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西游记后传(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雨儿 书名:综 一念一穿
    {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乔家庄是这个城镇上有名的大户人家,乔老爷子是远近闻名乐善好施的大善人,儿子和儿媳也都是贤良宽厚之人,一家人倒也相处得和和睦睦,羡煞旁人。{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唯一遗憾的一件事是,乔家少爷和少夫人成婚几年,却一直未能孕育子嗣。这对于信奉‘无后为大’的古人来说,实在不能说是一件可以忽略的小事。

    乔家少爷和少夫人非常恩,哪怕婚后几年也未能有出,乔家少爷也从未动过纳妾的念头。感动于丈夫的护和付出的同时,乔家少夫人也深感愧疚,可是无论怎么找大夫也只说看不出毛病,无奈的少夫人只能将目光放到求神拜佛上面。

    神佛之时本就是‘信则有,不信则无’,但可能真的是乔家少夫人持之以恒的向佛之心感动了上天,一乔家少夫人在睡梦中看见万丈的佛光普照,之后不久便被诊断出说怀有孕。

    因为这件事,乔家上上下下欣喜若狂之余,对神佛存了一份敬畏之心。

    然而,或许真的是乔家命中与神佛有缘也说不定。

    乔家少夫人在生子那难产,眼睁睁看着一盆一盆的血水往门外面递,乔家少爷和老爷子只能满面焦急地等在门外,额头直冒冷汗地担心着屋子里的女人和孩子,就在他们忍不住要冲进去看看况的时候……

    神迹出现。

    有着金灿灿的翅膀的大鹏,站在云端之上出现在产房里。他的神平静而淡漠,带着俯瞰众生的高傲,可是同时,他抬起翅膀扇了两阵风,乔家少夫人顿时平静下来,浑放松的同时体内涌现出一股力量,‘啊——’的一声,已经力竭的她居然奇迹般地恢复了体力。

    看到眼前难以置信的神迹,不管是接生婆还是小丫环,在这个房间内的所有人,都纷纷不由自主地跪下。

    与此同时,只听到一阵响亮的婴儿啼哭声,屋内接生婆惊喜万分的呼喊道,“恭喜大老爷,少爷!是个大姑娘!不对……还,还有一个!啊……是个大胖小子!”

    “恭喜老爷,恭喜少爷,一举喜得龙凤双全,还有这样的神迹出现,果真是上天眷顾啊!”

    得知乔家喜获龙凤胎的消息,前来围观的人都面带喜色地作揖祝贺,真心实意地为乔家这么善良的人家留后感到高兴。

    “同喜,同喜。来人啊,快请大家入座,老夫今要大宴宾客!”

    向来不喜铺张浪费的乔老爷子,精神抖擞地招呼来人进入大厅,笑得连嘴巴都咧得大大的。

    另一方面,在内室陪着刚生产完的妻子,是乔家以仁孝宽厚著称的少爷。

    “老爷,你说咱们的孩儿,该取什么名字好啊?”

    辛辛苦苦生下孩子的乔家少夫人,小心翼翼地抱着怀里睡着的小女婴,柔和的面容焕发出母亲慈的光彩,嗓音舒缓轻柔略显沙哑地低声问道。

    抱着另外一个小男婴的乔家少爷,眼含怜惜和心疼地看了妻子一眼,轻轻摇晃着怀里的小婴儿,压低声音带着一份难以言喻的敬畏之意。

    “实际上,孩子的名字父亲在刚才就已经想好了,咱们的孩儿一定不是什么凡夫俗子,说不定是真的天上的神明下凡转世的灵童也说不定。”

    乔家少夫人认同地点点头,仍有些不甘心地望着孩子,问道,“那父亲大人他给孩子想了什么好名字?”

    明白妻子是想亲自给孩子取名,可是虽说明白这一点,从小到大却从未违背过父亲的意愿的乔家少爷,想起刚才父亲拉着他说的那番话,只是轻轻拍打着襁褓小声道:

    “父亲说了,男孩儿就叫做灵儿,聪明灵秀,长大后定是个伶俐的。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乔家唯一的继承人。女孩子的话叫做童童吧,虽然出生得早一些,算是姐姐,但我们都希望他们能够像普通的孩童那样,幸福快乐地长大成人……”

    可是,孩子出生时那一番神迹,事真的会如他所愿吗?

    满腹心思的乔家少爷轻叹一声,空出一只手揽住妻子纤细的肩膀,眼神带着说不出的温柔宁和,“夫人,这大半年来,你受苦了……”

    看到丈夫这般疼的凝望着自己,品敦厚为人淑静的乔家少夫人,立刻面上一红羞涩地低着头,“能为老爷诞下子嗣,静茹一点都不苦。”

    “静茹……”看见妻子如刚成亲时那般羞俏媚,生了孩子后又增添一分成熟的魅力,乔家少爷的眼里流露出一抹渴望,他不自走上前搂住了妻子,带着几分急切地低声呼喊,“静茹……”

    “老爷……”女人更加害羞地低下脑袋,犹豫片刻,带着几分拒还迎似的,她缓缓抬起头,将眼睛闭了起来。

    就在他们慢慢地凑近对方,打算做些什么的时候,女人怀里憋得难受的小女婴,忽然间大哭起来。

    “呜哇……呜哇……哇——!!!”如同打开了闸门的大坝,水汪汪的眼泪奔腾而出,撕心裂肺的状态令小夫妻无所适从。{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小女婴这一哭可不得了,跟她一母同胞的小弟弟,大概是由于心理感应,居然也跟着哇哇大哭起来,夫妻俩怎么哄都不管用……

    “呜哇……呜哇……呜呜——!”小男婴挥舞着肥短的小手,泪眼汪汪地伸向小女婴的方向,仿佛几乎是同时出生的双胞胎,真的存在说不出的心理感应一般。

    最后,七手八脚才哄得孩子不再哭,静下来出了一汗的夫妻俩,只能无奈而叹息地互望一眼,有些好笑地躺下和衣而眠了。

    夫妻俩想毫无顾忌地亲密亲密,还是先等孩子长大一些再说吧。

    可是,事实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再一次经历了被人生出来的感觉的林零,啊不,现在应该说是取名为乔童童的小婴儿才对。

    乔童童小盆友她可以非常苦地告诉你,被人又一次从□里生出来的感觉……真的,真的非常相当的不好受。

    还有一件不得不提的苦的事,在她模模糊糊地摸索着要喝的时候,目前的便宜父母居然无视她的生理需求,仗着她是个婴儿没有发言权就要打啵……是可忍,孰不可忍也!婴儿也是有人权的!非礼勿视,非礼勿亲懂不懂啊?!!

    第一次遭遇了穿越又重生的乔童童,咿咿呀呀咆哮出了内心的不淡定。

    这年头,想找死都这么难。她不过就是死得快了点儿,什么剧也没有展开,有必要这么折腾她吗?!!

    去秋又来,一年复一年。

    昔的小女婴成长为妙龄少女,小男婴也成为了翩翩少年。

    乔家庄和当年一样充满欢声笑语。严肃却又不失慈祥和蔼的老太爷,已经当家却为人谦和的老爷,随着岁月的流逝愈发温柔端庄的夫人,还有举家上下视为珍宝的少爷和小姐,乔灵儿和乔童童。在这样安定祥和的环境下长大,姐弟两个都拥有一颗纯美的心。

    时下正好是开庙会的好时候,期待这一天很久了的乔童童,一大清早就将乔灵儿从被窝里揪了起来,催促着一比一温雅君子的弟弟,眼底脸上尽是骄傲自豪的笑容。

    “灵儿,快点儿,快点儿!你上个月就答应过我的,今天要陪我逛一整天!”

    她这个弟弟真是越来越好看了,放到大街上绝对是闪亮亮的美少年一枚。嘿嘿,庙会可是什么类型的女人都有,她一定要把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择手段给灵儿物色一个好的,省的他一天到晚只想着做好事,连娶妻生子绵延后代这种事都不想!

    当然了,这里面很有一部分原因,是由于爹娘这些年老催她相亲。没办法,俗话说得好,‘死道友不死贫道’,为了让爹娘不再关注她的终大事,只好把注意力转移到灵儿上了!

    “好了,好了,这就来了——”乔灵儿在屋里有些慌张地披上外袍,月白色的锦袍华服以金丝镶边,衬得本就君子如玉的他纯净脱俗,有种不存于世间的澄澈之感。

    “童童,我们走吧。”提到庙会也有些兴奋的乔灵儿,眉目清俊,朱唇皓齿。双颊微红,像是薄施了一层胭脂。年纪尚轻还有些孩童心,糅合着少年的朝气与天生的稳重,使他置于千万人中也鹤立鸡群。

    同样是一男装打扮的乔童童,上上下下满意地打量了乔灵儿,这才点点头弯起嘴角,刷拉一下打开折扇笑眯眯道,“灵儿,看本少这打扮可还好?”

    乔灵儿有些无语却又习以为常地瞅了瞅,心底很佩服乔童童的着装打扮的品味,但同时又有些不太愿的感觉,最后只得扭扭捏捏地小声说道,“童童……你不能穿女装吗?你看你一个大姑娘家,要是回头被娘知道了……”

    “啪——”危险地将眼睛眯成一条缝,毫不留地用扇子敲打乔灵儿,乔童童脸上充满不怀好意的表,低头凑近乔灵儿的耳边咬字道,“你不说,我不说,娘不会知道的!”

    至于爹……向来喜欢背着娘亲,将她宠得无法无天的爹爹,压根不在她防备的范围内。要她说的话,这个小老头一般唠唠叨叨,从小就拖她后腿的弟弟,才是每次她在外捣蛋闯祸,不小心事暴露的罪魁祸首!

    “灵儿,你要是敢跟娘告状,以后别想叫我‘童童’了!”

    乔灵儿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孩子心的少年,从小他最介意的就是他要喊乔童童姐姐。只不过是早出生几分钟就成了姐姐,被乔老爷子当众表扬‘孺子可教,前途无量’的乔灵儿,稳健庄重的人前态度后是对姐弟之事孜孜不倦的斗争。

    乔灵儿开始懂事不久之后,有天专门找到乔童童,说,“我以后不叫你姐姐了行不行?娘亲说了,我们俩是同时出生的,只不过你当时把我挤到了旁边,接生婆先把你拽了出来,所以你才成为了姐姐的。”

    还是小包子一枚的粉嫩童子,扎着两个可的发髻,嘟着嘴巴拉着她的衣角,说出这话的杀伤力无比之大。内心深处潜藏着一颗世间所有可的萝莉与正太之魂的乔童童,完全忽视了自己同样是粉粉嫩嫩的小萝莉一枚的事实,伸出两根手指头捏住了乔灵儿滑嫩的脸蛋儿,笑得像极了不怀好意的怪蜀黍一般回答道:

    “只要你以后都听我的,让你这么喊我也不是不可以哦。”

    从小对乔灵儿百依百顺的乔童童,在乔灵儿心中是最为亲近的存在,小包子歪着脑袋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觉得听乔童童的话也没有什么坏处,反正童童是绝对不可能害他的,于是就点头答应目光清澈满是无邪地说,“好,我以后什么都听童童的。”

    就这样一句话,乔灵儿出卖了自己的下半生。哦不,按他们当时小包子的年龄来计算,说是大半辈子也不是夸张的。

    闲话不多说,扯回正题来。

    打扮成翩翩贵公子去逛庙会的乔童童,和乔灵儿并肩走在一起宛若双子。贵气人笑如风的佳公子,还是这样罕见的外表相似的双子,走在街上是很吸引人眼球的。

    雪白的纱裙衬得少女清雅如一朵出水之莲,柔顺的黑发梳成一个简单却婉约的样式,比来逛庙会的所有女子都要美丽冷淡的白莲花,正是同样注意到这对引人注目的双子的其中一员。

    可是,不等白莲花做出下一步的反应,飞扬跋扈的纨绔子弟闪亮登场,他一眼便瞄上了神冷漠的白莲花。

    气质清冷如雪山上的千年雪莲,有如满月般光华四的淡漠清冽,让她比任何人都要吸引男人的目光。

    “让开,让开!本少爷要通过这里,还不快些给本少爷让道!”经典的恶少调戏良家女子的场面,即将上演……

    “光天化朗朗乾坤,大庭广众之下居然强抢民女,还有没有王法?!!”正义感十足心地纯良的乔灵儿,见到这种况满面怒容就要冲上前去理论一番,却被乔童童硬生生拉住不让他过去。

    “等等啊!你没事别去凑什么闹,小心把自己都赔进去了!”那个三人之中最漂亮的白衣少女,还有她旁两个呈保护姿态的少女,可都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姑娘。灵儿意气用事惹到不该惹的人还是小事,万一招惹到不能招惹的人,那才是大大的坏事呢。

    不等心地善良的乔灵儿出面相救,一早就看出白衣少女手不凡的乔童童,死死拉住乔灵儿的袖子语气平淡道,“你就等着看吧,就算你不出手,那位少女也不会出事的。”

    白莲花凭借在山里练出来的绝佳耳力,没有漏掉乔童童平平淡淡的话语,她目光一闪,忽然间使出一股巧力,借机挣脱了恶少的锢,她踉跄两下跑到乔童童他们面前,用力扑进乔童童的怀里,揪着她的衣襟泪眼婆娑地哭泣着道,“少爷你帮帮我吧,我……小女子以相许!”

    “大……大王?!”跟白莲花一起出来的山寨里的一把手二把手,同样窈窕多姿相貌过人的美少女两名,都用一副眼睛脱窗惊讶不已的神望着她,想要动手却被白莲花眼神制止,一时间居然让恶少的手下占了便宜也不自知。

    大王这到底是要做什么?难不成她看上了那个小白脸?并不清楚乔童童的女子的女山贼们,顿时用一种无法言语的复杂眼神打量着乔童童。

    在他们看来,这个一脸事不关己的小白脸,还不如他旁边那个眼神紧张的小白脸好呢!

    同样都是小白脸,像他这样见死不救的,又能是什么好东西!还没等乔童童女份曝光,就已经为自己招惹了两个敌人。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噗——!”

    被白莲花正好撞上正在发育的部,差点儿吐出一口血来的乔童童,顶着弟弟异样的重新审视她的取向的眼光,以及旁人各种羡慕嫉妒恨的杀必死视线,乔童童压力甚大地拍拍白莲花的背,抬头跟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恶少对视,勾起唇角态度谦卑友好地朝他笑了笑:

    “哎呀呀,我当这是谁呢,可不正是胡家大少吗?”乔童童以男子的姿态行了一礼,站姿轩然风度翩翩地笑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在下前几天才见过胡孝廉,老师可是对大少意见颇多呢~”

    最后一句话带着几分意味深长,乔童童形状姣好的细长眉毛高挑,唇畔浮出一抹暧昧不明的笑容,“你说,如果老师知道今之事……如果在下没有记错,胡大少最近似乎在准备参加乡试吧。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出这种事,总归是不太好是不是?”

    前几闲暇无聊的时候去和县城的孝廉,同时也是县老爷老师的胡孝廉下过两盘棋,愣是把那自恃清高不把人放在眼里的老头气得直翻白眼,没想到这下子居然碰见了他家不争气的儿子。乔童童玩味地一笑,心却放松了几分。

    她不到万不得已是不想暴露自的实力的,她希望能一辈子只做爹娘眼中的好女儿,那些或惊心动魄或黑暗血腥或跌宕起伏或精彩纷呈的经历,在她接受乔家大小姐乔童童这个份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将它们封存在心底的某个角落了。

    她所在意的,所要保护的,只有自己最重要的家人……罢了。

    这胡家大少是人尽皆知的纨绔子弟,最喜欢玩弄那些美貌如花的少女。碍于他爹县城孝廉县官老师的份,大家多对胡家恶少诸般忍让,然而,今因为白衣少女的心机,让她不得已跟他产生交集……

    唉,说真的,要不是木已成舟事已至此,她还真的不愿意为了这种小虾米浪费唇舌。

    “胡大少,你看这件事,是不是可以打个商量?改,在下专程请您去百花楼坐一坐,就当是小弟为今唐突之举赔礼道歉。”

    乔童童面上挂着温文尔雅的笑容,三分清雅尊贵七分风轻云淡的气质,让附近被迫围观的少女们脸红不已。

    哎呀,童童这回又要闯下大祸了……乔灵儿神悲痛地望了一眼围观群众中纷纷紧握双手眼冒红心的少女们,眼神带着几分笑意又无可奈何地凝视着乔童童,在心底幽幽地长长叹了一口气。

    真是罪过啊,罪过……

    “什么?!你……你跟我爹认识?你难不成是我爹的学生?哼,本少爷怎么没见过你,你该不会在糊弄本少爷吧?”

    胡家恶少虽说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但是脑子还是有一些的,从鼻尖发出一声语带不屑的冷哼,他惧怕了一下后狐疑地盯视着乔童童。

    “呵呵,在下只是一介平凡的粗人,当然入不了少爷您的法眼啦。依在下之见,今之事就到此为止吧。这位姑娘的确是楚楚动人,美若天仙,但若为此落了您的面子和名声,甚至是传到老师的耳中,那事岂不是有一些……不美了吗?”

    乔童童笑靥绽放舌绽莲花的劝说,由浅入深陈陈铺开的说服之词,很快就让胡大少相信了七八分。

    这个愣头小子有几分才学,就算不是老爹的学生,他也有可能考中。老爹常常教育他说,什么人可以惹,什么人不能惹,莽撞行事之前也要看清楚对象。他虽说花天酒地胡作非为,但也不是完全听不进去老爹的话。这个小子……他惹不起。

    可是骨子里的叛逆绪作祟,胡大少怎么都咽不下去这口窝囊气。好不容易上街来溜达溜达,难得碰上一个看得顺眼的小妞,居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出来,你说到底气不气人!

    绕着乔童童和同样作白衣打扮的乔灵儿走了一圈,被风度翩翩君子如玉的乔灵儿刺激到,又很是恼怒和愤懑地瞪了乔童童一眼,胡大少这才有些不愿地闷声扔下一句,“别再让本少爷看见你,这件事,本少爷记住了!哼,咱们走!”

    说完,胡家大少带着他的狗腿子们,气焰嚣张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这边,重获自由的白莲花及其属下,三个妙龄如花的少女面对面与乔童童和乔灵儿站着,双方的气氛说不上有多么和平,甚至可以说是有几分凝重和冰冷。

    白莲花拿冷眼横了乔童童一眼,目光触及她旁笑容温和的乔灵儿,面色柔和了一些,语气却依旧不善地瞪着道,“这次的事,我记住了!咱们走!”

    三个气场强大的女子扭头就走,如台风过境席卷走一地的观众,徒留下笑得无奈的乔童童,扶着额头悠悠地吐出一口气。

    “我怎么感觉,这个女人跟刚才那个胡家大少,那么有夫妻相啊……希望不要惹上什么不得了的人才好。不过……就算真的惹上了……我也……不惧……”

    乔童童和乔灵儿朝着与白莲花三人相反的方向走回家去,几不可闻的声音随着风飘向远方追寻不到的场所。

    灵山。

    已经成功成为了三界之主,并且暗中将各界上层换成自己人的无天,坐在金色莲花的宝座上闭目养神,仿佛一瞬间分散在各个界面的意识捕捉到重要的事,穿着黑色袍子微微皱着眉头的无天猛然间睁开眼睛,带着几分复杂神色地扫视了一圈空的大,他蹙着眉透着说不出的茫然之意喃喃自语道,“灵童已经找到了,可是他边的那个女子……是谁?为什么……她给我的感觉会那么的熟悉?”

    作者有话要说:首先我要在这里道歉,本来说好昨天晚上十一点之前更新的,结果学校大变态不到十一点就断网了,导致我好不容易写完了却没能发上来,非常抱歉……

    下面是有关剧的,看过西游记后传的大概都知道这个乔灵儿就是如来佛祖的转世,要在未来和无天斗个你死我活的让白莲花和碧游仙子都得死去活来的小帅哥,所以大家大概已经知道洛娘到底有多么恶趣味才会安排这样的节了吧,捂脸……

    最后,我想对偶家闺女00说一句话,闺女啊……跟自己的亲弟弟抢女人什么的要不得啊……

重要声明:小说《综 一念一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