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义(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雨儿 书名:综 一念一穿
    一片黑暗之中,林零略显焦虑地呼唤着青龙神。

    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出现了……一开始,林零只当是青龙神习惯地沉睡,并没有放在心上。可是最近几个世界里,她每次呼唤青龙神,都得不到回应。

    明明……最初,至少还是会有回应的。

    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林零不安地抱住自己的体,心底浮现出一丝隐隐的忧虑。

    青龙……它该不会出事了吧?但是为四方之神的青龙,难道实力只有这种程度?

    亦或者是,由于之前接连几次为她改命造成的?可是……如果会导致这么严重的后果,青龙它不答应她不就行了吗?

    越想心里越是焦躁不安,林零干脆从地上站起来,却诧异地发现体周围毛绒绒的,像是有尾巴一样的东西,将她紧紧地包裹成一团。虽然感觉很舒服很温暖,她心底却有说不出的怪异。

    “妹妹,妹妹!你怎么还愣在这里?女娲娘娘祭出了招妖幡,我们轩辕坟三妖可不能输给别人!快去了!快去了!”一声清亮高亢的女嗓音响起,不等林零琢磨出现在的况,那人一把拽起林零的手,化作一团暗绿色的气体直冲云霄。

    女娲?招妖幡?轩辕坟三妖?难道她这次穿成了封神榜里的某只炮灰妖怪?不对……轩辕坟三妖的话,自然是指九尾狐狸精,九头雉鸡精和玉石琵琶精。难不成……她这次悲催的穿成了三妖中的一个?

    呜,这也太不幸了吧,天知道这个‘圣人之下皆蝼蚁’的时代,高手遍地,仅仅用一个手指头就能灭了她啊!

    林零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只见四面八方冲天的妖气蔓延,全部都朝同一个方向飞去,那里是——女娲宫。

    所有的妖怪都在女娲宫前面待命,仙气缭绕气势恢宏的女娲宫里传出女娲大神座前童子清脆却不含一丝绪的声音。

    “娘娘有命,轩辕坟三妖留下,其他妖怪各自退散吧。”

    “嘻嘻,女娲娘娘蛮有眼光的嘛!”神妖娆妩媚地摆动一□后的彩色羽翎,疑似九头雉鸡精的妖怪高兴地抓住林零的手,金黄色的兽瞳闪过一道精亮的光芒,“妹妹,别傻愣着啊,我们快走吧!”

    “妹妹不必担心,娘娘不会为难我们的。”

    格相对比较冷清的琵琶精,眼神柔和地凝望了林零一眼,状似不在意地拂去上的尘土,和正在消化自己穿成了妖怪,而且还很有可能是名为妲己的狐狸精的林零,敬畏有余庄重不足踏着歪歪扭扭的步子走进了女娲宫。

    没办法,谁让她们都是妖怪呢,根本不习惯人类走路的姿势啊!要不是为了给女娲大神留下好印象,她们才不会委屈自己这样子走路呢!

    “三妖听吾密旨:成汤气数已尽,当失天下;凤鸣岐山,西周圣主已生。天意已定,气数使然。你三妖可隐其妖形,托宫院,惑乱君心。事成之后,尔等可修成正果。”

    文绉绉且冷冰冰的话语传入耳中,被点名为九尾狐狸精的林零,浑一颤,蓦地抬起头盯视着女娲,又倏然低下头去恭恭敬敬地趴着,神惊愕地脱口而出一句拒绝的话,“此等大任,小妖实难以受命,望娘娘另择贤能。”

    说完,林零咬着牙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眼神异常坚定。

    女娲嘴上说得好听,事后姜子牙斩杀妲己的时候,怎么不见她出现?

    兔死狗烹,会相信女娲的话,她简直对不起脑子里几千年的历史教训!

    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林零一声不吭地盯着地面。

    后世有人研究封神演义,得出的一种说法是:时值西方佛教当兴之际,女娲被准提道人几位圣人算计,遭遇人间帝王殷受题诗轻薄之辱大怒,居然违背道祖‘圣人不可插手人间之事’的规定,祭出招妖幡唤出轩辕坟三妖前去祸乱朝纲。

    事后女娲明白自己上当受骗,打定主意绝对不能再被算计。所以无论通天教主、元始天尊三清怎么窝里斗,她都躲在女娲宫里闭门不出。

    甚至于,后来妲己临死前说出受命于女娲的真相,女娲一口咬定矢口否认,让失去姐妹、亲族一心想修成正果的妲己,在一片悔恨之中不甘心地死去。

    “请娘娘收回成命!”见半晌儿女娲没有回应,察觉到凝结成冰的气氛,林零咬紧牙关重复道。

    “妹妹,你疯了吗?那可是女娲大神啊!”跟轩辕坟二妖姐妹深的玉石琵琶精,是标标准准的外冷内格,明白再这么说下去她定会触怒大神,琵琶精只好悄悄拉扯着林零,用焦虑担忧的眼神提醒她住口。

    歪着头瞅了一眼相貌清丽的琵琶精,属于九尾狐狸精的回忆响在脑海里,林零不由得心里一暖,却死死咬住下唇没有收回刚才说出的话。

    见状,明白这位妹妹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倔子,九头雉鸡精和玉石琵琶精只好无奈地互望一眼,不约而同地将林零一左一右夹在中间开口说道,“请娘娘另择贤能!”

    “大胆!娘娘委派尔等前去行事,实乃数万妖异渴盼而不可及的荣耀。区区几只没有成器的小妖,胆敢以下犯上触怒娘娘神威!”

    不等女娲从三妖胆大包天的行径里回过神来,女娲边的童子已经横眉竖眼冷冷瞪视着她们道,“尔等,想要魂飞魄散吗?”

    三妖心里都咯噔一跳,这才觉得后怕起来。可是三妖千年来一直在轩辕坟姐妹相称,共同修行,有福同享,有祸同当。就算林零顶着九尾狐狸精的壳子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可是已经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明白无法收回的其余两妖也只好舍命陪妹妹。

    林零原本有些厌恶属于九尾狐狸精的千年来的记忆,可是此刻,看着一左一右不约而同紧握住她的手的两妖,她却忽然间心平气和下来,一道道暖流静静滑过心间,眼眶甚至不由自主湿润起来。

    谁说妖都是自私且无的?如果说这之前她还不明白,为什么妲己会为了给姐妹报仇,杀死那么多凡胎的平常人,可是现在……继承了千年记忆的林零,虽说无法把她们当做亲姐妹看待,但是至少……她在心里认同她们是好朋友。

    中国流行着因果循环的说法,不管她出于什么原因一直不停的穿越,此刻的她……只想化九尾狐狸精改变既定的命运,绝对……不能沦为圣人争权夺势的棋子和炮灰!

    “且慢。”遮挡住脸颊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女娲,阻止旁愤怒的童子出手惩罚三妖,她凝视着臣服在座下言辞诚恳的林零,再看看她旁一左一右态度恭敬坚定的两妖,眼底渐渐浮现出几分打量和审视的意味。

    “九尾狐狸精,九头雉鸡精,玉石琵琶精,尔等心中究竟有何不满?吾亲口承诺的事,断不会食言而肥。尔等出言拒绝,所为何事?难不成,吾久不过问人间之事,妖族圣母的份就不在了吗?”

    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女娲是以妖的份成圣,她的一句话可以让数以万计的妖怪赴汤蹈火为她去死,当真到这一刻才猛然记起这点的三妖,纷纷不自地颤抖着体哑声道,“娘娘请恕罪,娘娘请恕罪,是小妖的不对……”

    “哼。”女娲冷冷哼了一声,抬起霓裳缠绕的纤纤手臂,目如寒冰地盯着林零,“九尾狐狸精,吾的命令,汝当真不从?”

    强大的气势压迫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铺天盖地令人汗毛为之竖立的威严,让林零深深感觉到她与女娲的差距。

    可是曾经也当过上万年的神祗,林零咬牙倔强地顶着偌大的神威,抬眸直直盯视着女娲沉声道,“此事是我一人决定的,与其他两妖无关。娘娘真要惩治的话,就朝我一个人来吧!”

    “在吾面前居然敢用‘我’,尔可当真是好大的胆子!”软硬不吃的林零彻底惹怒女娲,只见她眸中浮现出闪电般的厉色,只是轻轻挥了挥手臂,林零就消失在一团雾气中。

    仿佛纤细的神经被人用手指肆意地揉捏着,那种锥心刺骨毛骨悚然的疼痛传遍全,林零终于克制不住发出一声高亢的‘啊——’的呼喊声,在其他两妖惊愕万分担忧不已的目光中不见了。

    “‘妹妹——!’”九头雉鸡精和玉石琵琶精惊呼,却在触及女娲冰冷无的目光时,浑一颤膝盖变软跪伏在地上,声音嘶哑着轻颤着恳求道,“九尾妹妹年少无知,还望娘娘宽宏大量,从轻发落。”

    “安心,只要尔等好生行事,那只狐狸的命,吾还不屑于去动手!”耐全无的女娲轻轻挥手,轩辕坟剩下的两妖消失无踪。若有所思的女娲站在女娲宫里,唇边缓缓逸出一抹冰冷的微笑。

    当林零醒来的时候,察觉到体重如千钧,皮肤仿佛被火灼烧般滚烫,全奇经八脉疼痛难忍,可是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张开口想试着发出声音,却发现嗓子像破锣一样,只能发出裂帛一样破碎的声音,“……水……”

    “啊!”撑着手臂守在边的妇人惊醒,面带喜色地扑到林零面前,怜且焦急地抚摸着她的脸,饱含着为一名母亲的担忧和关怀,嗓音略显嘶哑却充满温地喊着,“我儿,我儿,你终于醒了。”

    “来人啊!小姐要喝水!”妇人转过头对着门口喊了一声,不一会儿,用青铜制成的高脚杯捧着水走进来,低眉顺眼恭敬地在妇人旁伺候着,“夫人,水来了。”

    “嗯,好好,你先下去吧。”有些不耐烦地按了按眉心,妇人接过水便打发了下人。因为夜守护着生病的女儿,她的眼睛下方一圈青紫的痕迹,却更加凸显了一名母亲的伟大。

    她小心翼翼地扶起头脑发懵的林零,嘶哑的声音透露着如释重负的轻松,“我儿,醒来了就好,来喝点儿水,再睡上一觉,体一定会好起来的。”

    “母……亲?”林零就着妇人的动作润了润喉,记忆融合的痛苦渐渐消褪后,她神复杂地凝望着妇人,心五味陈杂地哑着嗓子道,“劳母亲为女儿担忧了,女儿现在感觉好一些了,母亲……快去休息吧。”

    没有丈夫和儿子陪在边,只有一个女儿相依为命的妇人,闻言眼眶立即湿润了。她放下盛着温水的杯子,红着眼睛抱了抱林零,满脸欣慰之色地说道,“我儿真是长大了,好好歇着吧,母亲等下再来看你。”

    “嗯。”乖巧柔顺地应声躺下,林零目送妇人离开房间,良久,蒙着头发出一声哀嚎。

    妲己,冀州侯苏护之女,姿容端丽,贤良淑德。父亲和哥哥都在朝歌为大王效命,只有她在家乡封地冀州陪伴着母亲。

    妲己,苏妲己,一代妖姬苏妲己啊啊啊!

    林零用被子蒙着头咬牙切齿,用力揪着兽皮制成的覆盖物,满腔愤怒之无从发泄。

    好生卑鄙的女娲大神!封印了她九尾妖狐的力量,硬生生将她塞进妲己体内,这番作为的目的显而易见,一定是为了后面进入朝歌。

    她还是太单纯了,原以为就算拒绝不了祸乱商朝,至少能不要成为妲己也好。却不想……心比针眼还要小的女娲,居然直接将她变成了妲己!魂淡啊!

    三后,体恢复如初的苏妲己,和母亲两人在花园散步。

    “母亲,前些子女儿体不适,劳烦母亲衣不解带守护女儿,现在女儿体好了,特意下厨亲手做了几道菜,母亲尝一尝吧。”

    尽管很生气从林零变成妲己,但从心底感激这位母亲的疼,如今换了内里的妲己孝心发作,几句简简单单的话就哄得妇人心花怒放。

    “我儿真是长大了,懂事了。母亲……好高兴,好高兴……”动作优雅地拭去眼角的泪珠,早已青不再却慈眉善目的妇人,轻轻攥着妲己白皙如玉的手,拉着她在旁坐下招呼道,“我儿与母亲一道用饭,其他人都退下吧。”

    这个午后在温馨祥和的氛围中度过,无论是无可奈何适应着妲己份的林零,还是欣喜若狂感激涕零认为女儿长大的老母亲,都没有料到千里之外的都城朝歌发生的动

    帝辛(纣王)听从大臣费仲之言,命令各地诸侯进献美女入京,冀州侯苏护极力反对,屡次劝阻未果,还险些遭了牢狱之灾,一怒之下居然题了一首诗,如下:

    “君坏臣纲,有败五常。冀州苏护,永不朝商!”

    之后,苏护连一声招呼都没有打,直接叫上儿子飞上马,朝自己的封地冀州赶去。

    听闻这件事的帝辛大怒,命大军出征讨伐苏护。与苏护平交好的西伯侯姬昌,忧心不已只好主动请命前往冀州,希望能尽量不发生流血事件的解决这件事。

    而这一切,渐渐认命承认自己成为妲己的林零,如今尚且处于一无所知的懵懂状态。

    作者有话要说:妞快要崩溃了,噗,头顶上压着女娲大神,紧接下来还有纣王的‘宠’,哎呀呀,捧脸,我绝不承认我在幸灾乐祸等着看戏XD……

    米娜桑,不要霸王哦。洛娘明天开始继续奋斗,一周要上六天的语课啊,嗷嗷嗷,更文的时间都像挤牙膏一样挤出来的,没有各位的支持真的进行不下去,SO,大家不要大意地留下爪印吧,么么,我你们╭(╯3╰)╮

重要声明:小说《综 一念一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