你不直接说出喜欢小恩的话,这辈子都不可能追到小恩了哟,笑眯眯

    一张非常美好的图,注意看字幕……噗,实际上很吐槽xd

    小恩真女王威武不解释(≧▽≦)/啦啦啦

重要声明:小说《综 一念一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