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通灵王(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雨儿 书名:综 一念一穿
    一觉五百年,大梦醒来后,林零发现,她变成了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是这个帕契村大长老的孙女。

    传说帕契族人世世代代侍奉精灵王,那是全知全能知晓世上一切秘密,能够实现一切愿望的伟大存在。每隔多少年就会举办一次通灵人大赛,在村子里选出来的最优秀的十位祭司的监督下,胜利者可以成为通灵王获得伟大力量。

    “能够实现一切的愿望?”黑发黑眸的小女孩嗤笑一声,坐在树上摇晃着双腿盯着地面,那双幽深的黑色眼眸深不可测,透着旁人捉摸不透的晦涩光芒。

    “神明尚且无法做到的事,区区一个精灵王,难道还能逆天行事不成?”小女孩轻柔飘忽的声音随风散去,其中不由分说的冷漠语气,与她甜美可的外表形成强烈的反差。

    “别开玩笑了!”如果真的那么简单,她……她早就回家了!

    眼中略带几分自嘲和伤感,小女孩的手牢牢抓住树枝,力道过大发出吱呀的声音。树叶斑驳的影子点点洒落下来,在她瓷白精致的面孔上投下影。

    “伊莱沙——伊莱沙——”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呼唤声,小女孩微微皱起了眉头。

    她都躲到这里来了,怎么还是被找到了?

    抬起头透过树枝之间的缝隙,伊莱沙看到已经站在树下的少年,原本伤感的表顿时变得不耐烦。

    “比上次还要快……”看来下次要跑得更远才行了。嘴唇轻轻抿了抿,伊莱沙双手撑着树枝,眼神倔强地看着少年,“奇修,你走开!我自己可以下去!”

    眉眼清疏俊朗的黑发少年,看着表固执倔强的女孩,放下张开的手臂退后两步,目光轻柔宁和地凝视着她,唇畔勾起独有的人微笑。

    “那你小心些,伊莱沙。”

    真是受不了!她今年才十三岁,十三岁!对着她一个小丫头片子都能释放荷尔蒙,怪不得奇修能成为村里最受女欢迎的祭司!

    抓着树枝动作灵敏地跳跃下来,伊莱沙脸上讥讽和不耐烦的表,在她落地的那个瞬间换成淡淡微笑,她凝望着高出自己许多的少年,语气平静得听不出丝毫异样,“奇修哥哥,是长老有事找我?那我们快过去吧。”

    “伊莱沙,不要连你也‘长老长老’的叫,那样长老听到之后该多伤心啊。”少年忽然弯下腰来,像是对待妹妹一般,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语重心长地说道,“长老现在只有你一个亲人了,她做这些是因为关心你,知道吗?”

    关心她?把她当犯人一样二十四小时严密监视吗?

    呵,亲人?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一时私心害死女儿女婿的愧疚感,鬼才会对她这个天生没有灵力的‘废物’‘关怀有加’!

    ……总之,叫她一声长老算是尊敬老人了!休想……从她口中听到任何期待的称呼!

    “我知道了,奇修哥哥。”看着完全把自己当小孩子哄的少年,伊莱沙低下头的瞬间勾唇微微一哂。

    “奇修哥哥,我们还是快走吧。”伊莱沙讽刺地扯了扯嘴角,望着穿祭司服的奇修,态度一如既往的顽固不化,仿佛故意作对一般望着他,“让长老等得太久,可是天大的罪过哦,奇修哥哥。”

    “伊莱沙,我说你啊……”少年轻轻拍了拍伊莱沙的头,眼神温柔而无奈地凝望着她,“唉,算了,我们走吧。”

    如同真正关心妹妹的哥哥一样,奇修轻轻摇摇头叹息一声,牵起伊莱沙的手朝村里走去。

    奇修,十八岁。材修长,容貌俊秀,待人温和,知达理。

    虽然年纪尚轻,却已经成为村子里十大祭司之一的优秀祭司,深受诸位长老的信赖和宠,私下同为大长老孙女的她多有往来。

    其实说是多有往来……奇修基本上算是大长老和她之间的联络人,没有奇修在的话,她这个‘孙女’大概一辈子也不会跟大长老说上一句话。

    没办法,小小年纪看到父母死在眼前,然后从未出现过的大长老出现,说以后会将她养在边好好照顾,论谁见了都会觉得无比讽刺……明明,她的父母就是因为她才会死的。

    不过……那些都跟她无关不是吗?就算她如今正是伊莱沙,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和将来的人生才是她的!

    不自觉抓紧了奇修的手,伊莱沙望着正前方的门,黑眸中闪过意味不明的光。

    精灵王……不管它究竟能不能实现一切愿望,对现如今已经走投无路的她来说,无论如何都是值得一试的!

    不过在那之前,有一件迫在眉睫的事需要解决……十三岁的她,即将被赐婚。主持这件订婚仪式的人,正是她名义上唯一的亲人,村子里地位最崇高的族长,统领十大祭司的大长老。

    “伊莱沙,你都听明白了吗?这件事的决定权交给你,你只要从这十名大祭司挑选出心仪的一位,那他就将成为下一任帕契族族长,统领着十大祭司的大长老!”

    手握权杖的大长老威仪无比,象征着份的华丽礼服,衬得她格外不近人

    “既然是精灵王的指引,那么伊莱沙只有遵循。”伊莱沙双手合拢十指交握,态度虔诚尊敬地跪在地上,语气平静柔顺地回道,“伊莱沙愿意听从大长老的吩咐,从十祭司中选择合适的夫婿。”

    说是自己选择合适的夫婿……其实对象早就已经定了吧?伊莱沙定定地盯视着地面,奇修绣着六芒星花纹的衣摆,在她的眼前掀起漾的弧度。

    那个平里待人接物温文尔雅,偶尔却会露出那种笑容的家伙……大长老想要拉拢这种危险人物,所以才不得已派出她这个‘孙女’的吧。

    像她这种空有高贵份精致面貌却无灵力的人,用以担任维系这种薄弱而危险的关系,再好不过了……反正,就算真正发生什么也不会有所损失。

    然而,大长老的算盘打错了,其他跃跃试的祭司们心愿也都落了空。

    几后,伊莱沙和祭司奇修在精灵王面前庄严宣告,结成为夫妇,生死不相离。

    当晚。

    “这下你终于满意了?不要忘了你我的约定。”将奇修的胳膊当做枕头,就这样躺下来的伊莱沙,一只手轻轻摸着他的脸颊,在轻轻摇曳的昏暗烛光下,她的表显得特别冷酷。

    “我助你得到权利和地位,你也要助我……完成心愿。”

    奇修一下子‘哈哈’笑出声来,他拉下伊莱沙的手放在他的口,仿佛要看穿她的心似的看着她,嘴唇像是喊着刀刃般地微笑着说,“既然是妻子大人的吩咐,那我自当从命了不是吗?”

    奇修的野心很大,他想要权利和地位。但正因为他是这样的人,伊莱沙才愿意嫁给她。各取所需……她给他想要的地位,他助她得到精灵王,完成回家的心愿。

    不过……伊莱沙并没有详细说明自己的愿望,在奇修看来她只是个叛逆的丫头,因为不满大长老对她父母所做的事,才想出这些方法‘报复’大长老。

    轻轻拨开伊莱沙鬓角的发丝,看着穿白色的单衣,宛若水边含苞待放的白色菖蒲花一样的伊莱沙,奇修眼里迸出奇异的光彩,他低下头咬着她洁白的耳垂呢喃,抱紧她稚嫩的体轻声叹息——“伊莱沙,你的愿望,由我来实现。”

    “那……就好……”伊莱沙上的白色单衣剥落,从脖颈下来的细细密密的吻,令她不自觉嘤咛了一声。

    “啊……唔嗯……慢……慢一点儿……”堕落在.漩涡中的两人,紧紧拥抱着彼此,可是在无人看见的角落,各自眼中闪着清冷的光芒。

    他们都不是沉迷欢乐的人,这场婚姻不过是惺惺作态……然而,只有这一刻,让他们忘了彼此心底的悲愿,通过人类最原始的拥抱和亲吻,偷得一时半会儿的欢欣安抚。

    帕契族人以十祭司为首,负责通灵人大赛的比赛事宜。然而,内部人员是不得参赛的,换句话说,也就是不管奇修的能力多强,也没办法通过比赛赢得胜利。

    但是,现在他和伊莱沙结为夫妇,有了村中长老的支持,他从十祭司中脱颖而出,得到了五大精灵中最为强大的火灵。

    “恭喜你,奇修。”作少妇打扮的伊莱沙真心祝福奇修,眼底闪烁着别人一眼就可以看透的喜悦。

    她离实现目标的那一刻……又近了一步。

    “伊莱沙,这都是托你的福。”奇修眼神微微闪烁,他含笑拥抱了自己的妻子,两人之间萦绕着的温馨气氛,令一向严厉冷酷的大长老,都不浮现出一丝微笑。

    一个月后,帕契族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通灵人,奇修作为十祭司的领头人出现,一时间风光无限。

    长达数月的通灵人大赛如火如荼地进行中……

    深夜。

    伊莱沙正在小屋里无聊地翻,突然听到有人翻窗而入的声响。她抬眸看向站在月光里的男人,美丽的月光的光辉撒落在地上,也从他们两人的脸上飞逝而过。

    对望了一会儿,伊莱沙首先合上了本,主动走到登堂入室的男人跟前,抬起头笑着揪着他的衣襟,浑散发出一种难以形容的美艳。

    “哟,这不是大祭司大人吗?深夜闯入小女子的香闺,可是意图行那不轨之事?”

    看着浑散发出女人味的伊莱沙,不施脂粉更衬托出肌肤的雪白,一双黑得似墨玉一般的眼眸,如同青绿的荷叶上晶莹的露珠,袅袅婷婷,在月光的折下波光潋滟……

    奇修眸中闪过危险的光芒,他伸手扶住扑过来的伊莱沙,低沉沙哑的嗓音透着暧昧,“伊莱沙,我是来找你做正事的。”

    “正事?呵呵,我们什么时候做的不是‘正事’了?”伊莱沙的眼睛笑得弯弯的,妩媚狭长的眉毛微微上挑,很是勾人。黑亮卷翘的睫毛微微颤动,轻快的语调极其欢愉,“说吧,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通灵人大赛进入了决赛,终于忍不住了是吗?”

    被戳中心事的奇修眼神微暗,他搂着伊莱沙的腰来到前,看着长发披肩姿容艳丽的妻子,眼中燃烧着危险却人的火焰。

    他说,“伊莱沙,我需要你的帮助。”

    “哦?怎么?事已经严重到这一地步了吗?”

    伊莱沙不以为意地用手指绞着长发,姿态慵懒恣意地靠在奇修宽阔的膛上,“说来听听看吧,如果我能帮得上忙,帮一帮你也不是不行哦”

    伊莱沙仿佛事不关己的态度,并没有惹怒心急如焚的奇修。他轻笑一声,将下巴搁在伊莱沙的肩上,抚摸着她垂下来的柔顺长发,态度不紧不慢地低声道,“麻仓叶贤,这个名字你不会不知道吧?嗯?”

    奇修意味深长的语气和询问,让完全猝不及防的伊莱沙,一时脸色大变。

    她猛地推开奇修,瞪大眼睛望着他,倒抽一口冷气,“最后进入决赛的,是麻仓叶贤?那岂不是说……”

    “呵呵,不错哦。如果我们要得到精灵王,就必须先打败麻仓叶贤。”奇修唇角笑意蓦然加深,眼底闪过丝丝冷酷的光芒。不只是打败,而是杀死。因为只有死人才能够保守秘密,更何况……他的妻子似乎对麻仓叶贤态度不一般。

    “麻仓……叶贤……”伊莱沙心跳加快,抿了抿唇,表有些耐人寻味。

    奇修或许并不知道她和麻仓家的往事……老实说,当她第一次看到麻仓家的参赛者时,她心中的感受简直无法用震惊来形容。原以为到达一个闻所未闻的新世界,却不想然跟上个世界的相通的。

    但是,看到她一手扶持起来的麻仓家,经过五百年依旧繁荣鼎盛,她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欣慰的。

    不过……现在这份欣慰,却成了她纠结和痛苦的根源。

    再怎么说,麻仓叶贤也算是她的血脉,她的后代。要杀死自己的子嗣这种事……即便真正需要动手的不是她,要她眼睁睁地看着麻仓叶贤死,果然还是……无法……

    “今夜,我要盗出火灵。”奇修捧着满脸痛苦之色的伊莱沙,沙哑低沉的嗓音极富男魅力,可是其中强硬的没有转圜余地的语气,却又使人痛苦……“伊莱沙,我需要你帮我。”

    奇修宛若亲昵低语一般的磁嗓音,让伊莱沙纷乱纠葛的心渐渐平复下来。

    她目光复杂地抬眸望着奇修,半晌儿,低头取下挂在脖子上的项链,郑重而又迟缓地放入他的手掌。

    “可以的话……留他一命,好吗?算我拜托你了……奇修。”

    虽然一早就看出伊莱沙对那个麻仓叶贤态度暧昧,但是没想到她会当着自己的面说留下他一命……不知为何,奇修心中忽然涌现出一丝愤怒和恶意。

    “好,我尽量。”尽量不杀了他,而是让他或者承受痛苦……那比死了还要痛苦……

    “谢谢你,奇修。”伊莱沙松了一口气,含笑凝望着奇修,用力抱了抱他,声音甜美而动人,“我等你凯旋而归。”

    这一夜,帕契族发生了惊天动地的背叛事件。为十祭司之一深受长老信任的奇修,然深夜盗出五大精灵中威力最为强大的火灵,并和从遥远的东方岛国前来参赛的通灵人麻仓叶贤发生冲突……那一战,天地为之变色。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全……宗……”实际上是五百年前的大阳师麻仓叶王,通过秘法掌握轮回的奥秘而转世的奇修,难以置信地伸出手瞪视着他曾经的同伴,猫又全宗,眼底凝聚着遭人背叛后如暴风般的怒意和愤怒。

    “啊啊——你们全给我去死吧!统统给我去死吧!”

    王者一怒,百万横尸。

    被血脉相连的族人拼死阻挠的愤懑,遭受曾经最为信任的同伴的背叛的憎恨,一时间全都化为愤怒的火焰燃烧起来,帕契村因为奇修和火灵的大闹而面临危机。

    “奇修,你放弃吧!你注定是要失败的!”麻仓叶贤和猫又全宗并肩而立,充满正直和坚定的眼眸直视着奇修,“或者该称呼你一声……‘麻仓叶王’?”

    被人匆匆忙忙从被窝里挖起来的伊莱沙,披着一件单薄的外衣匆忙赶到现场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就将自己震在原地,久久无法动弹……什么?奇修是麻仓叶王?那岂不是说……她又一次嫁给了曾经的丈夫?

    眼神渐渐复杂起来。伊莱沙凝视着麻仓叶贤,再看看满脸怒容的奇修……或者说是,麻仓叶王,不得不感慨一声造化弄人。

    五百年前麻仓叶王被族人阻挠,想要毁灭人类建立‘通灵人的世界’的梦想幻灭。没想到五百年后他投胎成帕契族人,依旧遭到万里迢迢从本国赶来的麻仓叶贤的阻拦。

    上一次她冷眼旁观,趁麻仓叶王大闹京都之时,将出云国那些老东西全都收于麾下。这一次……她却无形中成了麻仓叶王的帮凶,甚至还险些扼杀掉自己的子孙。

    伊莱沙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

    她该如何选择?事到如今……回天已乏术。

    “啊啊啊——”被精灵之火烧得只剩灵魂的人们,临死前发出痛苦挣扎的呻吟。

    一声声,一声声,如同刀子般割着伊莱沙的心头

    伊莱沙面带不忍地别开脸去,可是只一会儿,她又强迫自己瞪大眼看着这一切。

    她明白的,早在她下定决心的那一刻,就做好了面对这种场面的准备。事已至此,就算再怎么觉得不忍心,也只是虚伪的假善罢了。

    “叶王,回去你该去的地方吧。”猫又全宗虽有不忍却坚定地下了手,配合着麻仓叶贤的招数,终于将麻仓叶王送回了黄泉。

    伊莱沙体一软倒在地上,面色苍白得有些不正常。

    “肚子……好痛……”说完这句话的伊莱沙,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晕了过去。

    伊莱沙怀孕了,坏了奇修或者说是麻仓叶王的孩子。重复了上一次悲剧的麻仓叶王,重复了上一次命运的林零……从某方面来说,这两个人还是有些缘分的吧。

    缘分你个毛线球啊!伊莱沙满脸黑沉地瞪着麻仓叶贤,语气极为不爽地冲他吼道,“你离我远点儿行不行啊!我一看见你就心烦知不知道?!!”

    脸上挂着傻笑的麻仓叶贤,听到这话也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反而恬不知耻地厚着脸凑上前,笑呵呵地在伊莱沙肚子上摸了一把,目光柔和似水地凝视着凸起的腹部,声音清爽如同风儿拂过水面,“你放心吧,这个孩子绝对不会有事的。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我即将出世的族人啊。”

    表臭臭地看着天然黑的麻仓叶贤,扮演着遭受丈夫背叛的可怜女人的伊莱沙,在内心深处无奈地长长叹息一声。

    大概是她把后代教育得太出色了,才导致这次即将到手的胜利化为泡沫。不过……能看着五百年后的后代茁壮成长,这种事可不是谁都能经历的。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补偿了吧。

    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或许,有时候顺其自然也不是件坏事。

    伊莱沙抬眸望着湛蓝的天空,如暗夜幽辰般的美丽眼眸,划过一道幽暗不明的光。

    不管要多久,不管多困难。终有一天,她会达成心愿,会到原先的世界!

    在那之前……就先扮演一阵可怜的刚刚失去丈夫的女人吧……至少,现在还有她上一世留下的后代陪在她边。

    作者有话要说:00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但是只要有人陪在她的边,不管多么大的难关都能克服。换句话说,就算她拥有足够强的力量,如果她失去了最重要的存在,要么毁灭世界要么被世界毁灭,只有这两条路。

    害怕孤独,害怕寂寞。渴望温暖的灰色存在。

    为黑暗女神,却不讨厌光明。应该说,从根源上来讲,00本来就是混沌的存在,不分善恶。所以……把00当成正义的一方,善良的正直的人赶紧睁大眼睛,我家闺女真的不是什么好人啊,无奈摊手╮(╯_╰)╭

重要声明:小说《综 一念一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