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Fate/Zero(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雨儿 书名:综 一念一穿
    大力神塑成了他的形态;

    太阳神沙玛什授予他俊美的面庞;

    雷神阿达德赐给他风采堂堂……

    他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人;

    谈英俊,他举世无匹……

    他目光远大,通晓宇宙万物;

    他经验宏富,断事如神……

    他曾千里跋涉,历经险阻……

    他一生事迹,最后被刻为碑铭。

    他是……吉尔伽美什。

    女神阿鲁鲁手拈一块粘土,

    她吹一口气便塑造出一人,

    如雄狮般英武,如飞鸟般快捷;

    宛若青金石的长发,

    如金屑散落,繁星丽于天际;

    他负神与人,背负着使命,

    他们曾在乌鲁克的广场交战三天三夜,

    武力的冲撞征服了彼此,敌人变成了挚友,

    他开始与最古老的王共同治理国家,分享王座,

    他为他征战沙场,他为他加上荣冠,他们同手足;

    他是……恩奇都。

    不管史上记载的寥寥数语勾勒出怎样的英雄形象和历史传奇,距离红灯绿酒科技发达的现代社会五千多年的现在,吉尔伽美什不过是个不成熟的容易炸毛的小鬼头,未来与他感深厚共同统治王国的好友也才刚刚被创造出来。

    “这,这是……”

    眼前这个容光焕发宛若天神般的男子,正是由女神阿鲁鲁亲手打造出来的,可是当他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即使是女神阿鲁鲁也不心旌摇曳。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简直是天赐的奇迹……”女神阿鲁鲁不自地赞叹道。

    “看这完美的外形,这完美的体魄……”她忍不住走上前打量着男子,捏捏他看似纤瘦却朝气蓬勃的体,抚摸他宛若雕刻出来的艺术品般,可以使天上诸神都相形见绌的美貌,溢美之词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你会是吉尔伽美什最完美的对手,恩奇都。”

    ‘恩奇都?’这是……他的名字吗?

    这一声命名如同某个开关,刚刚被赋予形体的恩奇都,缓慢地打量了女神阿鲁鲁一眼,接着略显迷茫地低头看着自己……□的别为男的体。

    “是的,恩奇都,这就是你的名字。你是神造之人,天赐之子,是我女神阿鲁鲁亲手创造出来的人,你会是人间的王吉尔伽美什最完美的对手。”女神阿鲁鲁以慈的目光看着恩奇都。

    在温柔的女神阿鲁鲁心目当中,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都是她的孩子,如果不是吉尔伽美什闹得太过分,然惊动了那位不好得罪的神之女——伊什妲尔,她也没必要再创造一个孩子,用来作为吉尔伽美什的对手。

    迟钝的思想终于和体慢慢融合,恩奇都脑海中炸响一声惊雷。

    他终于记起来了,自己真正的名字……不是什么恩奇都,他……不,她名为林零。

    她变成了他这不算什么,可是眼前的况明显是……恩奇都看了温柔微笑着的女神阿鲁鲁一眼,轻轻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他是被神创造出来的……人?别开玩笑了!他千辛万苦,冒着魂飞魄散的风险行事,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原先的世界。现在没有达成目的也就算了,然到了完全不知名的国度,那岂不是离他回家之路愈发遥远了?

    但是拥有许多世记忆的恩奇都,也明白以他现今的况不宜冲动。

    “恩奇都,你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顿了顿,女神阿鲁鲁朝恩奇都微微一笑,说出了令恩奇都大吃一惊的话,“你拥有自我的意识对不对?在我用泥土造出你的瞬间,我感觉到来自异世的强大灵魂。”

    恩奇都眼神晦暗不明地点头,神冷淡而疏离地沉声问,“那么,你要杀掉我吗?我不是你想要的神造之子,也不会按照你的意志行事。”

    “你会的。”女神阿鲁鲁神色皎洁,不见一丝波动。为神祗的力量铺天盖地,罩定恩奇都不可动弹。

    女神阿鲁鲁笑容加大,她望着恩奇都说道,“我不知你的灵魂从何而来,对于打乱了我计划的你,我很意外,但也很高兴。我看得出来你不敬畏我,甚至是敌视我的,但正是这样子的你,眼下却不得不听我号令。你究竟能走到哪一步,我很期待……恩奇都。”

    “不管怎样,你已经被吾赋予‘恩奇都’之名,在没有完成你为‘恩奇都’的使命前,你别无选择。”

    所有的声音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全被无形的强大力量束缚住,表僵硬的恩奇都无法想象,刚刚还一副柔温婉似水的女神,然能一下子强硬到这种地步。

    但是正因为她表现出为神祗的一面,原本杀掉对方夺取力量的打算消沉,恩奇都冷眼凝望着从容笃定的阿鲁鲁,态度不卑不亢如同面对同等地位的人。

    “你……想用强权令我服从吗?”

    并不知晓恩奇都原本份的阿鲁鲁,没有因为他说出口的不敬的言语,而亲手毁灭自己创造的杰作。

    她绝丽的容颜显得飘渺莫测,深谙人类心思的女神阿鲁鲁,像是把握住恩奇都微妙的心思,露出了仿佛洞悉一切的笑容。

    她说,“恩奇都,你还没有注意到吗?你的灵魂受了损伤并不完整,你现在之所以能够站在这里,全是依靠诸神赋予你的力量。我用神域的泥土创造了‘恩奇都’,大地的主宰尼努尔塔赐予你力量,就连你现在上所拥有的……”

    女神阿鲁鲁的素手轻轻一指,恩奇都上出现洁白的衣饰。

    “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赐予你的,如今的你除了回报这份赐予之外,还有其他选择吗?或者说……你要选择与诸天神明为敌?”用着轻柔却不容质疑的反问语气,女神阿鲁鲁静静地凝望着恩奇都,庄重而威严的气质由内散发出来,在这种目光的注视下无人能够逃脱。

    她曾经试图挑战天命却连累青龙受其害,她曾经逆天而为却亲眼见证姐妹死亡,她曾经想与天道为敌却落到这个地步……她一次又一次地被所谓的天命压制,想要反抗却连喘息的力气都没有。

    很无力……很无奈……没有选择……

    恩奇都深吸一口气,收腹弯腰微微屈膝,垂首敛目态度隐忍恭谨,“谨遵您的意志行事,从今起,吾为……恩奇都。”

    女神阿鲁鲁看着这样的恩奇都,满意地点点头微笑着道,“等你完成自己的使命后,我或许会赐予你一件宝物哦。”

    这样大棒加甜枣安抚小动物的策略,只换来恩奇都在心底的一声冷哼。

    吉尔伽美什是作为神的代言人前往人间成为‘王’,他非人非神,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他将要成为掌握天下的王者。

    刚开始他还雄心壮志地想成为一位有德望受尊重的王者,但是如蝼蚁般的人类迎来他这位天生的王者后,连抬头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是提出有利于国家的方针和意见了。

    王是孤高的,王也是孤独的。没有值得尊敬的贤者,也没有值得一战的对手,只有复一枯燥的国事,渐渐地,吉尔伽美什开始觉得不耐烦,开始变得暴躁易怒。

    他下达命令让国民修筑神庙宇城墙,百姓们心中叫苦连天,却无法对为‘王’的他提出一句反对的话。

    他于是更加觉得烦躁,愈发变本加厉地欺压百姓。反正……不管他怎样暴戾,怎样过分,那些蝼蚁都不会对他说一个‘不’字。

    他开始过着骄奢逸的生活,把青壮年的男人全都赶去工地,把他们家中美貌的妻子和女儿抢到王宫……男人们流血流汗,女人们以泪洗面。可是……还是没有人反抗,没有人反抗王者的暴政。

    难道……他来到人间成为所谓的‘王’,就是为了过上这种生活的?

    吉尔伽美什晃晃金杯中的大麦酒,独自支着手肘坐在辉煌的宝座上,百无聊赖面无表地看着大

    大的,他最近连举办宴会的心都没有。实在是太无聊了,这样的世界……实在是无聊透了!

    吉尔伽美什荒无道,暴虐成的历史到此为止,终于有胆大的人民不堪忍受暴政,偷偷跑到神庙向神的女伊什妲尔祈求降下奇迹,改变他们如今食不果腹夜不安寝饱受折磨的痛苦生活。

    女神听到百姓痛苦压抑的祈祷和呼唤,便去找创造出吉尔伽美什的女神阿鲁鲁,要求她按照吉尔伽美什的样子,再创造出一个作为吉尔伽美什的对手,这样无聊的王就没时间去折磨百姓了。这个人,就是恩奇都。

    历史终于按照它既定的样子迈上轨道。

    在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正式会面,于乌鲁克的广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前,吉尔伽美什在梦中看到了这一幕。

    力量能够与他相媲美,甚至隐约超过他的天赐之子,神造之人,恩奇都,然在梦中打败了为王者的他!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心中隐约明白这是神谕的吉尔伽美什,在做了那场梦醒来以后,一改从前醉生梦死骄奢逸的行事作风,抓起丢掉多时的武器重新开始了训练。一切……只为那命中注定的相逢之的到来。

    然后,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自从被女神阿鲁鲁托付,带着使命前往人间后,恩奇都见证了这个早已消失在历史洪流中的遥远时代,并且被这个时代的人们不屈不挠,敢于向大自然和天神挑战的精神所打动,很快喜欢上了这个古老落后却淳朴的时代。

    和乌鲁克人打成一片的恩奇都还不知道,就在他学习酿造大麦酒和椰枣酒的时候,女神阿鲁鲁背着他向吉尔伽美什托梦,大力刺激那位险些堕落的王重新振作起来。

    毕竟,不管怎么说,吉尔伽美什都是她的第一个‘孩子’。虽然恩奇都她也很喜欢,但这并不代表她能眼睁睁看着恩奇都按照她的‘意志’,杀死她打从心底喜的孩子吉尔伽美什。

    “恩奇都大人!恩奇都大人!”恩奇都渊博的学识和经验,出色的外表和强大的力量,为他赢得了‘恩奇都大人’的称呼。但是这个时常用兴奋的声音叫他‘恩奇都大人’的小男孩,今天冲到恩奇都面前的时候表却是极其惶恐的。

    “赛特,冷静下来。”一个常人看不到的‘清心咒’甩过去,穿着一外形普通的白色服饰的恩奇都,幽邃如同暗夜星空的眼眸凝望着男孩,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一脸要哭出来的表的赛特,有些疑惑自己这么快平静下来,但是面对他一向尊重的恩奇都,他还是立刻整理好绪回答道,“是那个可怕的王,他来了!”

    ‘那个人让我们想吃吃不上,想耕地没有时间,死掉比活着还强!’

    ‘那个人,他不但使我们的妻子独守空房,他还糟蹋我们心的女儿!’

    ‘那个人,他强迫我们的孩子去筑城,从白天筑到夜晚,从夜晚筑到白天!’

    关于这位大名鼎鼎的‘对手’,乌鲁克国王吉尔伽美什,恩奇都早就有所耳闻。不过从女神阿鲁鲁口中知道的,那些让他黑线不已的溢美之词和夸赞,与亲近百姓从他们口中得知的讯息,相去甚远。

    恩奇都知道吉尔伽美什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神,论起份起源的话比他高贵得多,原本是有几分遇见敌手跃跃试的兴奋的,但是这些子从百姓口中得知他的暴行,残忍暴戾,压榨百姓,沉溺玩乐,恩奇都心中便生出了一丝轻蔑和鄙视。

    曾经当过那个名叫妲己的祸国妖姬,恩奇都很明白一位古老的君主,尤其还是后世称为暴君的人,能够做出怎样荒唐的行径。但是在恩奇都的心里,吉尔伽美什和帝辛是没法比的。

    被后世诬蔑为‘纣王’的帝辛,从一开始就明白自己为亡国之君的使命,但即便是这样,他仍然不依不饶地斗争了许多年,直到……现实不得不令他屈服。

    然而吉尔伽美什不一样。他份尊崇,是天生的王者,掌握天下间的财富和宝藏,所有的百姓都要向他俯首称臣。拥有这样得天独厚的优势却只会任的当个暴戾的君主虐待百姓,这样的人是恩奇都最看不起的!

    从赛特口中得知吉尔伽美什要来这里的消息,很快整理好内心纷乱的绪的恩奇都,轻轻拍了拍面带惊惧之色的赛特的肩,目光沉静地望着他声音坚定道,“那个人,由我去会一会!”

    “恩奇都大人!”赛特猝不及防地一抬头,满眼凝聚着惊喜之色。可是很快,想到那位王的传言,他又无比苦恼地低下头去,捏着小拳头咬咬牙道,“那个王……即使是恩奇都大人,也……”

    “赛特。”明白赛特接下来想要说的话,恩奇都放在赛特肩上的力道变大,定定凝视着他语气肯定,“吉尔伽美什,由我来打败!赛特,对上那样的人,我绝对不会输。”

    面对试图毁灭她的天道,曾经的她也不曾退缩。如今对手只是区区一个王,就算拥有三分之二的神,自甘堕落毫无斗志的懦夫,又有何惧!

    然而,斗志昂扬告别善良淳朴的百姓,单前去挑战吉尔伽美什的恩奇都,这一次……似乎失算了。

    “你就是吉尔伽美什?”青金石似的浅绿色长发飘扬,手执长枪面色沉静的恩奇都,一尘不染的洁白衣衫宛若神子。事实上,背负着‘神造之人’称号的他,说是神之子也不为过。即便……他面前站着的王者才是真正的神之子。

    “我早知道你行事作风不拘一格,但是没有料到你会孤前来。”为王者却单枪匹马地赴会,简直是太没有大脑太鲁莽了!心底把吉尔伽美什唾弃了千百遍,恩奇都表面上依旧一副面瘫样。

    “哼。本王不畏惧任何人的挑战!怎么,还没开打你就害怕了?”吉尔伽美什抱着手臂,如同俯视天下一般,高临下地看着恩奇都。凝视着面色平静的恩奇都,他眼中浮现出征掠之意,话中带着一丝恶意地道,“如果你向本王求,那么饶过你一条命,也不是不可以的。恩奇都,本王赐予你成为本王之物的权利!”

    成为他的东西?恩奇都顿时感到自己被侮辱了。他猛然抬头,微微眯起眼睛,语气危险地回道,“吉尔伽美什,敢对我说出这番话,就要做好必死的准备!”

    “哦?你打算怎么做?”吉尔伽美什饶有兴致地盯着他,有那么一刹那,他甚至产生了错觉,明明是一白衣的恩奇都,却燃烧起火焰一般的光辉。大概……只是错觉罢了。

    心中的火焰迅速升腾又迅速冷却,猛然间记起这一切不过是‘使命’的恩奇都,盯视着眼前自大得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王者,白瓷一样的脸上浮起一抹冷凝狠戾。

    “吉尔伽美什,来打一场吧!刚才侮辱我的那番话,我要让你全部收回去!”

    完完全全自信张扬的姿态。不需要怀疑,不需要试探,吉尔伽美什的眼神一亮,唇畔勾起一抹暧昧的笑。

    恩奇都,和他是同一类人。虽然他们才只是短暂的交锋,吉尔伽美什却已经明白这一点。

    天赐的……他的‘对手’吗?很好,他吉尔伽美什接受这个挑战!

    “恩奇都,如果你输了的话,就成为本王的玩物,任本王为所为。你,可做好这样的准备了?”吉尔伽美什放下了一直抱着的手臂,态度却依旧高不可攀臭自负。

    他就这么肯定他会输?他也太臭了吧!就算他现在能够运用的力量不到全盛时期的万分之一,那也不代表……他会轻易沦落到别人的玩物那一步!

    恩奇都狠狠咬了咬牙,怒极反而笑出声来。

    “废话少说!絮絮叨叨又婆婆妈妈的,难道是在掩饰你内心的不自信?”甩出用得还不怎么熟练的长枪,恩奇都压低体眯着眼睛冷笑不止。

    “如果你愿意就此认输,从此听我的命令行事,那么我饶你一命,也不是做不到的。怎么样,吉尔……君?”

    “君?”咀嚼着这个无比陌生的发音,吉尔伽美什仔细看着恩奇都,轻轻地笑了一声,毫不在意地伸展开双臂,看着面带惊讶的恩奇都,勾唇满怀恶意地说道,“本王可是赤手空拳来的,你确定……要这样子跟我打?”

    愈发了解了这位王的恶劣格的恩奇都,闻言只是狠狠皱了一下眉头,冷哼一声,丢开手中通雪白的银枪,抬高下巴鄙视着吉尔伽美什,“以为我没了长枪就打不过你吗?阿拉,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啊……搏战才是最擅长的!”

    说完,在这个时代体术自称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的恩奇都,如同一道看不见的白影,直接将吉尔伽美什摁倒在地。前提条件是……掐着他没被盔甲覆盖住的脖子,在满是尘土的地面拖了十米左右。

    “咳咳……咳咳……”被冲击过来的力道抓住摁倒在地,吉尔伽美什只感觉到天旋地转。可是这几个月来苦练不是没有成果的,他仗着全武装的盔甲装备,握起拳头击向恩奇都的腹部——

    “这样子都没晕过去,看来是我小看你了。”在被吉尔伽美什打到之前,姿态优美地避开了攻击,长发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恩奇都在心里小小感慨了一下,神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清冷,“那么接下来,我要来真的了!”

    “咳咳……”刚才……难道只是跟他玩玩而已?吉尔伽美什猛然抬起头,望着一脸冷漠的恩奇都,心中陡然生出一些了然。这个人,他是说认真的。那么……他是不是也要认真起来呢?

    吉尔伽美什拍拍手站起来,周的气势产生巨大的变化。如红色宝石般的血色眼眸,像是燃烧着的熊熊烈火一般。他用力握起了拳头,嘴角微微上翘,带着为王者的骄傲姿态,声音一如既往的充满欠扁的感觉(恩奇都语)。

    “恩奇都,你注定要成为本王的东西!如果你现在出声求饶的话,本王可以下手轻一点。”

    本来有心要防水恩奇都,听到这话心沉入了水底,白皙的脸颊变得黑得如炭。他没有说一句话来回答,只是冷冷地扯了扯嘴角,直接用粗暴的拳头回答了他:

    ——“吉尔伽美什,你给我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终于……在恩奇都来到这个神话时代以后,在吉尔伽美什不懈努力的刺激下,终于暴露出格里最暴力的一面。

    这一战持续了三天三夜,他们从偏僻的小村庄开始,一直打到乌鲁克的广场,再后来,又不着痕迹地朝王宫的方向移动……直到恩奇都来到金碧辉煌的宫,发现吉尔伽美什突然停了手,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究竟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

    吉尔伽美什,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堵上命来战斗!他,另有其他的目的!!!

    作者有话要说:你们以为我会说这是变相的史诗向的吉恩cp吗?太天真了!统统给我回去翻最开始的部分,女神阿鲁鲁明白说了00的灵魂受损不完整的。哼哼,我这次打算玩一回灵魂分裂,向那些灵魂不完整的人物们致敬,向被了无数次的汤姆君致敬,向穿梭在各个时空寻找记忆羽毛的樱公主以及坑死爹不偿命的clamp大婶们致敬,哦也

    放上一张金闪闪苏美尔时代的图片,这是我最欣赏的金闪闪的美照……之一。

    很帅对不对!很迷人对不对!很想变成那头小狮子(?)对不对!而事实上……历史上的吉尔伽美什布是这样子的t t

    本来想把那张图也放上来的,可是我发现……我找不到了otz

    于是,放上一张恩奇都的美图吧,漫画版的恩奇都,个人觉得就是一弱气绿坝娘= =我文里不采用这种设定,只是外表稍微借鉴了……

    最后,个人认为,失去恩奇都的吉尔伽美什已经完全坏掉了,但是和恩奇都相亲相时期的吉尔还是很有的,跟fz和fsn里面那个金光闪闪的213货绝对不是同一个人。所以……我这里写的是恩奇都时期的金闪闪,跟fz时期的肯定会有所不同,还望各位可以理解撒o(n_n)o

重要声明:小说《综 一念一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