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雨儿 书名:综 一念一穿
    她曾经也贵为公主锦衣玉食,

    她曾经位居万人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她曾经貌可倾城一颦一笑引得无数英雄竞折腰,

    她曾经……只是一个平凡的过着小子的女生……

    然而,现在。

    “怪物女!不要靠近我们!”

    比斯姬冷冷望着那些拿石头砸自己的小孩子,心底涌现出一丝无法抑制的悲凉。

    “怪物,不要再靠近我们的村子了!”用力握住石头朝比斯姬上扔去,仗着人多势众的男孩面带厌恶之意,语气不善地对比斯姬大吼道,“阿南被你害得到现在都没有起来,你还打算再害多少人才肯甘休啊?!”

    “我只是来送药的,碾碎后敷在伤口上,一三次,半个月后便会痊愈。”

    形巨大肌横生看不出年纪的比斯姬,抬起手摸了摸脸颊流出的温液体,冷冷瞪视了那个小孩子一眼,将怀里装着草药的包裹放在了地上。

    “治疗蛇毒的药已经给你们了,以后没事不要再进山里来。下次,我可不敢保证你们还有命回来。”

    见比斯姬朝这边走了几步,拿着木棍石块的小孩子们,立刻不约而同地退后,眼神惊惧地望着面无表的比斯姬。

    说完这番话,比斯姬毫无留恋地,转离开了这里。

    她曾经对云天青说过,容貌美丑,皆是皮下白骨。

    可是生活在这世间的人们,被表象迷惑的又何其多……

    她想说她不是怪物,她想说她曾经也很美,可是……会有人信吗?

    *****

    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成了刚刚被遗弃的弃婴。

    眼睁睁看着那对夫妻转离去,只能看到模糊轮廓的小女婴,只是眨巴了一下那双蓝色眼睛,便遵从体的本能昏昏睡去。

    后来,她被附近好心的老收养。可是她从小饭量就比旁人多得多,只不过是一岁多的小女孩,居然长得比五六岁大的孩子还要高壮。

    老的条件不是很好,只能靠儿子和女儿交替接济,这些年为了养育她长大,家里几乎是揭不开锅了。

    由于天生的体状况缘故,早早就学会走路的比斯姬,只能看着老上门借钱,被儿子和女儿无的赶出来。

    小小的拳头紧紧握起又松开,金发蓝眼却高大如巨人的女孩,最后只能默默看着这一切,一言不发。

    几后,老半夜被冻醒起来,发现桌子上放着一封信。

    ‘,多谢您这些子的照顾,多谢您没有把我当成怪物。我很感激您,所以不能再拖累您了。没有了我,您会过得更好吧。——永远您的比斯姬”

    猛地打了一个激灵,老用颤巍巍的手打开信封,看着那与年龄不符的成熟稳重的措辞,再瞅瞅失去了小女孩影的屋子……老人家终于忍不住捧着脸哭了起来。

    比斯姬是老给她取的名字,知道这其中包含着老人家的心意,本名林零的小女孩可以改回原来的名字,可还是毅然接受了这个新的名字。

    望着楼上灯光亮起又熄灭的房间,完全不像个两岁孩子的比斯姬,怀里抱着老买给她的娃娃,迈着坚定的步伐朝远方走去。

    再后来嘛……她遇到一个长得奇形怪状,完全不像个好人的老头子,被那人缠得没有办法,抱着可有可无试一试的心态,拜入他自豪不已的心源流门派,接着就被丢入这座魔兽遍地乱跑毒虫到处乱爬的深山野林,居然还被那人美名其曰‘修炼’。

    *****

    “师父,你究竟想让我明白什么呢?”明白……她如今的样子多么遭人厌,多么像人们口中的‘怪物’吗?

    独自抬头望着明月皎洁的夜空,比斯姬伸出手臂抱着自己,感觉到冷风吹拂过耳畔,心乱糟糟的如同一团乱麻。

    师父尼特罗曾经提到过,等她开发出属于自己的念能力,或许可以改变现在的样貌。

    可是经历了那么多的是是非非,她其实对于外貌是不怎么看重的。

    人类的寿命再长也不过百八十年,韶华白首,美人也总有变成枯骨的那一天。

    这些道理大家明明都明白,看见美好的漂亮的人或事物,却还是忍不住想去接近……

    当你无法改变环境的时候,就只能去努力适应环境。

    在她为自己的外表苦恼时,师父在一旁凉凉地对她道,“比斯姬,你现在的修行遇到了瓶颈。这次师父送你去毕木山修行,等你想明白之后再回来吧。”

    换而言之,不想明白,她就不用在回去了!无法与人类正常相处,总是会遭到排斥的她,即使拥有厉害的手和能力,也不能算是一个健全的正常人。

    师父其实说得很对,她如今的心态是矛盾的。因为她从未被外表连累过,这次却因为长得像巨人,被所有人嫌弃的排斥在外。

    她不明白,只不过是换了一副皮囊,人们的态度怎么会有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难道说,长相变了的她,就不再是她了吗?

    可是想到十二神将们,她只好继续陷入沉默。

    她想她终归是幸运的,因为有无论如何,都能接受她的存在。

    那么,她为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折腾自己,伤害关心自己的人的心,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她不想再一直这么封闭下去,可是不改变这吓人的外表,她大概一辈子只能呆在这深山里。

    前些子,她正在山里和某魔兽做纠缠,忽然几个莽撞的小孩子闯进来,被毒蛇咬伤大声尖叫起来。

    “别怕,只是普通的小红蛇,敷一下草药就没事了。”她努力扯出一个堪称温柔的笑容,朝几个瑟瑟发抖的小孩子走去。

    “啊啊——女巨人啊——女怪物啊——!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们!”结果几个小孩子抖得更加厉害,其中一个胆大的,抄起木棍胡乱挥动着,其余几人手脚并用地爬走了。

    如果当时她不是这幅形态,而是以前的任意一种外表,也不会落得‘怪物’这样令人哭笑不得的称呼吧。

    她不想为了别人改变自己,可是无可奈何的是……为了生存,为了不与社会脱轨,她只能选择妥协。

    突然间想通了一直以来纠结和苦恼的问题,在几只眼睛冒着绿光的狼近过来时,比两米多高的山洞低不了多少的比斯姬,上忽然释放出庞大的念能力,压迫得几只饿狼昏倒在地上,嘴巴里还不断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魔法美容师——曲奇小姐。”几乎是下意识的,在念能力形成时,比斯姬脑海中浮现出以上的名字。

    念能力具现化出来的曲奇小姐,睁开她那笑意盈盈的眼眸,温婉地朝比斯姬欠了欠

    “我怎么会折腾出这样奇怪的念能力……”看着不会开口说话的曲奇小姐,睁大她那双洋溢着激动绪的眼睛,熟门熟路地凭空变出各种护肤品,直接上来给她做了个全护理,一直在深山老林里修行,过着人猿泰山生活的比斯姬,不住抽搐了一下嘴角。

    “那个……你除了会护理美容,还有没有别的什么能力?”

    好吧,美是女孩子的天。她大概有些明白她研发出这种能力的原因,还有为什么师父说念能力的研发要顺其自然了……可是,她纠结了大半个月才研发出来的,除了护肤美容没其他用处的念能力,师父要是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呢?

    无法回答的曲奇小姐,只是抬头朝比斯姬笑了笑,继续给她进行全的按摩。

    做完一系列的保养护理之后,摸了摸自己光滑许多的脸蛋儿,比斯姬忍不住轻叹一口气,看着旁亲昵地搂住自己胳膊的曲奇小姐,笑容无奈而又宠溺地拍了拍她的头。

    “谢谢啦,你的按摩技巧很好。如果一直这么坚持下去的话,说不定我会变成美人儿呢。”

    这话并不是空来风,因为在曲奇小姐的护理结束之后,比斯姬惊奇万分的发现,她原本有些干枯的肌肤变得水嫩而富有光泽,原本粗壮如水桶一般大小的腰肢纤细了许多,除此之外,她之前棱角分明完全不像个女人的脸庞,居然神奇地出现了微妙的弧度变化。

    “手艺很不错,以后久请你多多指教咯。”尽管知道对方不过是念能力,比斯姬还是笑着对她说道。

    曲奇小姐听到主人的表扬,含羞带笑地拉着她的手臂,举止看起来极为人化。

    比斯姬含笑回望着曲奇小姐,对于自己的未来多了几分肯定。

    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

    即使大多数人都是肤浅的,她也依然深信着,至少会有那么一个人,不会被她的外表所迷惑,即便知道她的原来面目,也依然愿意陪在她的边。

    *****

    几年后,巴特市聚集了一群梦想成为职业猎人的年轻人。

    猎人,Hunter,这个世界最为崇高和受人尊敬的职业之一。

    据说要取得这类猎人的资格,必须经过严格的考试测验。而每年通过测验的考生,仅有参加者的数万分之一,甚至是数十万分之一。

    可是只要通过考试,不仅可以免费使用电脑网络,享受和一流企业一样的银行融资,还可以进入90%一般被止进入的国家,等等……总之,成为职业猎人之后可以享受的特权和优惠,林林种种,不胜枚举。

    “哎呀,真是讨厌!这么大的天,怎么还不开始!”穿着蓬蓬裙扎着双马尾的金发萝莉,带着纯白丝质手的右手撑着一把遮阳伞,左手则拿着一块印有蓝色碎花的手绢,轻轻擦拭着白皙柔嫩的脸颊上的汗水。

    “这么小的女孩居然要来参加猎人考试,真是……把伟大的猎人职业当成什么了!”人群当中有这样一声低低的感叹,说出了在场大多数人压抑着不满的心声。

    “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金发萝莉锐利的眼光望向那人,嘴角勾起一个危险的笑容。

    “哎呀,真是位讨厌的大叔,你上的汗臭味儿,人家老远就闻到了呢。这么臭的男人居然要来参加猎人考试,你把伟大的猎人职业当成什么了?”

    小女孩甜美可的笑脸和声音,引起现场一阵止不住的哄堂大笑。可是大概只有那个被她盯住的人明白,在比斯姬冷冷望向他的那个瞬间,他浑的血液都仿佛要凝固了。

    这个小女孩……绝对不简单。

    被太阳炽烤得头发昏的比斯姬,无耻地用念能力欺负了那人,这才回过头来继续擦汗。

    没办法,强行把两米多的女巨人‘压缩’成小的傲萝莉样,没有人知道在这中间她忍受了多大的痛苦。尤其是在这种艳阳高照的天气里,她浑上下都感到不自在、不舒服,仿佛有个声音在叫嚣着‘冰水,冰水你在哪里啊!’。

    如果说这之前她还在猜测师父的意思,现在她大概明白师父为什么非要她来参加这次测验的原因了。

    她早就已经学会了念能力,这些年里也一直为协会工作,猎人执照对于她来说,完全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可是前些子师父突然传话说,要她参加这次的猎人考试。唉……师父对她恩重如山,这些话她是会听的。反正最近没什么遗迹可挖,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她索当个听话的乖徒弟,来参加这次的猎人考试。

    可是到达这个有‘太阳城’之称的考试地点后,她才发现,她中了师父那只老狐狸的圈了!

    “嘿嘿,小美人你一个人吗?猎人考试很危险的,不如我来保护你怎么样?”

    正心烦意乱的时候,边不远处爆发出惊人的冷意。顿时感觉浑舒爽的比斯姬,懒洋洋地抬眸看向那个地方,霎那间被一位银发美人夺取了全部的注意力。

    银发如雪似瀑布般垂在脑后,有着一双满月般清冷光辉的眼眸,少女只是冷冷瞪视了那人一眼,那人不规矩的双手就收了回去,并且怯生生外加后怕地看着美女。

    面容平静淡漠的银发少女,似乎是掐着点赶到猎人会场的,在她走进来的那一刹那,会场的入口重重地关闭。与此同时,第一关的考官宣布,接下来的考试需要两人一组搭档进行。

    “咳咳,我说……那个……”之前退缩的男人又恬不知耻地凑了上来,他眼神闪亮地看着银发少女说道,“第一关,我们搭档好不好?我会保护你的!”

    银发少女的个子并不是很高,不过在女生当中也算得上高挑了。她冷冷盯视着讨好她的男人,眼底划过一抹嘲讽的绪。

    “先生,你挡到我的路了。”就算迫不得已要找个搭档,他也绝不会找这个男人的!别以为他没有看见,这个男人闪烁不定的眼光,分明是不怀好意存有歹念!

    感受到旁边上传出的冷意,正得没有办法的比斯姬,直接从人群当中钻了过去,径自走到银发少女的面前,装作不经意地撞了那个男人一下,嘴角勾起一个友好的微笑,抬起头笑看对银发少女说道,“大姐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接下来我们一起通过考试好不好?”

    少女微微低下头看着比斯姬,如同丝缎般光滑柔顺的银发,顺着她纤细的肩头缓缓滑落。她看着用念力压得男人直不起的比斯姬,微微勾起了唇角,嗓音清冷如雪带着些许淡淡的磁,“好。”

    啊……这个像极了玛利亚(红玛利亚,吸血鬼骑士里的人物)的小美女,年纪看着虽然不大,声音却这么的有磁!好感度再次上升了一颗心,比斯姬看着这位银发少女,暗下决心一定要保护好她!

    事实上,银发少女根本不需要她的保护。两人一组过关斩将冲刺到第二关,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即使接下来的考试不需要搭档,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提出要分开。

    “要起雾了,大姐姐,你小心些!”几年的在外历练,让比斯姬的脸皮越来越厚。完全不害臊地叫着对方姐姐,她不假思索地握住了银发少女的手。

    出其不意被人握住了手,银发少女反就要出手,却在最后的紧要关头,看着金发双马尾的比斯姬,硬生生放下了变化后的手。

    “大姐姐,我叫做比斯姬,你呢?”一路上牵着银发少女的手,轻轻松松绕过重重陷阱,比斯姬脸上始终洋溢着甜美的笑容,看起来就像是个真正的天真少女。

    “名字吗?”银发少女若有所思地回过头,望着那些渐渐消失不见的考生,眯起眼睛看了看比斯姬,心底划过一抹异样的绪,“你可以叫我……诺。”

    “诺?”比斯姬讶异地抬眸看着她,见银发少女点了点头,立刻笑吟吟地说道,“好,那我以后就叫你阿诺姐姐吧!阿诺姐姐,前面就是第二关的出口,我们快些过去吧!”

    “嗯。”阿诺平淡的眼神扫过后方,某个不小心掉入陷阱的考生,回眸再看向比斯姬的时候,表已经恢复了先前的混不在意。

    真好,替他省了不少麻烦。任务对象自己掉进陷阱死亡,他不用动手就可以拿到报酬,看来……之前没有对她出手,还是有几分好处的。

    考试不用自己费心通过,任务对象也自己死掉了,啊……就是不知道父亲的想法,如果让父亲知道他第一次出任务,连出手都没有出手就解决了,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嘛~那就不在他关心的范围之内了,反正他这次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

    当比斯姬牵着心不在焉的阿诺,来到猎人考试最后一关的时候,考场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只剩你们两个人?”考官微微眯起眼睛,感觉到两人上隐隐散发出的强大念力,突然扯搞了嘴角不怀好意地对他们道,“既然如此,你们两个打一场吧!先认输的那一方,算是失败。赢的那一方,可以获得猎人执照哦!怎么样,很公平吧?”

    公平?公平你个毛线球!比斯姬满眼鄙视地瞪着考官,奈何此人完全刀枪不入,比斯姬瞪了一会儿后觉得眼酸,只好回过头来撅着嘴委屈地看着阿诺。

    “怎么办?阿诺姐姐,还是我输好了。”虽然她不知道阿诺是什么人,可是她一路上都感觉到危险,即使那种面临危险的警报,还没达到生命受到威胁的地步,可是阿诺隐藏起来的强大念力,和中途险些对她下杀手的意思,都让她明白……阿诺,不是个普通人。

    但是这些都与她无关。她之所以一路护着阿诺过来,不过是看在她那有几分相似的气质和脸上,对着和故人有几分相似的阿诺,她实在……下不了手。

    “没这个必要。”一路上寡言少语的阿诺,笑着揉了揉比斯姬的头发,然后提步走到等着看好戏的考官面前,眯起眼睛将打哈欠的考官盯得浑发毛。

    “你……我警告你,你可不要乱来啊!杀害考官可是会让你们两个都丧失考试资格的!”考官本能地觉得危险,即使自信对方的念力拼不过自己,可是银发少女完全像看死物一样的眼神,令他感到一丝不妙。

    他知道,这世上有一种特殊职业,即使打不过对方,却可以让对方送命。那便是……杀手。

    “这场考试,我弃权好了。”语气轻松地吐出这句话,阿诺的视线落在考官上,银色的发丝滑落肩头,侧脸看起来美丽动人,“考官先生,我已经弃权了,你还不公布比赛结果吗?”

    “额……这场比赛,比斯姬选手胜利!”会长可是特意交代过,要好好‘招待’大小姐的。结果居然这么顺利给她通过了,会长知道了会不会发火啊。考官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面色难看地对比斯姬说道,“恭喜你,通过了本届的猎人考试。接下来会有专人负责解说……”

    “不用了,直接把猎人执照给我就好了!那些罗里吧嗦的废话,我早几百年前就能倒背如流了!”笑容甜美而危险地走进考官,比斯姬伸出手对考官说道,“直接把猎人执照给我吧,他应该有想到这一点才对吧。”

    “咳……会长确实有这么交代过。”考官神不自在地咳嗽一声,片刻后,才不不愿地从口袋里掏出猎人执照,态度严肃郑重不已地对比斯姬道,“请您好好善用这张猎人执照,猎人协会的辉煌明天的未来,就看您以后的出色表现了!”

    真不愧是师父他老人家一手培训出来的手下,说起来这种腻死人的话都不带重样的!比斯姬一把夺过猎人执照,相当不耐烦地对考官摆摆手,“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回去告诉我家老头子,我短时间内不想看到他!”

    让她顶着莫大的痛苦参加考试,就算知道师这父是为了她好,现在全酸痛的她还是决定,短期内绝对不原谅他!

    看着汗颜不已的考官,毕恭毕敬地送他们出来。一直走到出口处,阿诺才停下脚步,若有所思地望着比斯姬,“你究竟……是什么人?”

    比斯姬似乎早已料到阿诺的问题,她歪着头摆出一个可的姿势,笑容甜美动人地脆生生道,“讨厌啦,阿诺姐姐,人家只是个普通的小女孩嘛~”

    阿诺都没有告诉她自己的真实姓名和份,礼尚往来,她当然也不会轻易泄露自己猎人协会下一任会长的份。

    听到这完全在意料之外的回答,饶是格沉着稳重的阿诺,也不由得晃了一□体,表看起来有些古怪地喃喃道,“你不说也没什么关系,我总会想办法知道的……”揍敌客家的报信息网,可不只是说着好听而已!

    *****

    这之后,离开猎人考试会场的比斯姬,面带笑容地挥手告别了银发少女,并且很快将这次相遇抛在了脑后。

    对她来说,之所以参加这次考试完全是出于对师父他老人家的尊敬之,可是既然现在已经决定要跟他怄气一段时间了,那她这段时间去找找珍稀材料和矿石什么的,也不算过分吧。

    师父他老人家,可是为老不尊许多年了,一直压榨她为猎人协会免费工作!就算是机器也要定期进行护理维修的,她不辞辛苦为猎人协会工作这么久,总该给她放假一段时间才对吧!

    哼哼,反正,就算他老人家不同意,她也已经这么决定了!

    接下来,去约克郡的友克鑫市看看吧,从这里不慌不忙一路玩过去,刚好可以赶上九月份的拍卖会呢!

    乐不可支蹦蹦跳跳的比斯姬,不知道的是,就在不久后的将来,她和阿诺会再一次的相遇。而且……是在两人都没有料到的况下。

    作者有话要说:简单地说,猎人篇就是暴力肌女和纤细美少年推倒与反推倒的故事……暴力肌女是指女主,纤细美少年是指男主,请自动把桀诺想象成银发版伊尔迷的模样,然后自动清除掉原著里那位老人的形象吧o(╯□╰)o

    奉上无敌可小萝莉比斯姬的图片~~~~~~~(比斯姬:讨厌啦,你这样子说,人家会害羞的啦~)

    咳咳,虽然很不想放上这张图,可是……为了让大家经历一下我曾经的感受,我还是决定放上来给大家看看,捂脸……

    激萌小萝莉变——暴力肌女!!!(PS:这才是比斯姬的原型啊原型囧……你们现在可以理解00为毛纠结惆怅了那么久了吧,是个女人发现自己成了海格的类型,都会想要崩溃的啊喂……)

    捂脸,什么都不说了,大家接着看文吧,下一章会有推倒和(?)哦~大家有希望出场的人物,都可以写出来哦,旅团神马的,金BOSS神马的,ET(?)神马的XXD

重要声明:小说《综 一念一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