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雨儿 书名:综 一念一穿
    友克鑫市是一座沿海城市,位于优路比安大陆的西南部,素来以奇珍异宝的集中地著称。每年的九月一号到十号会在这里举办大型的拍卖会,吸引来自四面八方的富豪、收藏家以及黑道人士等闻风而至。

    比斯姬现在就在当地一座富豪的宅子里参加晚宴,对方是原黑道人士后金盆洗手的典型代表,像是这种脚踏黑白两道振臂一呼天翻地覆的人,通过内部渠道获知下一届猎人协会会长的她来到这里的消息,并且派出专人用美食+宝石(诱yòu)惑她前来参加宴会,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

    虽然对这位曾经令猎人协会苦恼不已的黑道大佬没任何好感,但是对方表示只是请她来参加一下晚宴,不会涉及到任何公事和私事问题,就算明知道对方是睁着眼说瞎话,可是考虑到猎人协会每年的经费问题,比斯姬还是微笑着接受了这次邀请。

    猎人协会看起来很风光,可是要管理那些九死一生获得猎人资格的‘高手’们,并不是靠名号或是钱财就能收买的。想当初她被老头子尼特罗压迫着,说去给猎人协会寻找新鲜的血液,她顶着一张萝莉脸不知道受了多少人的奚落,当然……最后都是以她狞笑着暴露出本来面目,并且将所有人往死里狠狠揍了一顿,猎人协会获得全胜为最后结果。

    自从那以后,她更加不愿意呆在猎人协会本部,不是被那群自虐倾向的‘高手’们,追着喊着要求打一场,就是被老头子‘嚯嚯嚯’地笑着黑……总之,一言难尽,往事不堪回首。

    比斯姬一边想着些有的没的的事(情qíng),一边以优雅堪称范本的用餐姿势,迅速消灭宴会上所有美食。

    “砰——”就在比斯姬吃得幸福满满的时候,忽然一束刺眼的荧光灯打到脸上,接着就是宴会主人黑道大佬的笑声。

    “借这次宴会的机会,本人有一个好消息要对大家宣布。”

    比斯姬抱着餐盘猛吃的傻样,被拍个正着。可是由于她顶着一张激萌的萝莉脸,扎着两个一晃一晃的金色双马尾,甚至还穿着可(爱ài)到爆的蓬蓬裙,所有人都没有觉得她举止粗鲁,心里不约而同冒出如是字眼,“好萌”,“好可(爱ài)”,“好想抱回家嗷嗷”……

    比斯姬装做淑女地腼腆一笑,暗地里却朝黑道大佬,飞去一个个狠厉的眼刀。

    可惜黑道大佬丝毫不买她的账,依旧自顾自笑眯眯地对众人说道,“本人打算收养一个干女儿,这位可(爱ài)伶俐的小天使,就是本人的……”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黑道大佬的话说到一半,突然间站着不动了,翻白眼了……

    比斯姬一看有问题,趁着混乱擦了擦手,猫着腰跑出了宴会会场。傻瓜才留在这里,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大叔宣布收养她为干女儿的时候出事,就算这件事跟她半点关系都没有,她也一定是嫌疑最大的那一个!

    只不过……究竟是什么人,挑在这么‘好’的时候下手,还打算嫁祸给她的?肯定是知道她真实(身shēn)份的人,因为在这之前,大叔并没有对外宣布过她的(身shēn)份。

    可以说,除了极个别与猎人协会关系密切的人士,知道她是内定的下一任猎人协会会长的,寥寥无几。

    一路上凝眉思索着事(情qíng)的始终,比斯姬很快跑出会场来到了中央花园。

    “呼……好险,好险。要是再晚一会儿,就要被大叔占便宜了。”比斯姬满脸嫌弃地撇撇嘴,这样的动作由萝莉脸的她做出来,有着非同凡响的可(爱ài)感觉。

    “早就觉得那位大叔态度有问题,没想到居然打着这样的打算。唉……还好我逃得比较快,又刚好发生了这样的意外,要是真的被他得逞了,以后我就没脸见老头子了呜呜……”假惺惺地抹了抹眼泪,比斯姬正打算离开这里,忽然,一条洁白的手绢出现在面前。

    “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带着淡淡的磁(性xìng)的嗓音,和着轻轻吹拂脸颊的夜风,有着说不出的悦耳动听。

    “呃……谢谢。”比斯姬疑惑地接过手帕抬头望去,结果看到一张微笑着的熟悉脸庞,熟悉的银色发丝随风招摇,(身shēn)穿淡紫色晚礼裙的白皙少女,正微微弯下腰凝望着她。

    “啊……阿诺姐姐!”比斯姬的表(情qíng)又惊喜又诧异,心底划过一丝异样的(情qíng)绪,表面上欢欣备至地呼喊道,“阿诺姐姐,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被比斯姬抱个满怀的阿诺,(身shēn)体有一瞬间的僵硬,可是很快就放松下来。回眸看了一眼混乱的灰常,阿诺牵起比斯姬的手笑着道,“真的是巧合,如果你接下来没什么打算,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可好?”

    有比斯姬作为掩护,就算中途遇上什么人,嫌疑最大的那个也不是他。再者,能让那位黑道大佬克雷斯先生主动提出收养为女儿,连揍敌客家的(情qíng)报网络都查不出(身shēn)份的比斯姬,真是越来越让人好奇了。

    “好啊。”比斯姬不假思索就要答应,可是就在这时,背后响起男子气急败坏的声音。

    “快!给本少爷抓住那个银头发的!该死,花了大价钱才弄到手的,想这么轻轻松松的走?门儿都没有!”长得和宴会主人大叔有些相似的年轻男子,带着二三十个手下迅速围住了她们。他一脸臭(屁pì)拽上天地走到阿诺跟前,完全无视了他(身shēn)旁的比斯姬,眯眯眼里迸发出诡谲的光芒,他忽然用力捏住了阿诺的下巴!

    “本少爷花了那么多钱,可不是这么容易打发的。老爷子的事(情qíng)你做得很好,不过……本少爷现在改变主意了!”纨绔少爷目光火(热rè)地盯视着阿诺,不老实的手顺着他的下巴滑向锁骨。

    “真是个大美人儿,本少爷自诩识人无数,可是没有一个能和你相比的。怎么样?要不要从了本少爷……“

    看到阿诺拉下脸色手指微动,男子立刻挑高嘴角邪恶地道,“你以为本少爷什么都没准备吗?在宴会上你喝了一杯酒,对吧?”

    阿诺的脸色一变,肢曲的动作变得僵硬。他面色难看地瞪着纨绔大少,握住比斯姬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克雷斯少爷,我的任务到此为止,请你不要再做纠缠。”此时的阿诺还只是个少年,虽然在家里有做过相关的训练,可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烈(性xìng)的药,他握住比斯姬的手颤抖起来,故作镇定的声音也染上一丝喑哑。

    “阿诺姐姐,需要我出手吗?这个人,真的让人好讨厌啊!”如水的眼眸霎时间凌厉了,比斯姬如寒冰般的目光投向男子,微微一哂语带嘲讽地开口说道,“克雷斯先生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死而无憾了。”

    亲生儿子想谋财害命,还没有等他下葬入殓,就迫不及待地要泡妞。她虽然不喜大叔那样攻于心计,可是像他儿子克雷斯少爷这种,真真算是个没有人(性xìng)的畜生了!

    “嘻~小妹妹长得倒也水灵,不如一道从了本少爷?”克雷斯少爷嬉笑着伸手,往比斯姬的脸上摸去。

    “啪——!”阿诺用力一掌拍开他的手,白皙的脸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只是稍微用了一下力,却感到全(身shēn)的血液逆流汇聚头顶,握住比斯姬的手愈发用力起来。

    “比斯姬,我们走!”强行压下那些暗自窜动的冲动,面如(娇jiāo)花绯红如霞的阿诺,居然毫无预兆地一脚踹向克雷斯少爷,趁那些人乱作一团的时候,拉起面色惊异的比斯姬就跑……

    “呼……呼……阿诺姐姐,我们……我们不如去我住的地方,就在……就在前面不远……”

    吃得饱饱的比斯姬饭后运动量过大,连说话都变得断断续续起来。她被阿诺拽着一阵风似的朝前冲,总算是在那些人追上来之前回到了家中。

    比斯姬从来不是个亏待自己的人,再加上这些年挖掘遗迹赚的钱,在自己喜欢的城市买栋住宅还是没问题的。

    友克鑫市聚集着许多黑帮,连猎人协会都要顾忌三分。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比斯姬在这座她并不喜欢的城市,也留下了一栋房子。现在她无比庆幸这一点,要不然……他们连躲藏的地方,都不好找。

    到了家里,比斯姬随意地往沙发上一躺,神(情qíng)懒洋洋地对阿诺说道,“阿诺姐姐,你去洗个澡吧。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浴室直走向左转……呜哇!”被阿诺整个压制住的比斯姬,(挺tǐng)尸一样笔直地躺在沙发上,愣愣地看着阿诺面色绯红,沉重地喘息着解开她的扣子。

    阿诺姐姐,你这是要做什么?

    “那个男人,他给我下了药。对不住了,比斯姬……”其实完全可以忍住的某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打算把比斯姬作为对象。看着仿佛被吓到的比斯姬,阿诺的眼神变得柔和,可是手下的动作却不停止,动作略显生涩却坚定地脱掉了她的裙子。

    “桀诺•揍敌客,我真正的名字。”没有再说什么,看着衣衫半开眼神迷茫的金发少女,楚楚可怜地被自己压制在在(身shēn)下,桀诺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低头重重咬了她脖颈一口。

    “啊!你属狗的吗?疼死我了!”疼得泪眼汪汪的比斯姬,总算从被美少女扑倒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阿诺,你说你叫桀诺•揍敌客,就是那个第一杀手世家的揍敌客?”她难以置信地看着主动脱去晚礼裙,从银发美少女化(身shēn)纤细美少年的阿诺,心思转了几圈,异常悲愤地挡住他要压下来的(胸xiōng)膛,语气无比沉痛地质问道,“我一直以为你是女的,你欺骗了我的感(情qíng),现在居然还打算对我做这种事……”

    箭在弦上准备来一场的桀诺,看到比斯姬悲愤不已泪眼朦胧的模样,还是忍不住心软了……他轻轻抚摸了一下比斯姬的脸颊,凑上去细细密密地吻着低喃道,“你不也隐瞒了(身shēn)份吗?我们彼此彼此。”

    闻言,比斯姬的心里咯噔一跳,反(射shè)(性xìng)地抬头看了下桀诺,却被他眼中晦涩的(情qíng)绪勾住,半晌儿说不出一句话来。

    不错,她的确是隐瞒了自己的(身shēn)份。可是……因为她隐瞒了(身shēn)份就该被他OOXX,这样的等式完全不成立好吧!

    “比斯姬,不要拒绝我。我会很温柔,很温柔的……”嘴上说着缠缠绵绵的(情qíng)话,与此同时却大力抚摸着(身shēn)下柔软的(娇jiāo)躯,桀诺渐渐觉得口干舌燥,火(热rè)的眼神直视着发愣的比斯姬,捧着她的脸坚定地吻了下去,动作(热rè)烈而狂傲……

    “唔……你!”比斯姬(禁jìn)不住瞪大了眼睛,察觉到桀诺打算来真的,她不由得用力挣扎起来。可是她才刚刚张开了口,滑溜溜的舌头钻了进来,卷住她的丁香小舌辗转(吮shǔn)吸,动作尽管生涩却狂(热rè)激烈,不一会儿就将她吻得晕乎乎的。

    一双大手伸到了大腿内侧,感觉到下面有异物入侵,头脑发懵的比斯姬大惊,居然一个翻(身shēn)压住了桀诺。

    “你……你……”红唇微肿的比斯姬又羞又怒,狠狠瞪视着桀诺大口喘息,“揍敌客家的杀手,也干除了杀人以外的勾当吗?”

    从男上女下调换成男下女上的姿势,桀诺很快就从惊讶中恢复正常,笑呵呵地搂住比斯姬的纤腰,上上下下不老实地缓慢滑动着,嗓音低沉魅惑带着(性xìng).感的磁(性xìng),“除了平常接任务的时候,我也是个正常的男(性xìng)啊。”

    “男(性xìng)?分明是个毛都没长全的臭小子!还好意思在这里大放厥词!”比斯姬忍不住啐了一口,猛地抓住自己腰上那双手,居高临下地眯着眼睛对他道,“小子,你可能不太清楚我的(身shēn)份,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我现在只有一句话要告诉你,想扑倒我,不是那么容易的!”

    作者有话要说:黑白线稿的比斯姬,也很可(爱ài)啊嘿嘿,看起来又天然又萌,当然……这些都是表象而已,吼吼~

    剽悍的比斯姬啊,看奇犽的脸都被打成什么样了,噗……教训孙子也不需要这么狠吧XD

    为什么奇犽总是这么的可怜,连小杰都觉得无语了……难道说,是因为爷爷桑的缘故?

    大家不要再霸王鸟,洛娘生病没有好,可是一想到大家都等着看文,我还是挣扎着起来更文了。看在我这么勤快,甚至打算二更的份上,大家都留言吧,留言吧!不留言的话,不给你们(肉ròu)吃╭(╯^╰)╮

重要声明:小说《综 一念一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