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西游记后传(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雨儿 书名:综 一念一穿
    { }&次,胡家恶少被不知名的人扒得光溜溜的挂在城头,胡家老爷双目赤红地拄着拐杖招呼人放他下来,内心相对脆弱的老夫人已经大受打击哭得昏了过去。{ }&

    乔童童得知这件事是听乔灵儿说的——

    “童童!童童!不得了了!大事不好了!”一大清早老远就听到乔灵儿焦急的声音,没等乔童童皱着眉头披上外开门让他进来,一向不懂得跟她客气的好弟弟已经闯了进来。

    “什么事大事不好了!不通报一声就冲进来,灵儿你看看你,成什么样子?!!”勉强赶在乔灵儿破门而入之前披上了外,乔童童蹙起眉头不慌不忙地坐下,没好气地斜眼瞪着乔灵儿道,“坐下!慢慢说!”

    “额……好。”乔灵儿风风火火地闯进来,却在触及乔童童微怒的目光时,顿时气焰全无地乖乖坐下。左顾右盼了一会儿之后,这才清了清嗓子,看着乔童童的眼睛道,“童童,你听说了吗?胡家大少被人挂到城头了!好像是得罪了凤头山上的女大王,你说……会不会是我们上次在庙会上遇见的那位姑娘……”

    不紧不慢地给自己和乔灵儿斟了一杯茶,抬眸凝望着滔滔不绝叙述事经过的弟弟,眼神闪烁不定的乔童童在心里暗想道:灵儿能自己想到这些事真不简单,但是那个凤头上的女大王,虽然的确是个很不错的女子,她却不愿意灵儿和她有什么牵扯。

    原因不为别的,他们两个人都太倔强,太要强了。

    灵儿虽然表面上看着很好说话,实际上是一旦认准了一件事,撞得头破血流也不回头的直肠子格。而那个凤头山上容貌美丽的女大王,白莲花则是……她尽管欣赏却不愿牵扯的类型。

    事实证明,太过要强的女人总是最容易受伤,更何况是那种外刚内柔的类型……

    心中瞬间转过纷繁复杂的绪,乔童童表面上却依旧镇定自若。她招呼乔灵儿乖乖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微勾唇角给他倒了一杯茶笑着道,“没死不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灵儿,你该为胡家那个不孝子感到庆幸才对。如若不然,只怕他自己的命保不住不说,他全家的命也都已经不在了。”

    那天她和灵儿在庙会上得罪了不清楚份的白衣女子,看似为人处世玩世不恭实际上却是非常认真的乔童童,自然是暗中差人去调查过那白衣女子的份的。

    她是凤头山上的女大王,白莲花。

    名字应该是很俗气的才对,可放在那个气质清雅如莲,一素白纱裙的女子上,却意外地给人一种恰如其分的俏丽。只可惜……不管是白莲花的份,还是她过分要强的格,都注定了他们之间的差距。

    有些惋惜地微微叹息一声,乔童童端着茶杯遮掩心思,没有让乔灵儿注意到这些。

    对白莲花说过的那番话,注定只能是泡影了吧。她相信,她后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对象。灵儿……大概跟她有缘无分了。

    “童……童童,话怎么可以这么说呢?胡夫人已经气得晕了过去,胡老爷则对外宣称闭门谢客,足不出户。这么一来,我看胡家算是差不多要完了……”乔灵儿惊讶地睁大眼睛,神有些不自然地争论道,“胡家少爷行事是嚣张了些,但那位女大王这样报复他,跟胡家少爷蛮横乡里又有何区别!”

    乔灵儿毕竟是乔家正统的大少爷唯一的继承人,从小所受的教育和天生的聪颖使他看出这件事所造成的后果,绝对不是给人们增添一向饭后谈资这么的简单。但是同时,天生一副慈悲心肠没受过什么苦难的大少爷,尽管可以理解却无法赞同女大王的做法。

    以暴制暴,永远不会是解决事的最好办法。冤冤相报何时了……难道就不能有和平一些温和一些的手段吗?

    乔童童葱白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杯缘,灿若繁星的凤眸含笑凝望着乔灵儿,眼划过一丝复杂的绪,“灵儿,你能认识到这些表面下的内容,姐姐很为你觉得高兴。不过这件事,我看就到此为止吧。”

    打定主意要把这件事扼杀掉的乔童童,搬出打发人用的正式官方笑容,对乔灵儿下达了逐客令,“灵儿,娘近给你安排了相亲对象,对方虽然不是家里的嫡长女,但难能可贵的是为人温柔贤淑,你跟她见过面之后如果觉得还可以的话,我看就不如就这么定了吧……”

    “等……等等!童……额,姐姐,娘怎么会突然说要给我相亲?!”越听越觉得事不对劲的乔灵儿,连忙把满腹的愤愤不平之前抛在一边,黑玉般的眸子浮现出些许的不自然,他紧皱着眉头表别扭地盯着乔童童,“我说过……我不想这么早成亲的……”

    “灵儿,你已经是个大人了,不可以再这么任,知道了吗?”

    拿出长姐如目的架势和气派,乔童童目光宁和地望着乔灵儿,轻柔如水的眼眸含着明显的固执和深意,她声音温柔却透露出几分幸灾乐祸,眼尾上挑顾盼之间媚态横生,和乔灵儿如出一辙的温润面容,此时多了几分雌雄莫辩的中美。

    “灵儿,你尽管放心好了。{ }&姐姐会帮你挑个最好的!”

    只要这件事能够顺利达成,后灵儿弟媳育有子嗣的话,就算她再怎么胡闹和乱来,家里人也不会再管闲事了。

    所以说有时候在古代,女社会地位低下也不全是坏的。更何况,她是这个家里最受宠的嫡长女。

    见向来跟他没大没小打成一片的乔童童,这回张口闭口就用姐姐的份压制他,乔灵儿不轻轻抿了抿唇,幽深的黑玉般的眼眸凝望着乔童童,眼中略带几分不明显的烦躁意味。

    “自古云长幼有序,既然姐姐你还没有嫁人,那么灵儿作为弟弟,当然不能抢在姐姐前头的。如果姐姐不想看见灵儿,灵儿离开就是了。犯不着说出这些话膈应人。”

    向来知书达理风度翩翩的灵儿,丢下这句明显含着怒气的话后,头也不回地摔门立刻了。

    “灵……灵儿?”

    不知不觉已经闹成这样僵的场面,当乔童童无比悲哀的发现,她自己的小心思不但没有实现,还把打小疼放在心尖尖上的好弟弟给气跑了……强烈而鲜明的巨大心理落差,让内心强大的乔童童也有些难以接受,一时间她整个人愣愣地呆住了。

    “灵儿……他难道是到了叛逆期吗?”

    瞠目结舌地看着乔灵儿夺门而出,良久,乔童童才有些头痛地扶额坐下,猛灌了一杯已经冷掉的茶水,抚摸着心悸的口皱着眉道,“灵儿这么粘我这个做姐姐的,我作为姐姐虽然是很高兴没错,但是凡事过犹不及,灵儿这么过激的反应总感觉有些……他该不会是恋姐结吧?!!”

    突然冒出头的想法如一生平地惊雷,将完全没有预料和准备的乔童童,炸得满头金星头晕眼花不知东西……扶着额头按了按太阳,乔童童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以前总听说人有俄狄浦斯结(恋母结),没想到连恋姐结这种神奇的东西都有。不过话又说回来……以前也没觉得灵儿这么粘我,在乎我的意见和想法啊……果然还是我小时候太宠灵儿了,不管干什么去哪里都把他带着,才会造成现在这种结果的吧……”

    如此深刻地反省了一下自己,乔童童顿时陷入自我的批判中。她满目茫然地抬头看着窗外,思索着此刻灵儿可能会去的地方,焦急又不安的心里烦恼重重。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几辈子这还是我第一次有弟弟,不自觉就多宠了一些……但是,万一让未来的弟媳吃醋,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这样想着的乔童童,眼神坚定地握起拳头,暗自下定了决心道:“就这么决定了!为了灵儿的终幸福,我一定要在他想通回来之前,把方圆百里所有的未婚女的资料全部细心地筛选一遍,哪怕不择手段也要给灵儿找个天底下最好的女子当媳妇儿!”

    于是,就在为姐控被自家亲姐姐脆弱敏感地捂着纤细的小心肝儿伤心地夺门而出的乔灵儿怒容满面地跑到山上,又不小心被凤头山上某个闲来无事打算找某某人算账的白莲花抓住准备当做要挟和整治乔童童的人质时,乔童童这个已经成为白莲花最看不顺眼排行榜的第一人的家伙,却是披头散发地窝在家里为自家亲的弟弟挑媳妇。

    一边翻阅着亲笔描画的美人图,某女还一边满面红云地陶醉道,“哎呀,果然还是当男人好啊。尤其是在古代,红袖添香夜读书什么的……嗷嗷真是太有了!”

    凤头山,山寨大厅。

    坐在铺着老虎皮的座位上,神色焦急的白莲花弹着手指,见她信赖的两个属下走进来,立刻眼神一亮走过去道,“怎么样,乔灵儿……他肯吃饭了吗?”

    白莲花的左右手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用同样的内疚表看着白莲花道,“大王,属下们办事不利。乔灵儿他宁死也不肯吃东西,还说,还说……”

    迟疑了一阵子,女属下毅然咬咬牙,接着道,“乔灵儿说,大王想利用他威胁乔童童,是根本行不通的!因为……乔童童根本不是个男人,她是个女的,不折不扣的女人!所以……”乔童童是不可能娶大王您为妻的,大王您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上次对您说的话只是骗人的。

    最后这句话,饶是手都比男人还要剽悍的女山贼,也没有硬着头皮厚着脸皮当着白莲花的面说出来。

    不管再怎么剽悍,大王也只是个女人。除去带着姐妹们挣扎度用命拼搏的那段子,她也只是个想在心的人面前展露出最美好的一面,是个希望能和真心喜欢的人白首偕老……偶尔也会有平凡的小女人思想的女强人。

    “——什么?!”他……他不是他,而是‘她’?!白莲花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气得掀翻了桌子。双眼通红地咬着牙齿,紧握的拳头指骨泛白,“混……混账!他,她居然……她居然敢如此玩弄我,我,我的……”感……

    秀丽的柳眉已然倒竖起来,白莲花的眼眸因怒火而灿亮,粉白的面颊染上不愉的绯红,嫣红的唇犹如暴风雨中的花朵,虽然颤抖着却依然顽强不屈,一纯白的装束衬得她宛若仙子,清冷高傲地扶着扶手倔强而又美丽。

    “乔灵儿,带我去见他!”

    “一个乔童童我对付不了,一个乔灵儿,我还对付不了不成?!!”

    哪怕是从手下口中得知,乔童童不是乔灵儿的双胞胎哥哥,而是他的双胞胎姐姐,乔家正牌的唯一的大小姐,白莲花依旧无法将她的印象从自己的脑海中抹去。

    那个该死的可恶的混蛋!想起在乔童童那里吃的亏,白莲花不咬牙切齿地道。

    那一所发生的事,她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她所受的耻辱,她白莲花在这里发誓:总有一天,她会让乔童童百倍的!千倍的偿还回来!

    那件事要追溯到那庙会结束之后——乔童童那个无耻的家伙女扮男装,利用男女通吃所向披靡的魅力,无意间玩弄和伤害了一位少女纯真而美好的心灵……

    庙会那动之后,白莲花和两名属下,悄悄离开了镇上,朝凤头山走去。

    白衣少女柔顺的黑发迎风飘扬,雪白的纱裙衬得她肌肤如雪,体形姣好气质清雅而脱俗,清明如水月的眼眸坚定不屈,更增添一分吸引人的格魅力。

    “凤头山?”走了不知道多久,七拐八拐走了一段山路,来到一处还算开阔的山头,玩味地合上手中手绘的折扇,一包的白色锦袍穿在上,做俊朗少年打扮的乔童童,一脸兴味地打量着面前的山寨。

    凤头山山寨的名头她也是听过的,据说附近山上有个占山为王的女大王,名叫白莲花。据说她手不凡,常常劫富济贫,救济那些平民百姓。但是同时,因为她每次出手必伤人命,而且每次的数量还不少,大家一方面感激她的所作所为,一方面又惧怕这位女大王的可怕行径……一来二去的,不知道怎么传的,居然就把实打实的美女传成了膀大腰圆口如血盆目似闪电的母猩猩……

    “哎呀,真是对不起人家气质出尘飘然若仙的大美人儿呢~”唇边勾起一抹玩味的微笑,乔童童神态闲适亦步亦趋地跟着,没有引起前方白莲花的一丝关注。

    她曾经当过男人,也当过女人,她曾经也很一本正经冷若冰霜,但也有不少勾搭过人的经历,这次乔童童心底久不出现的恶趣味作祟,她在看到凤头山几个大字的时候,当下打消调查出白衣女子的份后就回去的打算,居然大大方方地一路跟着白莲花进了山寨。

    说是一处山寨,可是在见识过癸派的七十二路机关、亲自设下了星宿海‘无归路’的陷阱的乔童童看来,实际上不过是弄了个护栏的小山包和几排破房子罢了。

    “小燕,快给我来碗水,死了。”

    憋了一肚子火气回到山寨的白莲花,面色沉地对属下吩咐道,“回头,给我做了那个恶心的胡家大少,全家……一个不留。”

    在白莲花极度恶劣的印象影响下,她自动自发地把胡家人全部归为和胡家恶少同一类型的混蛋,所以说出以上的话对于劫富济贫不惧生死的山大王她而言,就如同要喝一杯白开水同样的简单方便。

    然而,这话在和胡家老爷子有些交集的乔童童听来,就有些不那么顺耳动听了……

    胡家大少的确是个无用之人,但胡家老爷子一介孝廉,虽然为人处世过分迂腐,他与他夫人却都是和善之辈。处置一个胡恶少没什么关系,全家上上下下那么多口人……

    不自握紧了手中的折扇,乔童童皱着眉头,幽深黑眸一瞬不转地盯着前方。

    了解过一些胡家恶少家世背景的晓燕,秉持着一向行事的忠心耿耿的准则,毅然板着张脸劝说道,“属下以为这件事不妥。胡家和县官有勾结,大王处置了他全家,万一事闹大起来,对我们寨子不利。”

    嗯,这位红衣少女倒有几分智慧。乔童童略带激赏地凝望着她,不自觉嘴角上扬了几分。

    那么让她看一看,白莲花这位女大王,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是为了消去心中的火气,不分青红皂白杀人全家,还是……

    白莲花之所以成为山寨大王,也是迫于无奈走上不归路。如果不是世风下恶霸横行,普通百姓备受压榨生活苦不堪言,甚至连找条活路都找不到,她也不会……如果可能的话,那个女孩子不愿意过着公主般的生活,被人捧在手心里如珠似玉地疼着。

    说了这么多,白莲花原本也只是个普通少女,曾经也有过起深并宠着她却被当朝权贵活生生迫害致死的可怜父母……能够轻易的说出取人全家的命这种话,有一部分是环境使然,还有很大一部分则是怒火中烧气昏了头。

    冷静下来之后仔细想想,白莲花不得不承认,跟胡家明目张胆的闹翻,实在不是明智的做法。她这个山寨之所以能够存在,也是由于当地权贵之间勾心斗角,利弊权衡之下拿凤头山山寨作为牵制,如果一不小心打乱这其中微妙的平衡……

    可是,什么也不做的话,实在难消她心头火气。紧皱着眉头的白莲花,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掌,用力握紧座椅上的扶手,紧抿着唇神色十分凝重。

    良久,就在乔童童直打哈欠,不耐烦快要睡着之时,总算听到了白莲花压抑着怒气的声音。

    “算了,给我剥光了他,挂到城楼上去吧!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看看,胡家孝廉之家,到底出了个不知廉耻的无赖混账!我不能杀了他以泄愤,至少也要让胡家上上下下颜面扫地,那这件事告诫世人,我凤头山山大王白莲花的尊严,可不是那么好挑衅的!”

    “啪啪——说得好!巾帼不让须眉!”

    毫不掩饰脸上的赞赏之,白衣翩然态度温和缓缓步出的乔童童,如同一位从画中走出的谦谦君子,在白莲花等众女惊愕难耐的目光当中,步法巧妙形飘逸地走到白莲花面前,一手执着折扇轻抬起她光滑白皙的下巴,桃花般潋滟妩媚的凤眸泛起点点的笑意。

    “斯有伊人兮,清雅如莲。明眸善睐,皓齿内鲜。”

    绘着水墨山水的折扇轻轻向下滑,乔童童波光潋滟的凤眸灿若星子,如同澜澜星光的海面深邃凝远。

    “美人如玉,顾盼神飞。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嘴里说着些信口拈来的词句,乔童童面带笑意地挑开白莲花的外衣,动作暧昧地用折扇轻触着她精致的锁骨:

    “君子好逑,甚乐之。可嫁乎?”

    “刷——”地一下子,气和怒气几乎是同时冲至头顶,从未受到过如此待遇的白莲花,手指颤抖不止地怒瞪着乔童童,体因为绪过分激动而瑟瑟发抖,可的樱桃小口张张合合,许久才憋出一句底气不足的话来——“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登徒子!难不成是一路跟着我回来的?还不速速给本姑娘报上名来!”

    见到美人发火,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炽烈如火的眼眸仿佛有烈焰在燃烧,火一般艳丽耀眼,美丽炫目得令人挪不开眼睛……

    乔童童饶有兴味地缓缓收回折扇,毫不介意女山贼们团团围住了她,被白莲花倔强而羞愤的目光瞪着,竟不自觉产生了一丝兴奋的绪。

    她无夜般满眼温柔的目光如水,眼眸散发出妖冶的暗色光芒,白衣锦袍气质忽然变得邪肆蛊惑的伪少年,缓缓低下头慢慢靠近白莲花泛红的脸颊,满溢着柔的话语令她的脸色都不变了变。

    “我看上你了,美人儿,可愿嫁乎?同归去,吾聘汝。”

    借用了秋战国之时有名的夏姬的故事,那是个曾经数次嫁过不同的男人的女人。有的人说她水杨花不知廉耻,有的人却说她不由己令人怜惜。

    只是最终,只有一个男人对这个毁誉参半的女人说,‘归,吾聘汝’,这是夏姬一生当中唯一听到的……有人说要娶她的话。

    他不在乎她曾经嫁过很多次,他不在乎她曾经在宫廷里挣扎,为生存不折手段,他不在乎她已经徐娘半老青不再,他说……要娶她为妻……

    曾经也是富家小姐的白莲花,听到这句话脸色变了又变。山寨里其他人可能都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曾经听母亲讲过这个典故的她,却十分清楚乔童童说出这番话暗示着什么。

    他不在乎她是山寨女大王的份,他不在乎她手上染着许多人的命,如果……这些他真的都不在乎……

    “你……当真愿意……娶我为妻?”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白莲花轻轻咬着下唇问,“你……是认真的吗?不是在骗我?”

    见刚才还满面怒容的少女,霎时间变得泫然泣,一双水光盈盈的美丽杏眼,语还休地望着自己,乔童童在心中暗叫一声不好,面上依旧是一副温文尔雅的姿态,体却不自觉地向后面稍微退了一步,拱手作揖微扬嘴角面带三分玩笑七分认真。

    “莲生美人,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如斯女子若是肯下嫁,我乔家定是扫榻相迎。”

    一句类似于玩笑的话,白莲花却是实实在在地放在了心上。

    只可惜……“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假凤虚凰,乔童童一时玩闹话惹下的祸端,后多次令她悔恨不已……

    作者有话要说:捂脸,写完这一章,我突然想虐女主了……这丫忒不要脸了,嗷嗷,欺骗美少女的纯真感神马的,实在是不折不扣的魂淡啊魂淡!

    下一章无天登场,一边是超级姐控的如来转世,一边是被骗感的美丽少女,前面大概还有无数仙子啊女妖啊什么的,捂脸……我怎么觉得没有人比无天这个苦货更悲催的男主(?)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综 一念一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